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七十五章:暗訪歸林居(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章:暗訪歸林居(2)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被擾了好眠的少年滿臉怒容地抬頭,朝著身邊的人影瞪去。

當瞧見了面前不遠處是一位年輕非常的夫人帶著兩名十多歲的丫鬟時,他眼神有瞬間的瑟縮,可一眼注意到這主僕三人穿著一般時,頓時又硬氣了起來。

這做夥計的少年站起身,用眼睛斜了一眼問青,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塵。

「做什麼,沒瞧見我在睡覺1

問青眉頭一皺,叉著腰怒道:「做什麼!你們這裡不是酒樓嘛!進來不吃飯還能做什麼1

少年齜了齜牙,瞥了眼楚璉主僕,「對不住了,咱們酒樓今日不做生意,掌柜的不在,幾位還是另尋別家吧1

啊?不做生意?

問青吸了口氣,明明聞到了酒樓后廚傳來的飯菜香味,這開著大門的,怎麼會不做生意?

楚璉立在旁邊,一句話沒說,只是睜著一雙黝黑的眸子看著說話的少年,而後又仔仔細細將這間歸林居的大堂打量了一圈。

問青偷偷瞥了眼楚璉的神色,見她沒有別的指示,就繼續按著自己想的盤問下去。

「你們是怎麼做生意的,開著門難道還要把客人攆出去?若是不想做這生意,還開門做什麼,乾脆關門歇業得了。」

少年夥計被問青這句話說的火起來,他本就是掌柜的親侄子,仗著這層關係,歸林居里混生活的誰不給他幾分面子,何時被一個小丫頭這樣高聲質問,當即就火大了起來。

「我們酒樓怎麼做生意還要你來教?你去打聽打聽我們酒樓的東家是誰,打聽完了趕緊滾1

少年夥計不但不恭敬迎客,反倒是火氣比客人還要大,楚璉自顧自往酒樓大堂內走了走,嘴角饒有興味地勾起。

大堂內的爭吵不一會兒就引起了酒樓後面院子里人的注意。

不多時,一個中年婦人從後院快步走了出來,「要吃飯了,阿財,你在外頭與誰說話?」

聲音一落,門帘一動,楚璉就見到一個穿著靛藍花布衣裙的中年婦人快步走了出來。

婦人冗長臉,微胖,有一雙小眼睛,笑起來的時候幾乎眯成了一條縫隙。

一來到大堂,抬頭瞧見楚璉主僕時,婦人微微吃驚,她上前兩步,擺出一副笑臉,「請問這位夫人有何貴幹?」

問青都要被氣笑了,歸林居這一個做酒樓生意的,客人進門了,還要問是幹什麼的,這不是要讓人笑掉大牙。

楚璉也懶得開口,朝著問青看了一眼,問青轉身朝著酒樓門口走了兩步,而後伸出一根纖細的食指指著門頭上的牌匾。

「歸林居三個大字可在這裡寫著呢!旁邊的招幡上印著碩大的酒樓二字,我們家夫人進來自是為了吃上一頓酒菜,難道不行嗎?」

中年婦人被說的尷尬,張口想要拒絕,今日去西市置辦的食材不多,也只夠酒樓里幾人吃的,可是眼見著酒樓門口又進來三四名強壯的家丁,瞧見其中領頭的一個家丁恭敬彎腰向著楚璉彙報著什麼,婦人又將話咽了回去。

中年婦人扯出笑,殷勤的道:「是咱們酒樓招待不周,阿財才來酒樓不久,不知曉規矩,還請夫人原諒。來來,夫人這邊請。」

楚璉隨著中年婦人走到大堂中的一副木桌邊,低頭一看,這木桌上竟然都落了一層灰塵,問青忙用帕子擦了灰塵,才扶著楚璉坐下。

叫阿財的夥計跟在中年婦人身後,皺著一張絲毫不出色的臉,滿臉的不情願,如果不是婦人拉了一把他的手臂,只怕他又要耍起大爺脾氣。

問青瞧著桌上落了灰的茶盞,也不費勁擦拭了,立在楚璉身後,問道:「聽說你們這酒樓開了好些年了,我們夫人好美食,你們酒樓可有什麼特色菜肴不成?」

婦人一噎,他們這樣做生意,歸林居都好幾個月沒開張了,原來在歸林居里做活的廚子也早辭了,哪裡還有什麼特色菜。婦人一雙小眼珠子轉了轉,「瞧這位姑娘就是個見多識廣的,咱們酒樓開了是不少年了,自然是有幾道特色菜,不然也不能撐著這麼多年不是?」

問青心中嗤之以鼻,面上卻沒多顯出來,她還記得楚璉在馬車上的吩咐。

「哦?既然是有,那就說說菜名讓我們夫人聽聽,我們夫人吃過大江南北的美食,可是知曉不少特色菜。」

中年婦人不想問青還追根究底起來,頓時面色一僵,歸林居現下連廚子都沒有,哪裡還能說出來什麼菜名。

阿財要上前將人攆出去,被婦人死死拉著,婦人眼珠子一轉,又賠笑著道:「這位夫人,小婦人粗鄙,哪裡知道那些好聽的菜名,不如,小婦人回去后廚,讓廚子直接給您做了來。」

哪家酒樓會不知道自家酒樓特色菜的菜名的,這婦人真當他們是傻子?

問青哼了一聲,正要拆穿眼前一臉姦猾相的婦人,就收到了楚璉一個安撫的眼神。

問青咬了咬唇,對著中年婦人揮了揮手,「那你快去讓廚子做吧,每樣特色菜我們夫人都要一份,記得要快。」

「好,夫人您稍等。」話畢轉身瞪了那叫阿財的夥計一眼,壓低著聲音道:「阿財,跟我來后廚,給客人準備些茶水。」

夥計阿財終於不甘不願被婦人給拉走了。

問青見兩人都去了酒樓後院,奇怪的詢問,「三奶奶,這歸林居明明就已經不做生意了,您怎麼還讓奴婢點菜。」

楚璉朝著問青調皮地眨眨眼,「一會兒看他們能端出什麼來。」

問青無語地撓撓頭。

中年婦人是阿財的大伯母,婦人王盧氏,王家一家都是賀老太君當年的陪嫁家奴,後來才被派來打理這歸林居的生意。

自從盛京城西市重新規劃后,歸林居的生意就一落千丈,近年來一直赤字,原來的大掌柜也就換了這家生子王家。

賀老太君一直知道歸林居虧本,之所以沒關門也就是一份念想,便一直沒過問,卻不知道王姓家奴是這麼經營生意的。

剛進了後院,阿財就拉了一把王盧氏,「大伯母,你幹嘛還留下他們,攆出去便是,瞧著頂多也不過是哪個小官家的夫人,難道還能比靖安伯府的勢還大不成?」

王盧氏瞪了他一眼,「你就知道攆攆攆,這個月已經被你攆了好幾波客人了。咱們雖說是替靖安伯府做事的,但是每個月沒有一點生意,明面兒上也不好看,而且你沒瞧見那小婦人帶著幾個強壯家叮若是惹上了怎麼是好,你大伯現在可還沒回來呢1

阿財皺眉,「大伯母,你就是膽子太小,咱們都知道這歸林居之所以沒易主還不是老太君的關係,只要老太君在一日,這歸林居就不會倒,咱們在歸林居里就能過神仙般的日子,區區一個小婦人能耐我們何,只怕是一聽靖安伯府的名頭就要嚇的屁滾尿流1

王盧氏嘆了口氣,「好了好了,阿財,你說的伯母都知道,不管怎樣,先應付了那幾人再說吧!還不知道是哪個山野里鑽出來的狐狸精,勾搭上了哪個小官不成器的兒子,帶著幾個家丁就出來炫耀了,還好意思說吃遍了大江南北美食。哼,恐怕連靖安伯府里周廚娘的點心都未嘗過吧!行了,你瞧你伯母我一會兒隨便拿幾樣菜把她打發了。到時候你多要些銀子,晚上去西市買半隻燒鵝回來加菜。」

聽了王盧氏這般說,阿財嘿嘿嘿笑起來,「還是大伯母想的周到。」

兩人來到廚房,先前王盧氏就在後院做飯,現下倒是能迅速整出些菜來應付楚璉一行。

王盧氏拿了一個白磁碟,要將之前煮的一鍋肉裝盤,被阿財瞧見了,忙攔住她,「大伯母,這個可是咱們吃的,給了那幾人,不是平白浪費1

阿財是個喜歡吃肉的,今日中午做肉,他都在王盧氏面前念叨了好幾天了,哪裡捨得把這鍋肉端到前面給楚璉一行人吃。

王盧氏好笑地瞪了他一眼,沒再堅持,把那盤肉都重新倒回了鍋里,在廚下四處瞅了瞅,隨意整治了幾樣菜,讓阿財送去大堂。

一刻鐘過後,夥計阿財就端著菜回了大堂。

不稍一會兒,楚璉面前的桌子就被「砰砰」放了幾個盤子。

阿財昂著頭得意的道:「夫人瞧好了,這便是咱們歸林居的特色菜。」

楚璉神色不動地看向面前桌子,兩盤黑乎乎的不知是什麼,旁邊一盤是湯羹,裡面摻雜了些稀稀拉拉的菘菜,另外一盤悶制的變了顏色,也瞧不出是什麼食材做的。

這麼一瞧,眼前四盤菜根本就難以下咽。

這幫人真當她是瞎不成?

這回不等問青開口,楚璉聲音平平道:「特色菜?只怕是給豬吃的吧1

說著,楚璉毫不猶豫,雙手一掃,桌上的四盤菜全部落了地,瓷盤撞在青石板地面破碎后發出一陣「嘩啦啦」的聲音。

問青問藍也被楚璉這突然的陣勢給嚇了一跳,可瞧見那高傲夥計阿財難看的臉色,心裡瞬間覺得一陣痛快!像是一口濁氣頃刻傾吐出來了一樣,從裡到外都舒坦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