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一十八章:生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八章:生辰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老太君也沒想到楚璉會站出來說這樣一番話,怔忪之後,眼眶就有些濕熱。

她老人家也大概知曉歸林居一個月賺多少的,畢竟秦管事以前是她手下的人。

她知道大郎媳婦這是嫉妒,家宅要安穩,後院就要平和制衡,老太君既欣慰楚璉能說出這樣的話,又感慨鄒氏的變化。

最後她定奪道:「既然三郎媳婦有這個心,那日後你母親的葯錢便由你來出,只是若是超過了自己能力,也不用勉強,要知道,你們身後不管怎樣,還有我這個老婆子呢1

楚璉杏眸一彎,「孫媳知曉了,與祖母才不會客氣呢1

賀老太君想了想,看向下面坐著的鄒氏,「大郎媳婦,老身沒想到家裡公中的產業如今已經這般不景氣了。這也不能都怪你,怕也是身邊沒有什麼得力的人來管理產業。先前我給了三郎媳婦一位管事,如今我也給你一位,叫他幫著你打理府中產業吧1

聽到老太君這麼說,鄒氏震驚地抬起頭來,她嘴唇蠕動了兩下,想要拒絕,可是對上賀老太君那雙精明的雙眼,頓時氣焰就熄滅了。

恐怕先前她做的那些小動作,賀老太君並不是沒猜到,而是相信她,並沒有管而已,如今,她把主意打到了三房頭上,賀老太君自然也不能由著她貪婪胡鬧下去。

現在公然安插了一個大管事在自己身邊,以後她的那些私差恐怕都要撤下來了。

鄒氏後悔不已,今日不但大房沒得到好處,反而還賠了許多出去。

賀老太君瞧鄒氏只是垂著頭不作聲,眉心一蹙,提高聲音不悅道:「大郎媳婦,你可聽到了?」

鄒氏渾身一顫,賀老太君聲音里分明帶著怒氣,「孫媳聽……聽到了。」

賀老太君這兩日身子本就不大爽利,大早上的又被鄒氏一鬧,這就頭疼起來。

「好了,既然沒什麼事,你們都回去吧,安姐兒和琳姐兒也帶回去。」

鄒氏心情抑鬱,帶著兩個女兒離開的飛快。

楚璉落後一步,剛踏出慶堂的院門,就見後頭一個清脆的聲音在喚她。

「三奶奶,您等等。」

楚璉停步,微微側身向後看,見是賀老太君身邊服侍的大丫鬟木香帶著幾個捧著精緻木盒的丫鬟。

木香兩步快走過來,「三奶奶,天氣冷,老太君派奴婢來送您回松濤苑。」

木香攙扶著楚璉說著話不多時就回了松濤苑,而後木香才叫身後的小丫鬟們將錦盒放在花廳桌上。

「這是宮裡的老太后以前賞賜給老太君的,其中有一件白狐裘,一絲兒雜毛都沒有,難得的緊兒。老太君說了,她年紀大了,這樣顏色的狐裘穿著不合適了,三奶奶這樣年紀的正好。還有幾件新鮮精貴的紅藍寶石首飾,一併讓奴婢帶來給三奶奶,搭配著宮裡送來的衣裙正好呢1

楚璉收下了東西,讓鍾嬤嬤把木香送出去,自己回到了內間的小書房,楚璉知道,這些算是賀老太君給自己的補償。

她剛剛看了眼那白色的狐裘,是嶄新的,根本就沒上過身,確實是頂貴重的東西,如果沒有今天這件事,只怕這件狐裘是要賞給她大嫂鄒氏的。

要問楚璉為什麼知道是要賞給鄒氏的,自然是原文中有提到過。

只不過這一次因為她的到來,改變了一些事情而已。

正在楚璉出神的時候,問藍進來傳話,「三奶奶,秦管事到了,正在外頭花廳候著。」

楚璉起身去見秦管事。

不用一刻鐘,秦管事就離開了。

站在楚璉身後伺候的桂嬤嬤滿臉不解,「三奶奶,你這是要做什麼?」

方才就瞧楚璉給了秦管事一封信,然後說了三個問題,讓他將這三個問題掛在歸林居門口,上面寫上,若是能答對這三個問題的人便可以當即進入歸林居免費吃上一桌席面。

楚璉神秘的一笑,「嬤嬤放心吧,不是什麼壞事,還是個驚喜呢1

桂嬤嬤更糊塗了,根本就猜不到自家主子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但有楚璉這句保證,桂嬤嬤到底還是放了心。

下午的時候,前院來人催楚璉寫給賀常棣的信。

來的人是劉嬤嬤在前院當差的兒子。

其實楚璉昨日就已經將信和東西準備好了。

那來拿信的小廝要不是瞧見三奶奶身邊的丫鬟提著碩大的一隻包袱,早就要抽著嘴角提醒一句這封信太薄了。

捏在手中輕飄飄的,瞧那厚度,可能信封里只有一張薄薄的紙,三奶奶難道就沒什麼體己話要與三少爺說的嗎?

三少爺那信可是那麼厚呢!

小廝背著包袱離開松濤苑的時候嘴巴都癟了起來,這麼薄的信,一會兒叫他怎麼與他娘彙報喲!

三奶奶心也太寬了,難道就不怕三少爺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

有了機會,也不知道趕緊巴結著些自己的夫君,三奶奶還是太年輕吶!

要是這小廝知道賀三郎在北境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恐怕他就不會這麼想了。

靖安伯府上的家信和寄的包裹物什都到了晉王這裡,這些東西要通過晉王的關係再一同捎到北境,最後才能送到賀三郎的手裡。

晉王府的前院書房,晉王此時正背手來回在書房中走著,一雙迥異於人的青碧眼在燭火的掩映下閃著光,片刻過後,書房屏風外傳來腳步聲。

腳步聲停下后就聽到男子粗礦的聲音,「屬下參見晉王。」

「進來。」

一身玄色飛魚服的帶刀男子繞過屏風,來到了晉王身邊。

「本王吩咐的事辦的如何了?」

方正臉的男子頓時臉色一緊,屈膝跪在了晉王腳邊,「屬下無能,還未尋到王爺要找的那個人。」

晉王嘆息,走到書桌后坐下,提起旁邊沾滿墨汁的小毫,在一張信紙上筆走游龍,不多時,他拿起信紙晾了晾就裝到了一隻信封里。

把那隻信封放入靖安伯府的包裹中,起身對還跪著的玄色飛魚服男子道:「將這些東西送到鷹組,他們自然知道該如何辦。另外本王交代的事情繼續查,務必儘快尋到那個人1

飛魚服男子帶著信和包袱離開后,晉王又坐回書桌后,他眉微蹙著,儘管賀常棣是他最信任的兄弟之一,可是他還是有些難以相信賀常棣信中說的話。

靖安伯夫人的毛病已經二十來年了,那位姓繆的遊方郎中真能治好?

晉王不知道,前世,就是這位繆神醫在承平帝重症不治病危的時候,由蕭博簡引薦入宮,為皇上續命,讓承平帝多活了五年。

後來靖安伯偶遇到這位繆神醫,將已故妻子的病症說與他聽,他當時親口承認此症可以根治,痊癒后只不過身體會比平常婦人弱一些而已。

當時剛從明州回來的靖安伯知道了這個結果,足足將自己關在書房裡三天三夜。也正是因為靖安伯突然這樣反常的舉動,才叫整個靖安伯府的主子們知道了靖安伯夫人劉氏的病症不是不可以痊癒的,只不過一直沒碰到一個擅長此症的大夫而已。

十月十六,是靖安伯夫人四十五歲生辰。

雖不是個整數,逢五那也算是半個整了。

加上靖安伯夫人身子一直都不好,近幾個月也不知道是藥材的質量沒以前好還是什麼關係,病情越加的嚴重。

有時候好幾日都起不了床。

賀老太君也憂心不已,兒子與兒媳感情深厚,如今兒子還在明州戍邊,萬一兒媳要是有個什麼好歹,兒子都見不到一面,這可怎麼是好!

況且不但是靖安伯,還有那個叛逆的三郎此時也在外頭呢!

何老太君便想著借靖安伯夫人的生辰給她多增些喜氣。

不過也沒廣發請帖,只請了幾家相交好的世家夫人小姐們今日來府上做客。

順道給左武衛的二郎賀常捎信,叫他當日回府吃飯。

賀常平日里因擔心家中長輩逼婚,等閑都不回家裡,平日里都歇在左武衛。

可是這日是母親生辰,自然推脫不掉,和同僚換了值班的時辰,一大清早,二郎賀常就帶著給母親的賀禮趕回了家中。

楚璉的賀禮也早就準備好了,是一套她之前親手畫了花樣叫金石軒里師傅做出來的珍珠頭面。

珍珠養人,比那些亮眼的寶石更適合靖安伯夫人。

況且楚璉畫出來的這些首飾花樣,大武朝可從來沒有過,新鮮又典雅,最適合四五十歲的貴婦人佩戴。

今日端佳郡主也會來,這是之前兩人見面的時候就說好了的,如果不是怕打攪了靖安伯夫人的生辰,魏王妃也想來呢!

端佳郡主一大早就由王府護衛護送到了靖安伯府的大門口。

楚六說了,若是她來的早,就親自下廚給她做朝食。

楚六是個會吃的,端佳郡主還沒親眼瞧見她做吃食呢!

於是,端佳郡主可是在府上盼著這日盼了好久,所以下馬車的時候難免急躁了些。

馬車還沒停穩,她就急急要跳下來,緊接著就是一陣馬兒嘶鳴,隨後就人仰馬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