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八十一章:贈玉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一章:贈玉鐲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女掌柜輕聲應了一聲,很快就帶著一個丫鬟拿了好些首飾過來,一一擺放在楚璉面前。

這次女掌柜拿了些比之前三樣首飾更便宜些的。

楚璉剛拿起一隻金戒子就發現了,她只是隨意看了一眼,就知道這些首飾比之剛剛那三樣還不如。她輕輕放下手中的金戒子,也不拆穿女掌柜,只是其餘的也不再看。

起身,楚璉自己來到了櫃檯邊,幾人都面面相覷,就連女掌柜也不知這位穿著普通的錦宜鄉君在想著什麼,直到楚璉有些軟糯的聲音響起來,女掌柜才回過神。

「掌柜的,將這個扳指拿出來給我瞧瞧。」

女掌柜三兩步走到了高高的櫃檯后,順著楚璉纖白手指指著的方向看過去,瞬間說不出話來。

等回過神后,立即將裝扳指的精緻木盒拿給了楚璉。

楚璉指著的是一對和田青玉扳指,一隻大一些,另外一隻要小上一圈,分明就是一對。

原本和田青玉是一種極品玉質,不管做什麼都是極為貴重的,但如今大武朝還未盛行佩戴扳指,在朝中,也只有武將才會佩戴扳指,為的是方便拉弓。

金石軒當初得到這塊和田青玉料的時候,本也沒想著打制扳指,只可惜因為玉料中有瑕疵,最後經過能工巧匠的巧思設計才辟出這對扳指的玉料,也算是最大程度的利用了。只可惜,購置扳指的貴人太少,就這麼一直被滯留了下來。

倒是便宜了今天的楚璉了。

原文中也特意提到過這對和田青玉扳指,同樣是楚璉機緣巧合購買的,不過並不是在金石軒中,而其中那隻明顯偏大的男子佩戴的玉扳指最後理所當然是戴在了蕭博簡的大拇指上。

蕭博簡是文臣,正是因為他手上的這枚青玉扳指,讓玉扳指一時成為了一種身份的象徵,受時人追捧。

和田青玉扳指觸手溫潤,玉質細膩透亮,水頭十足,那小一些的扳指好似為楚璉量身定做的一樣,套在大拇指上,瑩白的手指映襯著碧綠的翡翠,好看的不像話。

旁邊英國公府的幾位小姐也有些看呆,從未想過這種只有武人才會佩戴的飾品就算是戴在女子手上也這般好看,如果能配上一身騎裝的話,那效果定然更勝一籌。

楚璉當然也很滿意,她看向女掌柜,用眼神示意她介紹一番這對扳指。

女掌柜驚訝過後,也平靜下來,實話實說道:「夫人,小婦人也不敢隱瞞,您手中的飾物是一對扳指,料兒是極好的和田青玉,只是當初得到的玉料有限,也就制出了這麼一對扳指,因購買扳指的貴人寥寥無幾,這才一直剩了下來,若是夫人真有心購買,小婦人做主三兩百銀子給您,如何?」

楚璉聽後點點頭,和原文中一樣,這對扳指果然比其他的和田青玉的首飾要便宜許多,金石軒這個做生意的女掌柜還算是實誠,並未胡亂要價。

不過,三百兩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了。

楚璉也沒說買不買,只是也沒讓女掌柜將這對扳指收起來,而是又看了其他的一些首飾。

芙姐兒跟在楚璉身後,在別人沒瞧見的角度冷笑,心想:既是買不起,又問這些作甚,難道拖延時間后,還能有人來替她付賬不成?

鳶姐兒也慢慢變得急切,「六姐姐瞧了這般多,可是看好了?」

楚璉轉頭看了她一眼,放下手中一支點翠的玉蘭花簪,竟然瞧著她突然扯出了一個笑容來。

「怎麼,好似八妹比我還要急似的。」

芙姐兒不等鳶姐兒氣憤的反駁,就帶了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道:「六姐姐,你不會是今日出門太急,沒帶夠銀票吧?那也沒什麼,我們幾人那幾隻首飾不要便是。」

素姐兒惱怒,「八妹、九妹!你們少說兩句1

芙姐兒說話的時候就緊緊盯著楚璉的神色,見她雖然面上極力保持鎮定,可是一雙杏眼卻泄露了一絲慌亂,心裡一陣痛快。

心中想著,這次看楚璉怎麼挽回臉面!

櫃檯后的女掌柜沉默著也只偷眼打量楚璉,她其實也並不相信,這般打扮的楚璉真的能拿出幾百兩甚至是上千兩來購置下這些首飾。

楚璉看向素姐兒,輕聲安撫她,「五姐姐不必擔心,我瞧那隻玉鐲很不錯,很適合你。」

說完轉身瞧了鳶姐兒和芙姐兒一眼,烏黑雙瞳頃刻散發出一抹不一樣的神采來,忽然與之前完全不同的目光讓鳶姐兒和芙姐兒瞬間怔住,說不出話來。

現在楚璉眼裡哪裡還有一絲難堪隱忍和擔憂,那雙亮晶晶的黑眸子,帶著笑意和狡黠,像是黑夜中的星子一樣璀璨。

她轉頭對已然發愣的女掌柜道:「掌柜的,將方才幾位姐妹選的那三件首飾和這對玉扳指都包起來,問青,隨掌柜付賬去。」

楚璉也瞧了金石軒其他的首飾,雖然做工精緻,用料上乘,但是花式古舊簡單,樣式也不新穎,倒不如自己畫了花樣送來金石軒交給專門的師傅打制。

女掌柜還以為她一件都買不起,沒想到臨頭來出手這般闊綽,竟然是將看上的首飾以及那三位小姐的都買了。

幾樣首飾加起來有六百兩銀子,可是一單大生意。

女掌柜頓時笑的合不攏嘴,「夫人既然都要買下來,那小婦人做主,十兩銀子的零頭就抹去了,當時答應贈送的那對碧玉耳墜也仍然算數。」

聞言問青從隨身的荷包中取出六百兩銀票交給女掌柜,女掌柜驗看過櫃票后將飾品用木盒包好,遞給問青問藍。

楚璉笑眯眯地,一雙杏眼彎成了月牙瞧著身邊三人。

英國公府三姐妹臉上都是忍也忍不住的震驚,不過三人面上震驚有所不同,素姐兒隱隱帶了一絲擔憂,鳶姐兒是佔了便宜的竊喜,而芙姐兒是奸計未得逞的憤懣不甘。

芙姐兒酸溜溜的道:「六姐姐得了封號后出手還真是不一般呢!真是讓妹妹長見識了。」

這次楚璉並未保持沉默,她笑嘻嘻地看著芙姐兒,「多謝九妹妹誇獎了。」

一句話把芙姐兒嘔的要死,那臉上虛假的表情也擺不住了,頓露出一絲難堪來。

鳶姐兒眼神若有若無瞟向拿著首飾盒子的問藍,恨不能現在就從她手裡搶來那隻她看中的綠寶石金步遙

唯有素姐兒跟隨在楚璉身後,眼含擔憂瞧著她,怕她方才是因為一時之氣才花下了那般多的銀子。

買了首飾后,楚璉也不想在金石軒多待。英國公府姐妹四人一同被女掌柜送到了金石軒門口。

到得停放馬車的地方,楚璉才停下腳步,轉身從問藍的手中挑出一個錦盒遞給身後的素姐兒。

「五姐姐,這是你看上的玉鐲,拿著。」

素姐兒推拒回去,連連搖頭,「六妹妹,這鐲子太貴重了,我不能要,你還是帶回去自家戴著玩吧1

素姐兒還真沒想過要從楚璉手中拿了這隻玉鐲子。

楚璉一雙杏眼一瞪,把玉鐲塞進素姐兒懷裡,「五姐姐,這隻玉鐲並不合我戴,我帶回去了也無用。」說完抬起手腕在素姐兒面前晃了晃。

楚璉手腕比素姐兒纖細很多,那隻玉鐲給她戴確實不合適。

旁邊鳶姐兒瞧兩人推拒,瞪大眼睛,心中急切,恨不得自己伸手替素姐兒接過來,又怕素姐兒真的將那隻鐲子拒絕了,影響了楚璉給她的那支金步遙當素姐兒終於收下玉鐲,她也跟著鬆了口氣,而後她目光就直愣愣地盯著楚璉。

素姐兒無法,心中又內疚又高興,楚璉肯送她東西,說明她們之間的關係並沒有到無法挽救的地步,「那就多謝六妹妹了,下次我有什麼好東西,定然也想著六妹妹。」

楚璉朝著她笑了笑,拍了拍素姐兒手背,過後才將用目光掃了一眼鳶姐兒和芙姐兒。

鳶姐兒眼神熱切地盯著她,而芙姐兒自從在金石軒中被打了臉后,就一直黑著一張臉,裝都懶得裝的抿嘴不再說話。

楚璉在心中翻了個白眼,就這樣還想從她這得便宜,未免把她想的也太白蓮花了些。

楚璉收回眼神,目光又重新落在素姐兒臉上,柔和著表情道:「五姐姐,今日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我們就在這處分別吧,改日我下帖子,請你去靖安伯府上賞花。」

素姐兒含笑點頭,下一刻楚璉就轉身朝著自家馬車過去,只留給了芙姐兒等人一個纖細的背影。

鳶姐兒一時呆泯不自覺地朝著楚璉離開的方向伸出了手,像是要挽留著什麼,片刻,鳶姐兒才回過神,情不自禁追出去了兩步。

「六姐姐,等等1

楚璉停住腳步轉身,眨了眨一雙澄澈的杏眸,有些不解地歪了歪頭,「八妹還有何事?」

鳶姐兒抿了抿嘴,眼睛里滿是不可置信,她她……她居然把自己的金步搖就這麼給忘了!怎麼能這樣!那隻金步搖可是她看中的!是她的才對!

鳶姐兒極力壓制住自己心裡的不甘,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提醒道:「六姐姐是不是忘記了什麼事情?」

楚璉微微抬頭,好似真的在認真想著,在鳶姐兒期待的目光中,楚璉微笑著與她視線對上,搖了搖頭,「我記性好著呢!重要的事情我都記著,沒什麼忘記的。」

什麼!

鳶姐兒瞬間瞪大了眼睛,籠在袖口中的雙手緊緊捏了起來,她氣憤的道:「既然六姐姐想不起來,那妹妹就提醒六姐姐一句,那隻金步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