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七十六章:教訓惡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教訓惡仆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阿財瞧見眼前場景,眼都氣紅了。

他實在是被震住,瞧這年輕的過分的夫人一進來就默默站在一旁,臉上雖然沒多少表情,卻是個溫溫和和,什麼話也都是身邊那伶牙俐齒的丫頭代口,加上年紀實在是年輕,阿財就下意識認為這是個軟和好欺負的。怎沒想,脾氣這麼大,這一發火,就掀了桌。

這小夫人竟然還說這食物是給豬吃的,阿財想起這些菜都是先前大伯娘做的留著自家吃的,這不是將他們一家罵成了豬?

阿財臉憋的通紅,他本就是個脾氣火爆的,自從差事被大伯父活動了關係調到了這歸林居就沒吃過掛落,現下哪裡還忍得祝

怔了一時,扭曲著臉陡然高聲道:「呵!你們以為自己算老幾,竟還敢在我們歸林居撒野,也不到這附近打聽打聽,這歸林居是誰的地盤!告訴你們,若是想要善了,留下銀子,滾出去1

前頭大堂的響動,驚到了在後院的王盧氏,她急匆匆地趕過來,瞧見一地狼藉后,也吃驚地瞪大眼,喃喃道:「這……這是怎麼回事?」

阿財轉頭對她道:「就是這位好大口氣的夫人砸的1

「什麼1

楚璉淡淡看了阿財一眼,根本就沒理會阿財和王盧氏。

她拍拍手站了起來,「我若是不留銀子也不想走,你們又能如何?」

阿財怎麼也沒想到楚璉這般硬氣,不過有靖安伯府在身後,他們可不是好欺負的!

當即他也更硬氣起來。

「我們如何?我就要叫你嘗一嘗下大獄的滋味1

問青問藍聞言滿臉怒氣擋在楚璉面前,渾身都緊繃著,只要楚璉一聲令下,定然下一刻就將這口出狂言的夥計拿下。

楚璉冷笑了一聲,今日這趟歸林居還真是沒白來。

歸林居的情況她已經看的清楚的很,聞言也不想再與這兩個家奴演戲,楚璉朝著身後幾個家丁使了個眼色。

還沒等阿財和王盧氏再鬧騰,兩人就被兩位強壯的家丁給綁個結實。

王盧氏憤怒的大叫起來,「你們怎麼敢綁人!我們是靖安伯府的人,你們不能綁我們1

楚璉繞著兩人走了兩圈,「靖安伯府?我綁的就是靖安伯府的惡仆1

「你!大膽!你不怕靖安伯府的主子牽罪,讓你不得好死1阿財扭動著身軀,一雙眼睛因為憤怒赤紅,可畢竟他也只是個半大少年,哪裡能掙脫練家子的壯碩家丁,除了雙手被繩子捆的更緊外,根本就徒勞無功。

「你這賤婦,你等著,我大伯已經去告官了1

問青都想笑了,要是眼前這兩人知道自家主子是什麼身份,恐怕嚇的褲子都要濕了吧!

就在阿財話音落下時,歸林居門口一陣雜亂腳步聲響起,隨即進來一個氣喘吁吁的中年男人。

男人目恣欲裂地指著大堂中楚璉一行人,轉頭朝著身後道:「幾位差爺,就是他們來酒樓鬧事,快將他們抓起來。」

隨著這男人話音一落,身後就迅速走出四五個高大的衙役,各個腰側佩刀,面色凶煞。

領頭滿面虯髯的強壯衙役進了歸林居的大堂就大聲道:「是誰膽敢放肆,光天化日之下行兇!都給我抓起來1

那被家丁綁住的阿財和王盧氏見到自家做主的來了,都是大喊著救命。

兩三個衙役上來就要抓人,卻被兩名家丁擋住,問青問藍也把楚璉護在身後。

見了這場景,楚璉一點也不緊張,反倒是覺得這王家一家花樣作死。

她不退反進,上前一步,微微抬頭,目光沉靜地看著那衙役的領頭人,「這位差大哥,你可是要想好了要抓誰,若是今日你抓錯了人,可就不好收場了。」

滿臉虯髯的領頭衙役被楚璉這句話說的一怔,頓時有片刻的猶豫。

雖然他只是安樂坊巡邏的差役,安樂坊也多是普通百姓的住宅,可這盛京城裡什麼不多,就是這當官的多,一塊石頭掉下來,說不定就砸死了哪個王公貴族,他平安混到現在也是因為平日里小心謹慎不得罪人。

他知道這歸林居實際的東家是靖安伯府,靖安伯府雖也算是貴門閥胄,可在盛京城也不過是個准一流貴族,那上頭還有一堆的宗親和重臣。

楚璉一句話出來,領頭的衙役就轉了幾個彎兒。

領頭的衙役一猶豫,那邊去抓人的幾個就停了下來。

王掌柜一瞧急了,「差爺,你瞧那幾人穿著,哪裡像是貴門出來的,他們只不過唬人而已,您可千萬不能聽他們的。」

領頭衙役目光落在楚璉一行人的打扮上,眉頭也蹙了起來,果然如王掌柜說的那樣,這些人身上不管是穿還是戴都只是平常富戶的模樣。

楚璉知曉這衙役走差了道,懶得與他們周旋,看了問青一眼,問青忙上前一步,身前的衙役要攔住她,問青輕盈地躍起,兩腳就把兩名衙役踹地倒在地上哀哀喚著起不來。

三兩步走到領頭衙役面前,將手中玉牌伸到那衙役眼前。

滿臉虯髯的衙役一見到眼前晃動的玉牌,雙腿就軟的幾乎站不祝

「皇……皇親……」

問青冷哼一聲收了玉牌回到楚璉身邊,隨後大聲對領頭的衙役道:「可知道抓誰了1

領頭的虯髯衙役慌張惶恐地跪了下來,「是小的該死,讓貴人受驚了。」

其餘衙役當然也認出了問青拿出的那枚玉牌,就連站在旁邊的王掌柜也看個清楚,王掌柜覺得自己此時站都站不住了。

面上滿是震驚地表情,他怎麼也想不到面前穿著普通的年輕夫人居然能拿出皇族宗親才有的玉牌!

大武皇室只要是有封號的,內務府都會根據規制頒發玉牌,玉牌上的圖案雖然不一樣,但是質地卻是一致的,是皇家宗族身份的象徵。

楚璉讓問青拿出的這枚玉牌正是那日隨著聖旨一道送過來的。

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上了用常

等領頭的虯髯衙役反應過來,頓時被抓的人就變成了王掌柜。

王掌柜訥訥的再不敢說話,就算是靖安伯府也矮了皇親一個頭。

而剛剛還叫囂著的王盧氏和夥計阿財也像是被戳破了的皮球,蔫了吧唧地垂著頭一句話也不敢再說。

阿財想起剛剛說的冒犯楚璉的話,就渾身瑟瑟發抖,那前一刻還鬥志昂揚的臉上,現在已經是死灰一片。

兩個衙役從家丁手中接過被綁住雙手的王盧氏和阿財。

突然青色的地磚上一片潮濕,接著就傳出一陣難聞的腥臊味兒,問青一低頭,就發現夥計阿財的襠部濡濕了一片……

原是被嚇的尿了褲子。

王掌柜瞧阿財這般模樣,也覺得老臉沒地方放,惱羞地狠狠瞪了一眼阿財,都是這個惹禍的。

王掌柜去了賭坊,輸了錢怕被王盧氏發現,就悄悄從歸林居的後門進來,恰巧就被端菜去大堂的阿財看到,阿財便將計就計,讓王掌柜去請相熟的衙役來,嚇楚璉一嚇,讓楚璉多掏些銀子出來。

沒想到這一腳踢到了鐵板上,反倒是讓自己人翻了船。

王掌柜怎能不恨!

領頭的虯髯衙役殷勤地來到楚璉身邊,彎著腰,「貴人還有何吩咐?」

楚璉沒理說話的領頭衙役,而是對身邊的問青道:「去將櫃檯后的賬冊取來給我。」

衙役討了沒趣,卻不敢有絲毫怨言,實在是兩人身份相差太大,瞧剛剛這年輕夫人身邊丫鬟露出來的兩手,他就不敢小覷,只怕就算今日這年輕夫人不亮出宗親的身份,他們五名衙役也不會是這一個小丫鬟的對手。

想到這,領頭的虯髯衙役就變得更加恭順了。

王掌柜被楚璉這一聲驚住了。

什麼?賬冊?

堂堂宗親要看他一個小小酒樓的賬冊,是不是哪裡不對,還是他幻聽了。

王掌柜猛地咽了口口水,艱難道:「貴……貴人,小店賬冊有何可看,不過是些粗鄙的文字,哪裡能讓您勞累。」

楚璉低頭看了王掌柜一眼,「王掌柜,忘了告訴你,這歸林居祖母已經交到我手中了,日後這裡就不用勞煩你了。」

晴天霹靂!

楚璉簡簡單單的一句話,簡直比剛剛她亮出宗親的玉牌還要叫人震驚。

王掌柜一瞬間眼睛瞪的溜圓,好似一雙眼珠子要蹦出眼眶,楚璉那句話一遍一遍在腦海中徘徊,王掌柜好似最後才明白了她話中的意思,顯然也明白了楚璉的身份。

靖安伯府這麼年輕的夫人還有誰,當然只有剛成親不久的三奶奶,而前兩日正是三奶奶被封了鄉君,還得了聖上親賜的封號。

他們這是欺負到了自家主子頭上了啊!

如果說之前只是冒犯皇親,大不了被拖到牢房裡關上幾天,有靖安伯府的那層關係在,皮肉苦恐怕都不會受的。

可是現在就不一樣了,整個歸林居都是眼前的三奶奶做主,他們不過是靖安伯府的奴才,只要三奶奶一句話,要了他們的命都成。

一時間,就連王掌柜襠下也濕了一灘……

還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尿褲子叔侄兩兒都能趕趟的,好本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