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八十七章:面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章:面聖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等到楚璉尷尬不已的被孫公公從地上扶起來,轉頭回望,晉王竟然還站在台階上,一雙青碧眼可不是在望著她的方向,楚璉詭異的好似從他的目光里發現了一絲難以察覺的笑意。

等理好了身上的衣裳,楚璉氣惱地輕輕跺了跺腳,也不敢回頭再看了,又怕再次摔倒,這次乖乖跟在孫公公後面慢慢走著。

晉王轉身,在楚璉看不到的角度,居然嘴角也沒忍住微微揚起了弧度。

這樣性子的楚璉,他突然有些不相信她會與蕭博簡私會了。

難道好友賀三郎對她有什麼誤會?

孫公公將楚璉帶到了御花園的聽雨軒。

只聽他道:「皇上,錦宜鄉君到了。」

孫公公稟報了一聲,退到了一邊,將地方讓了出來給楚璉。

楚璉識禮地微垂著雙目,跪下給大武朝這位承平帝請安:「楚璉給皇上請安。」

突然響起一陣銀鈴般的笑聲,「皇上新封的這位錦宜鄉君倒是個知禮的。」

頭上的承平帝也是笑了一聲,他聲音低沉磁性,又透著一股威嚴,楚璉只聽承平帝道:「好了,貴妃莫要打趣這丫頭了。」

楚璉微垂著頭,眼眸卻是一閃,貴妃?韋貴妃?

楚璉當即臉色一苦,還真是不想什麼反倒是來什麼,前腳樂瑤公主看她不順眼,後腳進宮就見到了樂瑤公主的生母韋貴妃?確定這不是逗她玩兒?

「起身吧,抬起頭來讓朕瞧瞧。」

承平帝今日心情好似不錯,話語中也帶著一抹悠然。

楚璉起身,慢慢抬起頭來,朝著上面端坐的兩人看了一眼。

承平帝一身明黃的龍袍,人到中年,身材卻未走樣,有著一雙讓人看不透的眼眸。

他身邊穿著紫色華麗宮裝的昳麗婦人約莫二十多歲,身材高挑纖瘦,高腰束胸的宮裝將她飽滿的胸部格外凸顯出來,傲人又挺拔。這位就是如今今上最為寵愛的韋貴妃,韋貴妃妝容精緻,抹了大紅的口脂,鳳儀萬千,她眼尾微微上翹,瞧著楚璉的時候,讓人好似覺得她是在睥睨。

楚璉只是抬頭匆匆看了一眼面前兩位高高在上的人就再次垂下了頭,因為動作太快,她甚至並未瞧清承平帝和韋貴妃的表情。

承平帝平和容色在瞧清楚璉的容貌后微不可察的一怔,他深潭般的雙眸微微一閃,瞬間就蓋過了這一抹不同的神色,好像他頃刻的吃驚並沒有存在過一般。

韋貴妃笑呵呵地挽著承平帝健壯的胳膊,故意用胸脯在胳膊上蹭了蹭,嬌笑道:「本宮倒是沒想到,英國公府出來的姑娘不但好生養,這容貌也不俗,賀家三郎倒是個好運的。」

說完,她又咯咯咯笑出了聲來。

楚璉低著頭微微蹙著眉,在旁人瞧來,韋貴妃這句話或許沒什麼,不過是個無傷大雅的玩笑罷了。

可是楚璉卻聽出了其中嘲諷的意味。高門貴女,哪個希望被用肚子來說事的,如果不是英國公府式微,這滿盛京城可不敢有人當著楚家姑娘的面這麼說。

承平帝盯著底下垂著頭的丫頭,突然蹙了蹙眉頭。

「錦宜,聽說你會做壽桃,且那壽桃與以往的都有不同,可以以假亂真,今日佳節,不如你就在朕面前做出一盤壽桃來錦上添花如何?」

楚璉沒想到承平帝會有這樣的要求,可想想也沒什麼可奇怪的。在定遠侯府那日,那一盤壽桃可是大大打了定遠侯世子夫人一巴掌,又受到了老壽星公定遠侯的稱讚,在京中富貴圈中傳遍也沒什麼可奇怪的了。

楚璉沒有片刻的猶豫就答應了下來,旁邊孫公公一聽,忙上前一步,詢問楚璉需要的食材。

承平帝有瞬間的驚訝,他未想到這丫頭會答應的這麼快,時人可是將秘方看的重要的緊,得了一張秘方,那可是得到了一筆財富。

楚璉在這聽雨軒里當眾做出壽桃,就意味著被這般多的下人都看了去,秘方定然會泄露,她難道一點兒也不在乎?

承平帝似乎對這個頗為大方的小丫頭有點滿意了。

要是讓楚璉知道承平帝不過是用這句話試探她的品性,定然會在心裡大大翻一個白眼,做壽桃也叫秘方,她什麼都缺,現在最缺的就是銀子,唯獨秘方不缺。

承平帝想要十張,她都能眼不眨地寫給承平帝。

韋貴妃眸子變冷,她瞥了一眼身邊的貼身侍女,指甲輕輕在座位的把手上敲了敲,那侍女瞧見,低垂著頭悄悄退了出去。

不一會兒,孫公公就將楚璉需要的所有食材都抬了進來,放在室內專門搬進來的一個木質桌案上,旁邊放著一個特製的爐子,可以放上皇宮中那種特有的小型蒸鍋。

楚璉身後站著一名侍女,看著好似是要來給她做幫手的。

承平帝看向廳中,視線落在了那位恭敬立在楚璉身後的侍女身上,「貴妃,朕怎麼覺得錦宜身後的那位侍女有些眼熟。」

韋貴妃一愣,沒想到承平帝的記性那麼好,那侍女是她宮中的。

韋貴妃面色絲毫不變,「這侍女是臣妾宮裡的,平日伺候著臣妾湯水,是個廚藝精湛的丫頭,臣妾怕別人不盡心,這才特意尋了她來幫錦宜。」

承平帝捏了捏韋貴妃的縴手,「愛妃有心了。錦宜,莫要辜負貴妃的一片心意,你可要好好表現。」

「是,皇上1

楚璉從容不迫的開始處理面前的食材,那侍女也上前來幫忙。

楚璉雖然懷疑韋貴妃動了什麼手腳,但是量她在承平帝面前就算有小動作也不會那麼明顯,於是在處理每一樣食材時都小心翼翼。

韋貴妃瞧著下面井然有序的楚璉,嘴角微微翹起,她眼睛迅速眨了眨,恰好被微微抬頭的幫廚侍女看到。

韋貴妃假模假樣的道:「真沒想到,錦宜對這些廚事這麼熟悉,聽說你會做好些點心,不如一會兒結束,就留在御膳房將你這些手藝教給御廚吧,也算是為了皇家盡一份力了。」

還未等楚璉回答,門外突然響起了一個女聲:「韋貴妃,你這樣說似乎不妥吧?再怎麼樣,錦宜也是千金貴女,現在又被皇上封了鄉君,你讓人家留下來教御廚,不是辱沒了咱們皇家的臉面?」

韋貴妃眼睛死死盯著從門外走進來的明黃衣裙的婦人,眼底明顯帶著一簇憤怒的火苗。

她冷笑了一聲,「妹妹給皇后請安,沒想到皇后第一次見到錦宜,就忍不住幫她說話,一會兒錦宜可是該要好好感謝皇后姐姐了。」

沈皇后翹了翹嘴角,轉頭先是向著承平帝的方向行了一禮,楚璉這時也不得不停下手中的動作,向這位突然出現的皇後行禮。

承平帝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皇后,你怎麼來了?」

「臣妾聽說皇上召見錦宜,也想來湊湊熱鬧,這不,幸好臣妾來的及時,不然可是要錯過精彩的地方了。」

「既然來了,就坐下吧1

韋貴妃縱使有千萬個不願意,皇后的位份還是壓在她的頭上,在皇後面前,她只能悻悻地讓開了自己原本與承平帝並排坐著的位置,改坐到了承平帝的下首。

兩個女人眼神對上時,立刻一片刀光劍影。

承平帝揉了揉眉心,揮手讓楚璉繼續,但是早已沒有了之前的興趣。

韋貴妃突然對著沈皇后笑起來,那笑容裡帶著一抹挑釁,隨即又看向了下方的楚璉。

楚璉從新平下心緒,她皇權思想並不重,即便上面有三巨頭在瞧著她做吃的,她也不過當做普通看客而已,並沒有多少心理壓力。她做事認真,尤其是關係到吃食,以前教她做菜的一位老阿媽就對她說話,認真的人認真做出的飯菜那才是最好吃的。

所以她一旦投入到製作美食中,就格外的認真,全心全意投入工作的人總是能給人一種好感,承平帝心裡因為沈皇後到來的那一絲煩躁也因為楚璉的認真被打散了。

他滿意的瞧著下面投入的楚璉,心中多了一絲激賞。

楚璉和好了面,旁邊侍女已經將兩隻透亮鮮美的蜜桃洗好放在楚璉的身邊備用。

因為沒有現成的桃子味的濃縮果汁,楚璉只能自己取了水果攆出汁液,兌入麵粉中,讓蒸出來的壽桃帶上新鮮桃子清甜的水果香味。

她撿了一把趁手的小刀,拿起桃子開始削皮切塊。

韋貴妃瞧見楚璉的動作,一邊嘴角不懷好意地翹了起來。

「啊!!1

下一刻,一聲驚恐的尖銳女聲穿透了御花園整個聽雨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