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一十三章:不必回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三章:不必回來了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後頭鳶姐兒回了英國公府被二老爺楚奇正發現偷了茶,父女之間鬧了嫌隙,那就不多做贅述了。

後來楚璉知曉了,也只當了個笑話聽聽。

前院招待男賓的主院里,圍坐了一桌京中老小勛貴,上至老鄭國公,下至小威遠候,有些平日里都不怎麼接觸的,今日卻因為楚璉帶來的美食歡聚在一起。

大家不約而同的只享受面前美食,而不談及朝政國情。

老鄭國公經過半個月修養,飲食上又有明雁精心照顧,如今再見,已經是精神矍鑠,老人家鼻頭帶了一點紅,更顯得精神頭十足。

老鄭國公最近愛上了辣味的水煮魚,在鄭國公府的時候,每頓都要吃,那水煮魚白糯糯的魚片兒漂浮在紅色辣油上,帶有一種特有的鮮嫩美味,吃上一口,嫩的都想要把舌頭吞到肚子里。

原本以為這水煮魚就是至尚的美味了,可今日來歸林居,瞧見小廝端上來一盤巨大的烤魚時,兩隻精明的眼睛都瞪圓了。

歸林居的辣味烤魚用的是岷江里最鮮嫩的清江魚,選出的清江魚在宰殺的時候還處於最鮮活的時候,魚肉鮮嫩,最外層的魚皮焦黃,沾了烤魚盤裡的辣油送進嘴裡,魚皮的油膩已經被烤了出來,只留下細滑和焦香,咽下去,就立馬忍不住想要吃下一口,等到多吃了幾口,筷子就停不下來了,直到舌頭微微發麻,可是又覺得這種大快朵頤的感覺舒暢不已。

烤魚盤裡還能放上各種配菜,新鮮的豆芽和萵苣,焦香的板栗,綠油油的生菜,這些本是普通的菜肴經過烤了魚的滷汁一煮開,味道立馬不一樣,讓人愛不釋口。

主院大花廳里,一桌勛貴,吃的都忘記說話,等到幾筷子下去后,都是呼啦啦流了鼻涕,身後有伺候的小廝捧了濕巾上來,老鄭國公豪爽地擦了把鼻涕,這都秋天了,額頭上因為吃辣出了一層的細汗,就這狼狽樣子,他還要大呼「爽快」。

讓站在後面伺候的小廝們都汗顏不已。

小威遠候口淡,是最不能吃辣的,可是瞧著身邊一個兩個筷子不斷伸向那盤冒著濃郁香味的烤魚,最後他咽了咽口水,終於也抵制不住誘惑,伸向了那方形的大盤子。

兩口魚肉下肚,小威遠候辣的眼淚都出來了,原本淡色的嘴唇更是紅艷艷的,甚至還有些腫,有向香腸進化的趨勢。

他一邊用手在嘴邊煽動,那拿著筷子的另一隻手還忍不住去夾烤魚,瞧他這模樣,哪裡還是那個平日里清俊高貴的小侯爺,此時瞧著就是個饕餮的食客,還是全無形象的那種。

伺候的小廝們頭埋的更低了,一個個恨不得把頭塞進褲襠里,這搶食的情形,哪裡還有一點兒貴族高官的樣子。

明雁今日也跟了老國公來了歸林居,她進不得貴人們一起用餐的花廳,所以躲在屏風后偷偷瞧了兩眼。

在花廳里伺候的小廝們都是秦管事親自選拔出來的機靈人,今日那老國公爺身邊就帶了這麼一個丫鬟,可見這丫鬟身份不一般,他們也就睜一眼閉一隻眼,反正這丫鬟只是站在屏風后看兩眼,也沒幹什麼。

明雁一瞧見花廳里眾人用餐的情況頃刻間就臉色煞白。

她視線又落在花廳中央的那張檀香木八仙桌上,忽然發現那些新鮮的菜式她居然一樣都沒見過!

明雁的心一瞬間就沉到了谷底。

怎麼回事?三奶奶怎麼還有這麼多新菜式,難道她手中還有許多秘方?

明雁一時失神,扣住了屏風上雕花,屏風險些因為她身體倚靠上去的重量歪倒,幸好旁邊站著的小廝眼疾手快扶住了屏風。

那小廝不悅的道:「這位姑娘,若是無事,你還是出去吧,如果這裡出了什麼意外,你我搭上性命都賠不起。」

明雁這個時候也回過了神,找回了一絲理智,她慌張的道謝,然後心亂如麻的轉身跌跌撞撞從後門出了主院花廳。

難道在松濤苑的時候,三奶奶還有許多秘方瞞著她們?

不可能,三奶奶每次做吃食都不避諱著幾個大丫鬟,甚至還親自告訴她們秘方,她可不傻,只要是三奶奶的秘方,她都認真記了下來而後學熟了。

三奶奶也不過是常人罷了,秘方哪裡會取之不盡,就算多,那些日子,她也盡學了才對,怎的現在又出來了許多菜式她連看都沒看過?

說來,其實明雁也不過只學會了二十多道菜,這對於吃遍了大江南北的大吃貨楚璉來說,那不過是九牛一毛,根本不值一提。

也只有明雁自己在心裡沾沾自喜,認為完全掌握了三奶奶祖傳下來的秘方。

瞧方才,老鄭國公明顯就是被歸林居的菜奪去了歡心。

如果這樣,她以後還怎麼在鄭國公府在老國公身邊立足。

明雁越想心情越差,她不甘心,她都勇敢的邁出一步了,絕對不會再退到原地。

她在院外的廊下來回走著,手中手絹已經被她攪成了一團,最後她突然做了一個決定,下一秒,她就快步出了院子。

在路上詢問了一名小廝廚房的方向,而後她就快步去了廚房,只是還沒進去,就被守在廚房外面的一個高壯夥計給攔住了。

「這位姑娘留步,廚房是歸林居的重地,閑雜人等不能進去。」

明雁低著頭身子微微一抖,片刻,她做好了心理建設抬起頭來,迎上夥計犀利的目光,理直氣壯道:「我是三奶奶身邊的大丫鬟,我是奉三奶奶之命來廚房辦事的,你敢攔我?」

原本理直氣壯的夥計一頓,正不知道如何是好時,忽然明雁身後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阿鍾,你進去幫忙吧,這裡的事情交給我。」

說話的是喜雁,喜雁常來歸林居教廚子手藝,這裡的人對她都熟。

那叫阿鐘的夥計立馬對著喜雁行禮就進了廚房。

明雁整個人已經僵住了,她沒想到喜雁這個時候會來廚房。

可是轉眼又想,她又沒做什麼有什麼好心虛的,況且她現在還在老國公身邊伺候,老國公不把她當丫鬟看待,要說是養在身邊的庶孫女別人都信,她現在身份可算是高了喜雁一等,她腰杆子應該更直才對。

「明雁姑娘,這段時間可是一直在照顧國公爺,什麼時候三奶奶指使你做事了,我怎麼不知道。」喜雁嘲諷道。

這個明雁平日里看著還算老實,沒想到她早就生了異心,現在還假傳三奶奶的話,如果剛剛真的讓她進了廚房,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不可挽救的事情。

今日是歸林居第一次宴客,重中之重,可不能出一丁點兒意外。

一聲明雁姑娘就顯出了喜雁對她的疏離。

明雁皺了皺眉,心裡狠狠咒罵著喜雁,臉上卻又擺出一副笑臉來。

她快走兩步到了喜雁身邊,「喜雁姐姐,你錯怪我了,我只不過瞧著今日三奶奶這歸林居廚房裡做出來的菜都新鮮的很,想來瞧瞧,見見世面,可沒別的心思。」

喜雁抽回被她拉住的手臂,冷臉看著她,「你最好沒別的心思,沒事,你還是回國公爺身邊吧,歸林居廚房裡的菜可都是由秘方做出來的,不興給外人瞧見。」

喜雁的話毫不客氣,她本來就不是個會繞心思的人,何況又是在討厭的明雁面前,更是想什麼就說什麼。

明雁臉色不住了,她跺了跺腳,「喜雁姐姐,你這是什麼話!你拿我當外人?就算是三奶奶在府上做吃食的時候,也從沒避過我呢1

「那因為你當時是三奶奶身邊的大丫鬟,是伺候三奶奶的人,可是你現在伺候的主子是國公爺,等你什麼時候回到三奶奶身邊,什麼時候就能與以前一樣了。」

撂下這句話,喜雁懶得與這樣的白眼狼糾纏下去,隨即甩了個背影給她,自己飛快進了廚房。

明雁死死盯著廚房的門,愣了一會兒,最後只能恨恨吐了口唾沫,跺了跺腳離開。

隨後,明雁又去尋了同來的景雁和福雁,只可惜景雁福雁在楚璉身邊伺候,她見不著人。

懷著忐忑又焦躁的心情,明雁心神不寧的回到了主院花廳外。

她剛到花廳門口,就聽到裡面傳來老鄭國公中氣十足的聲音,她頓了頓,朝前走了走,靠的更近。

「錦宜啊,你這酒樓開的好,以後我這老頭子就有地方吃飯了。」這是老鄭國公的聲音,明顯帶著掩飾不住的高興。

「那日後歸林居的生意可是要老國公照顧了。」楚璉聲音帶著特有的軟糯和清亮,很好聽。

「對了,前些日子,我這老傢伙的身體可是多虧了你這小丫頭了,你留在府上的那個丫鬟手藝也不錯,只是老朽這身子也好的差不多了,可不能占著你身邊的大丫鬟,要不,那丫鬟,你今日就派人領回去吧1

楚璉眼睛眨了眨,笑道:「看來明雁那丫頭很是得國公爺的喜歡,晚輩身邊不缺人伺候,既然國公爺用的順手,也不必送她回來了,改日晚輩讓身邊嬤嬤將那丫頭的賣身契送到國公府去。再怎麼說,那丫頭也學了我好些秘方。老國公可是不能不給晚輩這個孝敬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