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零六章:阿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六章:阿媽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常棣雙眸看向遠處,腳下步伐不停,可是腦中思緒早已飄遠。

除了魯國公與他自己,甚至連郭校尉都不清楚他突然升職的原因。

固然他在軍中表現可圈可點,可這樣出色的人不止他一個,他不會天真的傻到認為這是他重生才得到的光環。

魯國公錢大將軍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活了兩世,比任何一個人都清楚,即便是錢大將軍的嫡子到了軍中,那也得從最下等的士兵做起,而且對他的要求只會更加嚴苛,更不用說他這樣與錢大將軍幾乎是毫無關係的外人了。

他能從郭校尉這裡下手,在短短時間內混到把總,已經算是走了捷徑,這還是因為他有前世記憶和晉王相助的緣故。

在軍中能再次見到錢大將軍完全是因為楚璉寄來的那瓶葡萄酒的關係,錢大將軍雖然好酒,可也絕非會因為一瓶酒給他升職。

所以郭校尉通知他被升為步兵校尉后,連他自己也是吃驚的。

當時,他立即就去求見了錢大將軍。

錢大將軍不是個喜歡隱瞞的人,立時就告訴他,是因為鄭國公來信替他說了情。

老鄭國公是錢大將軍的恩師,恩師一封信來到邊關,只是囑託他給賀三郎一個機會,他又怎麼可能不賣恩師一個面子?

況且錢大將軍這輩子最尊敬的人就是鄭國公,毫不誇張的說,要是他老子發話錢大將軍都有可能不聽,但是恩師的話那就是「聖旨」,無論如何也是要做到的。

而且鄭國公鮮少求人,錢大將軍就更不可能放著不管了。

不過,賀常棣也不是個傻的,他不會因此矯情拒絕升職,更高的職位,也就意味著他的起點更高,他預想中的目的也會達成的更快。

他只是不想做一個糊塗的人,事出反常必有妖,祖母雖然與鄭國公老夫人是手帕交,時時有來往,可畢竟只是兩位老夫人之間私底下的,平常兩府事物互不干預。

上輩子,靖安伯府落得個那樣凄慘的下場,老鄭國公可是也未在皇上面前說過一句好話的,怎麼這個時候會專門寫信通知錢大將軍照應他?

儘管賀常棣還想再問,可是他卻知道,再深的原因他定然是問不出來了,先不說錢大將軍知不知道其中原委,就算他知道也不會與他說。

賀常棣告退,現在也只能望著晉王和家信中能透出一點半點。

還有,這些日子未收到家中來信,也不知道楚璉那個毒婦在府中有沒有不和規矩的舉動,如果她敢有任何異動,那等他回京,就是休棄她的時候!

在腦中雜亂想著的時候,不知不覺已經走了好長一段路。

他記得前世,秋闈后的一個月,北境安靜了五年之久的圖渾人暴動。

錢大將軍帶兵歷時五個月之久才真正鎮壓,當時北境邊軍傷亡慘重,因是冬日,大雪封山,兩淮的軍糧運不進涼州,邊軍里起碼有五分之一的兵士是被凍死餓死的。

後來大雪融化,春日到來,物資送進來,情況才逐漸緩解,一舉剿滅圖渾兵。

也是在那次大戰中,錢大將軍旗下的左翼軍校尉高長偉立了莫大軍功,被一舉封為長平將軍,甚至還賜了爵位。

賀常棣雙眸微眯,從中露出一抹精光。

今生,他的第一步便從前世他的流放之地開始!

又走了半個時辰,那好似遠在天邊的破舊帳篷終於到了眼前。

這是一處小山丘,幾頂破舊帳篷就建在小山丘背風處,帳篷破損處已經被人用割來的枯草堵祝

離帳篷不遠,圍著一片籬笆,籬笆里拴著兩匹瘦馬和幾隻老羊。

羊只咩咩的叫聲借著風傳了很遠。

這時,天色已經開始微微暗了下來,但是帳篷里仍然沒有亮起燈火,站在帳篷外,只能偶爾聽到幾聲咳嗽聲和低低的沙啞的女人說話聲。

賀常棣被涼州荒涼的狂風吹的冰冷的心,好似因為這並不好聽的女聲頃刻就暖和了起來。

他眼角似乎比平常熱了些,盯著幾乎要淹沒在黑暗中的帳篷,深邃的眼神這一刻充滿了溫暖。

也不知道在帳篷外面站了多久,被人從裡面壓住的帳篷帘子終於動了動,不一會兒就從帳篷里鑽出了一個中年女人。

夜色越發的濃重了,女人裹著厚厚的毛皮衣服,根本看不見臉,只能模模糊糊瞧見一個蠢笨的影子。

「阿媽。」

賀常棣嘴角無聲的喃喃了一聲。

出來倒水洗碗的中年女人一抬頭就見到不遠處兩個黑乎乎的人影,嚇的尖叫了一聲摔倒在地上。

賀常棣連忙上去將女人扶了起來。

到了近處,中年女人才瞧清楚是兩個漢家青年,頓時鬆了口氣,嘗試著用蠻語問了兩句。

賀常棣張口也是蠻語,而且頗為熟練,與蠻人說話根本就沒什麼不同,中年女人就高興了起來,伸手請賀常棣和來越進帳篷說話。

住在涼州邊境的蠻人總是這麼友好好客,對於會說蠻語的人,就像是對待自己的同胞一般,淳樸熱情。

這樣的品質不管是前世還是如今,都從未變過。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們才缺乏防備,幾年後,被圖渾人屠戮殆荊

中年女人掀開帳篷帘子,頓時一股奇怪的味道就鑽入了賀常棣和來越的鼻息。

這是因為帳篷長期不通風,混雜著各種霉味腐味導致的結果。

來越忍不住捂住了鼻子,抬頭去看自家主子,卻發現賀常棣連神情變都沒變,好像他早已適應了這種幾乎要讓人作嘔的味道。

來越瞧見主子都這樣,只好放下手,死死的憋忍著。

帳篷里沒有燈光,比帳篷外面還要昏暗。

賀常棣轉頭對身後來越道:「點燈。」

來越摸索到放在帳篷中間的矮桌上,從包袱里取出油燈點著。

燈火微微一搖晃,昏暗的帳篷里瞬間就被填滿了暖黃的光芒,借著光芒,賀常棣才將帳篷里的情形看在眼裡,對面站著的蠻人婦女也被他看清。

此時蠻人婦女大睜著眼睛,不敢置信瞧著桌上小小的油燈,呆怔了片刻,才慌張地搖手,還伸手要去滅了燈火。

「阿賽,不用點燈,燈油很貴1蠻人女人急著道,「阿賽」是蠻語中對貴公子的稱呼。

蠻人幾乎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油燈這種奢侈品他們從來沒有閑錢購置,要買油燈,就要去漢家或者圖渾人的集市,而一瓶油燈要用半隻羊來換,絕大多數蠻人都用不起。

油燈對於他們來說是奢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