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七十八章:蹊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蹊蹺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這個人她實際上只見過一面,但是楚璉覺得她永遠也不會忘記。

當初歸寧時,楚璉只在花廳中與賀常棣一起給他敬了茶,當時他態度冷淡,接了茶給了紅封,完全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後來她被家中的姐妹帶走,沒時間聽他一兩句教誨,也不知道她如今這個身體的這位生父有沒有與夫君賀常棣相見甚歡,培養出些翁婿情意。

楚奇正一身精緻的灰色錦袍,帶著身邊常隨守在一戶府門前。

他來回走著,好似心情極為焦躁。

實際上,英國公府的這位二老爺年紀並不大,到如今也不過三十五歲,又沒有留須,頭上帶著玉冠,加上他身形瘦長,外表瞧著比實際年齡倒要年輕個六七歲。

楚璉一雙杏眸微微眯了眯,抬頭望向那宅子上的牌匾——「潘府」。

楚璉見到潘府門邊守門的一位小廝迅速地跑了進去,很快,就有兩個身強力壯的佩刀家丁跟著那小廝出來,小廝朝著楚奇正主僕指了指。

兩個家丁三兩步跨到了楚奇正的面前,其中一個家丁用力推了楚奇正一把,要不是被身邊的常隨機靈的扶著,楚奇正很可能就被一把推倒在地,面子全無。

緊接著,楚奇正面露猙獰的與家丁吵了起來,他身邊帶著的常隨可以看出也是有點兒功夫在身的,把楚奇正護在身後。

兩名家丁好似被楚奇正罵的不耐煩,面上的怒氣再也隱忍不住,手捏在腰間的刀柄上,好似下一刻就要動手。

楚璉敲了敲車壁,吩咐外面的車夫將馬車趕慢些,她又微微掀開車簾往潘府門口看去,卻再也沒有其他的吩咐。

她畢竟不是原身楚璉,當日歸寧受到冷遇,就已經知道她並不得父親喜歡,這對於楚璉來說,並不算什麼,她是個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的性子,既然這身體的父親並沒將她放在心上,今日她當然也懶得插這個閑手。

坐在馬車裡看熱鬧豈不是痛快?

問青瞧著三奶奶吩咐好奇的也湊過去看向窗外,剛瞧見那府門前的匾額,就壓低著聲音輕呼出聲,「潘府1

問藍瞧著楚璉聚精會神的樣子,在另外一邊偷偷拉了問青一把,問青連忙捂住了嘴,大眼睛抱歉地眨了眨。

楚璉現在可沒心思關注問青為何驚呼,她一雙眼睛緊盯著潘府門前的情形。

就在兩名家丁要動粗的時候,潘府門前從旁邊小街上駛來了一輛馬車,馬車很快在潘府門前停了下來,那守在潘府大門邊的小廝親自小跑著來到馬車邊,殷勤地掀開了馬車帘子,將一個鬍鬚花白約莫五六旬的男人攙扶了下來。

離的有些遠,楚璉這邊根本就聽不到那邊說什麼。

只見花白鬍須的男人本是準備直接進府,卻好似聽到了身後被兩位家丁攔著的楚奇正高聲說了什麼話,猛然地轉過頭來,用一種震驚危險的目光看向楚奇正,男人雙手背在身後,就停在潘府的紅木大門前那麼看著他,像是要用目光將楚奇正看穿。

時間隨著男人這仿如實質的目光好似變得很慢,終於,男人對著兩名家丁揮了揮手,楚奇正原來緊張的面部表情一下子鬆緩下來,甚至是帶上了一分得意和惡劣。

楚奇正用力推了兩把剛剛攔住自己的兩名強壯家丁,好像這麼做后還不解氣,又用腳踹了兩下。

發泄后,楚奇正拍了拍剛剛掙扎時弄亂的衣襟,背著手,邁著方步帶著常隨進了潘府。

直到楚奇正的身影消失在潘府的照壁后,楚璉才放下了車簾,她神色變了又變,剛剛想要逛一逛盛京城的興趣因為趕巧遇到的這件事完全被消磨個乾淨。

楚璉低頭想了片刻,問青問藍也不敢打擾,沉默坐在一邊。

過了好一會兒,楚璉這才抬起頭,她朝著問青看去,「問青,方才的潘府是京中哪位官員的府邸?」

記得剛才問青驚呼了一聲,想來這潘府里的主人在朝中的地位定然不低。

問青照實答道:「三奶奶,這平康坊的潘府是潘閣老的府郟」

本朝內閣共有五位大人,五位大人中,也分主次,而這位潘閣老就是如今內閣地位最高的人之一,離那秉筆大人的位子也不過是一步之遙。是正宗的當朝一品大員!

楚璉本就不關心大武朝的官場,而原書中她看的那一部分又未提到過這位位高權重的潘大人,她自然就不知道。

楚璉點點頭,「我知道了。」

問青雖然好奇三奶奶剛剛盯著看那個中年男人是誰,但是見三奶奶沒有傾訴的慾望,也就忍住了。

今日陪著她出來的一行人都是靖安伯府的,倒是沒有一個人瞧出了楚奇正是她的父親。

楚璉聽了問青的回答,又沉思起來。

瞧方才的情況,潘大人根本就無心見父親,讓潘大人最後突然改了主意的就是父親說出口的話。

那時候,她看到了潘大人的眼神,那是一種很複雜的眼神,各種情緒夾雜在一起,讓人忍不住發顫。

在日漸落魄的英國公府,楚奇正又不是家中長子,在學業上也不算是認真的人,靠著家族蔭庇活著,一直到了如今,連朝堂上的一個低品閑職都沒混上,可以說是一事無成。

這樣的勛貴之後,整日里也不過是會上三五同樣的好友,打發打發時間,與朝廷官員尤其是手握實權的朝廷官員接觸很少才對。

就像之前那樣,他站在潘府門前等著,潘大人可能連一個眼神都不會施捨,可是讓人意料的是,潘大人不但看了他,還讓他進了府,明顯是要對面商談的樣子。

難道是潘大人被她爹抓住了什麼把柄?

想到這裡,楚璉搖搖頭,冷嗤一聲。

怎麼可能!

能坐到潘大人那個位子上的人有哪一個是一般人。算足人心,陰謀詭計,玲瓏心肝,就算是沒有全占,那也估計差不多了。

她爹這樣一個整日吃喝玩樂的富貴閑人會把大權在握的潘大人玩倒,或者是抓住潘大人的把柄,恐怕說給小孩子聽都不會讓人相信。

而且英國公府與潘府根本就沒有往來,兩人基本算是零接觸,這種可能就越小了。

楚璉蹙著眉頭回想著原書中的情節,可仍然是得不到一點兒線索,到最後,也只能頹然放棄了。

船到橋頭自然直,就算是她爹在算計什麼,也不管她的事兒了,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她現在可是靖安伯府的人,是賀三郎的媳婦兒。

這麼一安慰自己,楚璉總算是鬆了口氣。

問青瞧楚璉面色和緩下來,這才出聲問道:「三奶奶還逛嗎?」

此時,她們已經離開了平康坊,到了朱雀大街。

被這件事情一刺激,楚璉已經沒了開始的期待心情,本想著直接打道回府,可想著過幾日就是婆婆靖安伯夫人的生辰,她還沒想到合心意的生辰禮就咽下了話頭。

「我們還是尋幾家鋪子瞧瞧吧,娘的生辰快到了。」

給婆婆的生辰禮雖然不重貴重,想來靖安伯夫人也不會計較,但是滿府的人都知道她用樂瑤公主的金麒麟換了韋貴妃的好處,封鄉君的時候在規制里又有一百兩黃金賞賜。如果這次在靖安伯夫人生辰上她不放點血,恐怕會遭人閑話。

楚璉在心裡嘆口氣,她那個嫂子鄒氏正瞧她不順眼呢!她怎麼可能會遞閑話讓她說。

不管這回她送什麼,可都是不能太寒酸的,以前她能理直氣壯的說自己沒錢,可最近卻不行。

楚璉撅了撅嘴,心裡有些氣憤,不過就是多了兩筆進項,身邊的人都紅了眼,真是太討厭了,以後自己賺了銀子可是要藏著捂著點兒,夫君已經不在身邊了,銀子可不能也被人搶走了去!

問青微微掀開車簾,朝著朱雀大街兩邊的鋪子指了指,一一給楚璉介紹,「三奶奶,這朱雀大街上的恆生葯櫃、洛河書畫坊、蘭嬌成衣鋪子,對了,還有那邊的金石軒,都是盛京城裡出了名兒的鋪面,許多高門的夫人小姐都會光臨的。」

楚璉點點頭,也沒決定好到底買些什麼,就打算隨意在這幾家鋪子轉一轉。

問青讓車夫將馬車停下,她與問藍將楚璉攙扶下來。

朱雀大街上人來人往,不時有錦衣玉袍的男女穿梭而過。

楚璉打量了兩眼,倒是對大武朝的開明多了一絲好感,這個朝代對女子約束並不如古代宋明那麼嚴厲,這般開放的時代倒是更類似於唐初時期。

許多出門的大家女兒都是連兜帽都不用戴的,盛京城的國子監當中甚至還有專門的女子進修班。

勛貴大家的女子出門逛街也屬正常。

楚璉先是進了恆生葯櫃,她今日為了暗訪,出門特意打扮平平,身上的衣裙也只是一般的料子,加上身邊問青問藍兩個年紀不大的丫頭,倒是像小官家裡剛新婚不久的夫人。

進了葯櫃,也沒專門的夥計上來招呼,楚璉並不在意,只帶著問青問藍慢慢在藥鋪里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