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九十三章:不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三章:不服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正閒情逸緻地喝著一杯宮娥調配出來的九花蜂蜜水,還沒咽下去,突然聽到這個結果,一時被嗆到,劇烈咳嗽起來。

什麼?奪魁的怎麼會是靖安伯府!

幸好他們這邊離首座較遠,她剛剛一時間的反常並未叫太多人看見。

喜雁忙遞了帕子給楚璉,不放心的在她耳邊詢問,「三奶奶,你沒事吧?」

楚璉搖搖手,示意沒事。

這時,幾乎所有貴婦都朝著靖安伯府的方向看了過來,沉默了片刻后,便有貴婦對著賀老太君恭賀。

賀老太君怔忪了一瞬,及時的反應過來,帶著身邊兩位孫媳一一給恭賀的貴婦還禮。

潘夫人就坐在她們前面一桌,與她同桌的有夫君同為內閣大臣的楊夫人。

要說到尷尬,當屬潘夫人這桌。

方才女官還未宣布名次時,這桌的夫人可是已經開始恭喜潘夫人了,而現在魁首居然不是潘府,沒什麼比如今情況更打臉的了。

剛剛說話的那些夫人頓時都緊緊閉起了嘴巴,微微低頭,極力降低著自己的存在感。

唯有楊夫人在一邊會心笑了笑。

潘夫人那種極能給人和氣的臉龐再也保持不住往日的謙和,瞬間黑沉的如鍋底一般。

她抬頭看了一眼上方,簡直不敢相信,明明是內定好的,怎會突然變了掛,還落在了靖安伯府的頭上!

她忍耐不住怒氣,站了起來,深吸了幾口氣,這才勉強扯出一個笑容,對著後面賀老太君坐的桌子道:「老太君真是深藏不漏啊!不知今日我可有這個幸運嘗一嘗貴府進獻的團糕?」

楚璉眉頭微微皺了皺,但是這個時候一家之長是賀老太君,她作為孫媳可是沒有說話的權利。

旁邊的楊夫人也站了起來,不過她沒說話,只是看著靖安伯府幾位夫人的方向,眼裡帶著淺笑,尤其是瞧著楚璉的時候,神情越發的溫和。

潘夫人根本就不相信靖安伯府的團糕能奪魁!

別人不知道,難道她還不清楚,靖安伯府的團糕在進寧和宮的時候就被人搶走了!

不知道從哪裡弄來湊數的團糕,能奪魁那這盛京各大豪門貴胄的臉都往哪裡擱!

今日當著皇上的面,就讓她來拆穿靖安伯府!讓他們臉面丟盡!

斜對面內命婦的桌子,韋貴妃也正好奇看著靖安伯府內眷所在的桌子,瞧著那邊夫人都站了起來,似乎是起了爭執呢。她眼角揚了揚,心裡滿意極了,如果沒有吵起來,才辜負了她特意安排的這場好戲!

承平帝眼睛一斜,就見到滿臉笑意的韋貴妃,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朝著她的視線掃了過去,突然道:「貴妃,朕瞧你好似很高興?」

韋貴妃一怔,急忙斂起臉上異樣,嬌媚的回道:「皇上,這中秋佳節,每年可只有一次,臣妾怎能不高興。」

承平帝收回視線,放下酒杯,似是而非道:「是嗎?」

「當然,臣妾怎敢欺騙皇上。」

端佳郡主放眼看過來,見楚璉那邊好似又有了麻煩,連忙起身就要過去幫忙,卻被魏王妃一把拉祝

「母妃!你別攔著我,我要過去看看,楚六那個笨蛋又被欺負了1

魏王妃瞪了她一眼,「不許去!你現在去是添亂!錦宜沒你想的那麼笨,她若是沒有后招,她自會派人來尋我們幫忙。」

「可是……」

「可是什麼,你好好看著,說不得最後倒霉的人反而是想欺負錦宜的。」

被魏王府這麼一說后,端佳郡主只能坐下,滿臉焦急地瞧著那邊的情況。

賀老太君年輕的時候可也是與京中這些貴婦人整日周旋的,自然不是那麼好欺負的,潘夫人執意要看靖安伯府的團糕,這分明是不相信伯府的實力,想要打臉。

賀老太君見她臉上一副自信的樣子,心中已經瞭然,今日伯府團糕莫名其妙被人奪走恐怕與這位潘夫人少不了干係。

賀老太君雖然年紀大了,頭髮都已經花白,但是一雙眼卻銳利含光,腦子也一點不糊塗。

老太君一點也沒有退縮,反倒是身側的鄒氏被眾位高官夫人盯的縮了縮身子,往老太君身後站了站,企圖掩藏自己。

這下她早忘了剛剛嫉妒楚璉獻團糕的事,只慶幸這件事與自己無關。

楚璉扶著賀老太君,瞧見賀老太君不但不退縮,腰桿兒還挺了挺,楚璉覺得自己站的也更直了。

「潘夫人這是故意為難老身?團糕已經獻給太後娘娘,潘夫人若是想要嘗上一嘗,恐怕應該與太后求這個恩典吧1

潘夫人被氣的掩在寬袖朝服下的手抖了抖,一甩袖子,轉身出了席面就朝著上首的太後行了一禮。

老太後年紀大了,一時有些沒看清下面走出來的夫人是誰,旁邊站著的女官連忙提醒。

「潘夫人?你有何事?」

沈皇后雖然不知今日中秋宴上的糾葛,但是她樂得看熱鬧,瞧著下面情景,揚了揚眉。

聽太後娘娘親口問起,潘夫人精神一震,恭敬答道:「回太後娘娘,臣婦為了此次中秋宴進獻團糕之事,早前半年就開始研製這團糕的新做之法,今日名落孫山確實有些心有不服,還請太後娘娘將今日奪魁的團糕賜下,讓臣婦親口嘗之,以安臣婦之心。」

潘夫人身份尊貴,她有這個實力這般說,若是換做一般官員的夫人敢這樣質疑太后,早被安了不敬的罪名。

不過就算是潘夫人,她這樣的舉動也有些不妥。

太後娘娘聽了這個因由,頓時臉色就不大好看,其實太後娘娘根本就不管這團糕品評,人年紀大了,只不過是想著借著中秋節湊個熱鬧,但是被人質疑總是讓人不快的。

太後娘娘雖然沒怪罪潘夫人,但是出口的聲音明顯沒有了方才的慈和。

「既如此,哀家就讓你心服口服。去,將靖安伯府的團糕端來,讓各府夫人都嘗一嘗。」

伺候太后的女官蹲身一福,就帶著兩位侍女急急朝著擺放團糕的案台去了。

承平帝坐在首位,瞥了一眼下面,不動聲色,好像剛剛那團糕魁首不是他指出來的一般。

潘夫人聽到太后居然准了,當即就鬆了口氣,她轉身朝著靖安伯府那邊輕蔑的看了一眼,好像已經預見到他們凄慘的後果。

太後身邊的女官辦事細心,她將靖安伯府進獻的團糕分成好幾份,分別放在清白團花的瓷盤裡,讓幾位侍女端給下首的潘夫人、上首的皇上妃嬪和宗親。

侍女捧著裝團糕的磁碟走到了潘夫人身邊,蹲身時道:「夫人,這便是今日奪魁的團糕,請夫人品嘗。」

侍女這句話一出口,周圍所有貴婦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侍女雙手捧著的瓷盤上,當瞧見瓷盤上的糕點時,又是都抽了口氣。

圓形的糕點旁邊還帶了花邊兒,正面朝上的方向是繁複的團花,團花上是精緻的福祿壽圖案,烤制的酥黃,一個點心只有半個雞蛋大小,盤中整齊的摞起五個。

不可能!這麼丁點兒大的點心怎麼可能做出這麼繁複的花紋,都能和刺繡相比了!

眾位貴婦還沒嘗上一口,就已經被點心的精緻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鄒氏盯著那小盤點心簡直不敢相信,這……這麼精緻的點心是哪裡來的?她怎麼都沒見過也不知道,想到這裡,她突然看向賀老太君另一邊的楚璉,是她!又是三弟妹!

賀老太君其實也是第一眼瞧見楚璉說的代替團糕的點心,本來心中還打鼓,可這親眼一瞧,心就放下去了一大半。

她目光溫和地看了楚璉一眼,楚璉回以一個淡淡的笑容。

潘夫人的臉色可就不那麼好看了,他抖著手取了一塊嘗了嘗,咬開外面酥黃的麵皮,裡面是軟軟的芯兒,有些半透明,瞧不出來是什麼做的,但是與團糕的餡兒有些類似,最裡面還有一小層豆沙。點心很小,吃下一塊后一點也不膩口,皮兒嬌軟,芯兒微甜糯口,還透著一股清甜的紅豆香,就連潘夫人一口下肚后,還情不自禁想要去取第二個……

她手一伸出來這才想起自己站出來的目的。

她咽了口剛剛因為吃了靖安伯府「團糕」而分泌出的口水,雖然不願意相信,但是事實擺在眼前,靖安伯府的團糕可不是她一個人嘗了的,眾口鑠金,她抵賴不了。

楊夫人在潘夫人拿了一塊月餅后,就迫不及待也取了一塊,吃完就一臉滿意地撇了楚璉一眼,剩下的被各位貴婦瓜分了,同樣讚不絕口。

魏王妃那邊也分得一個,端佳郡主瞅著母妃眼前的點心,奇怪道:「這個點心,不就是我在御花園裡從楚六手裡拿的那個嗎?楚六當時和我說叫月餅來著,怎麼又變成團糕了。」

「哦?月餅?」

「嗯,楚六是這麼說的,不過不管叫什麼,都很好吃,母妃你快嘗嘗,我吃的那塊裡面是蛋黃芯兒的。」

魏王妃笑了笑,把那小塊精緻的月餅放入口中咬了一口,唔……這個居然是咸口的,火腿餡兒,不錯,正對她的胃口。

宴會的大殿中,眾位吃了靖安伯府團糕的人都面色各異地瞧著潘夫人。

潘夫人今日算是臉面丟盡了,她主動上前與太后認了錯,宴席接下來,她幾乎一句話都未說,等到宴會結束,她帶著人匆匆就離了宮,竟是連寒暄也懶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