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零三章:試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三章:試煉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再說,最差的法子也不過授些菜譜與鄭國公府上得力的廚子,她恰好最不缺的就是這些別人口中的秘方。

楚璉笑了笑,「還請老夫人和鄭國公夫人稍候,我有些話與祖母商量,至於結果必不會叫兩位失望的。」

老夫人與鄭國公夫人對望了一眼,之前也卻是她們說的有些過分,本就帶了絲愧疚,現在見楚璉讓步,連忙答應下來。

老夫人還讓貼身的大丫鬟領著她們祖孫去了隔壁的廂房。

進了廂房,關了門,賀老太君這才拉著楚璉的手,嗔怪道:「璉兒,這件事本就是她們鄭國公府不對,你不用這般顧慮他們。」

楚璉扶著賀老太君坐到了黃桃木椅子上,安慰她:「祖母,我知曉您維護我,也心疼我,可是您畢竟與鄭國公老夫人的交情不一般,老夫人確實是擔心老鄭國公的身子,情有可原。再說,這件事沒您想的那麼嚴重,想要讓老國公吃到美味佳肴,孫媳可有的是辦法呢!您坐這,莫要為孫媳擔心,這件事就交給孫媳來安排。」

賀老太君盯著楚璉澄澈的雙眼,見她明眸一眨一眨的,確實沒有一丁點兒的勉強,也豁然笑開。

她與鄭國公老夫人是手帕交,又哪裡真的想鬧什麼不愉快,不過再怎麼樣,兩人都是兩個府上的老太太,有時候利益衝突難免,身份不一樣,利益角度也不一樣,如果能避免自然是好,不能避免她們兩人誰也不會退縮的。

今日這樣的事情,如果角色對調,相信鄭國公老夫人做法也會像她一樣。

不過,現在有兩全其美的方法當然更好。

「好,祖母這次聽你的。」賀老太君拍了拍楚璉柔軟的小手。

楚璉坐到了賀老太君的身邊,這間廂房裡都是她們出門從靖安伯府裡帶出來的心腹,沒有旁人,所以也沒什麼好避諱的。

楚璉視線朝著她帶來的喜雁和明雁看了一眼。

兩人都是渾身一怔,明了了楚璉的一些想法。其實,剛剛聽了楚璉與賀老太君的那番話,她們心中就隱隱有了感覺。

喜雁臉色一苦,眉頭緊緊蹙了起來,明雁立在她身邊卻沒什麼多餘的情緒。

楚璉不動聲色的將兩個人的反應都看在眼裡,她朝著兩人招招手,「喜雁,明雁,你們過來。」

喜雁和明雁兩人低頭走到楚璉面前,同聲道:「三奶奶有什麼吩咐?」

楚璉說話不喜歡賣關子,直言道:「想必你們都已經猜到了幾分我的想法,老鄭國公身子不適需要人照顧,我又不可能留在鄭國公府,而你們一直跟在我身邊,平日里院子里菜肴的秘方我也從不避諱著你們,由著你們學去,如今,有了這個機會,你們二人中可有願意留下來照顧老鄭國公飲食的?」

果然,楚璉說出了這樣一番話來,喜雁和明雁也多多少少猜到。

楚璉話一說完,喜雁就不舍地看向楚璉,滿眼不安。明雁在這個時候居然比喜雁還要鎮定,她只是低著頭,劉海擋住了眉眼,楚璉看不清她的表情。明雁的眼角餘光瞥了一眼喜雁,她發現喜雁壓抑著情緒隱忍不發,她也就沒張口詢問一個字。

楚璉微微蹙眉,見兩人都是一語不發,繼續道:「你們畢竟是我身邊的一等大丫鬟,讓我將你們就這麼送與人,當然是不可能,若是你們中有能留下來的,等老國公的身子好些了,我還是會派人將你們接回去,當然,若是你們都不願意,我也不會勉強,法子總是人想出來的,一路不通我們換一路便是。」

楚璉從來不喜歡強迫人,如果兩個丫鬟都不同意,她也不會覺得有什麼,頂多就是捨出去幾張配方罷了。

不過留下來照顧老國公對於喜雁和明雁來說也是一個難得的機遇,兩個丫頭腦子都不笨,想必稍微轉轉就能想到其中的諸多好處。

賀老太君沒想到楚璉會這樣御下,她突然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一雙精明的眼睛也落在了面前的喜雁和明雁身上。

聽到楚璉這麼說,喜雁明顯是鬆了口氣的模樣,明雁卻身體緊繃了一下。

楚璉盯著她們,兩個丫鬟身上的壓力不小,被這樣兩雙像是要將人看透的眼睛盯著,喜雁和明雁心裡都在打鼓。

「你們將你們心中最真實的想法說出來,不管你們的選擇如何,我都不會怪你們。」

須臾,喜雁深吸了口氣,才鼓起勇氣抬起頭,顫著聲道:「三奶奶,奴婢不願意留下,奴婢……只想在您身邊伺候您。」

楚璉微怔后笑了起來,「那就留在我身邊就是。明雁,你呢?」

喜雁聽到楚璉的話,心中提起的大石頭終於落地,她眼眶微熱的看了自家主子一眼,隨後站到了一邊。

在聽了喜雁的回答后,明雁明顯比之前更加緊張,經過了劇烈的掙扎后,明雁還是做了對自己最有利的決定,她抬起臉來,看向楚璉,「三奶奶,奴婢願意留下來照顧老國公。」

明雁有一雙雙眼皮的大眼睛,比起福雁的跳脫,她要沉默許多,原文中並未著重說過楚璉身邊這名丫鬟,經過這些日子的觀察,楚璉也並未發現她品性上的缺失,不過,明雁是她最貼身的丫鬟,她總是會找機會去試煉她的,今日這就是個機會,只可惜,明雁顯然讓楚璉失望了。

不過,這是她自己的選擇,楚璉並不會去怪罪她。

楚璉臉色並未看出什麼不妥來,她笑的甜甜,「好,那你就留下來照顧老國公,畢竟是我身邊的大丫鬟,總不好丟了我的臉面,平日里我教予你們的那些秘方,用在老國公身上不要吝嗇,至於旁的,你也不用擔心,都由我和祖母來安排。」

明雁沒想到楚璉竟然這麼一口就答應了,還滿臉高興的樣子,她偷偷瞥了一眼楚璉又小心看了一眼賀老太君,心才真正放下來。

下一刻,她就對鄭國公府中的生活嚮往了起來。

說到底,明雁再聰慧,她也不過是個沒見過多少市面的小丫鬟而已,心眼再多,眼界總是有限。

既然商量好了,楚璉準備的其他法子自然也用不上了,她又叮囑了明雁一些事情,這才攙扶著賀老太君出了廂房。

鄭國公老夫人沒想到楚璉身邊的一個大丫鬟居然也會這般多的秘方,驚詫之餘,當然滿眼不信,如今一張秘方何其難得,就算楚璉輕易能做一手好菜,也不會寬容到將這些秘方都教給身邊的大丫鬟。

見她們不信,楚璉微微一笑,讓人準備食材,叫明雁在眾人面前露了一手。

明雁做的是龍鬚面,那麵的功夫,和煮麵的法子,可不是尋常人家能有的。

直到面做出來端到了鄭國公老夫人面前,她這才不得不相信楚璉身邊的這名丫鬟也是廚藝高手。

既然證明,明雁也就被留了下來照顧老國公的飲食,鄭國公老夫人也知曉這是賀老太君最大的讓步了,她帶著兒媳親自將賀老太君和楚璉送到了前院。

正準備上馬車的時候,鄭世子趕了過來。

鄭世子年輕,又是個嘴甜的,一來就先給賀老太君請了安,隨後又感謝楚璉那日招待,最後竟然還問到了歸林居開張事宜。

楚璉有些驚訝,「鄭世子是如何知曉我正在張羅酒樓開張的事。」

鄭世子爽朗一笑,「前幾日聽賀大哥說的,到時候,錦宜鄉君莫要忘了給我多留一張帖子。」

「那自是應當。」

原是如此,楚璉笑起來,鄭世子說話爽快,委實讓人討厭不起來。

寒暄了兩句,楚璉才隨著賀老太君回了靖安伯府。

瞧見了靖安伯府的馬車出了府,鄭世子轉身一臉好奇的問祖母和母親,「聽說鄉君留了她的貼身大丫鬟在咱們府上,這是為何?」

鄭國公夫人聽他這麼問,瞪了他一眼,「一日日正事不幹,竟打探這些小事,你要知道這些做什麼1

鄭世子從來都是哄人的一把好手,尤其是哄母親和祖母這樣年紀大的長輩。

他一把抱住鄭國公夫人的手臂,「母親,你也說這是小事,既然是小事就告訴兒子嘛,省得兒子再去派人打探。」

鄭國公夫人只有這一個兒子,其實非常疼愛,她寵溺又無奈地看了兒子一眼,伸手點了點他,「鄉君留下的這個大丫鬟擅廚藝,是照顧你祖父的,你莫要去搗亂。」

鄭世子有些吃驚,「擅長廚藝,那比之鄉君又如何?」

鄭國公老夫人瞥了孫子一眼,「如何能與鄉君比,這丫頭是鄉君教導出來的,你不是說你吃過鄉君親手做的菜肴,日後你再嘗了那丫鬟做的,自然就知曉了。」

鄭世子聞言倒是多了絲期待和興奮。

午後,賀老太君和楚璉就回到了靖安伯府。

楚璉先是送了賀老太君回慶堂,臨走時,賀老太君將下人都遣了出去,拉著楚璉的手說體己話。

「你這孩子,就這麼把賞了出去,如今身邊少了人,祖母將木香給你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