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八十五章:福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五章:福星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不好了,有人暈倒了,快去請軍醫1

郭校尉這邊離那出事的帳篷不大遠,便帶著賀常棣幾人快步趕了過去。

撥開人群,郭校尉蹲到了一位昏迷過去的小兵身邊,肅聲問道:「怎麼回事?」

「回稟校尉,趙奇似是發了高燒。」

郭校尉伸手在昏迷的小兵頭上摸了摸,果然滾燙一片。

小兵似被燒迷糊了,囈語起來。

眾人等了片刻,還未等來大夫,郭校尉眉頭擰地死緊,正要呼喝,那去請軍醫的兵卒快步跑了過來,慌張道:「校尉,軍醫去了左翼軍,此時都不在帳中。」

什麼!郭校尉氣憤地捶了一拳地面,被夯實的泥地上發出沉悶的「咚」聲。

郭校尉屬右翼軍,因是先鋒部隊,大多都是騎兵,在這邊軍軍營中,與他最不對付的就是左翼軍的高校尉高長偉。

賀常棣瞧那小兵滿臉赤紅,燒的可憐,走近幾步,對旁邊怒容滿面的郭校尉道:「校尉,讓我瞧瞧。」

賀常棣看過幾本醫書,前世在邊境流放,與蠻人阿媽學過幾個土方子,此時身上還常備著楚璉給他專門寄來的一些常用中成藥,倒是可以應急一番。

他蹲到小兵身邊,先是給他號了脈,又是扒開了他的眼皮觀察,最後查看了他的舌苔,這才從懷裡摸出一個精緻的香囊。從裡面倒出一顆蜜色的藥丸放入小兵口中,小兵口中乾澀,咽不下藥丸,賀常棣便取了自己腰間一個小巧的葫蘆,他拔開葫塞時,瞬間一股奇特的味道飄散了出來,那是一股帶著甘冽和清甜味道的酒味兒。

酒味瞬間飄蕩在空氣里,軍中幾個老酒鬼猛地抽動著鼻翼,當即就沉醉在這濃郁的酒香中。

賀常棣沒在意別人的表情,只微微傾倒葫蘆給小兵淺淺灌了半口,而後就迅速堵了瓶塞,仍掛回自己腰間。

就著晚霞的餘光,圍觀的兵士們都瞧見了賀常棣給小兵喝下的乃是一種淡紫色的濃香酒液,小兵口中的藥丸因為酒液也被衝下了喉管。

做完這一切,賀常棣才對身邊的另外幾名兵士道:「沒什麼大礙,抬回去,休息一晚上就能好了。」

賀常棣肩膀被郭校尉拍了拍,「沒想到子翔還懂得辨認病症,今日這小兵倒是要多感謝你了,只是你方才給那小兵喝的是什麼酒,染病之人,烈酒可是不能隨便喝的。」

賀常棣站起身,朝著郭校尉揖了一禮,「剛才這位小兄弟患了感風,高熱不退,那藥丸是盛京城中鋪子的成藥,酒並不是什麼烈酒,乃是拙荊託人帶來的葡萄酒。」

葡萄酒中有抗菌物質可以對抗感冒病毒,雖然賀常棣並不知道這樣的科學原理,但是上輩子他卻是瞧見過遊方的老大夫這麼做過,今日也才想起來給那小兵灌上一口葡萄酒。

「好啊,你小子,私貨不少啊1

還不等郭校尉亮著一雙牛眼,將賀常棣身上帶的葡萄酒套出來,就聽見一聲渾厚的高聲喝問:「葡萄酒?誰有葡萄酒?趕緊拿出來1

郭校尉身子頓時一僵,回過神后,連忙迎了上去,「大將軍!您怎麼來了?」

來人一身亮銀甲胄,鬍鬚花白,人偏瘦,可卻是精神矍鑠,尤其是一雙眼睛,透著精明。

魯國公錢大將軍哼了一聲,「怎麼,我不能來?剛說誰有葡萄酒的?快拿出來1

郭校尉忙朝著賀常棣使眼色,賀常棣僵了一下后就從容走了過來,先是朝著錢大將軍施禮,而後才有些猶豫地拆下腰間裝酒的小葫蘆遞了過去。

魯國公錢大將軍平生沒什麼愛好,也就是唯酒一樣了。

北境軍中雖然飲食粗鄙,但是作為最高統帥的大將軍卻不至於與一般小兵一樣,每餐飯也能小酌幾杯,不過那酒也算不得頂好的酒。

這老酒鬼錢大將軍對這酒香非常敏感,方才就是沖著空氣里那若有若無的香味走了過來,恰好又聽到了郭校尉和賀常棣說的話。

大武朝葡萄酒稀少,多是高粱米酒,現今的葡萄酒就如賀常棣前世所見一樣,更多的是作為一種藥酒存在的。

連盛京城都少有飲葡萄酒的人,更不用說這鳥不拉屎的涼州邊塞。

酒鬼錢大將軍生平見過無數種酒,這還是頭次見到葡萄酒。

當即當著賀常棣和一群下屬的面就拔了葫蘆塞,輕嗅一口,香甜清冽的酒香頓時就俘獲了錢大將軍的嗅覺,他倒是並未急著品酒,而是塞上瓶塞,捏著裝酒的葫蘆掛在了自己腰間。

隨後指了指賀常棣,轉頭問郭校尉,「這孩子是誰,何時入的軍伍?」

郭校尉沒想到錢大將軍會親口詢問獻酒的賀常棣情況,微驚之下,對著賀常棣遞了一個眼神,那意思是讓他自己說。

賀常棣顯然也不沒想到自己籌劃了好些時日見錢大將軍的機會,會因為一小葫蘆的葡萄酒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得到了。微怔過後,他也不忘抓住機會,恭敬道:「回大將軍,屬下乃是靖安伯第三子賀家常棣,投身北境軍中已有月余,現任右翼軍把總。」

錢大將軍微微一瞪眼,好似有些不敢置信,賀家這個三小子,當年可是與晉王一起,跟著他學過些功夫的,可那時瞧著是個俊俏挺拔的小子,怎生多年過去,如今鬍子拉渣,形容這般豪放,他記的沒錯的話,這賀三郎到如今也不過二十歲。

其實也怪不得錢大將軍會如此想,時人愛美,盛京城中見到一些髮髻簪花的男子都有,許多男子,即便是人到中年,也不會蓄鬚,面龐乾淨整潔,那英國公府的二老爺楚奇正就是典型的一例。

大街上瞧見蓄髯的多是過了五十的老者,像是賀常棣這麼年紀輕輕就留著大鬍鬚的,真沒瞧見幾個。

一臉的黑鬍子把一張俊逸臉龐遮擋了大半,也怪不得錢大將軍一點也未認出來。

「賀家小子!你如何到老夫這兒來了1錢大將軍先是驚詫,而後就是滿臉的嚴厲和不滿。

賀常棣剛要回話,錢大將軍便臉色一板,壓著怒火道:「你跟老夫過來1

郭校尉瞧著賀常棣頎長挺拔的身影跟在錢大將軍身後去了營中主賬,好一會兒才移開目光。

須臾,郭校尉才揚起嘴角嘆息了一聲,「這小子,倒是個好運的。」

立在郭校尉身邊的張邁也跟著溫雅的一笑,「改日有機會倒是真要見見這個小弟妹了。」

賀常棣今日能與郭校尉拉近關係,又見到了錢大將軍,不過是因為家中媳婦兒寄來的兩樣小東西,兩樣東西幫了他的大忙,他這個剛過門兒的媳婦還真是他的福星。

郭校尉瞥了一眼身邊的老兄弟,「阿邁要是羨慕,何不再娶一房?那件事可是已經過了十年了。」

張邁原早有妻室,他家是軍戶,朝廷徵兵,他不得不丟下剛成婚半年的妻子離家,家中老父幼妻,他臨走時,妻子剛剛懷上身孕,本以為妻子能誕下一兒半女,誰知,他妻子懷孕七月之時,他老家所在村落被山賊偷襲,老父為了保護兒媳喪命,而妻子腹中孩子也未保下,更是一屍兩命。張邁走時還是團圓一家,還不等一年,他就淪為孤身一人,也正是因為如此,他雖暗傷一身,卻仍然沒有退伍,一直效力軍中。

張邁搖搖頭,順嘴岔開了話題,「看來這小子存貨不少,等回去,我可得再好好找找,指不定還有什麼好吃的。」

郭校尉只能無奈搖頭。

楚璉回了靖安伯府,先去了趟慶堂,劉嬤嬤迎出來,先是將那王家一家被處置的消息告訴了楚璉,這才引著她去了賀老太君的面前。

賀老太君好生安慰一番,又叮囑借著中秋要一併去宮中謝恩和赴宴,讓她好生回去準備。

宮中的中秋宴原是給盛京城中有品級的外命婦舉辦的,原本是不幹楚璉什麼事兒,她可以熱熱鬧鬧帶著院中的丫鬟們過節,可誰叫她現在身上有個五品錦宜鄉君的身份掛著,如今可是不進宮也不成了。

告別了賀老太君,回了自己院子,鍾嬤嬤與桂嬤嬤便讓人拿了中秋那日進宮的禮服給她看,楚璉根本就不懂這禮服的規制,也只能吩咐兩位嬤嬤看著辦。

照例是在小書房中練了兩張大字,又將整頓歸林居的計劃重新列了一遍,將之前那些不合適的項目劃去,跟著今日看到的情形又添上一些,這麼一忙亂便已經到了休息的時辰。

接下來兩日空閑,楚璉用這些日子攢下的銀錢,交給了老太君撥給自己人手,讓他們去尋人照著自己的計劃去改造歸林居。

時間過的飛快,眨眼就到了中秋這日。

大武朝中秋佳節有習俗要吃團糕,這是一種糯米粉做出的點心,軟弱黏口,糯米粉蒸熟后,搓成圓形,再在外面滾上一層碎屑製成,想吃不同的味道就滾不同的碎屑,平常的口味有芝麻屑、黃豆粉、棗泥粉等。

有些像是現代吃過的糯米糰子。

做法非常簡單,各府創新也不過都是在外面配置的那一層碎屑上……

大早起來就見到桂嬤嬤叮囑廚房的廚娘做團糕,楚璉瞧著那黏口的點心實在是沒甚胃口,想到在現代每逢中秋就要吃的月餅,到底還是沒忍住手癢,決定做上一些,就算不送人,自己吃一塊懷念一番以前在現代的生活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