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三十一章: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一章:救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他們邊向楚璉這邊跑來邊發出「桀桀」的怪叫聲。

楚璉眉頭緊緊蹙起,她面色凝重,立即出聲提醒問藍,「問藍小心,這些人是圖渾人1

這裡明明連北境都沒到,是大武朝的腹地,為什麼會有圖渾人埋伏?

問藍雖然不明白楚璉是怎麼分辨出這幾人是圖渾人的,但是她從來都非常信任楚璉。

問藍緊緊拽著楚璉的手腕,手臂用力就將楚璉托上了馬背。

她牽著韁繩,抬頭對楚璉道:「三奶奶,你先走,奴婢拖住他們1

說完也不等楚璉說話,用力拍打了一下馬屁股,那棗紅色的馬受驚抬起雙蹄嘶鳴一聲就竄了出去。

被送上馬背的楚璉嚇的連忙拽住韁繩匍匐一下抱住了馬脖子。

耳邊風聲呼呼的響著,楚璉還隱隱能聽見身後越來越遠的打鬥聲,片刻后,她又聽到一陣急促的馬蹄聲。

楚璉死死抱住馬脖子,臉被冷風吹的生疼,心裡卻在哀嚎。

這個問藍也太護主心切了,怎麼也不問問她會不會騎馬!這下好了,就算她不被圖渾人逮走,掉下馬背也要摔個半殘了!

馬匹衝進山林,山林中伸出的樹枝很快就讓匍匐在馬背上的楚璉狼狽不堪,還不等她放鬆心神,試著去控制馬匹,身後的馬蹄聲越來越快,越來越急促,好像是有什麼人趕過來了。

楚璉心裡一緊,她盡量抱住馬脖子,捏著韁繩,控制住自己在馬背上的平衡,轉頭飛快朝著身後看了一眼。

這一眼看過,楚璉倒吸了口冷氣。

兩名圖渾人竟然追上來了。

剛剛那一眼,離她最近的圖渾人居然只有二十米不到!

心中一涼,楚璉知道自己落在圖渾人手裡絕對沒有好下場,就算她急中生智在圖渾人手上沒有受傷,好好的回到了大武朝,那她的名節也毀了。

大武朝雖然民風開化,可畢竟還是封建社會,女子總是處於弱勢的。

再說那個蛇精病賀三郎,好好的她,他都容不下,一旦她被擄走,恐怕他立即就會寫下休書吧!

再也顧不得想別的,楚璉強逼著自己鎮定下來,她咬牙,將頭上束髮的簪子拔了下來,然後用力扎在馬屁股上。

本來速度已經慢下來的馬被這樣一刺激,像是瘋了一般,猛然往前竄。

楚璉什麼也顧不得,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抱住馬脖子,在劇烈地顛簸中不讓自己掉下馬背。

寒風打在臉上,像是冰刀一般,後面追著的圖渾人似乎是被激怒了,「嘰嘰咕咕」大喝,可能是在罵人。

楚璉聽不懂,也不敢再往身後看,整個人死死貼在馬背上。

追來的圖渾人憤怒的吆喝了幾聲后,發現沒用,其中一名圖渾人怪叫兩聲后一把抽出身後背著的弓箭。

從箭囊當中又抽出一支鋒利的羽箭,羽箭搭弓,碩大的弓幾乎被拉成滿月形,圖渾人一隻眼微微眯起,箭尖直指的方向就是楚璉的後背!

李星李月兩兄妹帶著幾人與偷襲的蠻人斗在了一起,蠻人雖然不會多少武功招式,但是卻有一身比大武朝人大許多的力氣。

李星李月兄妹雖然功夫好,可有架不住十來個身強力壯的蠻人圍攻。

很快,李星就因為替妹妹擋刀受了不輕的傷。

這些蠻人有秩序的分為了兩撥,一波圍攻楚璉帶的人,另一波卻在偷運楚璉一行人的物資和行李。

很快,馬車上的行李就被人搬上了馬背。

問青被一個中年蠻人踹倒,緊接著那粗糙的大刀就要落在胸口,饒是自小練武的問青也害怕的閉上了眼睛。

雖然恐懼不甘,可問青在這個時候最擔心的還是逃走的三奶奶,可這個時候,她也只能祈求菩薩保佑三奶奶一切平安了。

本以為就要這樣丟了性命,胸前卻突然響起了一聲清脆的叮噹聲,那大刀被力量一阻,刀鋒一偏,就扎在了身後的樹榦上。

還不等問青從驚愕中回過神,她就聽到了熟悉的如啐了冰的聲音:「你們三奶奶呢1

問青猛然睜開眼,一抬頭,就看到了面前幾步遠處站了一個身材修長穿著暗色盔甲的……額……大鬍子……

瞬間,問青眼睛都要瞪出眼眶了,她獃獃的有些不確一聲:「三……三少爺?」

賀常棣臉色黑如鍋底,他冷冷看了一眼問青,「我問你楚璉呢1

問青猛然回過神,顧不得身上的狼狽忙回道:「剛剛情況緊急,問藍帶著三奶奶往那個方向逃走了,三少爺,您快去1

問青話音一落,眼角餘光就只撇到身邊飛快竄出的影子。

在賀常棣帶來的人手幫助下,本來那些偷襲的膽大蠻人很快就被擒獲,等到莫成貴陰著臉來問問青情況的時候,這才知道賀常棣居然一個人追了出去。

莫成貴連忙召集人手朝著賀三郎離開的方向追過去。

等到發現自己已經跨上馬背飛奔起來的時候,賀常棣也不清楚自己心裡到底是什麼想法。

連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他明明那麼厭惡那個女人,上輩子她將他害成那樣,有了重來的機會,恨不得生吞活剝了她,可什麼時候這種感覺就慢慢變了呢!

冷風在耳邊呼呼吹著,賀常棣卻心亂如麻,他突然分不清這一世對楚璉的感情來,可有一點,在這樣千鈞一髮的時刻,他卻很清楚,那就是他不希望她出事,至少不是現在。

途中遇到了受了重傷的問藍,身邊倒了一名已經斷了氣的圖渾人,賀常棣頓時臉色就越發的陰沉了。

詢問了問藍楚璉的位置,只來得及給問藍拋下一瓶外傷葯就又迅速地追了出去。

圖渾人!

賀常棣雙眼陰噬,他咬著牙冠,現在恨不得將所有的圖渾人都碎屍萬段!

他在心中冷哼,這個毒婦不是以前很能嗎,做事不擇手段,就連心思也像是篩子一樣,前世把他整的那麼慘,這輩子怎麼一轉眼就成了一個弱雞了!竟然還被圖渾人追著跑!

哼!沒用!

賀常棣在心裡吐槽著,恐怕只有他的內心深處在連他自己都沒發現的地方,他才清楚這樣的吐槽就猶如安慰一樣。

好像這樣一想,被圖渾人追殺的楚璉就不會出事,她那麼多心眼,心思又歹毒,不都是說禍害遺千年嗎?被兩個渺小的圖渾人追算什麼,她一定會沒事的。

賀常棣握緊了手中的韁繩,鞭子不停地落在馬匹的身上,平日里最是愛馬的賀三郎在這個時候完全顧不得自己的寶馬。

尋著馬蹄印,賀常棣終於追蹤到了圖渾人的身影。

循著圖渾人的方向,賀常棣就看到了圖渾人前方有一匹棗紅色的馬在跌跌撞撞地瘋跑著,那馬上趴著一個單薄纖細的身影。

原本高高提起的心在這一刻見到楚璉后,突然就落下了一半,果然這個毒婦就是個禍害,哪裡會有那麼容易出事。

可剛放下的心在看到其中一名圖渾人搭起長弓對準楚璉後背的時候又再次高高提起。

賀常棣眼瞳一縮,他的動作比他的思想還要快,插在馬側的紅纓長槍像是一根標槍一樣被他擲了出去。

下一秒,就聽到那搭箭的圖渾人慘叫一聲,手中的長弓也鬆了力氣,箭矢直直從馬背上掉了下去。

不知道為什麼,賀三郎只要一想到那隻鋒利的箭矢會扎在楚璉纖瘦的後背,流出的鮮血觸目驚心,他就目恣欲裂。

受傷的圖渾人趴在馬背上,紅纓長槍直直扎入圖渾人剛剛拉弓的右肩,槍尖穿透整個右肩,從身前透過來,帶著淋漓的鮮血。

可是受傷的圖渾人只忍不住喊了剛剛那一下,現在滿頭虛汗,臉色因為疼痛瞬間蒼白卻再也沒有哀嚎一聲,只是趴在馬背上,勒緊韁繩,轉頭仇恨的看向身後追趕而來的賀常棣。

賀三郎劍眉一蹙,有這樣耐力又這樣隱忍的圖渾人恐怕不是一般的圖渾士兵!

有這點發現,賀常棣也不敢大意,他拔出腰側佩劍,就迎了上去。

圖渾人顯然也不敢小看賀常棣,見他穿著大武朝邊軍將領的盔甲,已經多少猜到了他的身份。

剩下一名圖渾人也搭起長弓,朝著賀常棣的方向射箭。

圖渾人擅騎射,圖渾的勇士都是百分之百的神弓手。

這短短几十米的距離,那名圖渾人就射了七八箭,儘管賀常棣也武藝超群,今生又刻苦習練過,在軍中更是每日練兵,可就是這樣也不能完全躲過這名圖渾人的箭矢。

閃著寒光的長劍與箭矢碰撞在一起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雖然沒有一箭射到賀常棣要害,可他在用長劍當箭矢的時候,頸側露在外面的皮膚還是被一隻鋒利的箭尖擦到,傷了一個小口子。

兩名圖渾人也沒想到賀常棣這麼難對付,眼看賀常棣離他們越來越近,兩人互相看了一眼,果斷棄了楚璉分頭逃離。

賀常棣哪裡能讓他們就這麼逃走,手中韁繩用力一抽,就朝著剛剛射箭的蠻人追了過去。

賀常棣胯下的到底是寶馬,沒幾秒就追上了那名圖渾人,只見他長劍刁鑽的一挑一抹,那名蠻人來不及哀嚎一聲就滾下了馬背,斷了氣息。

等到回頭想要再追另一名被紅纓長槍重傷的圖渾人時,賀常棣突然聽到楚璉一聲驚聲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