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一十五章:大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五章:大發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好像是瞬間發生的事情,歸林居一家幾乎要淹沒於時間長河裡的老酒樓突然就名揚整個盛京城。

開張那日所唱的膾炙人口的好漢歌也傳遍了大街小巷,往來街道上的百姓,時不時就能聽到稚嫩的童音在唱著「大河向東流」。

歸林居後頭精緻的小院子幾乎是被盛京城裡有名的權貴重臣給承包了下來,而且一日日的訂金還在不斷增長,即便是知道這是歸林居故意坑人,可有的是人傻錢多的願意被坑。

前院大堂倒是不拘食客的身份,價格也是公道的很,可惜想要進來嘗上一頓,非得前一個月定了席面才行。

如此供不應求,偌大一個盛京城,多少人翹首期盼著歸林居拓展亦或是開家分店,可是這歸林居就是巋然不動,就像是已經入定的老僧一般,而且每日還規定售出的席面,多做上一桌都不肯。

天還沒黑,就關門打烊了。不知道氣煞了繁華都城多少嘗鮮的食客。

可即便是這樣,歸林居不但沒有被人遺忘,反而名聲越來越大,甚至有嘗了歸林居席面的文人騷客感慨,「若游京都,不食歸林居佳肴,空往矣1

那些錢多燒的,花重金每日吃歸林居的菜肴,想著早日從這歸林居脫坑,可還不等吃膩,人家歸林居就又出新菜式了,每月都有,還不帶重樣兒的。

只把那些富豪豪紳吃的是淚流滿面,撒不開手。

也正是因為歸林居這家隱沒在老西市的老酒樓每日帶來的食客,讓清冷了十多年的老西市又重新煥發了生機,約莫過了兩月,靠著歸林居幾家民宅都開了門面做起了生意,比早前深巷清戶不知道熱鬧了多少。

今日是歸林居開張滿一月的日子,也是秦管事給楚璉匯總賬冊的日子。

一大早的,貼身伺候的喜雁比楚璉還要忐忑,方才還把蜜水倒的漫出了杯子。

楚璉看到了好笑,「喜雁你怎麼心不在焉。」

喜雁乾脆放下手中茶壺,走到楚璉身邊,接過小丫鬟手中淺紫色纏枝紋的褙子給楚璉套上,「三奶奶,難道您一點也不擔心,今兒可是秦管事來送賬冊的日子。」

楚璉由著喜雁給自己系好腰帶,伸手拿過旁邊的溫水喝了一口,頷首道:「我知道啊,那有什麼可擔心的。」

喜雁給楚璉將衣擺理好,無奈極了,「三奶奶,您難道不想知道歸林居這頭一個月是虧了還是賺了?萬一虧了,那可是兩千多兩銀子!是您全身的家當,您就一點兒也不心疼?」

說到這,喜雁就更緊張了,這妮子,好似當時布置歸林居花的錢是從她口袋裡出的似的。

楚璉好笑,「沒什麼可憂心的,我知道肯定能賺回來。」

啊?喜雁嘴巴張地大大的,怎麼也不敢相信。

「三奶奶,您真的早就知道能賺回來?」

「不然,你以為呢?」

喜雁急忙搖搖頭,立即閉上了嘴,不是誰都有這樣的膽量的。

沒有人比她更清楚了,三奶奶為了籌辦歸林居,將自己的一些金首飾都叫桂嬤嬤拿去融了。

兩千多兩,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只怕是經常經商的男兒也沒有這麼大的魄力一下子將全身家當拿出來賭在一樁事情上。

喜雁暗暗咋舌,只覺得自家三奶奶真是厲害的緊。

其實楚璉也沒有喜雁想的這麼厲害,她只是對金錢看的不重,在她眼裡,就算是這兩千兩銀子賠了,那也沒什麼要緊的,她不還是靖安伯府的三奶奶,還是每日被好吃好喝供著,況且,她做事也不會這麼差,不至於血本無歸。

要是讓喜雁知道自己崇拜的自家主子是這樣一個想法,不得無語地翻一個大大的白眼。

午後,穿了一身藏藍色新衣的秦管事進府求見。

楚璉就在松濤苑花廳見了他。

許是這一個月生意好做、歸林居的伙食又好,這位年輕的管事整個人都胖了一圈,原本清瘦的身形如今肚子突出來了一塊,叫人看了忍不住額角黑線。

「三奶奶,這是歸林居上個月的賬冊。」秦管事向著楚璉恭敬行了一禮,而後把賬冊雙手捧到了楚璉面前。

楚璉只大概翻了兩頁,隨後就將賬冊往旁邊的桌上一放,「秦管事,你直接與我說一說吧,這賬冊留下,我過幾日再細看。」

秦管事正巴不得楚璉這樣詢問自己。

他自小跟著爹學管理鋪子,後來年紀漸長能獨當一面了,許是從小耳濡目染的緣故,十五歲就能將一家普通的鋪子給盤活,可如今他已經二十齣頭了,這家歸林居卻是他這麼多年來經營的最有成就感的一處產業。

這讓他迫不及待想向著楚璉展示自己的成果。

當喜雁聽清從秦管事嘴裡吐出來的數字是多少后,整個人都僵住了,是嚇的。

三千五百八十兩!

這還是刨除了歸林居每月開支后的。

也就是說歸林居一個月純盈利就三千五百八十兩!

天哪!

就算是扣除楚璉當初砸在歸林居里的兩千多兩銀子,那也還有一千八百兩的盈餘!

這是什麼概念!

喜雁徹底呆住了。

楚璉早就料到了,並不像喜雁那麼震驚,不過即便是她,也沒有預料到歸林居僅僅經營了一個月會有這麼多的收入,當真是低估了繁華京都人的消費能力。

又詢問了秦管事一些事,半個時辰后,桂嬤嬤才將秦管事送走。

楚璉將秦管事留下的裝了銀票的木盒打開,從中數了兩張出來給喜雁。

「這些留著松濤苑的日常花銷吧,馬上娘的生辰快到了,借著這個機會,也讓咱們院子里的人沾沾喜氣,剩下的你自己瞧著花用。」

喜雁捧著面額百兩的櫃票,還有些不敢置信,「三奶奶,這些是歸林居賺來的?」

楚璉無語地瞪了她一眼,「當然,你要不要將這盒子里的都數一數,看看是不是一千兩?」

喜雁連忙搖頭,「不數不數,奴婢相信是一千兩,三奶奶您太厲害了,奴婢到現在還不敢相信,咱們以前在英國公府,想攢上一百兩銀子還要好幾年呢1

楚璉怔然,沒想到這丫頭這個時候會想到以前的事,「好了,那些事就不要想了,你家主子現在可不是英國公府的六姑娘了,而是靖安伯府的三奶奶,聖上親封的錦宜鄉君。」

喜雁擦了擦眼眶情不自禁流出的眼淚,「是呢!還是主子現在的日子好,要是現在三少爺也能在主子身邊就更好了。」

喜雁一句話讓楚璉臉僵了僵。

她日子過的太逍遙,差點都要忘記自己還有個在邊疆奮鬥的夫君了。

這倒霉催的蛇精病夫君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可都一個月沒收到他的信了,不會是被她上次的空畫紙給刺激到了,神經更加不對了吧?

楚璉搖了搖腦袋,想賀三郎做什麼!

還是過自己的小日子比較重要。

記得原書中繆神醫大概就是這個時候出現在盛京城的。

楚璉眨了眨澄澈的雙眸,嘴角歡樂地勾了起來。

這個繆神醫,有她在,可不能再被蕭博簡得了先去。

有時候人還真是禁不起念叨,她剛還想著賀三郎怎麼這麼許久都沒寫信回來了,這還沒過半個時辰,賀老太君身邊的劉嬤嬤就領著丫鬟親自來了松濤苑。

楚璉起身迎接。

劉嬤嬤身上披著石青色的絨披風,髮絲被風吹得落下一縷貼在臉上,瞧她這模樣,分明是急急趕來的。

「嬤嬤快坐下歇歇,喝杯熱茶。」楚璉讓福雁趕緊端茶來。

如今已經進了十月,天氣越發冷了起來。

盛京城的冬天總是寒冷而又乾燥的。

劉嬤嬤也不等茶來就樂呵呵的從袖口裡取了一封厚厚的信出來遞到楚璉面前,「三奶奶,這是三少爺親自寫給您的呢!瞧,這麼厚一封1

楚璉訝異地微張小嘴,接了信,「夫……夫君寄信回來了?」

劉嬤嬤這時才坐下,長長哀嘆了一聲,「可不是,也有老太君的,還是方才驛站的官兵送來的,說是靠著北境那邊下大雪,有的城池官道被封住了。原本這信應該大半月之前就能送到的,硬是在路上耽擱了半個月。聽說北境比咱們盛京城還要冷幾倍呢!三少爺自小都沒去過北邊,也不知道能不能適應那邊的天氣。」

劉嬤嬤說著說著,眼眶就紅了起來,眼淚忍不住就要往下掉。

靖安伯府三位少爺中,劉嬤嬤對賀常棣感情是最深的,因為靖安伯夫人生賀常棣後身子一直不好,賀三郎幾乎是在祖母身邊寄養長大的,劉嬤嬤與賀三郎的乳娘也沒什麼差別了。

楚璉被劉嬤嬤說的發愣,北境那邊氣溫驟降,臨近邊城降溫下雪了!

居然這麼快!

楚璉再也沒了白日里那高興雀躍的心情,而是緊緊蹙起了淡淡的眉頭。

劉嬤嬤還是第一次瞧見三奶奶這個神色,以為是自己勾起了三奶奶的愁緒,她連忙擦了擦眼睛,故作歡快道:「瞧,都是老奴不好,三奶奶別多想,三少爺雖然瞧著頎長高瘦,可從小也是跟著伯爺和兄長練武的,身子可是一直都好得很。北境那樣的天氣對於他肯定也不算什麼。況且這些情況也只是聽人胡說的,不一定做的准,瞧,三少爺不是寄信來了,三奶奶快快打開瞧三少爺都寫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