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九十四章:鄭國公府老夫人的請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四章:鄭國公府老夫人的請求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這邊靖安伯府團糕得了魁首,賀老太君被眾位貴婦圍在一起恭賀,太後娘娘特意多賞賜了一套藍寶石頭面,又讓靖安伯府長了臉面。

多少年了,賀老太君都沒在皇宮中這麼受捧,老人家自然心情極好,楚璉一直陪在祖母身邊,自然少不得也被貴婦們問候。

在賀老太君刻意的介紹下,楚璉趁著這個機會,認識了不少京中的貴婦。

等到離宮的時候,魏王妃特意派身邊的女官來囑咐她過幾日去魏王府玩耍,又是惹來一群夫人的羨慕。

到了靖安伯府馬車邊,楚璉正要扶著賀老太君登上馬車,卻被後面匆匆趕來的一位老婦人叫祝

這位老婦人不是別人,正是鄭國公府老夫人,老夫人身邊跟著一位中年夫人,微胖,笑起來一雙眼睛彎成月牙,很是親和。

「老姐姐,你慢些走。」

老太君轉過身,瞧見是她,笑著道:「你我姐妹,你這般急促作甚,走慢些,小心扭著腰。」

鄭國公府老夫人笑了開來,等到了賀老太君身邊,鄭國公府老夫人先是微笑的看了一眼楚璉,而後才對賀老太君道:「尋老姐姐來是有些事。」

「你我之間的事,你還有什麼客氣的,說便是。」賀老太君大方道。

鄭國公府老夫人正要說,楚璉眼角餘光就瞥見了身後出宮的人,圓臉盤柳葉眉,這不是潘夫人?

她不是提早離席了?怎麼這會兒才出宮?

楚璉眉頭微微蹙了蹙,他們今日得罪了潘夫人,怕出宮遇到時又要爭吵起來,楚璉乾脆建議,「祖母,這宮門口人多口雜,若是二位長輩有什麼體己話何不上了馬車說。」

賀老太君顯然也瞧見了帶著丫鬟婆子出宮的潘夫人,於是拉著鄭國公府老夫人一同上了靖安伯府的寬大馬車。

靖安伯府馬車雖然寬敞,但也並不是大的如房間那般,坐進去了四人就顯得有些擁擠了。

鄒氏正要掀開帘子進來,賀老太君道:「大郎媳婦,馬車有些擠,你去後頭馬車坐吧1

鄒氏扶著馬車車轅的手一緊,她抬頭看了一眼履人,最後微微低頭對著履賀老太君行了一禮,隨後轉身去後面的馬車。

楚璉看了一眼鄒氏落寞離開的背影,在心中微嘆了口氣。

到底還是生了嫌隙。

大嫂鄒氏看她時已經戴了有色眼鏡,往後,不管她做什麼事情恐怕她都不會看上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雖然不喜歡計較,但也絕對不是個喜歡吃虧的。日後,與鄒氏那邊,她井水不犯河水便是。

鄭國公府離靖安伯府不是很遠,出了朱雀大街有好一段都是同路,這時候在馬車上說話倒是也不費工夫。

鄭國公府的馬車跟在後面,這邊靖安伯府的馬車裡,老姐妹兩人有說有笑。

鄭國公老夫人在宴會上也早看出了些蹊蹺,她拉著老姐妹賀老太君的手,安慰道:「這樣的場合,少有不生事的,如今平安過去就好。」

賀老太君點頭,對著鄭國公府老夫人笑了笑,「你呀,也別惦記著了,我們府上這不是因禍得福了1

鄭國公老夫人笑了笑,看向楚璉,「嘗了那團糕,老身便知道是你這小丫頭的主意,三郎不在家,左右你在府上也沒什麼事,改日隨你祖母來鄭國公府串門。」

楚璉微驚,沒想到鄭國公府老夫人會主動邀請她,原文中,這位老夫人可是個深居簡出的,平日里也只與年輕時候相交的幾位夫人還鮮有來往。

楚璉看向賀老太君,這樣的事,她作為晚輩,還是讓老太君拿主意的好。

賀老太君很滿意楚璉的做法,她嗔怪地瞧了眼老姐妹,「我瞧你想嘗嘗我家三郎媳婦的手藝是真,請人是假罷1

饒是鄭國公府老夫人與賀老太君手帕交幾十年,一時聽到賀老太君拆穿自己,老臉也有些紅。

她輕聲嘆了口氣,「不瞞你了,我帶著兒媳過來確實有事相求。」

楚璉奇怪,鄭國公府官運亨通,唯一的小世子也在國子監,今年秋闈就能高中,可謂是事事順心,怎麼,鄭國公府老夫人會有事情求賀老太君?

就算是求人,也不應該求到賀老太君面前吶,賀老太君雖然也算德高望重,與老太后還有私交,但是也絕對插手不到官場朝堂上的事。

突然,楚璉腦中一閃,想到了一事,她微微有些瞠目結舌。

「說罷,只要是老姐姐能辦到的,我儘力而為。」

鄭國公老夫人瞥了賀老太君一眼,一時有些赧然,旁邊鄭國公夫人見婆母不好意思開口,便開口替婆母說道:「老太君,是這樣的……」

賀老太君聽后吃驚,沒想到老鄭國公竟然已經床,並且不吃不喝。

與鄭國公府親近的人家都知道,老鄭國公是一個美食老饕,盛京城基本上排的上號的酒樓他都去過,自從將爵位傳給了獨子后,每日清閑的老鄭國公更是出門尋訪美食四處遊歷,前兩個月剛回來,他老人家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得了厭食症。現在已經快到了不進食的程度了。

道完緣由,鄭國公老夫人婆媳都期待地瞧著楚璉,楚璉都被看的不好意思了。

賀老太君也沒想到鄭國公府老夫人求她的竟然會是這樣一件事,哭笑不得之餘,不得不說清實情,「老姐妹,我知道你擔心老鄭國公,實話和你說了吧,三郎媳婦是會做些新鮮菜肴,但是這件事成不成,我們卻不能打包票,只能說讓三郎媳婦儘力。」

「哎!這當然,只要錦宜鄉君肯出手,我就感激不盡了,我們也實在是沒了法子,老太爺什麼都不吃,這樣一直下去,身子就垮了。」鄭國公夫人焦急道。

最後徵得楚璉的同意后,賀老太君答應了鄭國公府老夫人的請求,定下了三日後去鄭國公府拜訪。

楚璉有些唏噓又有些啼笑皆非,原文中鄭國公府的老太爺是兩個月後過世的,難道他過世的原因竟然是因嘗不到合心意的美味而絕食?

到了一條岔路口,鄭國公老夫人帶著兒媳告辭上了自家的馬車。

馬車裡現在就剩下賀老太君和楚璉。

賀老太君拉著楚璉白嫩的小手,「璉兒,今日多虧你了,不然咱們伯府的面子都要丟光了。」

楚璉發現老太君只要私底下和她說話,都喜歡叫她「璉兒」。

她笑了笑,「祖母別說這樣的話,我也是靖安伯府的一份子呢,這是我應該做的。」

聽了楚璉的回答,賀老太君很是欣慰,「你這孩子,難為你了,今日也不全是你大嫂的錯,你別記恨她,祖母知道她也不好過。」

楚璉微驚,沒想到老太君會這麼想,「都是一家人,有什麼好記恨的,大嫂也不知道會弄丟了團糕,這個家以後還要大嫂來撐著呢1

「祖母知道,你大嫂這段時間苛待你了,放心,祖母會點醒她的。」

楚璉壓下心中驚愕,她不知道賀老太君心中還有這樣的想法,認為鄒氏苛待她,所以她才會頻頻「出風頭」來打鄒氏的臉?

楚璉心中嘆了口氣,覺得有些疲憊,難怪前人都說溝通最重要,楚璉覺得與其以後讓老太君繼續誤會下去,還不如現在就解釋的清楚乾淨。

她抬起微微低著的頭,一雙杏眸在車內昏黃燈火的映照下熠熠生輝又澄澈清明。

「祖母,長幼有序,倫常有度,孫媳能嫁到賀家來已經是孫媳的福分了。孫媳沒什麼出息,腦袋瓜子想的也就是過清閑日子,若是有空閑再做些自己喜歡的吃食,能賺些小錢那自然是更好。孫媳懶得很,做完了這些,寧願在自己小院子里睡覺陪陪祖母。三郎雖是嫡出,但他是兒,上頭還有兩個哥哥,孫媳輩分自然也最小,等過些日子,說不定二嫂就進門了呢1

楚璉想說,她實在是無心伯府的管家權,更無心爭搶大哥和大嫂在伯府的地位。

瞧著眼前嬌俏的女孩盯著她說出這些話,賀老太君一雙精明的雙眼越發的清亮,最後她終於嘆了口氣,拍著楚璉的小手,「是祖母錯怪你了。」

楚璉在心裡舒了口氣。她說的都是真心話,做米蟲多好,誰想整日里摳腦子主持家事,應付京城裡的各府交際。

楚璉笑著搖頭,「我不怪祖母,人心都是隔著肉的,就算是再睿智的人,也不能看透人心,孫媳只是希望,若是祖母對孫媳不滿,不要忍著不說,定要告訴孫媳,孫媳一定會改的。」

開誠布公,敞開心扉交流這才是溝通的王道。

楚璉才沒心思與別人玩那些九九八十一道彎彎繞。

賀老太君發覺經過今日馬車的這趟交心,她更喜歡這個小孫媳了。

她伸手戳了戳楚璉額頭,「你這個臭丫頭,別以為祖母不知道你的心思,整日里就想著偷懶,家裡雖有你大嫂掌著,但是你也不能太過備懶,畢竟是一院的主母,日後等長輩們不在了,你和三郎也是要分出去單過的,若是什麼都不會,怎麼理家1

楚璉消除了賀老太君心中的疑慮,也難得撒嬌起來,賀老太君算是她到了這大武朝對她好的第一個長輩,她心裡也早將這位和藹的老太太當成了自己真正的祖母。

她靠到賀老太君身邊,愛嬌道:「那不是還有祖母幫孫媳撐著,以後我和三郎分出去單過,祖母你可要跟著我們,不然孫媳沒有祖母提點可掌不了家,到時候可是要被下人們笑話了去。」

「你這個小煩人精,既然知道,還整日想著偷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