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三十二章:大鬍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二章:大鬍子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三郎心跟著一顫,再也顧不得追逃走的圖渾人,雙眸立即朝著楚璉的方向看去。

這一看他的心差點嚇地跳出來。

在隱隱約約慘淡的月光照耀下,前方山林深處居然是深不見底的陡坡!

楚璉都要哭了,今天是怎麼回事,這也太倒霉了吧!

方才她死死抱著馬脖子,匐在馬背上一動也不敢動,嚇的緊閉上眼睛,不一會兒居然聽到身後有動靜,隨後就是慘叫聲,她睜眼想要往後看,可是根本就做不到!

好不容易知道自己這是得救了,可是身下馬匹卻還沒反應過來,居然直直就要朝著前方的鴻溝跑去,許是馬匹之前被楚璉狠狠扎過,此時根本就一點也不受控制。

眼看前面幾米就是鴻溝,楚璉只能尖聲驚叫起來,希望身後幫她攔住圖渾人的人能夠發現,幫她停住馬匹。

賀常棣陰著臉,狠狠咬了咬后槽牙,打馬飛速的就朝著楚璉的方向奔過去,可就算他的馬再快,此時想要攔住狂奔到陡坡邊的瘋馬也已經來不及了。

賀三郎攥了攥韁繩,雙手撐在馬背上一用力,身體一個騰躍就站在了馬背上,眼看著他離楚璉只有兩米多遠了。

賀常棣整個身體用力,張開雙手就朝著楚璉的身後撲去。

突然從側後方來的力量將楚璉衝下馬背,下一秒,她就落入一個結實雙臂環成的堅實懷抱中。

楚璉驚魂未定,但是那雙突然出現的雙臂緊緊抱著她,她緊張恐懼的心霎時就被安撫下來。

兩人雖然躲過了瘋馬,可是從馬背上滾落下來的衝力還是讓他們跌落下了鴻溝般的陡坡。

楚璉被那雙有力的雙臂抱緊,那雙手臂中伸出一隻寬大的手掌將她的頭部按在男人的胸口處,厚實的手掌就墊在她的腦後。

楚璉被男人裹在懷裡的身體只感受到一陣劇烈的顛簸,隨後就是頭暈目眩的滾落。

一切發生的很快,楚璉都來不及思考,只聽到頭頂上方傳來男人幾聲痛苦的悶哼聲,只知道他們這是從陡峭的山坡滾落了下來。

等到兩人終於停下,卻都雙雙昏迷了過去……

刺眼的陽光從茂密山林的縫隙中穿透過來,楚璉終於醒了過來。

剛一睜開眼,就感覺到自己渾身酸疼,她動了動雙臂,卻發現她居然被一個人壓著困在懷裡,那明顯代表男人的有力手臂,有一條還橫在自己腰間,這樣的姿勢彷彿是在強調自己的占有權。

楚璉整個人一僵,昨晚的記憶像是海潮回涌一樣衝進了腦中。

突襲,追殺,圖渾人,後來被救!

她動了動自己的身體,齜了齜牙,感受了一下,發現身上雖然酸疼,可並沒有傷重的地方,應該只是有些皮外傷。

伸手想要推開男人的手臂,可是楚璉發現不管她怎麼拉也拉不動,那條手臂就是死死的圈住她的細腰。

楚璉沒辦法,只好往外面挪了挪,與煽粘恍牒螅就在男人的懷裡坐起身來。

這樣終於算是能看清救自己的人是什麼模樣了。

當看到那幾乎遮住半張臉的大鬍子時,楚璉驚極了!

楚璉直盯著這張大鬍子臉看了十幾秒這才回過神來。

實在是有點反應不過來,回想昨夜發生的事情,剛剛又看到男人的雙手,雖然手心指腹粗糙,可是手背光滑細膩,手指也是修長,這樣的人應該是一個年紀不大的青年人才對,怎麼蓄了滿臉的大鬍子。

大武朝人愛美,就算是男子也很注重自己儀錶,楚璉親爹楚奇正還片須不留呢!何況身邊這看起來絕對沒有超過三十歲的男人。

楚璉也只是怔愣了片刻,很快他就發現身邊男人的不對來。

楚璉心裡咯一下,立即伸手摸了摸男人的額頭,發現燙的可怕,隨即注意到他薄薄的雙唇,發現嘴唇的顏色根本就不像正常人那樣處於淡粉色,而是發白起皮。

此時楚璉也顧不得大武朝的男女大防了,在自己救命恩人的生死面前哪裡還能顧忌那麼多。

楚璉緊蹙著眉頭開始檢查男人身上有沒有什麼傷口。

男人身上的盔甲還好好的,如果排出身上的暗傷,現在唯一的傷口就是脖頸那處,脖側那處刮痕也現出不同尋常的慘白顏色。

楚璉到底是半個驢友,有些野外處理傷口的經驗。

她明白這樣下去根本就不行,昏迷中的男人劍眉頻蹙,面色難看,顯然是很痛苦的樣子。

深吸了口氣,楚璉用力掰開男人橫在腰間的手臂,從男人的懷抱中退了出來。

檢查了自己身上的荷包和東西,楚璉舒了口氣,還好自己身上的小東西都在沒有在滾落山間的時候掉落。

楚璉解下腰間的一個小巧葫蘆。

拔開了塞子,將葫蘆里裝的蜜水輕輕在男人嘴裡倒了兩小口。

雖然男人處於昏迷中,但是在生理作用下,他還是下意識將口中蜜水咽了下去。

看情況,自己的救命恩人好想是中毒了,但她是個門外漢,根本看不出他中了什麼毒。

蜜水雖然沒有什麼危害,可是楚璉也不敢給他多喝。

收好小葫蘆,楚璉站起身看了看周遭的地形,然後將身上過長的裙擺撕了下來別在腰間,蹲下身,深吸口氣,使了九牛二虎的力氣這才把高大修長的男人拖到了旁邊的松樹邊靠著。

楚璉將腰間別著的裙擺蓋在男人身上,在附近做了記號,就深一腳淺一腳的去周圍尋找臨時能夠解毒的藥材。

對症的藥材她雖然不知道,但是普通的止血止毒的藥材她卻是知道幾種的。

就在楚璉離開不久,昏睡中的賀三郎突然喃喃念叨了一句「楚璉」,可惜,這個時候楚璉已經離開了。

他昏迷中還心心念念著楚璉安危,不知道他在醒來后發現楚璉根本就沒認出他這個正牌丈夫,心中會是什麼樣的感受。

此時已經是冬季了,這裡又臨著北境,比盛京寒冷更甚,楚璉抱著手臂在山林中跑了半個時辰,才勉強把幾種草藥湊齊。

等她回到男人的身邊,發現男人雖然在發著高燒,身體卻在顫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