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二十五章:準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五章:準備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得知北境開戰的這晚,一向早眠睡美容覺的楚璉這天卻到了夜半都沒睡著。

在高床軟枕上翻來覆去,原本早早就襲來的睡意這天晚上好像出走了一樣,遲遲都沒有召喚她。

楚璉最後無奈,平躺在被窩裡,在一片黑暗中大睜著眼睛盯著黑的帳頂。

雖然她看過原書,可是到如今許多事情都已經改變了,而且書中也不是每件事情都交代的很清楚。

就比如北境的戰事,楚璉只知道有這件事,最後是輸是贏,如果贏了,又是怎麼贏的,這些她都不知道。

她雖然想做一個什麼都不管的米蟲,做做美食賺點錢,可這前提是靖安伯府一切都要好好的,如果靖安伯府處在風雨飄搖之中,那麼她這個三房三奶奶的身份就什麼也不是了。

況且,除了鄒氏,她對靖安伯府其他的親人都很喜歡,她不想看到他們傷痛難過,甚至是為了家族犧牲出事。

楚璉閉了閉眼,好像是在做什麼決定,等到她一雙澄澈的杏眸再次睜開,就算是在黑暗中,也彷彿讓人覺得裡面倒映著星辰大海。

既然在長輩的羽翼下過了這麼久,那麼到她該承擔的時候她也一點不會退縮。

想通后的楚璉,不再翻來覆去睡不著,她輕輕閉上眼睛,不用片刻,就已經呼吸平緩綿長起來。

外頭耳房守夜的喜雁聽不到裡面的聲響也安心躺下歇息。

翌日,一向喜歡賴床的楚璉居然不用丫鬟們喊就自己起身了。

鍾嬤嬤一進來就見楚璉換了一身練功的粉色短打,烏黑柔順的長發高高束起一隻馬尾垂落到腰間。

鍾嬤嬤張著嘴巴,冷靜了好一會兒才找到了自己的聲音:「三奶奶,您怎麼這……這身打扮?」

楚璉整理好了自己的頭髮,又活動了兩下胳膊腿,套上騎馬的靴子,這才抬頭看向鍾嬤嬤笑道:「晨練吶1

鍾嬤嬤臉瞬間就漲成了豬肝色,「晨……晨練?」

只知道以前幾位男主子在府上的時候,會有一大早晨練的習慣,尤其是三少爺,幾乎是風雨無阻的,那是因為靖安伯府乃武將世家,做官進朝都是要靠身上的本事。可嬌滴滴的三奶奶,一個才十五歲的姑娘,臉上的嬰兒肥還沒脫盡呢,說是要晨練,莫不是想叫人笑掉大牙?

喜雁她們也沒說過三奶奶會武啊!

松濤苑有專門的演武場和練功房,以前都是賀常棣在府上用的,如今楚璉用起來倒也便利。

鍾嬤嬤見楚璉真要穿的這麼單薄出去,趕緊從旁邊的屏風架子上取了一件狐裘披風要給她披上。

「三奶奶,如今入了冬了,女兒家可不能穿這麼少就出去挨凍。」

楚璉忙將披風推開。開玩笑,穿那麼厚的狐裘還怎麼跑步。

「鍾嬤嬤,你不要擔心,沒事的,現在冷點兒,等會兒跑開了就不冷了。」

說完也不管鍾嬤嬤拿著狐裘在後面追喊,楚璉快步就出了正房,到了院子,寒氣瞬間侵襲而來,楚璉搓了搓雙臂,呼出口白氣,就繞著院子跑了起來。

鍾嬤嬤瞧著三奶奶穿那麼少就在院子里跑上了,急的就要往後面追,卻一把被剛從花廳出來的問藍給攔住了。

「攔著我做什麼,還不快把你們三奶奶追回來!夫人和老太君身子如今都不好,若是三奶奶再有什麼差池可怎麼是好呦1

問藍抿著唇搖搖頭,她到底是練家子的,知道的比嬤嬤多,問藍冷聲道:「嬤嬤,沒事的,三奶奶這樣跑跑對身子好,嬤嬤,你放心吧,你去小廚房催一催朝食,披風給我,我在這裡看著三奶奶。」

鍾嬤嬤見拗不過楚璉和問藍,跺了跺腳,將手中狐裘往問藍懷裡一塞,氣的快步走開了。

許多天沒這樣鍛煉過,沒跑一會兒就開始喘上了。

楚璉放慢了速度,盡量調整呼吸。

其實她昨晚就想通了。

她現在的想法很簡單,既然決定自己親自去一趟北境,那麼就先要將自己的身體調整好。

在現代的時候,她是半個驢友,太明白一個健康結實身體的重要性了。

而現在既然決定要遠行,那就要盡量讓自己健康起來,聽說往北走,過了龍行盆地就很冷了。

那裡的冷可不是盛京城的冷可比的。聽府中見多識廣的老僕說,吐一口唾沫落到地上都能立馬結成冰。

楚璉如果身體還是現在這樣嬌嬌弱弱,不說旅途勞頓,等過了龍行盆地那也會堅持不住,不管是北境戰事還是尋找雪山嵐之花哪一件都是不能耽擱的。

沒有一個好身體,到時候去了北境也只是給靖安伯府拖後腿。

這樣想著,楚璉決心也變得更加堅定。

不一會兒,問藍居然也換了衣裳跟了過來。

楚璉不解,看了這妮子一眼,眼裡帶著尋問。

問藍抿了抿嘴唇道:「三奶奶,奴婢陪您一起。」

楚璉笑了起來,點點頭。

等感覺到了自己的極限,楚璉這才慢慢停下來,由問藍扶著去了練功房。

忍了許久的問藍終於憋不住了,「三奶奶,您怎麼突然想起來跑步了?難道是想學功夫?」

楚璉怔了怔,從喜雁手中結果濡濕的毛巾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看向問藍,搖搖頭又點點頭,最後只好解釋:「我不過是想學上一招半式,健體防身罷了。」

楚璉平日里本來奇怪的心思就多,問藍也沒有多問,她想了想,道:「既然三奶奶有這個想法,不如奴婢教三奶奶幾招防身的招式如何?」

楚璉真想猛拍大腿,哎呀,她怎麼把問青問藍兩個會功夫的給忘了,雖然在現代的時候也學過幾招防身術,可怎麼能與問青問藍這樣的相比,要是有她們指導,不說一打五,在面對窮凶極惡的歹徒時至少能有一些自保之力。

於是,楚璉在請安前的時間就在練功房裡度過了。

一連好幾日都是這樣,每日楚璉天不亮就起床,稍稍吃點東西就開始在院子里跑步,隨後跟著問青問藍在練功房裡學個一招半式,一個時辰后,再用了朝食去慶堂給賀老太君請安。

每日里都有晉王府的護衛來給靖安伯府傳遞北境的消息。

賀老太君臉色越來越凝重,賀常齊更是早出晚歸在朝堂中打聽情況。

朝廷到現在仍是束手無策。

終於,這一日,賀老太君再也坐不住了,她拍了拍身邊楚璉的手,吩咐周嬤嬤去尋賀常齊來。

楚璉觀她神色,面色一動,開口道:「祖母,您是不是想要大哥去一趟北境?」

賀老太君有些吃驚地轉頭看向楚璉,而後頓了頓,苦笑了一聲,「原來璉兒與祖母想到了一塊兒。朝廷想不出辦法,但我們賀家人可不能坐視不理,只要有一絲希望,我這老婆子也不會放棄的。三郎……三郎他可還年輕,才二十歲呢1

靖安伯府兒郎彌足珍貴,代代都是單傳,到了賀常棣這一代也才好不容易三個兒子。老伯爺死在戰場上已經是莫大的遺憾了,如今除了大郎也都各個在軍中。三郎這才成婚沒多久,連個后還沒呢!怎麼能看著那孩子犧牲。

賀老太君眼圈泛紅,一雙老眼裡淚光爍爍,楚璉咽了口口水,這才道:「祖母,讓我去北境吧1

賀老太君的眼淚還沒流出來,就被楚璉這句話嚇到了。她震驚地看向楚璉,「三郎媳婦,你說什麼?」

楚璉認真地看向賀老太君,一雙澄澈的杏眸如星辰璀璨生輝又堅毅非常。她又重複了一遍剛才說的話:「祖母,讓我去北境吧,沒人比我更合適了。大哥要照看府上,離不了京,再說她還有差事,兩個侄女年紀也不大,咱們家的男兒都在外面,大哥不能再去了。」

賀老太君這才聽出來楚璉說的都是真的,她先是一愣,隨即握住楚璉的手,沉聲道:「不行,你一個女兒家怎麼能去北境那樣的不毛之地1

楚璉一早就猜到賀老太君會反對,她放緩聲音道:「祖母,您是女中豪傑,您年輕的時候不是也跟著祖父去過南疆?您是最清楚的,咱們女兒不比男子差,關鍵時候,咱們女子也能頂上半邊天呢!大哥不能離開京城,這不是由咱們決定的,是皇上1

賀老太君雖然不是出自將門世家,但她從嫁給老靖安伯后,就隨著老靖安伯在南疆戍邊。聽婆婆靖安伯夫人說過,賀老太君年輕的時候智計百出,算得上是老靖安伯的智囊。好幾次與南疆人的死戰中,老靖安伯都是因為老太君的巧計這才險勝、死裡逃生。

楚璉一席話點醒了賀老太君。

賀家兒郎都在外面,之所以要讓賀大郎在京中任個閑職,其實並不是單單為了賀家子嗣著想,更多的是皇上的意思。

靖安伯是戍邊大將,父子不能同軍,子承父業也必須等到靖安伯從明州退下來,而作為長子的賀常齊留在京中更多的原因是作為質子般的存在,是要讓皇帝放心的。

既然是這樣一個身份,又怎麼可能離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