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九十九章:有驚無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九章:有驚無險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口中軟香霎時就讓人沉醉無法自拔,他啟唇舔弄了兩下,一隻手也情不自禁往下滑去。

迷濛睡意中,楚璉突然感覺周身陰冷,猛然間唇上傳來涼意,這讓她乍然睜開了一雙澄澈的雙眸,清凌凌的雙眼一睜開就看到眼前放大的一張陰柔的俊臉。楚璉腦子頓時炸開,憤怒充滿整雙眸子,她雙唇下意識地就用力咬了下去,身側的雙手也猛然使勁兒將壓在賞瓶。

蕭博簡正處於最陶醉的時候,毫無防備就被楚璉推的一個趔趄,沒站穩腳跟連連往後退了好幾步。

唇上更是後知後覺傳來痛意。

蕭博簡眸色一深,伸手抹了抹自己的下唇,指尖立馬就沾上了一抹鮮艷的顏色。

他垂首看了眼沾了血跡的指尖,而後抬頭看向不遠處的楚璉。

「璉兒,是我1

是他,不是別人!璉兒怎麼能這麼對他呢!

楚璉已經被膈應的不行了,這時候她早就慌亂地跳下了躺椅,往後退了好幾步,到了涼亭的另外一邊,緊緊蹙著眉頭盯著突然出現的蕭博簡。

她怎麼也沒想到蕭博簡會這麼無恥,居然趁著她睡覺的時候輕薄她!

這個男人簡直連禽獸都不如,她可是已經成過婚了!他居然如此葷素不忌!

這麼一想,她的夫君賀三郎雖然平日里有些蛇精病,但卻是個堂堂正正的君子。

還有,他怎麼會出現在靖安伯府的後院?

就是這麼一瞬間,楚璉心中已經翻湧過了幾百個念頭和疑惑。

她發現因為她的出現,原書中大的情節導向雖然還沒有改變,但是許多細節和小事已經與原文大不相同。

看來以後只指望著原書中寫到那些情節來避災免禍是完全不太可能了。

她應該做更加周密的防範。

楚璉黛眉緊緊地蹙起,眼神里都是防備,「蕭公子,你怎麼會在這裡1

如果楚璉不是瞧周圍沒人,她恐怕早就要叫喊起來了,此時,她一點也不想與眼前這個危險的男人待在一起。

蕭博簡見到楚璉眼眸中的防備,心裡一痛,他急急地想要解釋,「璉兒,我好些天沒見到你了,我只是想要來見見你。」

鬼才信你吶!

見人居然需要輕薄?楚璉一點也不相信蕭博簡說出口的鬼話。

她抿了抿唇,剛剛她發現不遠處琴室里原本正在做活兒的喜雁不知道怎麼回事已經暈倒在旁邊了,聯想到那日德豐茶樓問藍的情況,楚璉心下更加的警惕。

這是在靖安伯府的內院,雖然此時是午後,出門的下人很少,但一旦被撞見,那她恐怕長了一百張嘴也說不清楚。

雖然大武朝民風開放,可不管怎樣,女子總是比較弱勢,而且她還是一個夫君不在家中獨守空閨的新婦,想不讓人想偏都難了。

「如今你我已經見了,蕭公子還是趁早離開吧1楚璉盡量放緩語調這麼說著。

蕭博簡雖然手無縛雞之力,但是他身邊有一個高手,這是原文中提到過的,楚璉儘管心中氣悶的不行,可還是盡量剋制著怒火,她怕他真的激怒了蕭博簡后讓他失去理智,喚來身邊高手對付她。

她雖然會幾手防身術,但是在那樣的高手面前,完全就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蕭博簡一雙狹長的桃花眼緊緊盯著對面略顯驚恐的小女人,背在身後的雙手因為極力的忍耐已經攥的死緊。

「璉兒,你難道一點也不思念我嗎?我知道,那日是我不對,不應該就這麼丟下你不管,我混蛋!這些日子我一直處於內疚之中。璉兒,你相信我,相信我一次好不好,如果再有那樣的時候,我再也不會丟下你,就算是有性命之危,我也會把你帶在身邊,護著你絕對不會讓你受到一丁兒傷害。」

蕭博簡說的深情不已,再搭配上他那張美麗陰柔的俊臉,幾乎要秒殺所有心思單純的閨閣女子了。

如果是原來的楚璉,可能會感動的不行,一刻也等不得快跑著就撲進他的懷抱了,可惜啊!楚璉已經不是原來的楚璉了。

她不但一點兒也不感動,反而噁心的不行。

她一丁點兒也不想去分辨蕭博簡的話有幾分誠意,只是覺得好笑,她終於知道為什麼她即便成為了楚璉也對蕭博簡一點好感也無了。

這個男人就是個野心家,舌燦蓮花,事情還沒發生,他許什麼樣的諾言當然不重要,有本事,就先做再說!

已經「拋棄」過她一回,就不要再來不要臉的挽回。

到這裡,楚璉又覺得賀常棣要比蕭博簡好了許多,至少那個男人都是先做后說,從不會口舌賣乖。

楚璉在心裡冷笑,蕭博簡以為一席話就能軟化她?

那隻能說明他太不了解她「楚璉」了。

「蕭公子,你難道不知道你現在這樣也是在傷害我嗎?如今我可是與你一點關係都沒有。」楚璉說著垂下頭,不讓蕭博簡看到她眼裡的厭煩和厭惡。

蕭博簡渾身一怔,他有些惶然地看向了四周。

這裡景緻陌生,這裡是靖安伯府,眼前的女人名頭前面還要加上靖安伯府三奶奶幾個字。

想到這裡,蕭博簡失魂落魄,心頭刺痛。

是啊!他怎麼突然就忘了呢,這麼美好的璉兒到現在根本就不屬於他的!

蕭博簡一瞬間眸光變得深寒,心裡卻越加內疚。

他深深吸了口氣,這才讓自己好過些,抬起頭,緊緊凝視著楚璉,「璉兒,是我考慮不周,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光明正大的與我在一起,你……一定要等著我!不會很久的。」

楚璉心裡震驚,可是臉上卻一點也不敢表現出來,她低著頭不說話,這模樣好似與蕭博簡置氣一樣。

蕭博簡臉上是濃濃地不舍,他抿了抿唇又道:「璉兒,你別生氣,我這就走了,不會有人發現的。」

說完,他就邁步走出了涼亭,剛走出涼亭的時候,他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璉兒,你今日做的菜很好吃1以後,這麼好吃的菜,你只做給我一個人吃好不好?

可惜,他現在還沒有資格說出後面半句話。

蕭博簡許是真的太過愧疚,走開后居然連頭也沒回。

直到蕭博簡的身影徹底消失在視線里,楚璉才敢抬起頭,渾身一軟,就癱倒在涼亭里。

剛才真的是太險了,如果不是及時發現蕭博簡對她有愧疚之心,恐怕今日就不是這麼好交代的了。

這個蕭博簡在靖安伯府就這麼肆無忌憚,看來光是躲開他根本就沒什麼用了,她必須採取該有的防範。

嗚嗚,她真的是一點兒也不喜歡他啊,如果能用一千兩銀子買蕭博簡不喜歡她,楚璉一定咬咬牙就大方舍了這一千兩了,她怎麼這麼倒霉!

楚璉用手帕用力擦了擦嘴唇,直到將兩瓣粉潤的嘴唇都揉搓的紅腫了,她才憤憤扔下帕子。

蕭博簡那兩張薄薄的柔軟唇瓣看著就紅粉好欺,根本就比她的還要好看好嗎,被這樣的人親了,與被女人親了有什麼區別!

楚璉掀桌!╯‵□′╯︵

楚璉不是那種想不開的,今天發生的事情就當是被野狗給咬了一口了,她很快調整好了心態,走到了喜雁身邊,將她弄醒。

瞧了喜雁后脖頸,果然有一道淤痕,與上次問藍一樣。

喜雁醒來后,驚恐道:「三奶奶,你怎麼樣?」

楚璉搖搖頭,將她扶起來,「我沒事。」

喜雁上上下下打量楚璉,見她真的是沒事的樣子,這才重重地鬆了口氣。

她聲音顫抖的詢問,「難道又是蕭公子?」

楚璉知道這件事瞞不過喜雁,就點點頭。

喜雁立刻鼓起腮幫子,憤怒的不行,「他……他怎麼敢!這裡可是靖安伯府1

楚璉也很無奈,蕭博簡的膽子確實很大,今天要不是利用了他的愧疚,恐怕他不會這麼倉促就會離開。

喜雁見楚璉沉默,忙安慰道:「三奶奶也莫要太過擔心,只要我們不與他有什麼瓜葛,他也不能拿三奶奶怎麼樣。」

楚璉懶得再說,這個時候她已經完全失去了午睡的興緻,蔫蔫的道:「我們回院子吧。」

喜雁輕應了一聲,連忙跟在三奶奶身後,心中卻暗暗決定,以後不管三奶奶去哪裡,她定然都要安排問青問藍跟著。

蕭博簡滿腔壓抑,腳步飛快,自從蕭博簡離開了那座涼亭,衛甲就從暗處閃了出來跟在主子身後,衛甲眼觀六路護著蕭博簡離開了靖安伯府的後院,路上還打暈了兩個在花園中穿梭的下人。

只是即便再是高手,做事也不可能會一點兒紕漏沒有。

正在蕭博簡穿過後院與前院相連的那道拱門時,被一道視線給捕捉到。

鄒氏不在夫君身邊伺候,總是覺得不大放心,所以一聽說夫君的幾個友人喝醉被安頓好了,她就又去了前院轉了一圈,詢問了情況。只是剛回後院,就瞧見了一個熟悉的背影。

蕭博簡的外表實在是出色,是那種不論是男子還是女子都會去多看一眼的類型,即使他穿著再低調內斂,也掩蓋不了他太過出色的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