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七十九章:自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章:自坑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她在現代的時候大學輔修過中藥學,能認識幾種藥材,但並不精通,後來做了半個驢友后,專門看過一些在野外急救的書籍,現在在這藥鋪里觀察藥材,倒也不是一點兒也不懂。有時候還能像模像樣捏起一兩樣聞聞味兒辨一辨質量好壞,可也僅此而已。

恆生葯櫃的對面是盛京城中有名的金銀玉石首飾鋪子金石軒。

此時,金石軒的櫃檯旁邊幾個年輕小姐正嘰嘰喳喳,兩眼放光的看著眼前女掌柜拿給她們試戴的首飾。

這幾位小姐不是旁人,正是英國公府里的幾位嫡出小姐。

原本是府上兩位哥哥陪著來的,可是到了金石軒后,兩位少爺不耐煩陪著妹妹們選首飾,就找著借口開溜了。

現在只剩下幾個嬌滴滴的嫡小姐在興奮的討論首飾。

五小姐素姐兒看中了一個質地瑩綠的玉手鐲。

玉的水頭雖然不是頂好,但是勝在顏色蔥翠,其中若藍若綠的顏色如流水一般,夏日裡叫人看了舒爽通透。

戴在纖細瑩白的手腕上,襯顯膚色。

她忍不住開口詢問女掌柜,「掌柜,這鐲子怎麼賣?」

女掌柜笑道:「這翠鐲襯托著小姐的手腕纖纖瑩潤,真是極配您的,小姐好眼光。」

女掌柜邊說,邊從櫃檯下的一個角落裡拿出了一個精巧的木盒,木盒打開,裡面是與翠鐲同色的兩隻耳墜,翠綠色水滴狀耳墜,同樣好看。

「小姐若是想要,這翠玉耳墜就當添頭給小姐,那鐲子小婦人就收小姐五十兩銀子如何?」

五十兩……

雖然不算頂多,但是對於她們這些只拿月例的小姐來說還是有些貴了。

英國公府里的嫡小姐,每月的月例銀子也才只有八兩,金石軒里的一隻翠玉鐲子竟然就是她們半年的月例銀子……

素姐兒今日是帶了五六十兩銀子出來的,但這是她攢了小半年的,這個時候全拿出來換了這鐲子的話,她還是有些不舍,她心中還想著給娘買一件首飾。

素姐兒扯了扯嘴角,放下了手中的鐲子,眼中帶了絲不舍,「掌柜,我還是再看看別的吧。」

女掌柜似乎看出這位小姐的為難,並未再說什麼,而是不動聲色將更便宜的首飾拿出來給她挑眩

旁邊拿著一個鑲玉珠金步搖的鳶姐兒輕笑了一聲,「五姐,你今日出門帶了可不止五十兩銀子,怎的連一個玉鐲子都捨不得買了?」

八小姐鳶姐兒一句話把素姐兒臉說的通紅。

素姐兒抿著嘴,什麼也沒說,低頭挑首飾,裝作沒聽見。

鳶姐兒輕笑了一聲,將手中的金步搖遞給女掌柜,豪邁的道:「掌柜,將這個步搖給我包起來。」

女掌柜沒想這位年紀不大的小姐竟然這麼豪爽,當即眼睛里也帶了笑,拿了一個精緻的盒子邊裝步搖邊道:「這位小姐眼光也是頂好的,這金步搖上鑲嵌了三顆祖母綠的寶石,每一顆都一樣大小,富貴花開的花樣也好,只兩朵花,不繁雜還雅緻,配小姐今日這身粉色裙衫正好。這隻步搖可是咱們鋪子里劉師傅的手藝,小婦人只收小姐一百五十兩銀子。」

聽到女掌柜一開頭的話,鳶姐兒簡直得意的都要飄起來了,還是她的眼光好,隨便一挑就挑選了這麼一支好看的步搖,可比五小姐鳶姐兒那破鐲子好看多了。可聽到女掌柜報價的時候,鳶姐兒頓時表情就僵住了。

什麼?一百五十兩銀子,這金石軒的掌柜怎麼不去搶!不過是一隻金步搖罷了。

鳶姐兒是瞧出這金步搖定然比素姐兒看上的玉鐲要貴,可也只是以為這步搖撐死也就在百兩銀子之內,她今日特地與母親軟磨硬泡要了一百兩銀票,自己也攢了三四十兩銀子,一同帶了出來。

就算一等勛貴人家的小姐出門帶個百十兩銀子的也算是多了,何況是英國公府呢。

若是在旁的金石首飾鋪子這百多兩定是夠用了,可這專門做豪門生意的金石軒就不同了。

本來想著當面打素姐兒的臉,如今英國公府里,也就是這個還未出門的嫡五小姐處處壓著她這個嫡八小姐一頭,今日讓她當著外人的面吃個掛落學個乖。可怎麼也沒想到居然把自己也坑了進去。

她現在渾身上下加起來的銀子也不過只有一百三十多兩……

鳶姐兒頃刻臉色就僵硬難看了起來,兩頰因為尷尬一會兒紅一會兒白,她張了張口,與女掌柜殷勤的目光對上,想要收回剛剛的話卻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鳶姐兒有些慌亂的眼神一擺,她身後跟著的貼身大丫鬟臉色比她還要難看,一雙眼睛急的都快要哭了,還小心拉了拉主子的衣袖。

一百五十兩銀子的金步搖,如果真的買回去,還不被二夫人罵死,夫人自己頭上的首飾頭面也鮮少有超過百兩銀子的。

到時候八小姐頂多挨頓罵,可她這個下人就不同了,被拖出去發賣了都有可能。

身旁的五小姐和九小姐也都不是吃素的,三兩下也就瞧出了八小姐的窘迫。

九小姐芙姐兒嘴角勾起,刺道:「呀,八姐姐不說話,不會是因為錢沒帶夠不好意思吧!沒帶夠便沒帶夠,我們都是未出嫁的姑娘家,零用錢自然不多,咱們不要這個便是,選些便宜的,女掌柜也不會笑話咱們的。」

女掌柜整日里接待這些勛貴重臣的夫人小姐,自然是個察言觀色的高手,她雖然心中對眼前幾女不屑,卻從不會表現到臉上來,聞言更是體貼地笑著點頭。

可越是這樣,鳶姐兒越是覺得自己下不來台,她心高氣傲慣了,楚璉未出嫁前,她也是樣樣要與她攀比,現在楚璉出嫁不在府上,卻還有大房三房,二房的二老爺不爭氣,本來在英國公府里就低了一頭,她們這些女眷怎也能被大房和三房比了下去。

這也是二夫人得知她要與大房三房姐妹出門玩耍就給了她一百兩銀子的原因。

在府上過的再怎麼艱難,但是在外頭卻不能丟了面子。

鳶姐兒正被九小姐的話氣的胸口上下起伏,可是現在沒有銀子,偏生下不來台,也只能打落牙齒混血吞,抬頭就要承認她銀子不夠,可剛一抬頭,眼尾餘光卻掃到外頭一個熟悉的身影。

鳶姐兒有些吃驚,腦子突然一動,想出了個擺脫窘境的法子。

當即她把到口的話咽了下去,原本尷尬蒼白的臉色好似瞬間得到治癒,五小姐和九小姐也一時想不出她為什麼突然翻臉比翻書還快。

鳶姐兒也不提那金步搖了,反常的往旁邊走了一步,突然抱住了五小姐素姐兒的胳膊,親昵的好似姐妹幾個剛剛沒互諷過一般,「五姐,九妹,你們快瞧對面,那不是六姐姐嘛!還真是巧呢,我們好不容易出一趟門就碰到了。」鳶姐兒手指著對面的恆生葯櫃。

這時,偏巧楚璉轉過身來,帶著兩個丫鬟出了葯櫃,一個丫鬟偏頭低聲在她耳邊說著什麼,楚璉邊認真聽著邊點頭。

正面相對,就被素姐兒和芙姐兒看個正著,可不就是嫁入靖安伯府享福的楚璉。

見楚璉帶著兩個丫頭正穿過朱雀大街,這方向可不正是她們所在的金石軒?

在恆生葯櫃里也沒夥計照應,楚璉沒瞧見明面兒上擺放著什麼名貴藥材,也就作罷了,再說她也不清楚婆婆靖安伯夫人具體的病情怎麼樣,是葯三分毒,能入口的東西還是不要送了好。

又聽了問青介紹,楚璉就打算去金石軒看看。

剛走到朱雀大街中央,楚璉一抬頭向著金石軒看去,居然就看到幾個熟悉的身影。

如果不是發現對面人也看見了她,她當真是想要腳底抹油立即溜走,與娘家這群姐妹,尤其還有她這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在的時候,就沒有過好事情。

楚璉不禁仰頭望天,想著自己今兒出門肯定是沒看黃曆,遇到了一堆槽心事。

楚璉憋著嘴對身邊的問青道:「我們現下不去了可以嗎?」

問青見對面幾個打扮華麗的小姐往這邊走來,明顯是來迎接她們三奶奶的,只好無情的將她打回現實,「不成的,三奶奶,她們迎過來了。」

「問青,你不是會功夫嗎,可以帶著我飛檐走壁離開嗎?我實是不想見對面的人。」

問青額頭黑了黑,「三奶奶,您平日里話本看多了,就算是大內龍虎衛,也不能飛檐走壁,奴婢與問藍就更不可能了。」

楚璉只能低頭,苦惱的嘆了口氣,認命了。

楚璉可憐兮兮的道:「那你們一會兒可要護著你們主子,莫要叫你們主子被旁人欺負了去。」

問青汗顏,她跟隨楚璉出門好幾次了,就算是三奶奶真是個弱不禁風的嬌嬌女,可真的有哪一回讓別人欺負了去的?次次可都是她把別人氣個半死好不好。她抿著嘴,再也不肯陪楚璉說話,瞧著竟是比問藍更像是個悶葫蘆了。

楚璉無奈地哼了一聲,狀似失落的道:「你們這些小妮子,真是越來越不好玩了。」

主僕兩人說話間,已經到了金石軒的大門前,而楚五、楚八和楚九也都迎了出來。

五小姐走在最前,她臉上微微帶笑,圓圓臉上因為笑意多了一絲嬌憨的味道。

「六妹妹真是巧,不想咱們在朱雀大街上碰到了。」

鳶姐兒站在素姐兒身後,她一雙眼上下打量著楚璉,見她只穿了一身布料普通的淡青色衣裙,烏黑的髮髻上簡單插了一支看不出成色的玉釵,手腕上連一個鐲子都沒有,這身打扮寒磣成這樣,還不如她在國公府的時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