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零一章:老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一章:老饕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吃驚地睜大眼,這鄭國公府的大管家是不是搞錯了,拜託,她不是太醫,也不會醫術,更是沒有任何金手指,如何救老鄭國公?

賀老太君也同樣滿臉不解,可她見匍匐在自己腳邊的鄭國公府管家不似在作假,那滿臉的憂急悲切不是裝就能裝出來的。

「怎麼回事?三郎媳婦不通醫術,如何能救老國公?」

聽賀老太君這麼問,鄭國公府的管家臉上都有瞬間的赧然,可隱瞞也不是辦法,最後還是老老實實將緣由說給了賀老太君和楚璉。

直到楚璉已經坐上了去鄭國公府的馬車,腦子裡還是暈暈乎乎的。

這還真是「千古奇聞」了,誰能想到老鄭國公的病竟然是因為吃不到合心意的美食而折騰出來的……

怪不得鄭國公府上下都瞞的死死的,不敢透露一點風聲,對外也只說老鄭國公年紀大了,身子不好,床不起了。

要是讓盛京上流社會知道老鄭國公是因為太過挑剔所以絕食,這才身體一日不如一日,還不叫人笑掉大牙,鄭國公府也會瞬間淪為京中貴胄們的笑柄。

楚璉額角抽了抽,老鄭國公這得的還真是一個富貴箔…

楚璉也因此明白了為何那日從宮中出來鄭國公府老夫人為什麼那麼急切請她了。

不過既然是因為這種原因求到她這裡,楚璉也不是冷硬心腸的人,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再說救的人還是在京中頗有名望的老鄭國公。

但是什麼話都不能說死,她也不過是答應鄭國公府的管家儘力而為而已。

儘管是這樣,那管家也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一個勁佬弧

瞧著面前楚璉的行事做派,賀老太君暗地裡點頭,三郎媳婦是個心善的,卻不一味心軟,知道自己深淺,並未逞能,平日里雖然備懶了些,但是遇到大事,掌舵的能力卻不錯。

在去鄭國公府的這一路上,楚璉也沒有閑著。

她是先詢問了鄭國公府大管家老鄭國公飲食上的喜好,又問了老鄭國公的身體狀況,認真衡量后,這才初步決定做什麼菜式。

管家得了錦宜鄉君的吩咐,當即就命身邊跟著的一位隨從快馬加鞭先回府準備鄉君說到的食材。

賀老太君和楚璉是兩刻鐘後到的鄭國公府。

在二門一下馬車,就被鄭國公夫人親自迎進了後院,進了老鄭國公的寢房。

鄭世子回府也只看到二門處多停了幾輛馬車,家中慢在照顧著多出來的馬匹。

蕭博簡從馬背上翻下來,視線一掃,奇怪道:「天晟,這好似是靖安伯府的馬車。」

鄭世子仔細一瞧馬車上的徽記,還真是,鄭世子只知祖父身體不濟,這兩日越加的嚴重,父母卻沒與他坦白祖父病重的真正原因,所以鄭世子到現在還被瞞在鼓裡。

他瞥頭看了一眼身邊跟著的常隨,機靈的常隨很快就去打聽了,不一會兒回來,在鄭世子耳邊低聲幾句。

鄭世子訝然,「蕭大哥,是靖安伯府的老太君和錦宜鄉君來府上了。」

蕭博簡也有些吃驚,同時心中又隱隱泛起一股甘甜來,瞧,他還是與璉兒有緣的,他今日來鄭國公府,就碰到了她。

鄭世子雖還惦記著錦宜鄉君做的美食,不過這幾日祖父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他也沒甚心情,但總歸那日是吃了錦宜鄉君做的菜肴,便打算著若是在後院遇到就當面感謝一番。

蕭博簡眼神動了動,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心中瞬間就有了計量。

蕭博簡雖然與鄭世子是好友,但畢竟是外男,是不能輕易進鄭國公府後院的。

他經常來鄭國公府做客,卻很少踏足後院,多半是與鄭世子去鄭國公府前院的書房,今次也不例外。

鄭國公府老夫人早在院門口焦急望著了,一見著賀老太君和楚璉就迎了上去。

到了近前,拉住賀老太君的手,淚盈於睫,「老姐姐,我可總算把你們給盼來了1

賀老太君拍了拍她的手,寬慰道:「先別客氣,咱們先進去瞧瞧老國公,你再與三郎媳婦說說老國公口上的禁忌。」

鄭國公老夫人擦了擦淚,用力點頭,便領著楚璉和老太君進了內間。

老鄭國公確實病的不輕,許是昏睡過去,正在發夢,嘴裡還無意識的念叨著,只是聲音嘶啞無力,楚璉湊到他耳邊這才聽懂他說的是什麼。

不由得額角黑線,這個一腳踏進棺材的老國公命都要沒了,做夢念的竟然是「橙子、肥蟹……」

他到底是有多喜歡吃啊!

楚璉不會切脈,更不懂中醫的醫理,旁邊給老國公診脈的太醫還候著,楚璉便仔細詢問了太醫老國公如今病情飲食上的禁忌,等到都問清楚了,這才領著喜雁和明雁兩個去鄭國公府提前準備的小廚房。

小廚房裡食材應有盡有,好些還是按照楚璉之前吩咐剛送進來不久的,都是頂頂新鮮的食材。

這時正值秋季,蟹肉肥美鮮香,橙子也正是成熟的時候,怪不得老鄭國公這個老饕會念叨著這兩樣。

既然他念著這兩樣東西,楚璉心裡就已經有了打算,不如做一道蟹釀橙。

看病要對症下藥,做飯同樣要投其所好。

蟹釀橙做法並不複雜,主要是要選取上好鮮橙和肥蟹,蟹這裡倒是齊全,但是新鮮飽滿的黃橙卻是沒有。

讓喜雁立即去通知外頭守著的婆子去尋上乘的鮮橙來,這個時候鮮橙上市,並不難找。

婆子帶著兩個小丫鬟匆匆就往前院跑,去找採買的管事。

楚璉親自處理螃蟹,挖取蟹膏,吩咐喜雁在一邊打下手,明雁去熬參粥。

很快,螃蟹就處理好了,那婆子也將楚璉需要鮮橙的送了過來。

鮮橙橙黃,一個個黃澄澄的,散發著果香,形狀均勻,一看就知道是上好的橙子。這些橙子要一個個切開,挖去中心的果肉,再將用蟹肉、豬肉、荸薺、薑末、黃酒等攪拌的餡兒填進去,蓋上原來切下的橙片,上籠屜清蒸。

那送食材的婆子也不敢留在小廚房觀看,規矩的低著頭領著小丫鬟們又守到了小廚房外。

喜雁將黃橙一個個洗好遞給楚璉,為了增強食用者的食慾,楚璉甚至先精心在橙皮上雕上了簡單的花紋,這才將橙子切開,當切到第三個時,突然刀口被磕了一下,楚璉皺眉,拿起那顆橙子掰開,居然在橙心處發現一個細長的鐵管!

喜雁頓時瞪大了眼睛,滿臉震驚。

反倒是楚璉,只是微怔了一下,就已經冷靜了下來,她瞥了一眼喜雁,又看了另外一邊在灶上忙著燉粥的明雁,示意喜雁不要做聲。

楚璉纖細的手指擺動了兩下那根細細的鐵管,就找到了機關,啪嗒一聲輕響,鐵管就打開了,裡面是一張被捲起的細細的紙條。

楚璉之所以這麼熟悉,是因為原文中早有描寫,蕭博簡喜歡這樣與楚璉傳遞消息,這種特製的細長鐵管,他就用過。

還不等打開捲起的紙條,楚璉就看到了紙條外一個米粒大小的「蕭」字。

果然是蕭博簡遞給她的消息!

這個蕭博簡怎麼這麼自作多情,還陰魂不散,楚璉真是氣的不輕。

當即再沒有任何心情去瞧這紙條中寫的什麼,當著喜雁的面,就把還沒打開的紙條連同著那個細長鐵管一起丟進了灶台下的火膛里,火膛里火星微閃,就將那張小小的紙條給撩成了灰燼。

喜雁親眼見到楚璉這麼做,心裡也是長長地鬆了口氣,她知道,自家主子這是對蕭公子沒有想法,自家主子的決定是對的。

她如今是靖安伯府的三奶奶,雖然不是大房嫡母,卻也是一房主母,現下又是錦宜鄉君,主子再與世無爭,那肩上的責任和名聲卻是卸不掉的,況且姑爺除了去了北境這件事外,也並無任何對不起三奶奶的地方。不說姑爺樣貌好,就光是賀家的家風,也是值得自家主子去維護的。那些嫁進高門的貴女們,婚後可是鮮少不用面對夫君的通房妾侍的。

光是這些就夠槽心一波的了。

而且賀三郎出生好,比之蕭公子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個檔次。

都怪這蕭公子,她們小姐早就嫁人了,為什麼還像是水蛭一樣吸住了不放!

喜雁在心中惱恨蕭博簡,本是大方溫和的丫鬟卻將蕭博簡祖宗十八代在心裡都問候了個遍。

楚璉看了喜雁一眼,平靜的輕聲叮囑她:「就當沒瞧見。」

喜雁點頭。

事後,楚璉好似沒事兒人一樣繼續處理剩下來的黃橙。

一個時辰后,補身暖胃的參粥和鮮香的蟹釀橙就都做好了,楚璉又特意親手拌了兩個爽口的小菜。

老鄭國公長期床,又絕食好幾日,不能吃那些硬菜,此次她選的這幾樣都是正好的。

楚璉收拾一番帶著丫鬟拎著食盒快步趕去了老鄭國公的寢房。

鄭國公府前院書房,鄭世子已經去了後院,只剩下蕭博簡一人。

鄭國公府前院書房藏書眾多,蕭博簡經常來這裡借閱書籍,此時一身常隨服飾的衛甲微微在蕭博簡耳邊低語了兩句。

蕭博簡俊臉一皺,帶了些微怒,「什麼,那紙條她看也未看就燒了?」

衛甲恭敬立在一邊頷首。

蕭博簡被氣的胸口起伏,靠在黃楊木椅上閉了好一會兒眼睛這才平息了怒氣。

璉兒!你怎麼這麼傻,就是不相信我呢!可知道我給你的紙條里都寫了什麼!

蕭博簡心裡苦澀又無奈的想著,當真想將那個惱人的小女人抓到面前肆意欺負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