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九十二章:奪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奪魁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等到楚璉攙扶著賀老太君從寧和宮的偏殿出來時,暗處就有一位侍女悄悄地離開。

賀老太君帶著府中的兩位孫媳歸位后,恰被目光掃向這邊來的潘夫人瞧個正著,潘夫人和氣的笑著,起身走到賀老太君面前,行了個晚輩禮,老太君要起身還禮,被她攔阻了。

「老太君年紀大了,別與我多禮,怎瞧今日伯夫人沒來,可是身體還未好清?」

賀老太君神色不變,像是剛剛團糕弄丟的事情根本就沒發生過一般,她面容坦然,和藹的道:「老身替兒媳多謝潘夫人記掛,兒媳身子不好,前幾日就往宮中遞了牌子,言明今日不能赴宴。」

潘夫人眼神不經意地瞥了鄒氏和楚璉一眼,最後視線落在楚璉柔嫩的臉上,笑容越發的溫和,「想必老太君身旁這位就是您新過門的孫媳吧?」

「正是呢,三郎媳婦雖然年紀小,可卻懂事的很。」

伴著賀老太君的話,楚璉朝著潘夫人福了福身子。

潘夫人嘴角的弧度就沒有落下過,「老太君真是好福氣呢,孫媳懂事,又是英國公府出來的小姐,想必用不了多久,老太君就能抱上曾孫了。」

潘夫人突然說了這句話,讓靖安伯府的三位夫人都微微變了臉色。

提到英國公府姑娘好生養,實際是貶低楚璉,提到抱曾孫,實際是刺激還未誕下嫡長曾孫的鄒氏,又說了用不了多久,那就是打楚璉和賀老太君的臉了。

全盛京城的上流貴婦圈中,誰不知道靖安伯府的賀三郎新婚三日就離家去邊塞投軍,丈夫不在家,妻子突然有孕算什麼?

這位面上表情瞧不出一丁點兒錯處的潘夫人,還真是挑撥的能手。

賀老太君到底是經歷過世事的人,眼中片刻的憤怒閃過後,又恢復了平靜,「潘夫人,你整日待在後宅,估莫著還不知曉老身那不孝孫兒早前就去了北境從軍。」

潘夫人臉上帶了震驚,忙賠禮道:「老太君,我真是唐突失言了,還望莫要怪罪,沒想到賀家三郎會如此決絕?難道……」她視線不懷好意地瞟了一眼楚璉,意思不言而喻。這邊說了這麼久的話,身邊的夫人們早就若有若無地打探過來,雖然一個個面上沒什麼表情,實際上早豎著耳朵探聽這邊賀老太君和潘夫人的動靜,每個人都是滿眼的八卦。

潘夫人這是無聲的指責賀常棣是因為對新婚妻子不滿這才負氣離家。她話雖未說滿,可意思不言而喻,只要有些心思的,恐怕都能分辨出來。

鄒氏微微垂頭,雖然潘夫人此時針對的是靖安伯府,可鄒氏不但不覺得生氣,心中甚至隱隱生出了絲痛快來!

潘夫人的目光與賀老太君身旁的楚璉對上,卻突然怔住了,楚璉睜著一雙澄澈的眼眸看著她,眼裡卻沒有一點怒氣。彷彿她根本就不在乎她說的話。她此時在楚璉面前做的事情,就像是用滿滿一桶冰水澆在了一個竹籃上,冰涼的水不但沒有一點兒留下,反而從竹籃的縫隙里全部漏了下去,讓人頓覺挫敗無比。

心機深沉的潘夫人沒把楚璉氣著反而是把自己氣的不輕,她盯著楚璉繼續道:「北境邊軍從軍,沒有戰功,可是要待滿五年,倒是要虧了錦宜鄉君這樣大好的年華。」

楚璉心裡覺得好笑,這都是怎麼了,怎麼一個個都盯上她了,她攏共這才第一次見到潘夫人,潘府門第高,對於以前還沒出嫁的楚璉更是不可能接觸,怎麼潘夫人就瞧著她不順眼了?

難道是因為上次親爹楚奇正去了潘府的原因?

想到這裡,楚璉臉色黑了黑。

她不求這親爹疼愛,可是也別坑她呀!

「多謝潘夫人關懷,夫君洪福齊天,自然會有好運道的。」楚璉不咸不淡的頂了回去,她才懶得與這潘夫人打太極,更是懶得周旋,都欺負到她頭上了,還不興她頂回去了?

楚璉不是個喜歡記仇的人,因為得罪她的人,她的仇當場就報了。

潘夫人被一噎,那臉上萬年不變的暖笑也消失了,冷冷朝著楚璉扔了一句,「沒想到鄉君看的如此之開1

楚璉歪了歪頭,對著潘夫人粲然一笑。

潘夫人心內被楚璉兩句話攪和的翻江倒海,她突然詭秘一笑,「老太君,我倒是沒見你們府上獻團糕,怎麼了?難道想要欺瞞太後娘娘?」

賀老太君看了楚璉一眼,楚璉提起手上一隻精巧的食盒,在潘夫人面前揚了揚,「有勞夫人還惦記著我們府上的團糕,我這就去了,失陪。」

楚璉話音一落,就提著團糕帶著丫鬟去向太后請安。

潘夫人一時有些不敢置信地盯著楚璉的背影,回過神后,楚璉已經消失在人群里,她一天的好心情都被方才這段短短的對話給打消乾淨了。潘夫人氣極,臨走前甩了個鄙夷的眼神給鄒氏,不忘刺她一刺。

周圍夫人們見獻團糕的人居然不是靖安伯府的大奶奶,也都是眼神各異,一時間,鄒氏恨不得縮起自己的身子,找個地縫兒鑽進去。

等楚璉中規中矩進獻了團糕回到了賀老太君的身邊,端佳郡主這個時候擠了過來,偷偷在她耳邊詢問需不需要幫忙。

楚璉笑著搖頭,說已經沒事了。

端佳郡主神色放鬆下來,對著她點點頭才離開。

一會兒宴會開始,最後還有品評團糕的環節,端佳郡主是魏王府的郡主,皇室宗親並不與楚璉她們坐在一起。

等到眾位皇室貴婦宗女和各品級外命婦都入了座,宴會這才正式開常

端佳郡主隨著魏王妃坐在靠前的位置,上方就是太后與皇后,皇後下首是韋貴妃,太後身后坐著幾位在宮中養老太妃。

魏王妃排在宮中各妃嬪下面,與各府王妃坐在一桌,端佳郡主就在鄰桌,她那一桌是各位公主,樂瑤公主就坐在端佳郡主的斜對面兒。

而楚璉坐在賀老太君身邊,大概位於外命婦中上的位置,原本她們這一桌還有一個位置是留給英國公府的太夫人的,不過今日太夫人沒來,好似說是因為身子不好。

英國公府除了太夫人,其他夫人品級都不夠,所以楚璉在寧和宮也沒見到英國公府的其他人。

楚璉轉頭看向上首的沈皇后說話,就感覺一道憤怒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彷彿火灼一般,順著感覺望過去,就與樂瑤公主的眼神對上。

樂瑤公主氣的小手攥成拳頭,她還沒這樣吃過癟呢!

憑著她尊貴的身份,以前想教訓誰得不了手,就算是把人弄死了也沒人奈何得了她,現在只不過是想要賀哥哥這個討厭的妻子吃點虧,卻三翻四次的失敗。之前在定遠侯府里也就算了,畢竟不是在自己的地盤,可是如今到了皇宮,卻還是一樣,怎能不叫她怒火中燒。

如果可以,樂瑤公主都想現在就殺了楚璉,以消心頭之恨。

楚璉掃了樂瑤公主一眼,很快又移開了目光,好像根本就沒注意到她方才記恨的眼神。

之後的宴會上楚璉都規規矩矩,一切做的恰當好處,既不引人注目又不失了規矩,只盼著宴會早點結束,能快些回到自家的松濤苑,泡個熱水澡,呼呼大睡一晚上。

宴會後半場便是品評各府團糕的時候,屆時各府的團糕將會被裝在相同的銀盤裡,給十位德高望重的夫人以及皇族宗親品嘗,由這些人一同評選出當屆魁首。

之前從與端佳郡主的對話中,楚璉就知道這評選團糕並不如旁人想象中的那麼公平,自己呈上的「團糕」雖然有些不同,但是並不擔心會被選為魁首,所以也就安心坐在下首吃東西看戲。

皇宮中的宴席雖然也不好吃,不過飯後的水果卻是不錯,乃是西域供奉的火龍果和山竹,這兩樣水果平常在靖安伯府可是吃不到的,沒想到太後娘娘居然會拿出來招待宴會上的貴婦們。

團糕評選正進行的如火如荼之時,寧和宮守門的太監卻突然高唱道:「皇上駕到——」

按說皇上是不會來寧和宮的,往年這樣的宴會也都是太后或者皇後主持,招待的也是各府女眷。前兩年,承平帝也並未來瞧上一眼,不過,他既然來了,眾人自然也是高興的,畢竟得見天顏的機會並不多。

承平帝純粹是自己在御書房待的無聊想來湊個熱鬧,早前並沒有這麼安排過。

恰是遇上團糕品評,也就心情甚好的上去插了一腳。

宴會因為承平帝的到來更加的熱鬧,不多時,品評環節結束,那寫著結果的懿旨被交到一位太後宮中的女官手裡。

承平帝坐在太后一旁,邊與太后笑著低聲說話,邊聽這女官宣告此次各府進獻團糕的名次。

宣懿旨的女官聲音清亮,頓時就傳遍了招待女眷的殿堂之中。

與潘夫人同桌的夫人們還未等女官念出魁首之名就已經紛紛笑著低聲恭賀,潘夫人被恭維的也是滿臉的和煦笑意,胸中舒坦不已。

女官聲音響起,「經過眾人品評,此次奪魁的乃是靖安伯府進獻的團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