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三十章:突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突襲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唐言坐在主位上,盯著那兩名正在大吃特吃的護衛故意咳嗽了兩聲。

護衛埋頭吃著片的薄薄的鮮嫩兔肉,根本連頭抬都沒抬。

唐言臉色黑了黑,起身朝著護衛所在的方向走了走。

其中一個護衛向唐言看了一眼,然後連忙埋頭吃的更快了。

兔肉火鍋的味道一陣陣襲來,加上兩個護衛吃的這麼香,唐言就覺得更饞了,瞧著桌上瓷盤裡的兔肉火鍋剩的不多了,唐言連忙道:「鄉君送來的東西味道怎麼樣?」

兩名護衛忙不迭地點頭,吃的顧不得說話,只好豎起兩個大拇指。

唐言沒想到這兩個傢伙這麼不上道,一點也體會不到他的想法。

「有多好吃?」

其中一名護衛包了滿嘴的兔肉,含含糊糊的道:「大人,您每日都跟著晉王殿下,吃香的喝辣的,現在不會是想跟我們搶吃的吧,再說這兔肉火鍋還是您賞給我們二人的呢1

唐言被堵的說不出話來,臉色由黑變紅,冷冷哼了一聲,怒罵道:「就只知道吃,真是一群飯桶,吃快點,沒聞到整個帳篷都是兔肉火鍋的味道嗎1

哪裡用唐言提,還不到半刻鐘,一大碗熱騰騰的兔肉火鍋就已經進了兩名護衛的肚子,連著裡面的湯汁都一滴沒剩下。

唐言氣的想把人一個個都踹出帳篷。

問青送了兔肉火鍋回來,將莫成貴和唐言的反應一一對楚璉說了。

楚璉只是淡淡笑了笑,就進了帳篷休息。

次日,車隊又一大早出發。

此時,他們距離涼州已經走了一大半的路程。

這日剛過午後,車隊才結束休息準備啟程,唐言那邊就收到北境的消息,說是北境邊軍發生意外,在涼州城外陷入苦戰。

不等楚璉反應,莫成貴就已經亂了陣腳,焦躁不安。

雖然他們去北境這一路已經算是很快了,而且走的是小路並非官道。

可是畢竟車隊中有女眷,還有那些用作做樣子的棉衣棉被等物資,想要急行軍那種速度又怎麼可能。

莫成貴當日下午就找了楚璉和唐言,直言他要帶著靖安伯府家將提前出發,先趕往北境。

莫成貴本就是靖安伯府上老人,這一路下來對楚璉又頗有成見,唐言這個晉王的屬官他更是沒看在眼裡,說是商量先走,其實也不過是通知一下楚璉和唐言而已。

等到下午,莫成貴帶著靖安伯府的家將已經率先離開,並且還帶走了賀老太君安排的保護楚璉安全的靖安伯府暗衛。

於是,隊伍一下子少了一半的人。

又過了一日,北行隊伍終於路過一個小鎮,在小鎮里住了一晚上,等到第二日啟程時,卻被告知唐言發起了高燒。

楚璉無語,沒想到這一路惡劣的天氣,她一個女兒家沒什麼大病小痛的,反而是唐言一個大男人受不了這越來越冷的天氣,病倒了。

病來如山倒。

唐言雖說不是那種練家子的,但絕對不會是弱雞一樣的身材,可就是這樣年輕的男子,卻沒熬過冬寒,病倒在床榻。

唐言高燒不退,情況嚴重,根本不能騎馬亦或是坐馬車,隊伍只好在小鎮上耽擱了一日,可是等到次日,唐言的情況卻仍然沒有好轉。

楚璉也急切憂心起來,如果耽擱個一兩日也就算了,後面大家辛苦點兒,還能及時趕到北境,可是唐言的病情誰知到了第三日也沒有多少好轉。

不等楚璉說,唐言自己無奈的讓楚璉先走一步。

晉王府派來的人有一大半留下來照顧唐言,楚璉一行人先去北境,人少物資多,便將大部分物資和用物留下來給唐言的人帶著。

在小鎮歇腳的第三日下午楚璉就帶著人出發了。

這個時候離涼州也不過只有三日的路程。

一路上楚璉都格外的小心,終於還有一日時間就要到達北境。

此時,天色暗沉,秦管事吩咐車隊停下,尋了路邊一處乾草地紮營露宿。

還以為這麼小心定然能平安到達涼州城,誰知睡到半夜,警惕性最好的問藍發現有人偷襲!

楚璉一下子被問青晃醒。

得知外面不對,楚璉迅速地穿戴好,將藏在枕頭下的一把鋒利匕首放入袖子里。

風吹在身上恨不得刮掉一層肉的天氣,問青只穿了一身單衣拿了劍就急匆匆衝進了帳篷,黑暗中,看不清問青擔憂的表情,只能聽到她憂急的聲音,「三奶奶,有人襲擊我們,人太多了,我們不是對手。您趕快先走吧1

說完又對有些僵硬的問藍吼,「問藍,你還愣著做什麼!趕緊帶三奶奶先跑,帳篷旁邊的第三棵榆樹上拴著馬,帶三奶奶騎馬逃走1

問藍被問青吼的回神,立即拉了楚璉的手腕就出了帳篷。

一出帳篷,楚璉就聽到了打殺的聲音夾雜著她聽不懂的語言,這些突然襲擊的人在火光的映照下,可以分辨他們穿著皮毛,梳著許多條長辮子。

楚璉眼睛眯了眯。

這些人是蠻人!

他們手中拿著砍刀,雖然模樣兇狠,出手也兇悍,但是他們在打鬥時根本沒多少技巧,大多數憑的還是那比大武朝人大得多的那身蠻力。

一位護衛沒躲開,楚璉就親眼見到他被砍掉了一條手臂,疼地雙腿一軟跪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耳邊到處都是廝殺慘叫的聲音,楚璉雖然不忍,可是就憑她只會幾招的功夫根本就不是這些身強力壯的蠻人對手,雖然她很想留下來幫助他們抵禦突襲的外敵,可她也清楚自己的實力,在排兵布陣上,她根本就是狗屁不通。

留在這裡,也只能是給他們增加拖累而已。

所以楚璉一句話沒說,只是埋頭隨著問藍拉著她的手臂,跟著她跑。

呼吸越發的急促,腳步越發的沉重,終於她們找到了問青說的拴馬的地方。

問藍正在解開韁繩,就突然聽到不遠處兩人的說話聲。

楚璉警惕的朝著說話聲的方向看去。

朝著她們跑來的三個男人聲音奇怪,腳步更是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