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三十四章:過夜(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四章:過夜(2)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等到衣服差不多幹了,楚璉守在火堆旁早已經哈欠連天。

今天這一天對於她來說真是太累了,做了那麼多的事,過度消耗了體力,又沒有充足的食物補充能量,能支撐到現在已經算是不容易了。

將自己的大氅挨著火堆鋪在地上,怕凍到身邊救自己的男人,又將男人往火堆邊移了移,最後查看了男人額頭的溫度,楚璉這才安心躺到了自己的大氅上閉上眼睛休息。

賀三郎額頭一陣刺痛,緊接著濃密的眼睫顫了顫,困難地睜開了眼睛。

他先是微微動了動自己的手臂,隨即手臂一陣酸麻襲來,他難受地皺了皺眉頭,視線微微傾斜,下一刻就渾身僵硬起來。

楚璉!

只見這個時候楚璉輕輕閉著蝶翼一般的眼睫,微微嘟著嘴,呼吸綿長清淺,嘴角帶著微彎的弧度,顯然是睡的香甜。

她一手蜷縮在胸前,一手手臂搭在他胸口,身體貼著他蜷縮在他的臂彎里,瞧著就像是一張狗皮膏藥似地。

賀常棣臉黑了黑,下意識就要伸手將緊貼自己的楚璉用力給推開。

可是他眼角餘光一瞥,看到那件熟悉的女式大氅有一大半都搭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想要推開楚璉的手就頓住了。

他腦中不自覺開始回想他受傷后,楚璉做的一切。

賀三郎眼眸深了深,視線下垂落在了楚璉瓷白的小臉上。

難道這一世真的出現了偏差,這個毒婦改性子了?不然這麼好的機會,她為什麼要費那麼大的力氣救自己?直接不顧自己的死活不是正好合了她的心意?

賀常棣心中五味雜陳。

他目光中是上一世那張相同的臉,可是卻分明感覺到自己心中的感情已經變了。

賀常棣緊緊抿了抿唇,那微微抬起的右手最後只是將蓋在身上的大氅朝著楚璉的方向提了提,將她嬌小的身軀整個給遮蓋祝

賀三郎被楚璉枕在頸下的手臂酸麻,就算是這樣,他也沒有移開,而是微微抬了抬手臂,讓楚璉靠他更近些,睡的姿勢更舒適。

不知道為什麼,對於夫妻來說,這分明只是一個再微不足道的動作,賀三郎做了后心底深處卻突然有了一絲滿足。

楚璉睡的迷迷糊糊的,到半夜的時候就覺得渾身冷颼颼的,她翻了個身,手臂突然就碰到了一個溫熱的物體,隨即整個身體情不自禁的就朝著那暖源貼去。

果然有了暖源后,睡的就舒服多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楚璉緩緩的醒過來。

她發現自己正被一個結實有力的臂膀擁住,鼻息間都是男人陽剛的味道。

有些雨後濡濕的霉味和沾染了林中草屑樹枝的腐臭味,一點也不好聞,但是卻出奇的叫人覺得安心。

楚璉本來就有起床氣,此時剛醒,腦子還昏昏沉沉的,一時都沒反應過來在哪裡。

她潛意識裡抬起頭,就看到一張稜角分明,卻蓄著大鬍鬚的蒼白憔悴的臉龐。

其實,眼前男人的臉型很好看,而且看臉上細滑有彈性的皮膚,也能推測他很年輕。

他穿了一身威武的鎧甲,鎧甲里是玄色的衣衫,這是一個威武健壯的男人,很能給人安全感。

哦,這個人是救了她的大鬍子,是她在被圖渾人追殺的時候毅然出手的好人。

一想到當時情形有多危險,她都幾乎以為自己一定會喪命了,他在千鈞一髮的時候居然攬住自己,不惜性命與自己一同掉落到了陡坡下。

楚璉這麼一想心中真是滿滿的安全感。

下意識就要往近在咫尺的這個溫熱安全的懷抱中貼緊。正要這麼做的時候,楚璉猛然想到自己的身份。

她已經嫁了人,此時她是靖安伯府的三奶奶,是賀三郎的正妻!

她的正牌夫君是那個整日里陰著臉時常對自己有奇怪要求的蛇精病賀常棣!

頓時好似被兜頭澆了一盆冰水,叫楚璉清醒的不能再清醒了。

她慌張地收回搭在身邊男人胸口上的手,這樣還覺得自己做的不夠,又伸手用力推開桑讓自己與他多了一臂還多的距離。

楚璉從地上爬坐起來,低頭臉色通紅的糾結道:「這位大哥,雖然我很感謝你救了我的性命,但是你不能趁著這個時候吃我的豆腐1

哈?

原本臉色已經趨於溫和的賀三郎在聽了這句話后,瞬間面色黑如鍋底!

方才他見楚璉那麼依賴地靠在自己懷中,心裡還暖意融融,他還驚奇,這個毒婦竟然還有讓人心疼喜歡的地方。

不過回想之前他不顧自己安危救了她,她這樣對自己依戀也屬於正常,再說,他們本就是夫妻,這樣親密本來就是應該的。就算是大武朝的規矩教條再嚴苛,那對於他們夫妻也不會有什麼。

可是萬萬沒想到,在這本該溫情的一刻,楚璉這個毒婦竟然說出了這句話!

賀三郎渾身因為震驚都僵住了。

他深邃的雙眼盯著他,在深不見底的眸底醞釀著風暴。

賀常棣不傻,他何嘗聽不出楚璉話語中的意思,這個毒婦,他不顧自己性命救了她,她……她居然沒認出自己!

當真是膽大包天!

以為自己真的不敢教訓她嗎!

楚璉哪裡想到自己對面滿臉粗狂,蓄著大鬍子的強健年輕男人會是自己的夫君。

其實也不能完全怪楚璉。

當初小兩口剛剛成婚的時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

洞房花燭夜當晚,賀三郎就給了楚璉一個下馬威,後來賀常棣都一直是蛇精病狀態。

楚璉是個正常人,又不是受虐狂,被新婚夫君這樣苛待,就算賀常棣是天上的仙君下凡也不願意多看一眼了。

加上賀三郎在靖安伯府的時候對她莫名的敵意和排斥,要叫楚璉相信賀常棣會不顧性命救她怎麼可能。

賀常棣在盛京城就有「賀家玉三郎」的稱號,當真是君子美如玉,現在留了大鬍子,烏壓壓的險些遮住了半張臉,前後形象差距實在是巨大,就算不是楚璉,換做任何一個人恐怕都不容易認出來。

楚璉本來就與賀三郎相處的時間不長,這個時候沒分辨出來情有可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