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二十六章:啟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六章:啟程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老太君聽了這番話沉默下來。

她心裡其實是知道楚璉說的都是對的,只是不願意相信而已。

楚璉也不想逼著她做決定,軟聲道:「祖母,等大哥來了,咱們與大哥商量商量吧。」

賀老太君面色沉重地點點頭。

賀常齊半個時辰后才趕回府中,一進府,就匆匆來了慶堂。

賀常齊抬頭見楚璉也在,有些微訝。

賀老太君指了指身邊的椅子,「先坐下歇歇再說。」

木香給賀常齊上了茶,賀常齊只喝了半盞就等不住了,他放下茶盞,肅著臉孔道:「祖母,不如孫兒去求求皇上,讓皇上允了孫兒去北境吧1

賀老太君到底是女中豪傑,年輕的時候又經歷過大風大浪,在等賀常齊的這段時間內她腦子也捋清楚了。

三郎媳婦說的很對,大郎不能離開京城,北境這一趟只能拜託三郎媳婦了。

聽了賀大郎的話,賀老太君搖搖頭,「大郎,你知道咱們賀家的處境,皇上是不會答應你離京的,但咱們賀家也不會看著三郎在北境陷於險境。老身已經決定了,這次去北境就讓三郎媳婦去。」

「什麼1

賀常齊不敢置信地驚訝出聲,等到發現自己情緒太過外漏,這才尷尬地咳嗽了一聲,又懷疑地瞥了坐在賀老太君身邊的楚璉一眼。

「祖母,這不合適,三弟妹才十五歲,又是女兒家,怎麼能去北境那樣苦寒的地方,萬一出什麼事可怎麼是好1

賀老太君臉色一板,「女子怎麼了?十五歲又怎麼了?璉兒十五歲就能讓歸林居火遍盛京城,你能嗎?再說,老身年輕的時候隨著你祖父去南疆,那也不過才十六歲。你放心,咱們當然不能就這麼去,一切都要準備充分,到時我調動府上的暗衛跟著璉兒,她定然無事1

賀常齊雖然塊頭大,瞧著就像個鐵打的武將,實際上他的心思最為細膩。

見祖母說話這般堅定,已經猜到恐怕這件事祖母心裡早有了決斷。

他也知道自己輕易離不了京城,可是看了眼嬌弱纖細的如同花骨朵一般的三弟妹,他心中直嘆氣,這樣嬌嬌的女孩真的能擔當大任嗎?

去北境給三郎救援,重要的時候還要集結手中勢力營救三郎,這可不是開一家酒樓做幾道菜那麼輕鬆的!

賀常齊在心中哀嘆一聲,只恨自己當初沒發現賀三郎要去北境的苗頭,如果知道的話,就應該當場攔住他。

「祖母既然已做決定,孫兒自是無話可說,不過孫兒有一個要求。」

「說來聽聽1

「此去北境,孫兒也會安插自己的人手,若是三弟妹不能臨危受命,孫兒的人會自己做決定。」

聽到賀常齊這番話,楚璉頓了頓,眼睛眨了眨看向這位賀府的長房大哥。

其實說白了賀常齊就是不相信她的能力,不過這也實屬正常。賀常齊雖然在婚姻上不順利,但他其實是一個很擔責任和細心的人,如果不是靖安伯府長子的身份束縛著他,他定然也會成為軍中的一員智將悍將。

賀老太君瞥了楚璉一眼,見她並沒有因為賀常齊的這番話動怒或者生氣,就放下心來。賀老太君嘴上雖然沒說出來,可是心中卻也想過賀常齊說的這個可能。

見楚璉神色平靜,賀老太君突然就對這個嬌滴滴年紀還小的小孫媳多了一份信心。

「大哥的要求是應該的,如果我不能幫到夫君,自然也不能耽誤別人營救,畢竟夫君的安危最是重要。」

賀常齊也沒想到楚璉會這麼冷靜識禮,要是換做別家這麼大年紀的小媳婦,早就在自己院子里哭成淚人了,哪裡會想到自己要親自出馬營救夫君?賀常齊微愣了一下,點點頭,什麼也沒說。

接下來的布置就大部分是賀老太君和賀常齊的事情了。

第二日一早,賀老太君就遞了牌子進宮去求見了老太后。

不出兩日,太后的懿旨就下來了,讓錦宜鄉君帶著在各家各戶募集到的棉衣棉被去犒勞在北境苦寒之地的將士們。

其實這隻不過是賀老太君向著太后求的一個由頭,哪裡真有募集來的軍資,只不過是由靖安伯府自己準備的一些做做樣子而已。

晉王府那邊賀常齊是早就通知了的,晉王叫人送了信來,說是到時也會派人前往。

最叫人驚訝的是,魏王妃不知道從哪裡得了消息,居然帶了端佳郡主親自來了靖安伯府看望楚璉。

不說楚璉,就連賀老太君都是吃驚不已。

端佳郡主拉著楚璉一個勁兒的勸慰不想讓她去北境。

兩人在裡間說話,賀老太君在外間花廳陪著魏王妃。

「楚六,你傻啊!你真的要去涼州嗎?我聽我大哥說過,那裡到了冬天可是手都伸不出來1

楚璉看著端佳郡主緊緊蹙起的眉頭,那雙眼睛里盛滿擔憂。

楚璉笑起來,「郡主,老太君已經求了太后,我是一定要去的。」

端佳郡主立馬氣憤地站了起來,「那個老太婆怎麼能逼著你,你說,只要你不想去,本郡主現在就去求太后祖母1

楚璉忙拉著激動的端佳郡主坐下來,她晃了晃端佳郡主的手臂,「郡主,不是這樣的,是我自己要去的。」

「你!楚六!我看你是要氣死我1端佳郡主胸口起伏,最後撇過頭不想理楚璉。

楚璉無奈,只好耐心給她解釋:「郡主,賀三郎在北境遇險,府上是不能坐視不理的,大哥不能離開京城,二哥又在臨城辦皇差,整個府上能去的只有我了!也只有我去才能不打草驚蛇,說不定還能以奇致勝。」

端佳郡主毫不給面子的翻了個白眼,「楚六,你連三腳貓功夫都沒有,去了能幹什麼1

楚璉在端佳郡主面前也不藏著掖著,直言道:「其實我也不知道我能做什麼,但是不過去的話,如果賀三郎真的出什麼事,我會於心不安的。」看賀老太君和大哥賀常齊的安排,他們也沒多指望她能做什麼,她帶著人去北境不過是給賀家營救賀三郎的由頭而已。

端佳郡主知道勸不動她了,用力跺了跺腳,最後不滿道:「那個賀三郎到底是上輩子做了什麼拯救國家的好事,能娶上你這樣的好媳婦!如果能早點認識你,我就讓我哥娶你,你來當我嫂嫂1

楚璉聽端佳郡主這口出無狀的話,額角猛地抽了抽,端佳郡主還真是什麼都敢說。

「郡主1

「怎麼,我說賀三郎你不高興啊,本來就是個窩囊廢,還不讓我說了,你瞧,你這封號都跟他沒一文錢關係1

端佳郡主嘴巴有時候毒起來真是能把死人氣活了。

幸好賀常棣不在旁邊,不然還不知道會怎樣呢!

瞧楚璉低頭喝蜜水也不說話,端佳郡主突然倒抽了口氣,湊近了楚璉道:「楚六,你不會真喜歡上賀三郎了吧?」

楚璉真是無語極了,不明白端佳郡主的思維怎麼這麼跳躍,突然又問到他們夫妻之間的感情上了。

見楚璉只是抬頭眨眼看著她,端佳郡主急了,「楚六,你怎麼這麼不爭氣,真是泥捏的性子啊!那個臭男人和你新婚三日就把你拋下了,你居然還心心念念要去北境幫他度過險境,要是我,管他死活!死了最好,本郡主還能改嫁呢1

楚璉剛喝進口裡的蜜水差點因為端佳郡主這番驚世駭俗的言論從嘴裡噴出來。

楚璉沒有迴避端佳郡主的抱怨,她直言道:「這次去北境,我不完全是為了賀三郎,更多的是為了靖安伯府,畢竟現在我首先是靖安伯府的三奶奶。只有靖安伯府好了,我才能好下去。」

端佳郡主聽了楚璉這句話,這才沉默下來。

她也不再大吵大鬧反駁楚璉,沉默了片刻,端佳郡主這才抬起頭看向楚璉,「楚六,你去北境一定要小心,我去求父王,讓他派幾名護衛保護你1

楚璉笑起來,「郡主,沒你想的那麼危險,我又不去軍營,怎麼會出事,到時頂多待在涼州城罷了。對了,前陣子,你不是說你想吃火鍋?趁著今日這個機會,咱們一起吃頓火鍋如何?」

雖然嘴巴里已經不受控制分泌了口水,可是端佳郡主還是白了楚璉一眼,抱怨道:「楚六,都這個時候,你還想著吃1

楚璉「噗嗤」笑出聲來,「這麼說,郡主不想吃火鍋了?既然這樣,那我去叫喜雁她們不要準備了。」

楚璉作勢起身要出去吩咐,就被端佳郡主拉住衣袖,「楚……楚六,你既然這麼想吃火鍋,那本郡主就勉強陪你吃一頓吧。」

楚璉捂著嘴,嗔了端佳郡主一眼。

果然一提到美食,端佳郡主的注意力就被轉移走了,過不了一會兒,她就開始問,火鍋是怎麼做的,真的可以將各種食物一起放進去煮,還那麼好吃嗎?

飯後,魏王妃又拉著楚璉好一番叮囑,午後,才帶著端佳郡主低調的回了魏王府。

北境形式瞬息萬變,所以靖安伯府的人絲毫不敢耽擱,很快就定下了楚璉去北境的日子。

很是不巧,那日正是蕭博簡在英國公府擺謝師宴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