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六十八章:辣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辣子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鄒氏匆忙應付了婆婆,等從靖安伯夫人院里出來,一張臉就一直黑沉緊繃著,把身邊跟著的大丫鬟嚇的大氣也不敢出上一口。

突然鄒氏停下了腳步,轉身低聲詢問身後的嬤嬤,「怎麼樣?松濤苑那邊可有動靜?」

嬤嬤也發現她今日心情不佳,但問到這事兒,嬤嬤卻鬆了口氣,「大奶奶莫要擔心,老奴聽說昨日三奶奶葵水如期而至。」

得了這聲確定的答覆,鄒氏鬱結的心這才重重鬆了口氣。

幸好,幸好楚璉沒懷上,要是她有了身子,再得了府中長子,這靖安伯府哪裡還有她這個世子夫人的位置。

「對了,今日世子可說什麼時候回來?」

身後丫鬟忙回,「世子爺今日一早說是要去鴻臚寺,好似與一個外邦的人見面,臨走時只交代中午莫要等他用飯了。」

「叫小廚房還是備上世子爺的飯食,外面那些酒樓哪裡能吃的好。」

「是,大奶奶,奴婢這就去吩咐。」

嬤嬤走過來,親自扶著鄒氏的手臂,感嘆道:「還是大奶奶想的周到,想必世子爺回來也能體會到大奶奶的良苦用心。」

聽到身邊嬤嬤這麼說,鄒氏眼神略有黯淡。

大郎待他確實很好,靖安伯府又有不到三十無後不納小的規矩,就算是她身上不方便,大郎也只歇息在書房,從未招幸身邊丫鬟。滿盛京城能這樣自律的男人可沒幾個。

可他眼看就要三十,她卻至今未能給他誕下男嗣,難道這樣琴瑟和鳴的夫妻生活就要結束了嗎?

越想她眼中擔憂越盛,賀常齊是要繼承爵位的嫡長子,怎麼能無後!

就算是賀常齊不在意,那靖安伯夫妻和賀老太君也不可能不在意。

前些日子釀造的葡萄酒能喝了,加上又被桂嬤嬤做主帶了一葫蘆給賀常棣,楚璉有點生氣,就著葡萄酒,鼓著小嘴,中午便吃的有點多。

腹部有些微脹,直接午休對身體不好,就帶著問青和景雁兩個丫頭去府中的花園散步消消食。

雖是臨近中秋,但是天氣仍是微熱,楚璉撿著有陰涼的廊道走著走著便到了前院與後院相連的角門。

靠近角門處的竹林邊有一處石桌石椅,楚璉停下,坐到了石桌邊準備歇上一刻鐘,就回去睡午覺。

誰知,剛坐下,就聽到角門那邊傳來人聲。

「世子爺,這一大車辣子可怎麼是好!您心也太軟了,那番邦小子說缺錢回去,您就都買了下來。」

「交給管家,若是真無用,便扔了罷,那小子也是可憐,全做是施捨些銀子給他回家了。」

這略微粗獷的聲音明顯是大郎賀常齊的。

楚璉沒聽清外面說了什麼,只聽出大哥的聲音,她有些好奇,便打發問青出去問問。

不一會兒,賀常齊就帶著身邊的常隨康壽進了來。

楚璉忙站起身行禮。

「大中午的,三弟妹怎麼會在這裡?」

楚璉笑道:「回大哥的話,中午吃多了,隨便在園子里走走消食,不知不覺就走到這裡了,恰好聽到大哥在外頭說話,便派丫鬟問了問,大哥這是去了哪裡,可用過了飯食。」

楚璉長相甜美,嫁進靖安伯府這些日子都一直循規蹈矩,去了一趟定遠侯府又出了風頭,賀常齊對這個新過門的三弟妹印象很好。

他自幼做長兄習慣了,對年紀小的,總是多加愛護,雖然外表粗獷,心底卻良善,再加上楚璉本就是弟媳,自然對她就拿出了兄長的寬厚。

「飯食用過了,今日一早去了鴻臚寺一趟,見了些外邦的朋友,三弟妹不知曉,那些外邦人竟還有紅頭髮綠眼珠的呢1

楚璉聽賀常齊說的有趣,眼睛都變得亮亮的。

「大哥是吃了外邦人做的飯食?」

「可不是1

「不知外邦人飯食與我們大武朝相比如何?」

聽到楚璉這句詢問,賀常齊就露出一副便秘臉,他本就皮膚黝黑,身材魁梧,這副模樣就與一隻受了委屈的黑熊差不多,極為搞怪,讓人瞧了忍俊不禁,可楚璉和身邊丫鬟都礙於身份,只能拚命忍著笑意。

「那飯食……不提也罷……」

實在是難吃到哭,吃了那些外邦人的飯食,賀常齊簡直都開始同情那些外邦人了,不然也不會花了幾十兩銀子買了那一車叫什麼「辣子」的沒用東西。

忽想到那外邦人的話,說他買下的辣子也是一種食物,可他與康壽嘗了后,整個嘴巴都要冒火,直灌下兩杯茶水這才好轉。

瞥了眼面前好奇的雙眼發光的三弟妹,賀常齊腦子突然一動。

「對了,今日我從那番邦人手中買了些東西,買東西的番邦人說是一種吃食,三弟妹要不。」

楚璉正好奇呢!怎麼可能會拒絕。

於是就屁顛屁顛跟著賀常齊出了角門。

賀常齊朝著正在卸貨的兩個小廝揮了揮手,走到馬車邊,親自提起一個布袋解開遞到楚璉面前。

楚璉頭一伸就見到布袋裡紅通通滿口袋晒乾的二荊條辣椒,各個紅潤有光澤,尖尖的頭,可愛極了。

楚璉壓下心中激動,道:「大哥,這是什麼?」

賀常齊似乎覺得這些沒甚大用,隨便一卷就把袋子扔到了馬車上,「賣與我的番邦人說是辣子。」

一提到辣子楚璉就不自覺想要咽口水,「不知,大哥能否送些這個辣子給我,我想著用它做菜。」

做菜?

楚璉一提到做吃的,賀常齊就想到了前些日子楚璉做的點心,這些辣子放在他這裡沒甚用處,還不如送給楚璉。

「三弟妹若是想要就都拿去,這些東西於我也沒甚用處。」

楚璉沒想到大哥賀常齊隨便就將這些辣椒全送給她了,讓她有些受寵若驚,想要推辭,賀常齊身邊的常隨卻道:「三奶奶,這些辣子不值什麼銀子,是那番邦小子拉來的盛京。原想賣個好價錢,卻沒想盛京城沒人買這個,他要急著回家,沒法子求到了世子爺這裡,世子爺看他可憐,這才給了他幾十兩銀子的路費,把這一車辣子拉了回來。您要是不要啊,一會兒管家可能要把這些全扔了呢1

楚璉真是哭笑不得,原來這麼好的佐料居然沒人識得,怪不得要賤賣。

居然得來這麼容易,楚璉也不推辭了,說實話,這車辣椒還就只能在她手裡能發揮作用了。

「那多謝大哥了,回頭若是弟妹用這辣子做了什麼吃食,給大哥那邊也送上一份。」

「行,康壽,你叫上兩個粗使婆子,把這些辣子都搬到松濤苑小廚房去。」

賀常齊送了這棘手的東西也同樣心情舒暢,帶著常隨回了大房的院子。

這邊發生的事情,鄒氏那邊自然是第一時間得了消息。

鄒氏沉著臉坐在花廳的小榻上生悶氣。

賀常齊一進門就瞧見媳婦兒臉色不好,他兩步走過去,坐到了鄒氏身邊,「遠靜,怎麼了,可是家裡那些刁奴給你氣受了?」

鄒氏聽了夫君這句話更覺氣悶,可又捨不得對夫君擺臉色,只好緩和表情,低聲問道:「大郎,你今日在鴻臚寺帶了一車東西回來?」

賀常齊雖長的孔武,但心思細膩,聞言就反應過來他這娘子想差了。

「你啊!想哪裡去了,那不過是一個番邦小子賣的貨物,運到盛京小半年都沒賣掉,我瞧他可憐,花了二十兩銀子買了來,全當是施捨給他回家的路費了。」

鄒氏聽后鬆了口氣,「是什麼?」

「一車叫什麼辣子的。」

女人到底是眼皮子淺些,就算是出生定遠侯府的鄒氏也不能免俗。

她輕捶了一拳賀常齊,「那你也不能全給三弟妹啊1

「不給她,難道扔掉?那東西你我都不知道能做什麼,放著也是壞掉罷了,二十兩銀子的東西你還在乎?」

鄒氏不依了,轉了身背對著賀常齊。

「好了好了,遠靜,明日我給你帶一套頭面回來如何,是金石軒新出的樣式,是我前些日子給你定下的,這麼一算,這不快做好了。」

鄒氏一聽夫君給她在金石軒定了頭面,當即那小小二十兩銀子就被她拋到了腦後,高興的問賀常齊那首飾是什麼材質什麼款式的。

金石軒可是盛京城裡最知名的首飾鋪子,就連公主和重臣夫人也常在那裡訂做首飾。

若是能有一套金石軒的頭面,戴出去可是很長面子的事。

賀常齊的這句話終於安撫了鄒氏因為賀老太君和靖安伯夫人要多給楚璉添置頭面而引發的鬱氣。

稍稍在院子里吃了些飯食,賀常齊就去了書房,康壽也跟了進來。

賀常齊坐在書桌前,吩咐道:「康壽,你拿一千兩銀子去金石軒,置辦一套頭面,與掌柜說,是我要的,萬不能馬虎。」

康壽正轉身要走,賀常齊又叫住他,「別在公中拿銀子,拿我的私房去。」

「哎1康壽快步出門辦事了。

賀常齊有些發愁,他名下也不是沒有一點私產,只是這些日子一直偷偷給母親買葯,就算是金山銀山那也不夠花銷的。

他已經看出妻子的不愉,今日這才用頭面安撫,哪裡是他先定好的,只不過這麼說著讓鄒氏高興高興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