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九十八章:輕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輕薄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衛甲眉頭一皺,嘴唇努了努,剛要開口阻止,就與蕭博簡冰冷的視線對上,頓時又低下頭,隱忍了下去。

此時正值午後,靖安伯府後院的下人大多都去休息躲懶了,一路走來根本就沒遇到什麼人。

蕭博簡走了會兒就從寬袖中掏出一張簡易的地圖,垂首看了看,隨後直接朝著松濤苑的方向而去。

衛甲防備地觀察著四周,緊步跟在蕭博簡身後。

楚璉在水榭涼亭中好不容易偷得浮生半日閑,此時正躺在涼亭里的躺椅上睡午覺,清風徐徐拂過,帶來滿腔的淡淡菊香。

喜雁瞧著主子睡著了,輕輕在楚璉身上蓋了一件薄薄的提花素色棉毯,自己則小心退到了不遠處的琴室坐到了架前,邊做活兒邊守著楚璉。

蕭博簡提著鴉青色的袍角,從花園小徑緩緩走向松濤苑。

已經入秋,院子里大部分鮮嫩花兒早就凋零,滿眼的枯黃和蕭瑟,他目光漫無目的的掃視著靖安伯府後院的布置,好似在記住這些,想著等日後楚璉成為了他的人,他一定要安排一座比這布局更精緻更大的府邸來讓楚璉居祝

腦中正胡亂想著,視線一角卻突然闖入一抹淡淡的亮色,蕭博簡舒冷的眸中,瞳孔驟然一縮,隨即目光不受控制的就朝著那抹淡色聚攏。

只見不遠處靠水的涼亭中,木質躺椅上躺著一個貪睡的女人,女人穿著一身簡單的淡青素色羅裙,一手自然地枕在腦後,一手半搭在躺椅扶手上,寬大的衣袖一直滑到了手肘處,在深色檀木扶手的襯托下,小臂更顯白皙細嫩,纖細如蔥尖般的手指微微攤開,粉潤的指甲沒有染任何丹,卻讓人更覺得健康可愛。

蕭博簡一下子怔在原地,目光貪婪的落在躺椅上嬌小的女人身上。

衛甲抬頭看了一眼主子的面色,抿了抿嘴,到最後還是將心裡想說的強壓了下去。

蕭博簡攏在寬袖下的手指用力攥了攥,片刻才低聲吩咐:「衛甲,那邊的侍女交給你。」

順著蕭博簡的視線看過去,衛甲就見到了開放的琴室里正在做活的喜雁,衛甲朝著蕭博簡抱了抱拳,隨後他腳步一提,幾下騰躍就消失在花園中。

而後不一會兒,喜雁渾身一軟,就暈了過去,衛甲輕手輕腳扶著喜雁躺到了琴室的木柱邊。

蕭博簡見衛甲得手,快步朝著涼亭而去。

在他冷靜的外表下,心卻跳的飛快。

每接近楚璉一步,他心好似就跳快了一分,直到他走進了涼亭,停在了那把檀木搖椅旁邊,見到了他這些日子日思夜想的女子,心跳好似一瞬間停住了,可是緊接著下一秒,反而要狂亂地跳出胸腔。

視線微垂,終於能將楚璉的模樣完完整整看到了眼裡。

海棠春睡的女子一頭烏髮鋪灑在躺椅上,有幾縷髮絲落下躺椅垂落在秋風中搖搖蕩蕩,似乎在無意中撩動著他的心弦。

女子雙睫閉起,烏濃的睫毛鋪蓋在眼瞼上,像是兩把小扇子。白皙的皮膚,挺翹的瓊鼻,因為酣睡微微發紅的兩頰,無意識微微嘟起的紅唇。楚璉其實並不是傾國傾城的女子,但此時毫無防備的酣睡模樣,卻清純嬌憨,讓人瞧了,就忍不住想要去呵護。

蕭博簡貪婪地瞧著眼前美景,他情不自禁就微微彎腰伸出修長的手指去觸碰眼前的人。

當指尖要觸摸到楚璉白嫩的臉頰時,他的手指突然縮了縮,眼神也跟著縮了縮,最後拼盡了理智這才沒有真地摸在楚璉的臉上。但他並沒有收回手指,他手指動了動,沿著楚璉臉頰的曲線痴迷地描摹了下去。

手指蹚過了小巧高挺的鼻尖,越過微微嘟起的粉色花瓣般的嘴唇,滑過弧度精緻的白皙下巴,來到鎖骨處。

他的視線忽然就不受控制地滑下鎖骨朝著下面看去。

著並蒂荷花的交領處有一抹活潑的鵝黃露出,領口下方,微微隆起,將衣衫撐起一個撩人的弧度。再往下,是淡青色羅裙,但是羅裙下面,卻翹起一隻小巧可愛的軟鞋,軟鞋包裹著小腳完全的暴露在蕭博簡的視線里。

他的眼珠一瞬間變得有些赤紅,呼吸不自覺的加重。

他逼著自己收回手,將視線移回,重新落在楚璉清麗的小臉上。

原本沉浸在舒適輕鬆的酣睡中,楚璉卻突然感覺到身邊一冷,好像身邊多了一絲什麼危險,她不自覺的就微微皺了皺眉頭,嘴巴跟著動了動,粉嫩的舌尖微微伸出檀口,在粉潤的唇瓣上舔了舔。

原本清純的女子卻因為這無意間的動作多了一絲嬌媚和誘惑。

楚璉有些不舒服地換了個姿勢,抽出了腦後枕著的手臂,微微側身,與另一隻手放到了同側。

本來因為楚璉突然的動作有些僵硬的蕭博簡在發現她並未醒過來后,鬆了口氣,可瞧見了楚璉的動作,他心中本就壓抑難受的那抹旖思就沖了上來,好像下一刻就會激動地掙開理智的枷鎖。

因為剛剛的動作,楚璉胸前的交領微微鬆開了些,那抹鵝黃更是「小荷才露尖尖角」,而因為側疲頸項的衣襟下突然多了一抹白皙惑人的溝壑。

瞧見這番景象的蕭博簡腦子轟然一瞬炸開了,所有的忍耐和理智頃刻間全不復存,他忽然彎腰,雙手緊緊抓住檀木躺椅兩邊的扶手,低下身子。

什麼隱忍,什麼克制,璉兒本來就應該是他的,如果不是太后的懿旨,他的璉兒怎麼會嫁入靖安伯府,成為賀常棣的妻子!

賀常棣如今在北境,還不知道能不能回來,一旦他有了權力,他定會讓賀常棣死無葬身之地!

邊痛恨的想著,蕭博簡已經來到了楚璉的面前。

近看,楚璉的皮膚更加白嫩,彷彿新剝開蛋殼的水煮蛋。

她帶著淡香的溫軟呼吸噴薄在蕭博簡的面容上,他眼眸深沉如海,貪婪地瞧著她的每一個微小的表情,最後突然低下頭,微微啟唇含住了面前那兩瓣粉潤的嫩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