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八十八章:陷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陷害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左手拿著鮮嫩多汁的鮮桃,右手握著削皮刀的手柄,微微抿唇歪頭奇怪地看著身邊驚叫惶恐的侍女,目光澄澈透亮。

侍女嗓音尖細,極度的恐慌下,大喊了一聲還不夠,又連連叫了好幾聲,慌張後退時踩到了自己的裙角,狼狽地摔趴在地上,聽雨軒內一瞬間安靜無比,從剛剛驚嚇中終於回過些神來的侍女猛然發現周圍的異樣,須臾,臉色煞白,下一秒,整個人都匍匐在地,不斷磕頭向著上面三位主子求饒。

「奴……奴婢該死,奴婢該死,御前失儀,求皇上皇后饒命1

楚璉目光掃向地上哆嗦著身子幾乎整個身體都要貼在地磚上的侍女,杏眸里滑過一抹冷淡,隨後將手中的半個鮮桃和小刀放回了桌案上。

方才那叫聲還真如魔音一般,楚璉垂頭立在一邊,如果不是她反應的及時,經歷和膽量又與一般閨秀不同,恐怕方才尖叫的那個人就要換成她了,而此時瑟瑟發抖跪在皇帝面前請罪也還是她!

本來心情甚好的承平帝,終於被這尖利的女聲給拉到了谷底,他肅著臉,面色陰沉,常年高位培養的威壓讓沈皇后和韋貴妃都忍不住想要發顫。

承平帝餘光落到了韋貴妃臉上,「貴妃,這便是從你宮裡出來的侍女?」

韋貴妃臉色一變,瞟見沈皇后一抹得意的笑容后,恨不得將這個蠢笨的賤蹄子當場打殺了才好,她不過吩咐了她給這個錦宜鄉君一點顏色看看,她倒好,人家還好好站在那裡呢!自己卻跳進了坑裡,還連累她這個做主子的。

韋貴妃咬著牙扯出了個笑臉對承平帝道:「皇上息怒,都怪臣妾教導無方,讓皇上受驚,她自該受到嚴懲。」

韋貴妃話畢就對著下面揮了揮寬大的衣袖,頓時就進來了兩個高大的太監,一人拽住那侍女的一邊手臂,就要去堵住她的嘴將她拖到外面去打殺。

這名侍女侍奉韋貴妃也有好幾年了,知曉韋貴妃的脾氣,她敢肯定只要她被人拖出去,那麼等待她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於是,侍女拚命掙紮起來,也許是強烈的求生意識讓她施展出了身體的潛力,纖弱的侍女居然將兩個高大的太監推了開來。

這侍女還是有幾分眼色的,這個時候知道求韋貴妃已經沒用,她往前踉蹌兩步,跪在皇上和皇後面前,急急道:「求皇上皇後娘娘饒命,方才奴婢不是故意的,都是鄉君都是鄉君,如果不是鄉君,奴婢也不會御前失儀,讓主子們受了驚嚇……唔唔……」

在侍女掙脫開的時候,韋貴妃對著兩名太監不停使眼色,可到底還是慢了一步,讓她將該說的都說了出來,韋貴妃懊惱不已,她目光冰涼,瞧著侍女時彷彿在看著死人一般。

沈皇后難得有在皇上面前打殺韋貴妃的機會,哪裡會輕易放手,她故意挑了挑眉尖,「哦?原來還另有隱情。皇上,既是有隱情,可是要查清楚的好,否則倒是要宮中平白多了隱患。」

承平帝揉了揉眉心,對著沈皇后揮揮手,這意思就是同意了。

沈皇后一個眼神,扣押著侍女的太監就被人揮退了下去。

韋貴妃緊捏著縮在寬大衣袖裡的手指,氣憤的都要將手心給掐破了,她盯著下面跪著的人影,眼神如冰凍。

侍女縱然是因為沈皇后得到了解釋的機會,但是她也不敢真的將韋貴妃拖下水,不然就算是她活著從聽雨軒出去,那麼她也會有其他百種死法。

沈皇后鳳儀萬千地睥睨著這個御前失儀的侍女,「你方才說都是因為錦宜鄉君,到底是怎麼回事,給本宮從實道來1

侍女低垂的眼帘下捲起狠意,如今在這聽雨軒里大小boss林立,她一個小小侍女能拿捏可就只剩下那一個小小鄉君了。

深吸了幾口氣,侍女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平緩下來,「回皇後娘娘,方才奴婢在錦宜鄉君身邊幫廚好好的,突然一隻偌大的黑色蟲子落在了奴婢手上,奴婢一時受驚,就……就叫喊了出來。」

沈皇后臉黑了黑,「御案前怎會有蟲?你莫不是在撒謊?」

沈皇后話音落下后,視線又掃到了楚璉臉上,卻發現這個靖安伯府的三奶奶除了面無表情外,臉色居然如常,好似這場鬧劇根本就與她無關,她只是個看戲人一樣。

侍女又連連磕了好幾個頭,咚咚作響,「在御前奴婢怎趕撒謊,那蟲子是鮮桃內的!皇後娘娘若是不信,可以命人拿來查看。」

沈皇后給旁邊一個中年太監遞了個眼色,不多時,那中年太監就從案板上拿來了楚璉放在桌案上切開了一半的鮮桃,果然見到那鮮桃靠近桃心的位置有一個偌大的蟲洞。中年太監吩咐了一聲,又過片刻,就在桌案周圍發現了那隻惹禍的黑乎乎還在蠕動的丑蟲子……

侍女見真相大白,緊繃的心弦頓時鬆懈下來,幾乎失去了渾身的力氣,差點癱倒在地上,「是鄉君故意將蟲子挑到奴婢手背,讓奴婢御前失儀,還請皇後娘娘給奴婢做主。」

楚璉瞥了一眼已然將自己變為了受害者的侍女,嘴角彎了彎,這個不長心的,她將別人都當傻子嗎?

果然沈皇后也並不是沒一點腦子,「你的意思是說,鄉君看你不順眼,故意坑害你?你一個小小侍女,有什麼能讓鄉君坑害的?」

前一刻還覺得鬆了口氣的侍女,下一刻好似從雲端掉進了深淵,她大睜著眼睛訥訥說不話來。

「奴……奴婢……不……知道……」

楚璉要給承平帝做鮮桃,材料都是宮中的人準備的,而這侍女又是韋貴妃身邊的,做壽桃的鮮桃是這侍女挑好洗過遞給楚璉的,而這顆本該完好的鮮桃里卻出現了噁心的蟲子,楚璉是要親手處理鮮桃的……結果可想而知。

之前韋貴妃之所以要迅速處理了這侍女,也是因為不想看著她犯蠢,將事情提到了明面兒上,有點腦子的都能猜出來來龍去脈。

不過卻被不懷好意的沈皇后給攔住了。

事情到這個地步,韋貴妃彷彿被沈皇后在皇上面前當場賞了一巴掌,臉頰火辣辣的。

沒等沈皇后發話,承平帝卻低聲吩咐道:「帶下去,杖斃1

皇上發話可比沈皇后和韋貴妃有用多了,這侍女沒能說出一句求饒的話,就被兩個黑衣侍衛給迅速鉗制住抬了出去。

隨後承平帝又看了一眼低垂頭乖順站在一旁看戲的楚璉,如果楚璉這個時候抬頭的話,就能發現承平帝眼神裡帶著一絲古怪。

「貴妃,你教導無方,等中秋過後,便在宮中禁足半月。」承平帝聲音有些叫人發冷。

韋貴妃不敢置信地抬頭看向高高在上的承平帝,此時冷硬的承平帝哪裡還像是楚璉剛到這聽雨軒時與韋貴妃坐在一張榻上的承平帝,這個時候的承平帝看起來才像是一位高不可攀的帝王。

韋貴妃委屈地看著承平帝,似乎是希望他收回成命,但是承平帝已經移開了目光,沈皇后得意不已,如今後宮裡,能與她平分秋色也就是這個韋貴妃,不知道暗地裡給她使了多少絆子,沒想到今天這麼一件小事,就讓韋貴妃栽了個跟頭,她怎麼能不高興。

這麼想著,她就看向了楚璉所在的方向,嘴角翹了翹,果然是會咬人的狗不叫,這個錦宜鄉君她還真是小看了。

韋貴妃無法只能領了懲罰。

承平帝視線在聽雨軒中掃了一圈,「罷了,朕也沒了心思,錦宜,你去太后那裡尋你祖母吧。」

到這時,楚璉才恭敬行禮應了一聲是。

不過還沒等眾人離開聽雨軒,門外就傳來一個清脆如銀鈴的聲音:「父皇父皇,瑤兒來給您請安啦1

聽到這個聲音,承平帝漆黑的臉色才終於和緩了一些,他視線落向了門口,不多時,一個淡粉色宮裝的小女孩如花蝴蝶般就翩然跑了進來,然後一把投向了承平帝寬闊的懷裡。

承平帝微微彎腰,臉上滿是慈愛,他愛憐地摸了摸樂瑤公主的髮髻,輕聲問道:「樂瑤怎麼找到這裡來了?」

樂瑤公主軟糯著嗓音撒嬌道:「瑤兒想父皇了,問了大太監,所以找了過來,瑤兒有兩日沒見到父皇了呢,父皇想不想瑤兒。」

承平帝爽朗的一笑,似乎是很享受與女兒這樣的溫情,「父皇也想你。」

樂瑤公主當即綻放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瑤兒就知道父皇是最疼愛瑤兒的。」

承平帝輕輕捏了捏女兒的臉。

旁邊還在跪著的韋貴妃瞧見女兒進來,臉色頓時鬆了下來,在心中舒了口氣。

樂瑤公主在聽雨軒中看了一圈,然後就撲到了韋貴妃懷裡,「母妃,你怎麼了,怎麼跪在地上。」

韋貴妃露出一個略微帶著疲憊的笑容,替樂瑤公主順了順齊眉的劉海,「瑤兒,是母妃做錯事了,跪在地上是應該的。」

樂瑤公主瞬間瞪大了眸子,就要拉著韋貴妃起來,韋貴妃沒動,樂瑤公主轉身就抱著承平帝的手臂搖晃,「父皇,母妃一定不是故意的,您就饒了母妃這一次好不好。」

承平帝瞧著樂瑤公主那雙他熟悉無比的眸子,終於是鬆了口,「行了,你起來吧,這件事若是有下次,就算是樂瑤求情也於事無補。」

韋貴妃臉色一喜,忙道:「臣妾不敢,定不會有下次了。」

在一旁的沈皇后銀牙都要咬碎了,她不敢相信,剛剛還怒火中燒的皇上就因為樂瑤公主的兩句撒嬌就免了韋貴妃的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