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章:賺誰的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章:賺誰的錢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今日他穿了一身鴉青色的圓領長袍,腰間一條鑲了一塊方玉的墨綠腰帶,腰帶上連一隻裝飾的香囊都沒有,本來是低調到可以忽略的顏色,卻被他寬肩窄腰的身材襯托的格外出彩。那圓領里伸出的內襟一直裹到脖頸間的咽喉處,看了無端叫人覺得多了一絲禁慾的氣息。

賀常齊的這幾位好友長的都不賴,又都是出生名門,氣質和打扮不用說,可就是這樣的貴公子站到了蕭博簡身邊,卻瞬間就失去了華彩,淪為了他的陪襯。

所以鄒氏對今日小宴上的蕭博簡也是印象深刻的緊,剛剛一看到那個背影她就分辨出了是誰。

蕭博簡雖然在京城貴公子圈中並無什麼名聲,但在國子監里卻是聲名赫赫,就連鄒氏也偶爾聽過一兩次蕭博簡的傳聞。

鄒氏目光還落在蕭博簡背影消失的拱門處,隨即她的目光又順著一條小徑移到了松濤苑的方向。

蕭博簡離開的那條路,根本就是通向松濤苑的!

突然,鄒氏腦中炸開了,片刻后,她興奮地捏緊了拳頭!

鄭世子等幾位酒醒后還想賴在靖安伯府用晚膳,想到中午吃的那些以前從未品嘗過的佳肴,鄭世子都想賴在靖安伯府長住了。

嚶嚶嚶,賀三郎真是個好命的,為何上天不賜給他一個會做美味的賢惠好媳婦,不行,等回去了,定要讓祖母著人去英國公府打聽打聽。

賀常齊哭笑不得,這些個混蛋,平日里三請四邀都沒法子把人弄來,現在卻為了一頓飯要賴著不走了,有這麼不要臉的嘛!

賀常齊有些為難,如果這些菜真都是自己媳婦兒做的,他再請一頓也就罷了,可是都是出自三弟妹之手,他可沒臉再去麻煩三弟妹。

「你們夠了啊,知些分寸,我弟妹可不是專門給你們做吃食的1

小威遠候嘟囔了一聲「賀大哥小氣」,不過這幾人都是有風度的貴公子,明白賀常齊說的有理,儘管不舍,也只能就此罷了。

各個唉聲嘆氣的,懷疑自己回去定然什麼都吃不下了。

賀常齊瞧著無奈,突然想到祖母之前聊天時無意說到的事情,叫住了要離開的幾人道:「你們若是真惦記著三弟妹做的吃食,大可等歸林居開業。祖母已經將她名下酒樓歸林居交給三弟妹打理,估摸著用不了多久就會重新開張。」

「真的?錦宜鄉君要開酒樓了?」

三人都高興起來,楚璉既然要開酒樓就必然會有特色菜,如果要真的這樣,以後想要吃這麼精緻的飯食,也不用腆著臉來求賀常齊這根木頭了。

「等三弟妹的酒樓開張,到時,我必會通知幾位。」

得了這個消息,幾人才盡興而歸。

次日,楚璉帶著問青問藍兩個丫鬟又去了一趟歸林居,指點了酒樓中的布置后,才趕回來。

酒樓裝修已經進入尾聲,廚子選的是她的陪嫁家生子毛長志,此人原文中有提過,是一個衷心下人,原文中楚璉當時經常派他出府送信給蕭博簡。

毛長志父母健在,都在楚璉名下產業當差,他今年十八歲,父親原來是英國公府的三把手廚子,他自幼跟著父親也學了些灶上手藝,本來對廚藝一道就有些天賦。

楚璉做菜一直都不避諱身邊的四個大丫鬟和兩位嬤嬤,喜雁細心,已經學會了好些菜式,楚璉派她去傳授毛長志歸林居以後要用到的特色菜,聽喜雁說,毛長志已經做的像模像樣,甚至一些菜都青出於藍她這個臨時師傅了。

昨日晚間,松濤苑所用的飯菜就是出自毛長志之手,楚璉親嘗后很是滿意。

賬房還是歸林居的老帳房王先生。

至於掌柜就暫且請賀老太君撥給她的秦管事先擔著。

這些日子這位三十多歲的秦管事在她手下做事勤懇,難得的是人也不迂腐,在生意上更是八面玲瓏,他是賀老太君名下產業大管事的三兒子,原來是當做大管事培養著的,因為疼愛楚璉,這才特意撥給她差遣,自然一點也不會差了去。

楚璉和賀老太君商量過了,九月初一是個好日子,沉寂了十多年的歸林居就定在那一日重新開業。

描金的請帖楚璉都準備好了,就只差選定邀請的人物了。

不管是賀老太君還是楚璉院子里的人,都很看重這次歸林居重開。

歸林居對於賀老太君有著特殊的意義,而對於三房,則是一項重要的經濟來源。

賀三郎隻身闖北境,也不知何時才能歸家,三奶奶一個人在府上,嫁妝又寒磣,府上的主更是做不了,雖然院子里的花用有公中出,但是手頭若是沒有一點自在用的銀子,難免被人小瞧了去。

以前在英國公府的時候當姑娘也罷了,可現在楚璉是一房當家的主母,可不能沒有一丁點兒體己。

還有,一旦三奶奶富裕了,楚璉又不是個小氣的,下人得的賞賜也會多起來。

所以上至桂嬤嬤鍾嬤嬤她們,下至院子里掃灑的粗使丫鬟們也都盼著三奶奶的歸林居能夠賓客盈門。

這麼一來,反倒是楚璉成為了最為輕鬆的那個了,她整日里該吃吃該喝喝該睡睡,能享受就享受,歸林居開業好似與她每天練的大字一般稀鬆平常。隨著開業時間的臨近,喜雁都跟著緊張了起來,卻見到自家主子還躺在玫瑰椅上一邊吃著蜜餞一邊愜意的翻著新出的話本子。

瞧見這樣的主子,喜雁也不知道是該埋怨還是該放鬆了。

她走到楚璉身邊,手上拿著幾條樣布,「三奶奶,你瞧瞧雅間里的帳簾該用哪個顏色的布?」

聽到喜雁的話,楚璉連一個眼神都沒賞給她,她話本正看到精彩的地方呢,「你自己瞧著辦,這些小事不用來問我。」

如果一個帳簾的顏色她都要去管,等日後手下的鋪子多了,她豈不是要忙斷頭,她要重開歸林居是為了賺錢享受,可不是為了給自己增添煩惱和讓自己忙碌的。

她的最終目標不還是當一個無憂無慮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的米蟲嘛!

喜雁無奈,可也知道三奶奶說話從來都是說一不二,聞言也默默自己選了中意的顏色。

只是她也不離開,繼續道:「三奶奶,咱們是不是再訓練兩個衷心的廚子出來?」

楚璉這下把目光從話本上移開了,她抬起頭看向站在身邊的喜雁,「為何這麼說?」

喜雁見三奶奶理她了,頓時就興奮起來,「三奶奶,你瞧盛京城裡的那些大酒樓,哪日里不是座無虛席,人滿為患,有幾個特色菜的去遲了都要在外頭排隊,毛大一個廚子怎麼能忙的過來,還不得把他累死啊1

聽到喜雁這麼說,楚璉笑了一聲,放下話本,伸手端起旁邊小几上的茶盞啜了一口裡面的蜜水。

「喜雁,你想多了,我只打算每日招待十幾桌客人。」

喜雁吃驚地瞪大眼睛,不敢置通道:「三奶奶,您不是說要讓歸林居火遍盛京城,將那朱雀大街的閱紅樓都比下去嘛1

一天只有十幾桌客人,這怎麼比?恐怕每天收的銀子都不夠維持酒樓開銷的。

楚璉見她這驚詫的樣子,突然咯咯笑出聲來,像是一隻算計了好久的雪白毛皮的可愛小狐狸。

「真是個傻丫頭,我給你打個比方,一套能防護全身的鎧甲如果只有一套,那就是絕世孤品,定會讓天下武士爭破了頭,甚至賣命都不惜的,如果這樣的鎧甲出現了十套,那可以算得上是傳世珍奇,如果一下有一萬套,都夠五城兵馬司的人每人分到一套的了,那這鎧甲完了,就是我平日口中說的垃圾了。」

喜雁不笨,又有了楚璉提點,瞬間就醍醐灌頂。

其實這是個很淺顯的道理,世人都知道物以稀為貴,所以和田美玉才是百金難求,越容易得到的東西反而不會讓人珍惜。

三奶奶這些菜肴的秘方也是一樣。

只要是好名聲打出去了,又那般稀有,定然會引得盛京城權貴競相追逐。

到時候一桌筵席只怕是標價百兩銀子也會有人上趕著來掏錢倒貼。

一百桌酒席賺一百兩與一桌酒席賺一百兩,這樣的差距,豈止是天壤之別。

楚璉眸光亮亮地看了一眼喜雁,「想明白了?」

喜雁也是滿臉喜色,她滿眼崇拜地瞧著自家主子,那小眼神就像是一隻衷心的小狗狗。

楚璉笑起來。

這是她打算重開歸林居時就想好的,論大武朝誰的銀子最好賺,那當然就是那些權貴,她是靖安伯府的媳婦,如今又是錦宜鄉君,起步點本來就高,經營生意不用顧忌著權貴,再說,賺這些貴胄的銀錢,她心裡也安心,這些豪門一個個都富的流油,不宰他們宰誰。

要讓她昧著良心如此這般去賺老百姓的血汗錢,她才下不去手呢!

又過一日,楚璉一早收拾后就去了慶堂,今日她要隨著賀老太君去一趟鄭國公府。

她們這邊剛準備好,要起身去前院坐馬車,那邊就有管家來彙報說鄭國公府來人了。

賀老太君連忙遣人把鄭國公府的人領進來說話。

來的是鄭國公府的大管家,一來就撲倒在賀老太君的面前。

「老太君,還請錦宜鄉君救救我們老國公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