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九十一章:獻團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獻團糕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堂姐,你真是能耐了,居然與這樣的人在一起1

楚璉被這聲帶著怒意的嬌喝拉回神,視線一凝,就看到了站在她們不遠處的樂瑤公主,她身後跟著的兩女,都是上次在定遠侯府見過的,分別是定遠侯府的嫡五小姐鄒遠琴和安敏縣主。

楚璉微微蹙眉還沒說話,就聽到身邊端佳郡主道:「樂瑤,你什麼時候還管到我頭上來了。有空的話,還是多想想自己罷1

來寧和宮的路上,楚璉已經將聽雨軒的事情說與了端佳郡主聽,端佳郡主當然知道樂瑤公主要被禁足的消息。

原本樂瑤的公主身份是比端佳的郡主身份要高上一籌的,可惜魏王與當今承平帝是親兄弟,魏王被承平帝看中,端佳郡主又是魏王唯一的女兒,不管是在太后這裡還是在皇上那裡都占著獨一份,得寵程度並不輸於樂瑤公主。

樂瑤公主往日里與這位同樣得寵的堂姐是井水不犯河水,可誰知端佳郡主居然會幫著楚璉。

樂瑤公主一下子臉色被氣的煞白,端佳郡主她杠不過,難道楚璉一個小小的鄉君還不行?

可奇怪的是這次樂瑤公主吃了端佳郡主一頓掛落後,卻什麼也沒反駁,居然忍住了,只是帶著身後兩女離開時,狠狠瞪了眼楚璉,而後忽然露出了一個惡劣的笑容。

楚璉皺起眉頭,總覺得她這個笑容有些古怪。

端佳郡主見楚璉不大高興,拙略的安慰道:「楚六,這種人不用在意,她也就只能仗著寵愛橫橫脾氣了,也不知什麼時候能長長腦子。」

楚璉只能扯了扯笑容,可右眼皮卻忍不住跳了跳。

過了一炷香的時間,賀老太君身邊的大丫鬟木香突然從旁邊快步走了過來,她滿臉為難,一見到楚璉就像是見到了救星一般。

楚璉看過去,不等她詢問發生什麼事,木香就趕忙道:「三奶奶,發生了些事情,老太君請您過去一趟1

楚璉眉心一跳,直覺發生的這件事與樂瑤公主脫不了關係。

見楚璉匆忙要離開,旁邊的端佳郡主皺眉詢問,「楚六,怎麼了?」

楚璉按捺下心急,「郡主,祖母尋我有事,我先過去。」

「可要我同去?」

楚璉搖頭。

端佳郡主也沒有勉強,瞧著楚璉跟著那個丫鬟迅速離開,去了寧和宮的偏殿廂房。

魏王妃似乎也注意到這邊動靜,打發人來詢問端佳郡主,端佳郡主親自起身去了魏王妃身邊。

「靖安伯府似乎發生了什麼事,楚六被賀老太君叫去了。」

魏王妃捏著帕子,思考了片刻,吩咐身邊的嬤嬤,「你派個人去看看,若是真有什麼不能解決的,來彙報於我。」

楚璉被木香帶進了偏殿廂房,木香轉身就將房門關緊,楚璉望進去,果然見到賀老太君端坐在廂房內桌邊,身邊恭敬站著的是大嫂鄒氏。

木香將楚璉領到賀老太君身旁,只聽到賀老太君將拐杖重重拄在地上,沉怒著聲音問道:「大郎媳婦,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府上的團糕怎麼會丟?」

鄒氏低著頭,臉色蒼白一片,她抖著聲音回賀老太君,「祖母,孫媳出府時,明明親自檢查過一遍,進宮時,那團糕還在的,可就是剛剛進了寧和宮才不見的,孫媳……實在是不知道去了哪裡……」

賀老太君再次憤怒地敲了敲拐杖,恨不得將拐杖打在鄒氏的身上。

「大郎媳婦,你說,進宮的時候,團糕的食盒是誰拿著的1

今日雖是宮中舉辦中秋宴,但是進宮的各府命婦也是不能隨便帶人進來的,像是鄒氏這樣的品級,頂多也只能帶進來兩人。

她帶進來的就是自己的心腹嬤嬤和大丫鬟,分別是喬嬤嬤和近水。

這件事發生的這麼蹊蹺,鄒氏不敢有隱瞞,可又想著護著自己的人,支支吾吾了好一會兒還是什麼都沒說出來,把在一旁瞧著的楚璉都看的直皺眉。

「鄒氏!都這個時候了!你還不說!是想連累我們一府的人嗎1賀老太君平日里祥和慣了,還鮮少有這樣大發雷霆的時候,多年的積威在這一刻散發出來,饒是楚璉都嚇了一跳,更不用說本就心虛不已的鄒氏了。

「祖母息怒,孫媳這就說,是……是孫媳身邊的近水……」

鄒氏話音一落,服侍賀老太君的周嬤嬤就怒喝:「大膽奴才,做錯了事居然還不承認,跪下1

近水弄丟了府上團糕食盒本就害怕不已,這會兒被周嬤嬤一喝,嚇的雙腿一軟就坐到了地上,她雙手撐了好幾次,這才爬了幾步哆哆嗦嗦跪到了賀老太君的面前,「老太君,老太君饒命啊!奴婢……奴婢也不是故意將食盒弄筆迸婢小心翼翼拎著食盒跟著大奶奶進了寧和宮,轉過一道小門的時候,突然被一個太監用力撞到,奴婢那時只聞到一陣奇怪的味道,頓時就渾身發軟,等到一回神,手中的食盒已經沒了,轉身那太監也不見了蹤影。老太君,奴婢也……也是上了奸人的當啊1

楚璉皺了皺眉,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個近水應該也不會撒謊,她是鄒氏的心腹,鄒氏不會傻到自己害自己。

如果不是鄒氏,那就是別人,楚璉想到了樂瑤公主看自己時那個古怪的笑容,心中無奈極了。

鄒氏瞧著老太君陰晴不定的臉,求情道:「祖母莫要怪罪近水了,她也是被人陷害。」

賀老太君氣的簡直想親自掄起拐杖教訓一頓鄒氏,「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情為她求情,有腦子還是先想想這一關怎麼過去吧1

賀老太君雙手握著拐杖,胸口被氣的劇烈起伏,瞥過頭不看鄒氏。

鄒氏這時也是身子發軟,她哪裡料到今日進宮會遇到這樣的事,若是不能拿出府中的團糕,可是要被皇后和太后怪罪的。

周嬤嬤也是站在一邊干著急,「老太君,不知此時可能從別的夫人那裡借些團糕來應急?」

「怎麼借,各府這時候團糕進獻的都差不多了,哪兒借去,再說各府做的團糕都不一樣,如何能借?」

既然是有人暗中要教訓他們靖安伯府,那就定然會有人在暗處盯著,如果真要去借的話,恐怕他們靖安伯府進獻團糕的時候就會被人立即拆穿,那樣不但是丟臉,還會擔上欺君的罪名。

周嬤嬤聽了賀老太君言辭,默默地閉上了嘴。

楚璉也深深皺起眉頭,這件事還真是不太好辦,各府團糕都是早準備好的,借的話確實不是一個好法子。

賀老太君見三郎媳婦站在一邊,剛要開口問楚璉有什麼法子,就聽到鄒氏急匆匆的道:「祖母,弟妹不是會做各種點心,不如讓弟妹重做?定也是不難的。」

她這句話一說出來,楚璉和賀老太君同時皺起了眉頭。

重做?

哈!鄒氏真是把她想的太萬能了,不說這寧和宮根本就沒有給她做點心的地方,就算是有,她也並沒有做過大武朝中秋專門吃的這種團糕,若是做不好,難道這個鍋就由她來背?

不管是鄒氏對她的能力太過自信,還是故意想要拉她下水,都其心可誅!

不過,不管鄒氏心中怎麼想,此時的楚璉確實是賀老太君和靖安伯府的最後希望。就連著賀老太君瞧著楚璉時,眼眸中都透著一股期待。

「三郎媳婦,你可有什麼應急的法子?」

楚璉瞥了鄒氏一眼,澄澈的眼神讓人瞧了慚愧。

她將目光落在賀老太君身上,想了想,深吸了口氣道:「祖母,孫媳想到了一個法子,但是不知合適不合適。」

儘管她極為不想將這個爛攤子攬到自己的身上,可是她如今也是靖安伯府的人,一損俱損一榮俱榮,即便是想要對付鄒氏也不能在這個節骨眼兒上。

賀老太君聽到了楚璉這句話,似乎是瞬間就鬆了口氣,她拉過楚璉的手,捏了捏,「好孩子,是祖母讓你受驚了,快與祖母說說你有什麼法子?」

楚璉迅速將她的想法說了,卻將最後的決定權交到了賀老太君手中,「祖母覺得這樣可行?」

賀老太君一雙精明的眼中波光一動,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莫名相信這個年紀還不大的三郎媳婦兒。

老太君又拍了拍楚璉的手,「行,就照著你說的做。」

楚璉並沒有放鬆下來,只轉身吩咐跟來的喜雁準備,在她到寧和宮時,跟著她一同進宮的喜雁和桂嬤嬤也早已被接了過來。

賀老太君吩咐了楚璉后,冷著聲對一旁低低垂頭的鄒氏道:「鄒氏,一會兒獻團糕的時候就不用你去了,讓三郎媳婦替你去吧,你帶著你的人好好站在我身後,宴席結束前,誰也不準離開1

這次,賀老太君可是動了真怒了。

這種向太后和皇后獻禮的場合哪家哪戶不是當家的主母上台,可老太君卻剝奪了她這個權利,這真是**裸的打臉,日後有一段日子,鄒氏要在盛京貴婦圈中抬不起頭了。

這樣的懲罰可比發配了她的兩個心腹更加的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