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零四章:各有心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各有心思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木香是賀老太君身邊最得重用的大丫鬟,楚璉怎麼可能要去。

她搖頭,一雙明澈的眼眸眨動,靈動嬌俏。

「祖母,我身邊不缺人的,再說如今松濤苑就我一個主子,夫君不在,要那麼多人伺候也沒用,夫君臨去北境前,還特意安排了問青問藍和鍾嬤嬤到我身邊來,明雁如今不在了,讓問青頂了她的缺便是。」

賀老太君一想也覺得成,楚璉院子里多了問青問藍兩個丫頭后確實不缺人,既然這樣,她也不勉強。

「行,既然你那裡不缺人,祖母也就不給你了。今日你做的很好,明雁那丫頭以後就算回來了,也使法子將她打發掉吧,你身邊那個叫喜雁的倒是個衷心的。」賀老太君一語道破了楚璉之前做法的用意。

楚璉甜甜笑道:「祖母慧眼如炬。」

賀老太君瞧她笑的甜,伸手點了點她眉心,「看不出來,真是個小人精,這樣也好,總是貼身照顧的人,可不能留著有異心的。」

楚璉點頭。

祖孫這番體己話說完,楚璉這才離開,帶著喜雁回了松濤苑。

喜雁跟在楚璉身後,心中自豪,這一次,三奶奶是真的對自己信任了。

回了松濤苑,不一會兒大家都知道了明雁留在了鄭國公府照顧床的老公爺,滿院子的丫鬟神色不定,什麼想法的都有。

楚璉將事情交給桂嬤嬤和喜雁,自己就進屋休息了。

明雁不在,楚璉身邊一等丫鬟就少了個人,桂嬤嬤和鍾嬤嬤商量后,就讓問青頂了明雁的缺,負責明雁尋常管的那些事。

問青問藍之前都是二等丫鬟,現在問青成了一等,二等的桂嬤嬤又補了兩個人,最後將院子里一個粗使掃灑的丫鬟白茶提成了三等。

白茶沒想到這樣的好事居然落到了自己的身上,當場就感動的哭了起來,還好及時被勸住了。

院子里的調度安排好,桂嬤嬤手一揮,讓人散了去,各自回到各自的崗位做事。

楚璉身邊四個大丫鬟輪班,原來是喜雁和福雁一組,明雁和景雁一組,現在明雁留在了鄭國公府,喜雁又隨著楚璉剛從外面回來,於是今日在楚璉身邊伺候的就成了福雁和景雁兩人。

午後時光,也沒到吃下午茶的時辰,松濤苑裡大小丫鬟婆子大多還在自己屋裡休息,楚璉也在裡間歇午覺。

桂嬤嬤和鍾嬤嬤帶著問青問藍去了喜雁的屋子,大概是詢問今日在鄭國公府的事情。

旁邊耳房裡,福雁和景雁正圍坐著小几喝茶吃點心。

景雁喝了口煎茶,悶悶的嘆了口氣,「明雁的運氣真好。」

明雁和她都是在楚璉出嫁前送到楚璉身邊當陪嫁丫鬟的,兩人並不是家生子,都是從外面人牙子手中買進府里**的。

二房繼母對楚璉怎麼可能會掏心掏肺,給她知根知底的家生子使喚。

福雁瞥了一眼景雁,「這事也要靠運氣的,三奶奶沒去鄭國公府之前,咱們又不知道有這樣的好事。」

是啊!要是知道,她定然是要爭取的。

景雁抿了抿唇,懊惱不已,如果今天是她頂替了明雁跟著三奶奶出門,那留下的定然就是她了。

鄭國公府啊,而且照顧的是老公爺的飲食,明雁會的那些菜式,她可是也會呢!

先不說鄭國公府的富貴,就說是老國公,那可是皇上都敬佩的人物,若是伺候好了,得到老國公的看重,指不定收她做義女都有可能,即便以後還回靖安伯府,那她的身份也會提高,與喜雁福雁這些丫頭可就不一樣了。

而且,聽說鄭國公府三代單傳,如今府上的鄭世子正是在好年華呢!

鄭世子在國子監求學,風流倜儻,上次來靖安伯府做客,他沒來後院,否則定是要找個機會偷偷看看的。

福雁輕蔑地瞧了景雁一眼,看不起她眼皮子淺,畢竟是外面買來的,一點富貴就迷了眼,不堪重用,真是白瞎了三奶奶的栽培。

景雁因為鬱悶,點心都吃不下去了。

她悶悶道:「福雁,你難道就不想去鄭國公府?」

福雁將手中吃剩的魚皮花生扔進小几上的瓷盤裡,拍了拍手,站起身道:「我可不想,我是自小留在三奶奶身邊伺候的,才不稀罕照顧老鄭國公的功勞呢!也只有你們這些後來的小丫鬟眼皮子淺。」

福雁說完扭著小腰就去了楚璉房的外間守著了。

景雁怎麼也沒想到她會這麼說,頓時被氣的不輕,憤怒地站起身指著福雁的背影,咬牙切齒,可是想罵又不敢,畢竟外頭還守著好幾個小丫鬟呢!

到最後景雁也只能憤憤在心中罵福雁虛偽,明明心裡羨慕的要死,面上還裝的雲淡風輕,當真做作。

她們呆在這靖安伯府後院有什麼盼頭,男主人遠在邊境,府上大房離他們遠的很,二房的少爺一個月回府不過一兩次,她們根本沒有接近的機會,日後年紀到了,三奶奶高興就給她們配個管事,不高興,說不定就打發給干粗活的小廝了,日後根本就有能出頭的時候。

明雁命好,有了這番機遇,做不了鄭世子的房內人,也指不定能嫁給個小官,當正房的官太太。

她呢,待在三奶奶身邊,鎖在這松濤苑裡,還有什麼盼頭!

明雁的突然離開頓時讓景雁的心思浮動了起來。

福雁朝著花廳的方向走著,其實心中並不是她外表表現的這麼平靜,她何嘗一點不羨慕明雁呢!

只是他心裡有了另外的影子,總也要比景雁沉住氣的。

一想到賀常棣英挺的身姿,如玉的修容,還有那莫名吸引他的那股冰冷和憂鬱的氣質,福雁好似渾身就要興奮的發抖起來,她一定會等,不管幾年,她都要等到三少爺回來的那天,她手中握著那封信,她不怕得不到三少爺的疼愛。

楚璉躺在柔軟的床上,擁著淡淡熏香的錦被,一覺睡的香甜,哪裡有空管自己院子里的這些小丫頭們想的什麼。

接下來幾日,楚璉一直都忙著歸林居的開張事宜,時間如流水一般就淌了過去,轉眼離九月初一歸林居開張只剩下一日。

明雁留在鄭國公府盡心照顧老國公飲食已經有五六日了。

吃著明雁親手烹制的美食,老鄭國公的精神頭又回來了,只幾日身體就恢復的差不多,第四日的時候都能下床走動了,待到第六日已經可以晨起打一套五禽戲。

這日,鄭世子大清早就來了祖父的院子,老國公正換上短打,準備晨練,瞧著孫兒來了,樂呵呵的道:「天晟,來與祖父一起打拳。」

聽到祖父邀請,鄭世子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直接把外袍解了扔給身邊的常隨,大步走到了祖父身邊,與老國公一同晨練起來。

「小子,這麼早來祖父的院子,可是想來蹭吃的?」老國公哼了一聲道。

鄭世子是個嘴貧的,「還是祖父了解孫兒,不過孫兒今日來可不單單是為了口腹之慾。」

「哦?何事?說來。」

老國公精神奕奕,雙拳虎虎生風,瞧他如今模樣哪裡像是五六日前剛剛經歷過生死,那病床上絕食后的孱弱完全沒了影兒。

這美食的力量當真讓人嘖嘖稱奇。

「靖安伯府的三奶奶,也就是錦宜鄉君的酒樓明日開張,祖父可想去觀一觀,孫兒這裡恰有兩張請帖。」

「錦宜鄉君,便是那日與賀老太君一同來府上的丫頭?」

「可不是,祖父身邊如今這位得寵的丫鬟便是錦宜鄉君留下的。」

「這倒是有趣了,你便給祖父也留一張帖子吧1

鄭世子高興的眉毛尖都挑了起來。

祖孫兩人打了小半個時辰的拳,在下人的伺候下沐了浴,婆子就進了正房通知朝食已經準備好了。

老國公帶著孫兒進了花廳,瞧見桌上已經擺放了好幾樣吃食,有粉蒸糕、花捲兒、蒸餃、油條,還有冒著熱氣的瘦肉粥。

食物的香味在花廳門口就聞到了,祖孫兩人正飢腸轆轆,快走幾步就在桌邊坐下。

老國公瞧著滿桌子各色從未見過的朝食,兩眼冒著熱切的光芒,他瞥了身邊的明雁一眼,「明雁,你來說說,這些都是什麼。」

老國公這麼一問,鄭世子轉頭看了一眼立在桌邊的明雁,明雁垂頭眼睛餘光發現鄭世子在瞧她,雙頰立即飛上了一片紅暈,但還是開口輕聲解釋道:「回老國公、世子,最邊上的那盤是黃金雙槍,外脆里軟……」

明雁軟軟柔柔的聲音在花廳里響起,但是鄭世子越聽卻覺得越不對勁。

這丫頭介紹的雖好,可是話語中卻隻字未提的錦宜鄉君,她話中意思表達的竟然是這些菜肴都是她自己琢磨的,這怎麼可能!

鄭世子微微皺眉又看了一眼明雁,這時明雁也向他看來,一雙大眼滿含著情意,如秋波盪起,綿綿軟軟。

鄭世子一怔,下一刻,就移開了視線。

老國公是什麼樣的人,這些小動作早就落入了他精明的老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