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二十四章:北境動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四章:北境動亂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想要徹底根治夫人病症,有一位藥材不可少,不過這藥材卻是生長在極北之地的高山上……」

繆神醫需要的這枚藥材是屬於雪山花一科,是雪山花中最稀有的一種,名叫「雪山嵐」。它生長在雪後山嵐之巔,每年只在最冷的時候開花,花開之後,兩三日就凋謝,入葯採摘需要在花凋謝之前,否則根本就沒有藥用價值。

現在已知的生長之境就是在大武朝北境與圖渾的領土交界處——阿明山。

再等三個月就是阿明山上「雪山嵐」開放的時機。

這種稀有藥材不能長期保存,使用的領域也極為稀少,甚至很多大夫都不知道這種花的藥用價值,想要在市面上採購那完全是不可能的。

就連繆神醫那也是年輕的時候遊歷九州這才意外發現這種花的有用之處。

繆神醫在賀老太君等賀家主子們面前直言,靖安伯夫人的身子拖不了多久了,就算是有他出手親自穩定病情,也頂多再拖延兩年,如果不在兩年內尋到「雪山嵐」的花,那他也無可奈何。

繆神醫將所有情況據實已告后就離開了花廳,去給靖安伯夫人配藥了。

花廳里只剩下賀老太君,大郎賀常齊,二郎賀常和楚璉這位剛過門不久的三孫媳。

眾人臉上剛剛洋溢的喜悅也淡了下來,老太君臉色微微板著,臉上的溝壑好似更深了。

楚璉瞧了不忍,安慰道:「祖母,如今娘總算是有希望了,再說這種花也不是沒人見過,有希望總比沒希望強,是不是?」

賀老太君這才深吸了口氣,拍了拍楚璉的手,「璉兒說的對,你娘的病總算是能看到希望了,老身應該高興才對。」

廳中又沉默了片刻,賀二郎突然上前兩步朝著賀老太君跪了下來,堅定道:「祖母,就讓孫子去北境為母親尋葯吧1

賀二郎話音一落,賀大郎也跪到賀老太君面前,「祖母,您千萬不能答應二郎,二郎還未成親,我是家中長子,父親去戍邊的時候就對孫子耳提面命,要孫子照顧好祖母母親和弟弟們,這趟北境自然應該由孫兒去1

「不,大哥,我去1

「二弟,你連大哥的話都不聽了?讓大哥去1

……

兄友弟恭的兩兄弟居然為了誰去北境爭吵了起來,賀老太君被吵的頭疼,一掌用力拍在旁邊的小几上:「夠了,吵什麼1

兩兄弟這才低頭安靜下來。可誰也沒有起身,正等著賀老太君的裁奪。

賀老太君揉了揉額頭,頓了頓,長嘆了口氣這才說道:「老身知道你們都是一片孝心,可是大郎,你在京中任職,沒有聖上命令,不能擅離職守,咱們整個靖安伯府也要你扛起來,偌大一個府邸中沒有一個男主人可不行。而二郎又得了去漳州的差事,聽說這差事是皇上親口下達的命令,皇命不可違,你如果這個時候去北境,難道是想背著欺君之罪?所以你們兩人誰也不能去1

什麼?

誰也不能去!可是如今在京中的靖安伯府男兒就只有他們二人,誰都不去,他們怎麼能放心,那患了重病的可是他們的母親吶!

「祖母,不可以,我們不去,母親怎麼辦1賀大郎和賀二郎異口同聲道。

賀老太君張了張嘴,她也是滿臉為難,靖安伯對妻子一片情深,如果知道這個消息自然是不會放過的,她對這個兒媳也是諸多歉疚,同樣希望她的病儘快痊癒。

楚璉抿了抿嘴,提議道:「祖母,你們把夫君忘了嗎?何不叫夫君派人去阿明山打聽打聽,有夫君在,定然會將這件事辦好的。」

賀老太君一怔,她先看了楚璉一眼,又看向跪在面前的兩個孫子,心中覺得楚璉這也不失為一個好建議,她想了想道:「就算是你們要去北境也不是這一日兩日的事情,府中還要做眾多準備,老身要好好考慮考慮,璉兒說的也對,北境還有三郎,你們兄弟二人也莫要太過擔憂,尤其是二郎,皇差可不能耽擱。你今天就收拾收拾回左武衛1

賀常還掙扎不願,就被賀大郎一眼給瞪地低了頭,只好垂頭應了。

楚璉送賀老太君回慶堂后才回了自己的院子。

如今,繆神醫就被安排在靖安伯府里住著,每日三餐是楚璉這邊小院的廚房在管。

繆神醫只要有合心意的飯菜就很好說話,倒是真的安心在靖安伯府住了下來。

三日後,英國公府給賀老太君送來了請帖,是蕭博簡的謝師宴。

特邀了老太君和錦宜鄉君。

賀老太君正捏了這一封請帖掂量著如何處置,二房楚璉的父親楚奇正也叫下人送了帖子來。這回是直接送到了楚璉手中。

楚璉還不知道府上給賀老太君下了帖子,接到父親的帖子眉心就緊緊蹙了起來。

蕭博簡好似算好了自己不願意去赴宴,故意讓自己這身體的父親也下了帖子來。

他到底又打了什麼算盤!

楚璉心情煩躁,一直待到下午,拿著帖子去慶堂找賀老太君商量。

慶堂的花廳里,祖孫兩剛坐下,外頭就傳來嘈雜的聲音。

賀老太君心情本就不大好,聽到臉色更是沉了下來,「木香,你去外面看看出了什麼事?」

沒一會兒木香就回來了。

木香滿臉焦急跑進來,連禮節都顧不得了,急急道:「老太君,外面吵鬧的人說是晉王府的護衛,是來有急事報給老太君,奴婢剛剛無意中聽了一耳朵,說是北境打起來了1

「什麼1賀老太君驚地猛然站了起來。

坐在旁邊的楚璉也吃驚地瞪大了杏眸,只她早有心理準備,倒是比賀老太君要冷靜許多。

賀老太君一時受了刺激,身體搖晃兩下,竟然就站不穩,朝前栽下去。幸好楚璉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賀老太君,旁邊丫鬟也連忙過來扶人。

「祖母!你怎麼樣?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賀老太君靠在楚璉肩膀上,一手捏了捏眉心。

好一會兒總算是緩回了勁兒,她慢慢睜開眼,「我沒事了,快,快叫傳信的人進來問話1

木香動作迅速地出去喚人。

楚璉扶著賀老太君從新坐下,又怕她真會因為刺激出了什麼意外,輕聲叫身邊的問藍去請繆神醫。

那穿著狼狽的人是由外院的大管家領進來的,交了令牌,賀老太君才真的確信這人是晉王府的。

「說,到底北境如何了?」賀老太君嗓音沙啞,透著疲憊。

那來報信的護衛躬身施禮后道:「北境涼州外圖渾兵集結,北境邊軍更是已經遭了幾次突襲,如今魯國公錢大將軍正帶著北境邊軍全力抵擋,只是如今北境天氣惡劣,涼州城已經下了大雪,就是擔心大雪封山,糧草送不進去……」

兩軍作戰最是忌諱後備虛空,恐怕安穩了十來年的圖渾人早就摸清了北境邊軍補給的時間,專門挑了這個時候來突襲攻打……

賀老太君和楚璉聽到這樣的消息都是倒抽了口涼氣。

一旦後備耗空,不用圖渾人出手,整個邊軍就會被活活耗死,這可不是暖陽般的春日,而是連氂牛那樣耐寒的動物都能凍死的冬天。

賀老太君渾身好似軟了,她愛憐地看了一眼身邊還如花似玉的孫媳,堵在胸口的話卻一句說不出來。

片刻后,賀老太君好似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這些老身知道了,你回去吧,若是有什麼消息,還望叫晉王通知一二。」

那報信的護衛施禮后急忙迅速離開。

花廳內一時氣氛凝滯。

良久,賀老太君這才說話:「璉兒,叫你受苦啦1

楚璉怔了怔,拉住賀老太君滿是雞皮的手,輕輕搖頭,「祖母千萬被這麼說,夫君去北境的時候,誰也沒想到平靜了那麼多年的圖渾人會在這個時候躁動,俗話說,危險總是伴隨著機遇。說不定這一次圖渾發兵對夫君也是一個好機會。我們如今在府中擔心也沒用,不如找大哥來商量商量,大哥人脈廣,或許能打探到一些旁的消息。」

賀老太君年紀畢竟大了,雖然精明,但是腦子靈活已不如以前,聽到楚璉這一提醒,才恍然,連忙叫人去尋賀大郎回府。

賀常齊到底是人脈廣,很快就從多方渠道打探到了一些消息。

北境確實打起來了,而且這時候涼州城正下大雪,朝廷有心救援,卻被大雪隔斷堵在了樾秦山脈,增援和糧草都過不去。

若是換道,就要從沖州府借道閩江走水路,到宿城,宿城外是千山湖,這個時候湖水已經冰凍,根本走不了船。

一時間居然去北境救援的路都是層層死路,叫朝中各位大員也束手無策!只能瞧著乾瞪眼著急上火。

就在這個時候,盛京臨城漳州又爆出貪墨的大案,賀二郎所在龍衛協助辦案,恐怕沒有個把月是脫不開身了。

晉王府每日都傳涼州的消息過來,賀老太君一日憔悴過一日,就連病情慢慢開始好轉的靖安伯夫人無意中從下人口中聽到這個消息,居然暈了過去,一時再次床不起。

整個靖安伯府在這個冬季搖搖欲墜,好似下一刻就要被時間沖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