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七十七章:不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不信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領頭的虯髯衙役一雙眼滴溜溜的轉,盛京城雖大,可人也多,哪家發生的事情,只要是有心謠傳,那流言的速度是和風一樣的。

靖安伯府又是勛貴人家,這普通老百姓無事時,就喜歡打聽這些高門裡的趣事和陰私當做茶餘飯後的談資。

前幾日,靖安伯府的三奶奶被聖旨親封為錦宜鄉君又沒避著人,楚璉待在靖安伯府里兩耳不聞窗外事,但是盛京城裡面卻是早傳遍了。

本朝雖然許多宗室皇親被封,可是近幾十年來,這靖安伯府的三奶奶還是第一個獲得聖上親賜封號的外族女子,怎能叫人不吃驚。

甚至是許多重臣貴婦和世家主母都等著機會見一見這位新封的錦宜鄉君呢!

只是因為區區一個五品鄉君封號,楚璉就被動被推向了盛京城謠言的最高處,大大出名了一把。

這衙役們也不是個笨的,領頭的衙役也當即就反應過來了楚璉的身份,他狠狠瞪了眼王掌柜,恨不得拆了他的骨頭。

他娘的,虧他還是靖安伯府的家生子,居然連自家的主子都不認識,活該你倒霉!

領頭衙役這廂變得更加恭敬,甚至多了一絲討好,「貴人,這不識好歹的惡仆,讓小的給您處置了吧,省得在這裡礙您的眼。」

楚璉眉頭微蹙,她實在是不喜歡這個領頭衙役變臉如翻書一樣的態度,淡淡道:「不勞煩你了,一會兒我會派人將他們送回府里,請管家親自處置。」

王掌柜一家再不長進,那也是老太君的陪嫁家奴,怎麼能靠著她的身份就這麼隨便交給幾個衙役處置。

領頭衙役臉上有些訕訕,但也只能閉嘴了。

楚璉這句話一出口,王家三人似是被嚇破了膽,連連在楚璉面前下跪求饒。

楚璉嫌棄這家人煩人,讓跟來的家丁將人堵住嘴綁了先送回到府里交給管家。

問青客氣的將幾名衙役也送走。

這歸林居的大堂終於空置了下來,只剩下楚璉帶來的人。

這時從後院傳來緩慢的腳步聲,楚璉眉尖微挑,沒想到這歸林居里居然還有人。

只見門帘微動,走出來一個頭髮花白的粗布衫老人。

老人抬首就與楚璉打量的目光對上,他微微一怔,隨即和藹的笑了起來。

「老僕敢問您可是東家的小主子?」

問青問藍面面相覷,臉上都帶著疑惑。

問青上前一步,把老人扶到楚璉身邊,「老人家,這是府上的三奶奶,老太君已經將這座酒樓交給三奶奶打理了。」

老人眼裡瞬間迸射出亮光,一張滿是皺紋的臉皮更如風乾的橘子皮一般。

「歸林居終於是有救了啊有救了啊1老人笑中帶淚,用衣袖揩了揩淚。

楚璉奇怪,「請問老人家是誰?」

老人忙鎮定下情緒,道:「還請三奶奶恕罪,是老僕考慮不周。老僕是這歸林居的賬房先生……」

老人也姓王,但是與王掌柜一家卻不是一支,也是靖安伯府的家僕。

他二十年前便被派到歸林居當差做賬房先生,一輩子兢兢業業,本來這個年紀應該回靖安伯府養老了,可是歸林居生意一落千丈后就落到了王家手裡,老人不舍不甘,就也留了下來。

王賬房是老伯爺當初救下的傷兵,因為年紀大了,養好了傷也就沒娶妻,在靖安伯府更沒什麼親人,哪裡能與王家一家抗衡,便只能在歸林居里隱忍下來。

「三奶奶,您等等。」王賬房說完就拄著拐杖去了後院,不一會兒捧著一個木匣子回來。將木匣子捧到楚璉面前,「三奶奶,這是老僕私下裡記的賬冊,還請三奶奶過目。」

原來王掌柜早就不用王賬房管著賬房,上交的賬冊也都是他自己偽造的,王賬房雖然沒辦法,只能自己私底下又記了一份,便就等著這一日交給主子。

楚璉沒想到這位老人能做到這個份兒上,心中雖然知道這些賬冊根本沒什麼用了,但還是鄭重接了過來,一份經過努力得到的果實不管是大是小,是甘甜還是酸澀,都應該得到應有的重視和尊敬。

「真是有勞賬房老先生了。」楚璉真心謝道。

王賬房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兒,「三奶奶說的哪裡的話,這是老奴的分內之事。」

接下來,由王賬房領著在歸林居里轉了一圈。

歸林居後院還有一個做粗活的四十多歲的婆子,平日里也多虧她照顧王賬房,王賬房這才能在王家一家的剝削下平安活到現在。

楚璉站在歸林居後院,瞧著格局。雖然歸林居在外頭的門面不顯眼,遠比不上盛京城朱雀大街上的那些富麗堂皇的大酒樓,可它自有自己的一番特點。

歸林居的格局就如一個葫蘆一般,門頭小,進來地方卻大,而且後院有兩進,雖然沒有二層,不過卻能用這大後院來補救。

這左右兩邊都是民宅,聽王賬房說,西市搬走後,安樂坊的院子根本不值錢,旁邊還有一戶空著一直沒人祝

王賬房引著楚璉進了二進的院子,只聽王掌柜道:「原本這處院子是留給客人當做廂房的,可自從生意一落千丈后,就被王家一家霸佔了去。」

楚璉走進院子,只見院子格局精巧,院中一角種了些許湘妃竹,旁邊一座小型的假山,假山邊放著石桌石凳。另外一邊有一小叢芭蕉,通往房屋的長廊上種滿了紫藤,最妙的是,芭蕉叢旁邊的屋舍居然還有一個小型的琴室,雖然早沒了琴架香爐,被堆放著雜物,可楚璉還是能想象出這歸林居十幾年前的模樣。

這個做了好些年賠本生意的歸林居完全出乎了楚璉的意料。

楚璉又與老帳房聊了小半時辰,這才帶著裝了滿滿一木匣子的賬冊上了馬車離開。

王賬房與那粗使婆子將人一直送到巷子口,滿頭花白的王賬房瞧著馬車匯入熱鬧的大街,終是鬆了口氣,可是一雙渾濁老眼卻並無多少希望。

他轉回身,拄著拐杖,一步一步朝著歸林居走,攙扶著他的粗使婆子只聽到一聲微不可聞的嘆息。

婆子不解,「王先生,府上派三奶奶來整頓酒樓,您怎麼一點兒也不高興?」

老帳房停下步子,抬頭朝著四周看了一圈,苦笑一聲,「如此毛地,怎還能像往日那般吶1

其實老帳房根本就不相信這歸林居還能恢復往日繁榮,他也算是個老人精兒了,活了這麼多年,又在歸林居里當了二三十年的賬房,經歷了歸林居的盛與衰。世事變遷,歸林居發展到今日不是沒有道理的。

放眼整個盛京城,那出名的茶館酒樓金銀鋪子,哪一個不是在人流集中的地方,有句老話說的好啊:酒香還怕巷子深。更何況是一個以人流為基礎的酒樓。

身邊的婆子有些不懂老帳房的意思,她見識短淺,在她看來,主家有銀子,那就什麼事情都能辦成,哪裡有銀子辦不成的事兒!

「老先生這可是想差了呢,您瞧,三奶奶今兒一來,就將王家一家發落了去,可是叫人痛快呢1顯然,這粗使的婆子平日里也沒少受這王家一家的磋磨。

「老李家的,你哪裡懂這些,且瞧著吧!哎……」老帳房不再與婆子多話,朝著門匾樸素的歸林居緩步而去。

說句大實話,這三奶奶也不過是個剛及笄不久的少女,就算是家裡嬌生慣養,有了世家大族小姐的品貌才華,可想要盤活一個酒樓,還是這樣一個在民巷中的老酒樓,哪裡是那般容易的。

發落人有氣勢,可不代錶盤活酒樓也容易啊!

馬車上的楚璉可不知道老帳房對她一點信心也沒有,她正時不時掀開帘子打量外頭的場景呢!

好不容易獨自出來一趟,就這麼回去不逛一逛豈不可惜?

同在履問青問藍也瞧出了楚璉的興趣,互相笑著看了一眼。

問青道:「三奶奶,不如讓奴婢給您說道說道?」

楚璉驚奇地瞪著大眼看著問青,「這些地方你們都熟悉?」

問藍抿嘴笑了笑,和問青比她比較內向,話也較少,能不開口,她一般不喜歡說話,若是與問青在一起,都是問青回話。

「三奶奶,奴婢和問青都是在盛京城的大街小巷中長大的,前兩年雖然隨鍾嬤嬤住在莊子上,但也時常來盛京城採買,對這盛京城可是如數家珍。」

楚璉眨眨眼,眼裡都是驚喜,呀!這可是現成的活地圖啊!

「那你快給我說說。」

原身楚璉雖也是自小在盛京城,但畢竟是勛貴家中的嫡女,出門甚少,哪有問青這種混市井的熟悉大街小巷。

在輕微的馬車搖晃中,問青笑著給楚璉說了起來。

「三奶奶,咱們馬上就出了長平坊地界兒,瞧,過了這條小街,前面就是平康坊了……」

這平康坊的來頭可不小,因為左鄰東市,南鄰宣陽坊,北邊又是春明大道,一般是朝中重臣府邸所在的地方,也有一些外地駐京的官員和舉子選人長祝

比如之前楊大人府邸便在這平康坊內。

楚璉掀開車簾好奇的朝著外頭看去,突然一個身影闖入了她的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