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八十六章:初探深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六章:初探深宮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聽說三奶奶又要做新鮮的吃食,幾個大丫鬟都笑嘻嘻地忙的團團轉,那邊小廚房也早就空出來了。

做月餅並不複雜,只要準備好相應的食材,比京八件要簡單的多。

因為材料有限,楚璉便只做了蛋黃餡兒、火腿餡兒、豆沙餡兒和松子棗泥餡兒的。

讓喜雁去取了之前做的點心模具,包了餡兒后,在月餅軟軟的麵皮上刻上吉祥的圖案,最後烘烤便成。

廣式的月餅容易成形,且制好后外皮鬆軟,模樣討喜好看。

因著不是大武朝中秋佳節必備的點心,楚璉怕佔了團糕的頭,做的並不多,這次也並未送到各房,只準備留在自己院里當平常食用的點心,解解饞罷了。

楚璉這次做的月餅一個只有荔枝般大小,混著餡兒,捻起一塊,兩三口便能吃完,方便的很。

等做完了月餅,楚璉換了五品鄉君的朝服,由著景雁給她佩戴了成套的首飾,等著整理完,慶堂的劉嬤嬤就已經過來請她去前院了。

臨走時,喜雁瞧著桌上擺盤的月餅,問道:「三奶奶,要不要帶些月餅路上吃?」

楚璉想著劉嬤嬤方才交代的,今日去宮中恐怕直等到晚上才能回來,一應東西都要帶齊全了,宮中不是府上,諸多規矩和不便,楚璉點點頭,「帶些吧,衣裳也要帶上備用的。」

喜雁便用一個精巧的小食盒裝了一碟月餅帶上,隨後取了一個藕荷色著夏荷初綻的荷包,在裡面裝了三個月餅,塞給楚璉。

楚璉瞧這丫頭動作,撲哧笑出聲來,「怎麼,還怕你主子餓到不成?」

喜雁臉兒紅了紅,其實也不能全怪喜雁有給楚璉帶點心的小習慣,實在是楚璉這傢伙本來就是個吃貨,一出門身上一準帶些吃的備用,那些精巧的小荷包你當是誰讓喜雁幾個丫鬟做的,還不是她自己。

楚璉接了荷包,還順手在荷包里裝了幾片肉乾,把桂嬤嬤瞧的額頭直冒汗,無奈的提醒,「三奶奶,不早了,該出發了。」

到了前院,管家安排好了車馬,賀老太君已經在花廳等著了,身後站著大丫鬟木香和周嬤嬤,下首坐著大嫂鄒氏。

鄒氏並未換上誥命服,宮中中秋宴會是在下午,她要等到下午才會進宮,而賀老太君之所以陪著楚璉一同上午出發,其一是怕楚璉第一次進宮在聖上面前謝恩出了什麼岔子,其二可以借著這個機會與老太后這個手帕交嘮嘮嗑,順便帶著這個最小的孫媳去拜見太后她老人家。

鄒氏瞧見楚璉帶著丫鬟婆子進了花廳,她忍不住的上下打量她這個三弟妹。

楚璉身上穿的是一身鄉君朝服,雖然只是五品,但是卻與一般誥命的朝服有很大不同。

誥命的朝服從正一品到最低的七品,都是深沉的顏色,因為樣式仿了前朝,古板又老舊,小姑娘穿的都顯得老氣。

但是宗室女的朝服,比如公主、郡主、縣主、鄉君等,朝服卻是當朝流行的式樣,鄉君朝服是以藕荷色為底色,衣領袖口都著金色的小團花圖案,裙面兒更是大紅色提花牡丹錦面,這鮮嫩的顏色搭配起來,更襯托出楚璉的年輕嬌嫩,寬幅腰帶束腰,襯托的細腰不盈一握。

頭上是聖上賞賜的一套翡翠頭面,端莊的髮髻壓住了楚璉那一抹跳脫,讓她褪去了因為年齡小而帶著的最後一抹稚嫩。

賀老太君顯然也被楚璉今日這一身正裝打扮給驚艷到了,在心中暗暗點頭,欣喜三郎媳婦還真是個小美人。

時人愛美,賀老太君當然也不能免俗,她笑呵呵的對著楚璉招手,「三郎媳婦,快到祖母面前,讓祖母好好瞧瞧。」

楚璉向著賀老太君和鄒氏行了晚輩禮后,就快步走到了老太君面前。

老太君滿意地打量了一圈,又替她扶了扶頭上有些歪斜的玉釵。

鄒氏面上雖然扯了絲笑容,心裡卻不像是臉上這麼好受了,她壓了壓怒氣,道:「三弟妹今日既然要進宮謝恩,那就要早些準備好,怎麼能讓祖母在前廳等著。」

楚璉一怔,沒想到鄒氏會當著老太君的面當即就給她難堪。

實際並不是她遲到,實在是昨日老太君吩咐就是這個時辰來前院一同出發的。老太君年紀大了,困頭少,早來了片刻而已。

老太君給楚璉整理髮絲的手也是一頓。

楚璉在心裡嘆了口氣,有些無奈,早知會有今日,那次廚房大火,她應該就不多管閑事。

馬上就要進宮,楚璉並不想在這個時候鬧了什麼不愉快,她轉過身,對著鄒氏行了一禮,「大嫂教訓的是,弟妹下次定會注意的。」

瞧著穿著五品鄉君朝服的楚璉這麼低聲下氣給自己行禮道歉,鄒氏心裡多了些變態的滿足感,她頃刻就換了一張慈嫂臉,親手將楚璉扶起來,「三弟妹,我本也不想說你,實在是祖母年紀大了,可受不了這些折騰,日後注意便好,不然的話,嫂子可不像今日這次,會就這麼算了。」

楚璉微垂的臉頓時冷了下來。

老太君精明的老眼眨了眨,「好了,時辰到了,三郎媳婦,我們走吧。」

直到瞧著楚璉扶著賀老太君登上馬車,鄒氏迴轉府中,她手中的那條湖綠色手絹早就被她揉地褶皺四起。

楚璉扶著賀老太君在朱雀門前就下了靖安伯府的馬車,隨後上了宮中老太後派來的軟轎,到了內宮南門,這才被請下來,由太監領著去了內宮。

紅瓦青牆、飛檐雕壁,琉璃瓦在晴空下閃爍著璀璨的光芒,昭顯著大武朝內廷的輝煌。

賀老太君正要與楚璉一同去面聖謝恩,卻被一位中年公公攔祝

「老太君還是隨咱家去太後宮中吧,太後娘娘今兒一早就等著您了。」

賀老太君嘆了口氣,其實她早知會這樣,先前在馬車中也叮囑了楚璉,這時也只能安慰地拍了拍楚璉白嫩的小手,寬一寬她的心。

賀老太君都見不著皇上,更不用說喜雁桂嬤嬤這樣的下人,她們被留在偏殿,只楚璉一人被一個年輕的內廷太監領著朝著前方恢弘的宮殿走去。

腳下金磚鋪就的地面光滑無比,甚至能照出人影來,楚璉不敢走的太快,怕自己摔倒,所以這一路就更顯得漫長枯燥起來。

她馬上見的是整個大武朝的第一統治者,是掌握著生殺大權的一國帝王,說不緊張又怎麼可能。

她並不在這個時代出生,雖然對皇權敬重,但並不畏懼。

「孫公公,你帶著錦宜鄉君去哪兒?」

忽然身後響起了一個疏朗的聲音,楚璉與領路的太監同時轉頭,就見到漢白玉石階上立著一個挺拔的男子,男子一雙青碧眼實在是太特別了,怎麼可能讓人輕易忘記。

孫公公朝著晉王行禮,「回晉王,奴才帶著鄉君去面見聖上。」

晉王淺色瞳孔的目光正落在楚璉身上,他明明是隨意打量的目光卻讓楚璉身上顯得不自在了起來,「今日這一身還有些像樣。」

楚璉微微一怔,一雙杏眼頓時瞪大了一圈,怎麼?晉王這是在品評自己的衣裳?

她什麼時候與晉王這麼熟絡了?

楚璉一點兒也不想與皇家的人摻和上關係,尤其是皇子公主之流,他們是皇權的中心,她的目的可不是在皇權中斡旋。

上次雖然無心幫了晉王一點小忙,但是還是能離遠點就遠點的好。

楚璉朝著晉王蹲身福了福,算是對他誇獎的感謝。

「晉王若是沒什麼事,奴才這就帶著鄉君離開了。」孫公公恭敬道。

楚璉正要轉身離開,誰知晉王居然走近了幾步,而後朝著孫公公看了一眼,孫公公急忙低下頭,默默後退了好幾步,守在了旁邊。

晉王的個頭與賀常棣差不多,陡然站在楚璉面前,楚璉身前好似瞬間多了一片壓人的烏雲一般。

晉王低頭瞧她,面上沒多少表情,出口的聲音讓人也覺得很平靜,可是那話里的意思,卻讓楚璉僵硬了一瞬間。

「錦宜,你居然能幫了本王,想必你心裡也是個清楚明白的,有些事本王勸你還是莫要做的好,就算是起了心思,也要先在心中掂量掂量輕重,三思后再做決定。」

楚璉蹙緊了淡眉,「晉王說什麼,我實在是不明白。」

「不明白就好好想想1晉王又用那雙看不出深淺的眸子瞥了楚璉一眼。

楚璉面上雖然沒什麼表情,其實心裡早捶牆了,這都是什麼啊!他到底是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居然讓晉王猜忌,有病吧這是。

楚璉覺得從她來這大武朝真就沒做過什麼害人的事情,被人這樣誣陷,還是被一個只見過一面的晉王,泥人還有三分倔性呢!楚璉也不想給晉王好臉了,她鼓著兩頰瞪了晉王一眼,「晉王的話我會好好回去想的,就不勞煩晉王操心了。」

話畢轉身就跑了,把晉王都弄愣了。

孫公公有點尷尬,對著晉王行了禮后,追了上去,在後面喊著,「鄉君,您慢著點,您走錯了,不是那邊1

楚璉只好又換了一邊,誰知道這地面太滑,她走的太快,身上的正裝又太繁雜,一個不小心踩到了裙角,就摔趴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