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二十章:生辰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生辰禮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雖然不知道這其中真正的因由,但是魏王妃對她的情意不是假的。

兩人在松濤苑說了會兒體己話,楚璉瞧著時間差不多了,就帶著端佳郡主一同去賀老太君的慶堂。

剛到慶堂門口,就聽到裡面一陣鶯鶯燕燕的說話聲。

端佳郡主好奇的向著裡面瞥了一眼,拉了拉楚璉的衣袖問道:「裡面好似有許多年輕的姑娘。」

楚璉眼神狡黠,捂嘴笑了笑,「郡主,你今天不是見到了二哥?祖母恐怕就是借著這個機會要給他相一家姑娘呢1

啊?

賀常要相姑娘?

不知道為什麼,端佳郡主聽到了這個消息心裡就不大痛快起來。

楚璉以為端佳郡主不知道因由,就給她解釋。「郡主,你不知道,二哥平日輕易不回家,就算是祖母拿他也沒辦法,可作為靖安伯府嫡子總不能一直不成親,所以就借著母親的生辰,多叫了相好的幾家世家帶著女兒們過來。」

賀常如今已經二十有四,這樣的年紀還沒成婚的在盛京城已經算是大齡剩男了。

只靖安伯府聲望高,門第也屬上流,而且賀常本就在龍衛里當差,人品相貌都是沒什麼好說的,即便是年紀大了點,可也是有不少世家夫人盯著的。

所以今日來的夫人閨閣小姐實際上也不少。

後頭就等著給靖安伯夫人賀壽的時候,讓這些嬌滴滴的貴女們見一見賀二郎了。

端佳郡主也是早有耳聞賀家這位老二的事情,可那個時候兩人畢竟從未見過,聽到了這樣的奇事也就當個笑話聽聽,現在被楚璉當面這樣挑破,心裡突然就不是滋味了。

賀二郎真的要挑選妻子了嗎?

楚璉拉著端佳郡主進了院子,朝暖房而去。

楚璉本來是因為英國公府姑娘那「奇怪」的名聲才得緣嫁入靖安伯府,後來在定遠侯府出了一次風頭,緊接著被聖上封了錦宜鄉君,現在手上又多了家日進斗金的歸林居。

這些事,原本一件就能叫人津津樂道好久了,但現在卻全部發生在一個人身上,而且還一件接著一件,這群圍在賀老太君身邊的貴婦和貴女們,早就想見一見這位婚後好似開了掛一樣的錦宜鄉君。

這姑娘以前也就是三流世家裡一個微不足道的閨閣小姐,這怎麼一轉眼就好像成了耀人的光源,怎麼也不能叫人忽視。

當楚璉和端佳郡主出現在暖閣中時,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約而同落在了兩人身上。

楚璉和端佳郡主的身形極為相似,只不過衣飾打扮都不同,可是兩張小臉卻都是一樣純凈美麗,如果不是兩人髮髻和衣著不一樣的話,這群人還一時真的不能分清誰是端佳郡主誰是靖安伯府的三奶奶了。

見到穿了一襲銀粉福壽圖案長裙的楚璉,眾人都是微微訝異。

所有人都從未想過早在她們心裡已經演化成九頭六臂的錦宜鄉君原來是這個模樣。

瞧那稚嫩的臉蛋還帶了些嬰兒肥,面龐精緻白嫩,好像能讓人掐出水兒來。粉嫩的唇瓣上只點了一點點桃花色的胭脂,嘴角天生有一點點微微揚起的弧度,就算是最普通的表情,都好像在對著人笑一樣,最讓人驚奇的是那雙杏眼。

水潤潤的澄澈不已,好像能把什麼事情都明明白白倒映出來一般。

有年紀大的夫人扶額,有些接受不了與預期巨大的落差,這……這被人傳的那麼厲害的錦宜鄉君也不過就是個嬌滴滴惹人憐愛的小姑娘而已嘛!

楚璉行禮后,就萬分不解,她歪了歪頭,眼角抽了抽,怎麼覺得身邊那些夫人小姐看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

端佳郡主的身份在京中本就不似一般郡主,現在楚璉又伴在她身邊,這些來參加生辰宴的貴婦貴女自然都上趕著尋楚璉和端佳郡主說話。

加上楚璉那歸林居後面專門租賃給富人們的小院子,好些口腹之慾的都要順嘴問一問那小院的預定情況,希望能借著這個機會讓楚璉賣一個人情。

如今盛京上流圈不管是女眷還是男賓,只要是能請吃一頓歸林居的席面,那可是比在閱紅樓請客還要長臉的事。

夫人小姐們都圍向了兩人,話題的中心也隱隱偏向了她們,讓原本被眾人捧著的鄒氏臉色一陣扭曲。

賀老太君卻樂呵呵的,魏王府不參朝政,又是受,如今端佳郡主與自家的三孫媳交好,也代表著靖安伯府與魏王府交好,這可是天大的好事。

三郎媳婦瞧著是個備懶的,可是做的事情總是能合她的心意。

所以見一屋子的人圍著兩個年輕的小姑娘,和老太君也沒有阻攔。

鄒氏有心想要將大家的注意力都引回來,可在賀老太君面前又不敢造次,此時只能咬牙忍耐著,可微微覦向楚璉的眼神卻帶著嫉妒和厭惡。

不過這情況也並未持續多久,賀老太君瞧時辰差不多了,就帶著眾人去了靖安伯夫人的院子。

一進院子就瞧見世子賀常齊和二郎賀常。

眾人心裡都心知肚明,進了花廳眾位夫人和貴女們的目光都若有似無的朝著兩人的方向掃去。

端佳郡主走在楚璉身邊,微微側頭也向著賀二郎的方向瞥了一眼,卻見這個大塊頭微微垂著頭,連眼睛也不抬一下,像是一座雕像一樣。

端佳郡主眼神中這才帶了一絲自己都未察覺到的滿意。

靖安伯夫人已經換上了喜慶的深紅色衣裙,外面罩著一件鑲紅狐狸毛的比甲。頭上戴著綠松石的抹額,微施了粉黛,使得往日的病氣去了七分,冬日裡寬厚的衣裙又遮擋了她的消瘦。這麼一瞧,倒是與一個健康的貴婦人沒什麼區別了。

參加生辰宴的夫人小姐們一個個上來給靖安伯夫人賀壽並送上賀禮。

知曉靖安伯夫人身子撐不到多久,大家都是相熟的世家,誰都很識趣,慶生獻禮的步驟走的很快。

最後的時候才會輪到家裡兩個媳婦賀壽。

大嫂鄒氏拿出來的果然是一隻百年份的人蔘,惹得大家驚奇。

靖安伯夫人拉過鄒氏的手拍了拍,「讓大郎媳婦破費啦1

「娘,只要您身體能好,別說只是一隻人蔘,就算是讓媳婦在佛堂吃齋念佛三月都成的。」

靖安伯夫人笑了笑,嗔怪她怎麼能糟蹋自己身體。

坐在老太君和靖安伯夫人身邊的貴婦們連連誇讚鄒氏孝順。

鄒氏微微低了頭,瞧著好像不好意思了,其實她現在比誰心裡都舒坦。

這根百年份人蔘確實花了她大幾百兩銀子,原本還有些心疼,現在見在眾人面前給自己長了面子,這才覺得這錢花的值得。

鄒氏心中得意,視線就控制不住落在了楚璉身上,那目光里也隱隱帶了一絲挑釁和幸災樂禍。

有她這個人參開頭,如果楚璉拿出太窮酸的東西,可就完全落了面子,她倒是想瞧瞧這個平日里「自詡聰明」的三弟妹要怎麼應對。

楚璉正在低聲與身邊的端佳郡主說話,根本就沒注意大嫂鄒氏那怨毒的眼神。

見輪到她了,便將身後問青捧著的錦盒接過來獻給了靖安伯夫人。

「母親,這套頭面的是媳婦的賀禮,還望母親能夠喜歡。」

首飾頭面?

哈?

堂堂靖安伯夫人會缺這麼一套首飾?看來她這三弟妹也並不如她想象中的那麼聰明。

靖安伯夫人臉上倒是沒什麼其他的表情,她笑呵呵地接過楚璉的賀禮,和藹道:「三郎媳婦,也叫你費心啦1

楚璉本來就年紀小,如果不是賀老太君想抱孫子,說不定她這個年紀還要在家裡留兩年呢!

後來進了門,賀三郎態度古古怪怪的,新婚後沒在家裡待幾日,就不聲不響跑去了北境。她這個小媳婦不但不哭不鬧,反而善良嬌憨,也沒有因此怨恨靖安伯府、與家人疏遠。

靖安伯夫人本就心存愧疚,見她年紀又小,自然對楚璉更加寬容一分。

賀禮是什麼不重要,有這份心意就夠了。

楚璉本也沒想過要出風頭,正要轉身退回到自己坐位的時候,鄒氏忙朝著身邊一個年輕的婦人使了個顏色。

那貴婦人上前一步,嬌笑道:「真不知道錦宜鄉君送的是什麼樣的首飾,不會是宮裡賞賜的吧,若是靖安伯夫人不介意,不知道可否給我們大家開開眼?」

果然一說到首飾頭面,這些貴婦人和小姐們都來了興趣,有人伸頭,就都起鬨起來要瞧楚璉送的賀禮。

靖安伯夫人本不想當場打開的,她心中也認為這小兒媳送的東西一般,正猶豫著,鄒氏眼珠子一轉就添了一把火。

「娘,三弟妹這也是一片孝心,您不讓大傢伙兒瞧瞧嗎?」

靖安伯夫人有些下不來台,朝著楚璉這邊歉意地望了一眼,而後讓身邊丫鬟妙真將楚璉送的首飾盒子打開。

端佳郡主最看不起鄒氏這樣的小家子氣做派,當場毫不給面子對著她翻了個白眼。

鄒氏轉過頭來,恰好與端佳郡主的眼神對上,頓時一張臉紅紅白白,差點被氣抽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