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零二章:留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留人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這次蕭博簡難得正經了一回,那張紙條上確實如蕭博簡所想,並未寫什麼唐突之語,不過他「狼來了」玩的太多了,也怪不得楚璉連看都不想看。

那紙條上寫的內容是有關於楚璉親爹的。

向來遊手好閒的英國公府二老爺楚奇正不知道是走了什麼狗屎運,居然突然謀到了一個正五品的閑職。不但如此,好似與潘府走的頗近。

事出反常必有妖,蕭博簡是想告知楚璉這個消息,並且想問問她有沒有什麼線索,可惜,那張小紙條早就付之一炬了。

蕭博簡攥了攥拳頭,他發現自己有些忍耐不住了。

秋闈、秋闈!

今年,誰也阻擋不了他,十年的忍耐,就是為了今朝亮劍,他絕對會是那個站在巔峰的人!

楚璉帶著丫鬟進了老鄭國公的寢房,此時,鄭國公老夫人和賀老太君都在外間等著她呢。

聽人彙報楚璉提著食盒來了,鄭國公老夫人就坐不住了,連忙起身站了起來。

賀老太君輕聲安慰著,「別急,三郎媳婦做的菜肴老身還是有信心的。」

楚璉其實比兩位老夫人要忐忑,她有些懷疑,老鄭國公真的是一頓美食就能治好的?

她被帶到了老鄭國公的床邊,這時候已經有丫鬟在床邊放上了小几,楚璉從喜雁手中接過食盒,將自己做的菜式一樣一樣擺放在小几上。

看了一眼還在昏迷中的老鄭國公,楚璉蹙了蹙眉,一雙烏亮的杏眼轉了轉,便用溫軟暖糯的聲音開口道:「黃中通理,美在其中,暢於四肢,美之至也,而於蟹得知矣,今於橙蟹又得之矣。秋高氣爽,正是食蟹吃橙的好時機,也怪不得老國公會惦記了。不過老國公作為行家,蟹定然不會少食,橙也定然吃的上乘,可這橙蟹在一起,您可食過?晚輩這裡有一秘方,喚做蟹釀橙,一釀之法,可以說是將橙的芳香和蟹的嫩鮮充分的展現了出來,鮮而香,加之五位調和,此生若是不吃,當真一憾事矣……」

楚璉不但說,還輕輕將一隻蟹釀橙的橙蓋打開,那原本被封起來的味道瞬間就透過空氣飄散了出去,迅速充斥在整個房間里,果然是鮮而香,加上楚璉說的確實誘人,別說那躺在床上的老饕,就算是立在一邊的鄭國公老夫人和賀老太君,還有守候在一旁的太醫,都忍不住抽了抽鼻子、又默默咽了咽口水。

原本還在昏睡中的老國公,眼睫突然抖了抖,不多時,就睜開了一雙布滿褶皺的老眼。

他雖然雙眼有些迷濛,但卻很快變得清明,鼻子皺了皺,似乎是在嗅著空氣中美食的香味。

等到辨別了那香味,一雙老眼更是精光一閃,撐著身子就要坐起來,口中還嘶啞道:「快,快扶我1

鄭國公老夫人一瞧老鄭國公真的清醒了,本就蓄在眼眶裡的淚珠就滑落了下來,哀呼一聲,「公爺,你總算肯吃東西了1也不用丫鬟們動手,一把就撲到了老鄭國公身邊,親自將他扶靠坐在床頭。

楚璉也很是機靈,除了一瞬的驚訝外,很快就反應過來,將小几端到老鄭國公面前。

老鄭國公躺的時日多了,剛剛掙扎的那瞬間似乎是把渾身的力氣用光了,這時候連手都抬不起來,只是用眼神直勾勾盯著那盤蟹釀橙。

鄭國公老夫人連忙取了一個,親自喂他。

一口進入了嘴裡,老鄭國公雙眼發亮,當真是心為之動、眼為之亮、鼻為之敞、口為之爽。

咽下口中美味,老鄭國公就徹底了了絕食的念頭,若不是鄭國公老夫人攔著,不讓他吃的急,恐怕三兩下老國公就一個蟹釀橙下肚。

老國公醒來用餐了,他們這些外人也不宜留在內間打擾,除了老夫人,就連太醫都被鄭國公夫人請到了外間。

鄭國公夫人請賀老太君坐下后,就感激地朝著楚璉福了福,「今日多謝錦宜鄉君相助,請受我一拜。」

楚璉連忙將鄭國公夫人扶起,「夫人莫要多禮,於我來說,只不過是舉手之勞。」

鄭國公夫人搖搖頭,「錦宜鄉君不用謙虛,這樣的美食就算是宮中御廚也做不出來,鄉君真是奇思妙想,讓我佩服。」

楚璉有些耳熱,哪裡是她奇思妙想,她不過是一個集齊後人在廚藝上智慧的吃貨而已……鄭國公夫人給她的評價也太高了。

賀老太君瞧見孫媳窘迫,樂呵呵的道:「三郎媳婦,你那蟹釀橙可做的多?若是多,就拿些來給我們也嘗嘗,方才聽你說的都口中生津了。」

楚璉點頭,「有的。」

話畢從明雁手中拿過那個大一些的食盒,小廚房送去的黃橙多,做這個不費事,索性就多做了些,本來就想著給大家嘗鮮的,此時拿出來正好。

每人都分到一個,就連來給老鄭國公看病的太醫都沒落下。

這些人可沒有老國公難伺候,也正是這樣,味覺衝擊才更強烈。

太醫捧著空掉的橙殼意猶未盡,他盯著橙殼,總算是對老鄭國公因吃不到美食而絕食的做法有了一絲感同身受。

一旦吃過這樣精心烹制的美味,再去食用那些粗糧雜食,就如從天堂掉入地獄,痛苦不堪。

老鄭國公剛剛醒來,儘管食物味美,可老夫人也不敢給他多吃,只能好言相勸著,好不容易說服了老鄭國公。

老鄭國公用了飯食,那陣精神頭耗光了,又閉眼躺回了床上,趁著老鄭國公休息時,太醫又進去診了脈,一出來老夫人就急急問道如何。

太醫笑了起來,道沒什麼大礙了。

其實老鄭國公身子底子好,一大把年紀了,還精神矍鑠,只是精於食,這次床到重病也不過是因為絕食的關係,如今願意吃東西了,楚璉做的又都是養身的飯食,身子緩和了過來當然就沒什麼問題了。以後搭配著養身的湯藥,正常進食就可以。

鄭國公府上的人都是滿臉喜色,賀老太君聽了也為老姐妹高興。

老鄭國公既然沒事了,她們也不宜多留打擾,當即,賀老太君就要告辭。

鄭國公老夫人剛要同意送客就被身旁的兒媳鄭國公夫人拉了一把,鄭國公夫人朝著婆婆使了個眼色。

又輕聲在老夫人耳邊提了兩個字。

老夫人渾身一僵,臉上帶了一絲為難,她窘然地看向賀老太君,又看了看站在賀老太君身後雙眼澄澈的楚璉。

「老姐姐,我有一事相求……」

賀老太君面上那絲笑也淡了下來,面上多了一絲嚴肅,「你我雖不是親姐妹,那感情也與親姐妹沒什麼差別,在我面前,你有什麼話不能說?」

聽賀老太君這麼寬容的安慰,鄭國公老夫人這才舍下臉求道:「不如讓錦宜鄉君多在鄭國公府上住幾日吧!老姐姐,你也知道公爺他嘴挑,我怕他醒來又什麼都不吃……」

老夫人也知道她這個要求有些過分,楚璉既不是鄭國公府的媳婦,本身與鄭國公府也沒有親戚關係,而且已嫁做人婦,就這麼著住在鄭國公府可是不像話的。

而且老夫人這個要求有些像是把楚璉當做廚娘來看待,別說楚璉如今有品級在身,就算是沒品級,也不應被這麼輕待。

如果不是關乎著老鄭國公身體的康健,賀老太君早就與老姐妹發火了。

聽到這個要求,楚璉眉頭緊緊蹙了起來,她非常想一口拒絕,可是當下鄭國公老夫人是在與老太君說話,她若是插嘴就太沒有規矩了。

於是,楚璉視線落在了賀老太君臉上,眼中期寄,如果這個時候賀老太君毫不猶豫的將她「交」出去,那楚璉將會對「賀家」失望透頂。

賀老太君臉上那絲淡笑消失了,被嚴肅所取代,她看著老姐妹,片刻后,搖了搖頭,堅定道:「我知曉你著急,可是這樣於理不合,三郎媳婦年紀小,我可不放心她待在外頭。」

再說,楚璉能應了一時急迫,那也不可能永遠照顧老鄭國公,她不是下人,而是靖安伯府的三奶奶,三郎明媒正娶的媳婦兒。

楚璉沒想到賀老太君拒絕的這麼乾脆,一點也沒叫她失望,一時覺得心中暖暖的,對賀家也多了一份真正的依戀。

因為這份依戀,一雙澄澈的眼睛也變得亮亮的,充滿了溫暖的感情。

鄭國公府老夫人也沒想到老姐妹會拒絕的這麼乾脆,瞬間有些下不來台,她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老夫人心裡也知道此事自己有些過分了,可是被這樣直接拒絕,心中還是不快。

鄭國公夫人更是不知道說什麼,一時氣氛倒變得尷尬起來。

楚璉意識到氣氛不對,靈機一動,就道:「祖母,鄭國公老夫人也是擔心老國公,老國公不過是精於食,只要有新鮮口味的菜肴就成,沒有孫媳在也簡單的很呢1

她這席話一出口,所有人都驚訝地看向她。

她真有辦法?

只要是賀老太君站在她這邊那就好辦,不過就是給老鄭國公做些新鮮美味的菜肴,楚璉辦法多了去了,哪裡用她親自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