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一十一章:揚名(3)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一章:揚名(3)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正是因為這樣,鳶姐兒才磨著二夫人同意,同家中姐妹一同趕來。

原本容大嫂也是要來的,可是臨時府中出了些事,她是當家主母被絆住了腳,這才作罷。容大嫂親自將姐妹三人送到府門前,又叮囑年紀最大的素姐兒照顧妹妹們,這才瞧著馬車駛出了英國公府。

三姐妹來的遲,這時候已經午時了,在巷子口迎接貴客的小廝丫鬟已經回去,楚璉都以為這個時候,英國公府是不會來人了。

沒了引導,英國公府的兩輛馬車直接就到了歸林居的正門前。

還沒下馬車,外頭的家丁就貼著馬車邊小聲彙報道:「幾位小姐,歸林居的門口已經被堵住了。」

剛剛還滿臉諷意的鳶姐兒臉色一沉,微微掀開了車簾,朝著歸林居那不起眼兒門面看去。

只瞧著小小的歸林居門口圍滿了人,外頭更是排了長隊,將本就狹窄的巷子都佔滿了。

這怎麼可能!一家如此偏僻的酒樓怎麼會有這麼多食客!

素姐兒也奇怪,她指使家丁去歸林居大門口詢問。

不一會兒,那家丁就回來了。

家丁滿臉的疑惑不解,「回五小姐,那些人都是來歸林居吃飯的。」

「什麼1鳶姐兒情不自禁驚呼出聲,她這般的大驚小怪,惹得素姐兒瞪了她一眼。

素姐兒想了想,從袖口中掏出兩張精緻的請帖遞給家丁,「你去將這兩張請帖交給歸林居中的掌柜,告訴他,咱們是來尋錦宜鄉君的。」

那家丁立即領命去了。

不多時,家丁就帶著秦管事和一位精明的嬤嬤來到了馬車邊。

秦管事親自命人將英國公府的馬車領到了後門,進了招待女客的後院,就由鍾嬤嬤領著去了其中一座小院里。

鍾嬤嬤讓院子里伺候的丫鬟服侍著英國公府的幾位小姐坐下,才站在旁邊恭敬道:「幾位小姐請稍後,我們三奶奶一會兒就來了。」

芙姐兒打量著鍾嬤嬤,眼珠子轉了轉,沒做聲。

素姐兒道了謝。

鳶姐兒嗤了一聲,「怎麼,今日我們是客,六姐姐居然還要我們等著嗎?」

她話一出口,素姐兒就皺了眉頭,鍾嬤嬤一怔,抿了抿唇道歉,「幾位小姐是我們三奶奶的貴客,是老奴疏忽了,沒儘早去請三奶奶過來。」

鳶姐兒臉色一變,狠狠瞪著鍾嬤嬤,她怎麼也沒想到,這個老婆子不但不知進退,居然還敢在這種時候維護楚璉,不過是個賣身的賤婢罷了,也敢和她頂嘴?

鳶姐兒在英國公府中蠻橫慣了,當即就要喝罵鍾嬤嬤,可是還不等她話說出口,就被素姐兒和芙姐兒攔祝

這次喜歡坐山觀虎鬥的芙姐兒居然也攔了她,她立時憤怒地瞪向家中姐妹。

鍾嬤嬤卻不吃鳶姐兒這套,她微微朝著三位小姐福了福,自顧道:「老奴下去親自給幾位小姐準備茶點,幾位小姐請自便。」

鳶姐兒盯著鍾嬤嬤消失在院門口的背影,氣的臉色通紅,「五姐,九妹,你們看!這難道就是六姐的待客之道,你們還不准我發火?」

素姐兒和芙姐兒可不笨,哪裡真的會親口承認楚璉的不是。

素姐兒臉色板了板,蹙眉:「七妹,你夠了!這裡可不是英國公府的二房院子,你適可而止吧1

芙姐兒掀了掀唇,「就是,免得咱們也跟著丟臉1

鳶姐兒進了歸林居瞧著這新穎的布置本就心情不好,如今還被兩位姐妹數落,當即臉色漲的通紅,可現在沒人給她撐腰,經了上回在金石軒的事兒,她也學乖覺了,捏著手絹忍了下來沒有再回嘴。

但是今日她就是來看笑話找茬的,就這麼放棄不是讓楚璉得意?

她朝著身後跟來大丫鬟掃了一眼,那丫鬟連忙從身後拎了一個食盒出來。

不稍一會兒,小院里就有侍奉的丫鬟端了新煎的茶來。

茶水上霧氣襲襲,有一股很特別的甘苦味道,英國公府雖然日漸沒落,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她們從小也是被伺候著長大,這北閩的散茶她們一嗅便分辨了出來。

大武朝雖然盛行煎茶,但是茶源也分好幾大類,北閩散茶算是其中一大分支,散茶有普通和極品之分,可若不是愛茶之人,就不是那麼好分辨出其品質的了。

英國公府的三位姑娘也只不過是能分出這煎茶種類罷了,再多的卻甚少有精通的,如果換做以前的楚璉,說不定可以分出來。

鳶姐兒抽了抽鼻子,翻了個白眼,「六姐姐都開了酒樓了,怎的小氣的用北閩散茶來招待我們姐妹?」

端茶來的丫鬟頓時被羞的臉色通紅,低著頭不敢回嘴。

鳶姐兒瞧著丫鬟顫抖的手指,心情總算是好了些,她轉頭吩咐身後自己的大丫鬟,「去煎茶來。」

她身邊那丫鬟頓時滿臉得色,慢吞吞從包裹中取出一隻精緻的陶瓷小罐,故意將那陶瓷小罐在素姐兒和芙姐兒面前顯擺了一番。

素姐兒蹙眉,她一眼就認出了這是一罐正山的小茶餅,頂級的煎茶,每年老英國公也只能拖關係得到兩罐,去年老夫人賞了一罐給二房,沒想到這茶就到了鳶姐兒手裡。

素姐兒哪裡知道,今日鳶姐兒為了下楚璉的臉面,準備的還不止這些呢,這罐茶也並不是她求來的,而是她在父親的書房偷來的。

芙姐兒眼中也有驚詫,她抿了抿嘴,默不作聲。

「鳶姐兒,你……」素姐兒張口道,話還沒說出來,就被鳶姐兒給打斷了。

「怎麼了,五姐姐,人家招待不周,難道還不興我自己準備的嗎?」

這哪裡是別人招待不周,分明是你雞蛋裡挑骨頭,故意找茬!

那大丫鬟扭著身子去找院子里伺候的丫鬟尋茶具了,另外一個卻是打開了食盒,不等鍾嬤嬤回來,就小心將食盒裡一樣樣擺盤精緻的點心給端了出來,放在桌上。

這下不但是素姐兒,連芙姐兒都用奇怪的眼神看向了鳶姐兒。

點心一瞧就是德安樓的,荷花盤底,是盛京上流社會裡公認度最高的點心拼盤,當然,這價格也不便宜,小小一盒就要十多兩銀子。

她們姐妹在府上的月例銀子都沒有十兩呢!

這次,鳶姐兒還真是下了血本了。

鳶姐兒迎上素姐兒和芙姐兒古怪的眼神,揚起了嘴角,反而笑的開心起來。

「你們都愣著做什麼,吃啊,這點心可是德安樓的,咱們平日里在府上能吃到的時候也不多。」

素姐兒臉色變得嚴肅起來,她警告鳶姐兒道:「七妹,記住咱們今日是來恭賀的,可沒有其他的目的。」

鳶姐兒伸手捻了一塊桂花糕,「五姐姐想哪裡去了,我也沒做什麼吧?」

楚璉正在坤甲號院子里陪著楊夫人和端佳郡主,就被秦管事派人來告知娘家姐妹來了。

端佳郡主聽到當即就翻個白眼,「她們來做什麼?」

楚璉笑了笑,沒說什麼,她知道端佳郡主不喜歡英國公府的姑娘,楊夫人也不是個喜歡應酬的人,就托端佳郡主照顧楊夫人,她去娘家姐妹那裡瞧瞧。

楚璉去素姐兒她們院子的路上就遇到了鍾嬤嬤。

鍾嬤嬤頓了頓,還是將院子里的情況告訴了楚璉。

楚璉瞧著鍾嬤嬤身後領著的拎點心盒子的丫鬟,笑了笑,「別人雖然不稀罕,但是我們禮數卻不能少的,嬤嬤帶人上點心吧。」

鍾嬤嬤心中雖然對英國公府的姑娘們不屑,但是楚璉既然這麼吩咐了,自是不會違背。

她對著楚璉福了福身子,就領著兩個小丫頭跟在了楚璉身後。

楚璉瞧了滿意,賀三郎雖說留下了三個下人看管她,但是這三個人卻都是得用的。

楚璉在進院子的時候,就有小丫鬟進去稟告。

進了小院的花廳,就見到娘家的幾位姐妹都站了起來迎接她,只是鳶姐兒特意往後站了點兒,將桌上的情形故意露出來給她瞧。

楚璉瞥了一眼,心中撇撇嘴,就知道鳶姐兒又要出蛾子。若不是顧著兩家姻親的臉面,她當真是不想給英國公府下帖子。

還沒等素姐兒開口,鳶姐兒就翹起嘴角諷刺道:「六姐姐還真是忙吶,娘家姐妹都能丟在一邊兒,不知六姐姐剛剛在接待什麼貴客?怎麼不引薦給我們姐妹認識?」

楚璉與魏王府的交情,她們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在鳶姐兒眼裡,楚璉鄉君的封號就是因為與端佳郡主親近才得來的。

她怎麼可能不嫉妒。

明明在出嫁前,還是整日里被她壓在下面的人,可轉頭嫁入了靖安伯府就混的風生水起了。她氣的牙都要咬碎了。

楚璉伸手請幾位姐妹坐下,笑容暖暖的道:「我方才陪著楊夫人和端佳郡主,怠慢了五姐,七妹和九妹,只是楊夫人不喜歡接觸生人,只怕七妹的請求我是幫不了了。」

楚璉這麼一說,鳶姐兒臉色頓時就黑了。

她怎麼也沒想到,楚璉會這麼開門見山就拒絕她。

可這個時候她又不能硬拉著楚璉去求見楊夫人和端佳郡主,只能忍耐著,她低眉瞧見桌上的點心,心裡冷哼了一聲,惡劣地揚了揚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