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一十九章:高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九章:高中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騎著駿馬急急回府的賀二郎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遇到這樣的事。

昨兒受了上峰的訓,又被賀老太君派人催促回家給母親過生辰,一大早牽著馬匹從左武衛營房出來,賀二郎心口就憋了一股悶氣,結果操控著馬匹跑到了府門前正想拉緊韁繩,就見一輛低調奢華的侖疾馳了過來。未待馬車停穩,就有一個人從馬車裡跳了下來,朝他的馬肚子上撞。

賀二郎到底伸手不錯,一個猛虎彎腰,結實的雙臂一伸,就將那甩出馬車的人撈祝

只他這樣雖然救了人,卻因為自己右腿用力踢到了馬腹上,馬匹受了巨大的痛楚,頓時就發狂嘶鳴起來,揚起前蹄就要將賀二郎甩下馬背。

賀二郎雙手托著端佳郡主,眼見自己就被甩下馬,只好身子用力扭動,自己從馬背上翻轉下來,可這樣,重心不能穩定,他身不由己地就要壓在了端佳郡主身上。

剎那間,賀二郎發現自己雙臂間是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這要是真被他這樣一個大男人壓倒,還不被壓壞了去。

心念電轉,賀二郎就已經做了決定,他巧妙的微微側身,將自己寬厚的背部對著馬車方向,結實的雙臂一用力,端佳郡主就被他攬到了懷裡。

就在端佳郡主驚恐的要叫喊出聲時,她聽到了一聲悶悶的肉體撞在馬車沿的聲音。

最後賀二郎寬闊的背脊先著地,而端佳郡主被他護在懷裡,只不過衣裳髮髻稍稍散亂。

賀二郎後背隱隱作痛,可他只是微微蹙起眉,連忙放開攬著端佳郡主的雙手,用他那低沉微啞的聲音道:「這位姑娘,你沒事吧?有沒有哪裡碰傷了?」

直到聽到賀二郎帶著關切的聲音,端佳郡主這才徹底的回了魂兒,她一時間有些發怔,忘記了動作,也忘記了說話,只是有些發獃的看著身下健壯的男人。

「郡主,郡主!您怎麼樣1還沒等端佳郡主徹底回神,她身邊伺候她的那群人各個臉色慘白地跑到了身邊。

大丫鬟見郡主呆愣愣地還趴在一個男人身上,臉色更是不能看了,她急忙過去將端佳郡主扶了起來。

「郡主,有沒有哪裡受傷了?」

端佳郡主下意識搖搖頭,然後由著錦繡和另一個丫鬟給她整理衣裙,她只是又忍不住看向了剛剛救了他的男人。

聽到那群僕婦焦急的大喊,賀常也微訝,沒想到他順手救的人竟然是個郡主。

端佳郡主被僕婦們扶了起來,賀常也起身理了理衣袖。

他躺在地上的時候還看不出來,一站起來,頓時就高了身邊的女人們一大截,又高又強健,一身左武衛龍衛的侍衛服穿在他身上,更突顯了賀二郎寬肩窄腰。

他皮膚微黑,五官雖然沒有賀常棣精緻,但渾身都透著剛毅,一眼看去就特別能給人安全感。

賀常見端佳郡主仰頭看著他,他微微移開視線,對著端佳郡主行了一禮,道歉道:「在下乃左武衛龍衛賀常,在郡主面前失禮了,實在是方才形勢所迫,還望郡主莫要怪罪。」

端佳郡主盯著他,也不說話,心裡卻已經知道了賀常的身份,看他高高壯壯的一個大個子微微彎腰還低眉斂目的不敢看她,不知道為什麼端佳郡主心裡一點對賀常的埋怨也沒有,反而起了壞心思想要看賀常發窘。

賀常頭低了片刻也沒聽見對面的這位郡主發話,只好微微抬眼朝著端佳郡主看了一眼,當發現端佳郡主眼裡的狡黠時,賀常一怔,渾身突然不自在了起來。

錦繡實在是瞧不下去了,再說他們這樣站在靖安伯府大門前也不好,今日靖安伯夫人生辰,等一會兒肯定還要有賓客來的。

端佳郡主收起了眼裡其他的神色,故意仰頭道:「那本郡主這次就原諒你的冒犯,下不為例。」

賀常聽到她這麼說,頓時心中長長鬆了口氣,「多謝郡主。」

端佳郡主被僕婦們扶著進了靖安伯府,賀常就跟在身後不遠處,原本端佳郡主以為他會將自己送到前院花廳,誰知道賀二郎進了靖安伯府繞過照壁就快步離開了。

端佳郡主一轉身就只能看到他高高壯壯匆匆離開的背影。

端佳郡主忍不住咬了咬唇,而後去松濤苑找楚璉了。

楚璉知道端佳郡主今日要一早來,此時正給她在小廚房熬雞粥呢!

又吩咐喜雁多做幾個水晶包子,端佳郡主就好這口,這才出了小廚房,回了房內換了衣裳。

剛換好衣裳,就聽到松濤苑門口的聲響。

端佳郡主一來就將剛剛在門口發生的事情說與了楚璉聽,把楚璉驚地一身冷汗,心想著幸好有二哥回府,不然端佳郡主真摔到哪裡怎麼是好。

讓問青問藍帶端佳郡主進去重新洗了手臉換了衣服,兩人才一起坐下用朝食。

端佳郡主撅了撅嘴,「楚六,我又沒瞧見你親手給我做飯。」

楚璉無語地翻了個白眼,「郡主,你有的吃就行了,幹嘛一定非要看著我親手做,你難道想學?想學也簡單,回頭我寫幾個方子給你,你讓魏王府上的廚娘教你。」

端佳郡主連忙搖頭,「我才不想學呢,那麼麻煩,想吃找你不就行了,反正我什麼時候來,楚六你都會給我做的不是嗎?」

「那你幹嘛還要看我做吃食。」

「好奇唄,想瞧瞧這些美食是怎麼能從你手裡被一步步做出來的。」

楚璉額角黑了黑,對端佳郡主這個奇怪的癖好實在是無語。

端佳郡主突然伸著筷子點了點自己面前的「水晶包子」和「水晶餃子」,「楚六,這個你還沒做給賀三郎吃過吧?」

楚璉搞不懂端佳郡主怎麼又問起這個了,誠實地搖搖頭。

嚴格來說,賀常棣好像只吃過她做的抄手和蔥油餅?額……還要算上那些牛肉乾。

這麼想想,也沒幾樣。

「哈哈哈……」端佳郡主突然捂著肚子大笑起來。

楚璉敲了敲她面前的玉碗,「郡主,你還吃不吃了,不吃的話,我讓丫鬟們撤了。」

端佳郡主急忙伸手捂住自己面前盛著雞粥的碗,連連搖頭,「別撤,我還沒吃幾口呢!楚六,我突然覺得賀三郎其實也挺可憐的,哈哈哈!這麼好吃的包子,他居然沒嘗過。」

楚璉無奈地看了端佳郡主一眼,她這分明是幸災樂禍,有誰同情人還笑成這樣的。

等到端佳郡主將小肚子吃的滾圓,才由著丫鬟們將桌上的飯食撤了下去,上了兩杯蜜水。

端佳郡主雙手捧著糯白的瓷杯,「楚六,秋闈的榜單出來了。你猜猜前三甲是誰?」

楚璉渾身一僵,沒想到真的是這個時候出了榜單,一想到原書中蕭博簡就是這次秋闈的會元,楚璉整個人就不好了。

她心不在焉的答道:「國子監的?」

端佳郡主一時沒在意楚璉突然陰鬱的心情,點點頭,「對,除了第二名,第一名和第三名都出自國子監,尤其是那頭名會元就是國子監的蕭博簡。說起這個人,你應該也知道,此人就拜在你祖父名下,還一直寄住在英國公府里。」

端佳郡主後面說了什麼楚璉都沒聽下去,在聽到蕭博簡果然是第一名后,她心口就跟著顫了顫,一想到原書後面的情節,儘管一直擁有樂觀性格的楚璉也不由得微蹙了眉頭。

「楚六,楚六,你怎麼了,你有沒有聽到我說話?」

楚璉被端佳郡主喚回神,「啊?郡主說了什麼?」

端佳郡主認真端詳楚璉,「楚六你是怎麼了,心不在焉的。」

「沒事,可能是這兩天事情多,精神不太好。」

端佳郡主看出楚璉不想說,只好重複剛剛她問的事情,「你給靖安伯夫人準備什麼賀禮了?我方才來松濤苑的時候,聽到你們府上幾個小丫頭嚼耳根子,說是你大嫂要送的賀禮是一顆十分難得的百年人蔘呢!賀三郎不在府上,你可不能被比了下去。」

「這有什麼好比的。」

「不行,我瞧你那大嫂就不喜歡,瞧你這嬌嬌柔柔的樣子,平日里在府上肯定沒少受你那大嫂的氣,實在不行,我讓人回王府拿一顆兩百年的紅參來。」

喜雁在一邊聽了眼角直抽,暗嘆像她們三奶奶這樣的脾氣,哪裡會受氣,別人要真敢給她氣受,她當場就還回去了。

「不用,我賀禮都準備好了。」

說到這裡,楚璉讓喜雁去裡間拿了一隻首飾盒子出來遞給端佳郡主。

「這套頭面是給王妃的,郡主幫我帶回去,和我送給母親的賀禮一樣都是珍珠頭面,只是規制不一樣,用料也有不同,但是都是我親自畫了圖樣送到金石軒請師傅做的。」

端佳郡主打開盒子,見裡面珍珠首飾端雅大方,新奇精巧,就連宮中的樣式都比不上,頓時酸道:「楚六,在你心裡,我還沒我母妃的位置高嗎?」

楚璉哭笑不得,只好又拿出一個小盒子,「吶,這是給郡主準備的,粉色的珍珠手鏈,也是我自己畫的樣式。我與你有一條一樣的。」

端佳郡主看了手鏈這才高興起來,當即就戴在了自己纖細的手腕上,還故意晃著手腕在楚璉面前顯擺。

其實,楚璉做這些並沒有其他的意思,她只是覺得每次去魏王府,魏王妃都會賞給她東西,就算魏王妃是長輩,她一直受著也不好,一直想做些回禮,到今天才拿出來這套頭面已經算是遲了。

魏王妃待她很好,她能感受的出來,她時常看著她的目光就與看著端佳郡主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