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八十章:打秋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章:打秋風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看來,楚璉並不如她想象中過得好呢!

這麼一腦補,鳶姐兒剛剛被素姐兒和芙姐兒氣的發顫的情緒好了許多。

楚璉向著家中幾位姐妹點頭,如今她也是有品級的人了,見到幾人並不用行禮。

素姐兒將楚璉請到了金石軒里,鳶姐兒一反常態三兩步走到了楚璉的身邊,輕輕一動,竟然把問藍給擠開了,雙手攀附上楚璉的手臂,親昵的喚了一聲「六姐姐」。

楚璉只覺得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被鳶姐兒這聲給炸了出來,她目光瞥了一眼鳶姐兒抱著自己左臂的雙手,表情毫不掩飾地帶著厭惡,鳶姐兒與她對視,卻像是沒看到楚璉不喜的表情,反倒是親昵的道:「六姐姐,你得封號的事情咱們都知道啦!只是還沒來得及去府上恭賀,你不會怪罪妹妹吧?」

楚璉在心中冷嗤,如果英國公府真的在意這件事,哪裡還會等到這個時候鳶姐兒在自己面前提。

雖然她的鄉君封號難得,可畢竟只是一個外命婦的低品封號罷了,對於朝堂不會有丁點兒影響,她之於英國公府就像是一盆潑出去的水,加上又無疼愛的父母,受到冷落很正常,幸好她不是原身楚璉,並沒什麼看不開的。

這樣倒是自在呢!

與英國公府現在就劃清了道道,以後他們也別想著纏上她!

楚璉真是一刻也不想應付她們,可是畢竟在外面。

她好脾氣的道:「不會怪罪你們,不過是小事罷了。」

鳶姐兒眼睛一翻,一邊嘴角勾起,露出了一個「算你識相」的表情,問青瞧了一口氣憋在嗓子眼兒,小拳頭就緊緊攥了起來,為自己主子覺得不值。

素姐兒走在前面兩步,聽到二人對話,眉頭就微微蹙了起來。怕鳶姐兒還說出什麼刺心的事情,忙打岔道:「六妹妹也來金石軒選首飾的?」

這時,英國公府姐妹幾個已經到了金石軒的大堂。

楚璉不想告知她是來挑選給婆婆靖安伯夫人的生辰禮物,也就隨意敷衍地點點頭。

素姐兒眼神微暗,自從那日定遠侯府的事情過後,她能感覺到楚璉對她對容大嫂甚至是整個英國公府的疏離。

對於定遠侯府那日,她沒能第一時間站在楚璉這邊,她一直心懷愧疚,當即也不再說話討她厭煩。

金石軒的大堂裝飾的典雅高貴,為了方便夫人小姐們休息,大堂的屏風后就有桌椅香爐,甚至後院還有茶室。

姐妹四個坐下后,就有丫鬟給她們上了煎茶,女掌柜甚至是親自過來作陪。

芙姐兒瞧楚璉打扮,眼底也多了一絲輕視,英國公三個房頭本就不和睦,楚璉即便出嫁那也是二房出去的姑娘,在芙姐兒看來,是和鳶姐兒同一條船上的,遇到這樣一個好機會,芙姐兒怎會不抓祝

芙姐兒故作羨慕地看了一眼楚璉,「六姐姐能被聖上聖旨親封鄉君,真是件讓咱們英國公府都增光的事。前兩日,祖母在妹妹面前誇六姐姐呢!妹妹還冒了好一頓酸水。祖母還說,如果是聖上親賜了封號的鄉君,皇家會按照規制賞賜,光黃金都有幾百兩,更別說旁的衣裳首飾了。真是羨慕死妹妹啦1

素姐兒沒想到芙姐兒會說出這麼一番話,警告地看了芙姐兒一眼。

鳶姐兒卻突然雙眼冒光,而後眼底飛快閃過嫉妒和不甘。

楚璉依然不動聲色,睜著大眼看著眼前幾人,心中好笑,芙姐兒真是吹牛不打草稿,英國公府上的老夫人楚璉原身半年都見不到一次,只要是英國公府當差的下人都知道這位老夫人不喜歡二房的這位嫡女,又哪裡會鐵樹開花會誇獎她。還有那鄉君封號幾百兩黃金,你當大武朝國庫是金山銀山不成?

芙姐兒這話說的實在是太沒水準,也就只能騙騙鳶姐兒這樣沒常識的了,就連那金石軒的女掌柜都一動未動,顯然是對芙姐兒的話一點兒也不在意。

芙姐兒說完上下打量了一眼楚璉和她身邊的鳶姐兒,不懷好意的扯起嘴角。

她說這話沒別的目的,就是為了刺那楚鳶一刺。

楚鳶果然上當,當初一同在英國公府里做姑娘,她哪一樣都比楚璉好上幾倍,不管是吃穿還是用度,就連月例銀子都比楚璉多上幾兩。

楚璉出嫁的時候,是二夫人做了手腳,才使原來一千兩的銀子減了一半,她當時還偷偷得意,因為母親把扣下的銀錢分了一半給她。

可是現在楚璉得了一個聖上親賜的鄉君封號也就算了,居然還有這麼多賞賜,只算黃金就有幾百兩,這怎麼能叫她不嫉妒。

楚鳶又想起剛剛腦中一閃而過的法子。

她忍下心裡的不甘,強迫自己扯了笑容出來,「未想到六姐姐如今這般富有,怪不得會來金石軒呢!適才妹妹看上了一樣首飾,也不過百來兩銀子,在六姐姐眼裡定然不算什麼,不知六姐姐可否買來贈送給妹妹?」

楚鳶心裡是恨不得將楚璉得到的黃金賞賜都搶到自己手中,可是又無法明目張,只能用這樣的小伎倆來刮刮皮、分一杯羹。

楚鳶說完就朝著女掌柜看了一眼,女掌柜知曉這幾位小姐夫人之間有衝突,於是也不多說話,只默默取來首飾,輕放到幾人面前的高几上,笑著介紹:「這位夫人,這翠玉鐲子是方才這位黃衫小姐看重的,五十兩銀子。旁邊的綠寶石金步搖是您身邊這位小姐選中的,一百五十兩。至於最後的這隻珍珠鑲金手鏈是最小的這位小姐相中的,六十兩銀子。」

還真是一個個都不便宜呢!

女掌柜介紹完后,偷偷打量一身普通衣裙的楚璉,心中納罕,這位這樣出門,誰能認出來她就是最近盛京城中傳的火熱的錦宜鄉君。

女掌柜只匆匆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她心裡也在猜測,這位錦宜鄉君是真的就這般寒酸,還是為了出門故意這樣低調打扮的。

楚璉伸出纖長蔥白的指尖,一一將面前的三樣首飾拿到手中細細看了一遍,不停地點頭,似乎是很滿意的樣子,可當把最後一件珍珠鑲金手鏈放回錦盒中時,眉頭又微微蹙起,似乎是有些為難。

「不愧是金石軒出的首飾頭面,當真是精細。」說這話時,楚璉臉上微不可察露出了一絲難堪。

芙姐兒幾人一直在密切關注著楚璉的神色,芙姐兒見她露怯,心中一喜,果然被她猜中了,她在心中冷哼,靖安伯府三奶奶又如何,錦宜鄉君又如何,瞧她今日這身寒磣的打扮,只怕是在靖安伯府里過的根本就不好。露出這樣的神色,恐怕連一百兩銀子都拿不出來吧!

「我們姐妹年紀不大,選的首飾也普通,這三樣總共加起來也不過三百兩銀子,對於我們可能算是一筆不小花銷了,可對於六姐姐恐怕只是九牛一毛,六姐姐可是聖上親自封的錦宜鄉君呢1芙姐兒不懷好意的道。

楚璉暗暗翻了個白眼。

三百兩銀子還不算什麼,你怎麼不去搶!

這三百兩給普通老百姓家裡,都夠一輩子的花銷了。

楚璉扯出一個為難的笑容,「九妹說的是哪裡的話。」

素姐兒也瞧出了楚璉的為難,斥責芙姐兒,「九妹,我們來買首飾怎麼能叫六妹妹出錢!你別添亂1

「這回五姐姐可是冤枉我了,六姐姐怎麼可能把區區三百兩銀子放在眼裡。」

以前楚璉可以公然承認自己沒銀子、窮,因為這本來就是事實嘛!可是現在卻多了一層鄉君身份的阻攔,這麼大膽的說自己窮便不好使了。

畢竟她這個封號也是代表著皇家的臉面,有封號的鄉君可算得是半個宗室女,再承認窮,那就是說皇家窮,丟的是皇家的臉面。

楚璉特意多看了這個九妹一眼,沒想到她一個十二三歲的孩子就這般的有心思。

難道她就篤定今日這個啞巴虧她一定會吃?

鳶姐兒目光落在那隻金步搖上,步搖做工精細,尤其是上頭鑲嵌的幾顆大小相同的綠寶石格外的好看,如果在燈光上,那定然還能增色三分,一想到這麼一支好看的步搖今日她不用花上一分錢就能屬於自己,並且還能大大的氣楚璉一把,她心裡就快意不已。

於是,鳶姐兒幫腔道:「五姐姐,你別忘了,今時不同往日,六姐姐可是錦宜鄉君呢1

素姐兒雖然有心護著楚璉,但是兩個妹妹你一言我一語,說的她連反駁的話都尋不出來,最後只能抱歉看了一眼楚璉。

楚璉對著她扯了一個難看的笑容,也不說能不能拿出銀子買下這些首飾,只是轉頭對立在一邊的女掌柜道:「掌柜,可還有別的,一併拿來給我瞧瞧。」

芙姐兒瞧楚璉臉色好似越來越難看,心裡爽快,她倒是不在意楚璉能不能買了那條首飾送與她,她不過是想要打楚璉的臉,看她被人詬病下不來台而已。她要讓她知道,得了這麼一個聖上親賜的鄉君封號可不是那麼好守住的,一旦楚璉丟了皇家的臉面傳了出去,被有心人傳到了皇上或者皇后的耳邊,她這封號指不定還沒焐熱就被收了回去,到了那個時候,楚璉就會成為整個盛京城的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