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一十四章:火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四章:火了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什麼?三奶奶要將她送給鄭國公府?

明雁瞬間瞪大了眼睛,眼裡都是難以置信。

主動拋棄一個人和被動的被人拋棄那感受可是完全不一樣的。

老鄭國公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楚璉,那眼神耐人尋味。

老傢伙浸淫朝政多年,幾乎是一眼就看穿了楚璉這麼做的真正用意,本以為楚璉會被他看的羞愧難當,誰知道面前這小姑娘不但一點不臉紅,雙眼還清澈見底,水光潤潤,微微彎起帶著笑意,兩人眼神相交,反而是他這個老傢伙先心虛起來。

老國公怔然了一瞬,哈哈大笑起來,「也罷,既然錦宜一片心意,老朽就收下了。」

楚璉朝著老鄭國公微微福了福,「明雁有老國公照應,也是她的造化。」

「好了,你這小娃娃,別和我這年紀的說這些有的沒的,那丫鬟如果一心一意伺候老朽飲食,老朽自然不會虧待她,反倒是錦宜你,這新開的酒樓可是要給老朽留上一個小院子的。」

楚璉笑著點頭應下。

一桌的小威遠候也想開口問楚璉要上一個院子,可惜有老鄭國公在這裡鎮著,他根本不敢開口,也只能抓耳撓腮想著吃完了席面在賀大郎那裡下手了。

裡面說話聲極熱鬧,外面站著的明雁卻渾身發僵。

以後她就真的只是鄭國公府的人了。

想到在松濤苑待的這幾個月,彷彿變得不真實一般。

明雁抿了抿唇,突然抬起了頭,眼裡的光芒猛然變得堅定起來,這條路是她自己選的,如今也不過是沒了退路而已,與其跟在三奶奶身邊在靖安伯府里的那個小院子守活寡,還不如在鄭國公府里闖一闖,怎麼說,她還有三奶奶的秘方!

等到她在鄭國公府里有了一席之地,日後就算在三奶奶面前,她的腰杆子也能挺地直直的,她要三奶奶為了今日放棄她的事——後悔!

明雁眼底里閃過了一絲恨意。

楚璉甩掉了手中一個包袱,頓覺神清氣爽,由問青問藍陪著回了坤甲院。

歸林居的大堂和低調的大門前,與往日的門可羅雀形成鮮明的對比,若不是外頭有夥計不停地勸慰,只怕圍觀在門前的食客都要衝進來。

抽籤的三十位幸運的食客此時已經被秦管事安排落了座。

大堂里上菜的夥計吆喝著跑來跑去,很快四冷盤八熱菜一湯品的席面就上齊了。

十三道菜,取十三太保的吉祥寓意。

這樣豐富的席面在大武朝的普通百姓眼裡還是第一次瞧見。

桌上蒸煮油炸烤的菜式一樣不少,其中最吸引人的就是兩道菜,一道是飄著滿瓷盆辣油的水煮魚,一道是被炸的酥脆金黃的鹽酥雞。

辣菜這還算是第一次出現在大武朝百姓的餐桌上,夥計上菜的時候也特意著重的介紹過。

德安樓的王先生也算是個老饕了,最是喜歡嘗試新鮮菜肴,一聽這夥計著重介紹這道奇怪的水煮魚,眼睛都瞪大了。

他來歸林居的路上,已經讓夥計打聽了這家酒樓的來頭。

是靖安伯府上的產業,如今是誰幕後經營卻是不清楚,可方才夥計說在外頭瞧見了英國公府的馬車,這麼一推測,德安樓的這位王先生心裡就有了數。

再瞧這滿桌以前從未見過的菜式,王先生已經有八九分肯定了心裡的那人。

那次,定遠侯府壽桃的事情他也聽說了,畢竟原本要獻給老定遠侯的壽桃原來是出自他手,他後來知道其中情況也並不奇怪。

一直想要見一見這位靖安伯府的三奶奶,不,現在應該叫錦宜鄉君了,如果歸林居這些新鮮的菜式都是出自這位鄉君之手的話,那他可沒什麼好冤枉的,輸的心服口服。

王先生伸手夾了一筷子水煮魚,楚璉怕大武朝人初初接觸辣味吃不習慣,其實這水煮魚里晒乾的朝天椒已經經過處理了,並不如看著這般辣,而是只有淡淡的辣味,儘管這樣,已經對食客們衝擊不小了。

雪白的魚肉片爽滑嫩口,幾乎是到了嘴裡不用嚼兩下就已經碎了,帶著淡淡辣椒焦香,很是開胃。

王先生新奇地眼睛都瞪大了,他又迫不及待去嘗試其他的菜,每嘗一樣,他眼裡的驚奇就多一分,直到將桌上的所有菜肴都嘗了一遍,他已經無法再保持往日的淡定。

妙啊妙啊,原來如此普通的食材居然還能做出這般讓人愛不釋口的味道來,他現在開始相信這歸林居名副其實了。

之前為了吸引百姓關注做的一點也不誇張,相信只要過了今日,這座隱沒在老西市十多年的歸林居將會傳遍整個盛京城的大街小巷。

王先生忽然想到自己即將來盛京的老友來,那個老傢伙若是嘗到了這樣的菜肴,恐怕不得立即上了癮。

等王先生從臆想中回過神,看到的就是眼前已經杯盤狼藉的桌面,他驚地張大了嘴巴,右手還保持著拿起筷子的模樣,可是眼前那一盤盤菜卻早已經空空如也,有那誇張的食客居然將盤子里滷汁都倒進了碗里,混著米飯大口大口地吞咽了下去。

「他娘的,老子活了三十多年,還從沒吃過這樣好吃的飯菜。」一個穿著短打葛衣的中年粗壯漢子粗聲道。

王先生氣的把筷子拍在桌上,心裡雖然鄙視這群人吃飯如打仗,一點也不懂禮儀,可是轉念一想若是自己反應過來,恐怕與這些人也相差無幾。其實,王先生也有與那粗漢一樣的感慨,別說三十年了,他這活了五十多年都覺得以前吃的飯都白吃了。

吃了這樣的美味,頓覺得自己前面五十多年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再讓人興奮的**也總有落幕的時候。

歸林居忙碌的開張終於結束,老西市口也終於恢復了往日的安靜寧和。

傍晚前,楚璉就已經帶著丫鬟嬤嬤們回了靖安伯府,歸林居里剩下的事情都有秦管事照料,這個她自不必操心。

回府後,先去慶堂那邊請了安,楚璉就回了松濤苑,桂嬤嬤知曉楚璉的習慣,這累了一日定是要好好休息的。

所以早早地就為楚璉準備好了香湯,楚璉沐浴後用了一碗紅豆粥就回房躺下了。

次日天還未亮,那窄小的老西市口彷彿又恢復到了十幾年前的繁華。

不光是生活富足的普通百姓,就連那些各府華貴的馬車擠在老西市口的也不在少數。

秦管事為了就近照顧歸林居的生意,最近都是歇在歸林居後頭的院子里,開張這日終於結束,大家心底里一塊石頭都落了地,不免晚上休息的時候都徹底放鬆下來。

誰想還未痛快的睡到天明,歸林居大堂的前門就被人拍的山響。

秦管事艱難地睜開眼睛,下了床微微推開窗,瞧見外面還黑著,瞅了瞅還高掛在天上的一彎月牙,估莫著現在頂多五更天。

正要躺回床上接著睡,房門就被夥計敲響了,「秦管事,秦管事,您醒醒,快去前頭看看吧!有人闖進來了1

什麼!

夥計拍門又急又快,話音也帶著焦急,秦管事瞬間就被嚇跑了瞌睡,他也顧不得再躺回床上了,從屏風上抽下來自己的外袍披上就去開了門。

「怎麼回事1

夥計提著燈籠,看他一副剛從床上爬起來的樣子,急忙解釋:「大門口擠滿了人,阿鐘不知道怎麼回事,開了門,那些人就都瞬間擠了進來,都吵著鬧著要訂席面,小的剛要叫人將人趕出去,就瞧見人群里還有幾家勛貴的管事,現在大堂都擠滿了,請都請不出去。」

夥計臉上滿臉的煩惱,大半夜的,急了一腦門的汗,方才還有歸林居里做活的小廝說,有塊門板都被擠裂了……

旁人家都是擔心生意不好,沒生意做,他們歸林居卻是要憂心怎麼才能將過多的食客請走。

夥計如此一想,額角就忍不住黑線。

秦管事還以為歸林居被什麼壞心思的人盯上了呢,誰想竟是這樣的事,頓時哭笑不得,可也不敢耽擱,換了衣裳就跟著夥計去前頭大堂應付去了。

自家東家雖然是靖安伯府三奶奶,但是盛京城中最不缺的就是勛貴高門,若是一個不小心應付不好,得罪了哪家可是招了禍。

秦管事從黑燈瞎火帶著幾個自己的得力手下一直忙到了天色大亮,這才好不容易將這一群人安撫又安排了,可還不等他喝口水歇上一刻鐘,那老西市口巷子盡頭就又來了一群人,為首的是幾個中年人,還沒到歸林居門口,就對著身後的一群人朝著歸林居的門面指指劃劃,臉上帶著笑,嘴裡嘰里呱啦的不知道在說什麼。

還沒到酒樓早上開門的時辰,秦掌柜就坐在靠著門口大堂桌邊,捧著茶盞,瞧見遠遠走來十幾二十人,頭皮頓時覺得一陣發麻。

這……這群人不會又是來吃飯或者是定席面的吧?

他們這歸林居的席面可是已經被定到下下個月了!

秦管事再精明也從未遇到過這樣的情況,最後還是派人專門去靖安伯府請教楚璉,這才有了暫時處理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