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三十五章:熟悉的聲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五章:熟悉的聲音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見面前的男人盯著自己沒有說話,還以為自己表達的不夠清楚。

她抿了抿有些乾燥的嘴唇,組織了一下語言,接著道:「這位大哥,實話和你說了吧,我已經成婚了。」

言下之意,你就算對我有好感,那也只能放棄,趁早收心。

賀三郎簡直要被氣吐血了,額頭一陣一陣的刺痛,可是聽到楚璉說自己成婚了,他心裡卻微微鬆了口氣。

算這個毒婦識相,還知道自己的名節和聲譽重要,沒有在外面亂勾搭男人,給他戴綠帽子。

可是賀三郎放鬆還沒幾秒,聽到楚璉後面的話,就恨不得立馬將她掐死。

楚璉小心觀察著面前這個男人的臉色,斟酌著後面的話語。

她輕輕咳嗽了兩聲,遮掩氣氛的尷尬。

「我很感激你在那麼危險的情況下救了我,瞧你穿著,是涼州邊軍的將士吧?我夫君也是邊軍中的,他那個人脾氣古怪,說不定還是你的長官,如果讓他知道了你輕薄我,信不信他會跺了你的手1

賀常棣在心中冷笑,又在後面補充,如果真的不是他輕薄了楚璉,讓他知道了,他可不是就跺了姦夫的手就了事的,他視線一轉,落在楚璉緊緊攥著衣裳的那雙白嫩小手上,表情一冷。

他半垂著眼帘,楚璉沒注意到他越發陰冷的表情,還以為自己這番話終於點醒了面前的男人,她輕輕吁了口氣。

「其實我也不怪你,這山洞陰冷,你昨天又中毒受傷,一直在發著高燒,做出這樣的事情值得原諒。你既然能為了我一個素未蒙面的人出手相救,人品一定是沒問題的。只是這世間好人品的人並不是我們想象的那樣多,也有那些嘴碎的。不過你我在這裡過夜的事情只有我們兩個人知道,後面咱們出去了,只要你不說,我的聲譽也就保住了。」

「女子不易,你也應該有母親姊妹,能體會我的感受吧?」

說完,楚璉大睜著一雙水潤潤的杏眸盯著他。

好像對面的男人不答應,她就要看到天荒地老一樣。

賀三郎原本面色陰沉,心中憋氣,恨不得當場就教訓她,可是被她像是小狗一樣的眼神盯著,又情不自禁軟下心腸。

不過他心裡確實憋氣,他不惜自己的安危來救她,她卻沒認出他就是她的夫君,換做是任何一個男人,恐怕心裡都會不好受。

賀三郎鬱悶至極,當下也不想立馬錶明自己的身份,他倒是他這個妻子還要說出什麼讓人瞠目結舌的話來,到底會有多遲鈍,什麼時候才會發現他真正的身份!

他心中突然多了一絲惡趣味的期待,不知道楚璉知道自己就是她口中古怪又兇殘的夫君時,臉上會是怎樣精彩的表情。

賀三郎壓下心中的憤懣,困難地牽了牽嘴角,微微點頭。

楚璉見他同意,長長吐了口氣,她起身邊整理地上的大氅邊道:「當然你救了我這份恩情,我是不會忘記的,日後,你有什麼難處都可以來尋我,只要是我能幫上的,我一定盡全力。」

賀常棣此時身體狀況好多了,只是高燒還沒完全退掉,不過比昨日已經好了許多。

他聽到楚璉這麼說,嘴角一邊翹起一個弧度,頗為不屑的道:「你能幫我什麼?」

楚璉聽他這麼說,就不滿的蹙眉看向他,「事情還沒發生呢!你怎麼就知道我幫不上忙,起碼現在我就有能幫上你的,你等著,我這就出去找些吃的。」

賀三郎轉眼看向山洞外,雨停了,洞口處枯黃的雜草上結了一層厚厚的白霜,他在心裡嗤笑了一聲,深林中這樣酷寒的天氣,楚璉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人能找到果腹的食物就有鬼了。

楚璉一直盯著賀常棣的面容,當然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他面上不相信和不屑一顧的神色,當即也被激的多了一股硬氣來。

她微微鼓起腮幫子怒道:「你在這裡別動,我一會兒就回來1

說完楚璉裹了大氅就快步出了山洞,來到山洞口被寒涼的空氣一激,楚璉有些混沌的腦子一瞬間清醒過來。

她有些懊惱地甩甩頭,又氣憤地跺了跺腳。

怎麼回事,自己在那個大鬍子面前怎麼這麼不冷靜,他還什麼話都沒說呢,自己就被激的自動出來找吃的了。

可是出都出來了,總不能空手回去,那豈不是更沒有面子?

楚璉嘆了口氣,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任命的選了一個方向朝著樹林深處去了。

走了一會兒,她又回想起方才在山洞裡的情形,那個大鬍子說話的聲音總是讓她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她好像在哪裡聽過一樣,可是一時又想不起來了。

晃了晃腦袋,楚璉也只能先將這件事放到一邊,世界上長的相像的人都有那麼多,又何況是聲音呢。這麼一安慰自己,楚璉也就不再多想了。

賀常棣盯著楚璉纖瘦的背影消失在山洞口,他似乎是鬆了口氣。

他抬目看向山洞內坑坑窪窪的洞頂,眼神深邃,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可是過了沒一會兒,他又突然站起身來,起來的太過急促,額頭一陣暈眩,身子沒穩住搖晃了兩下,他立即扶住洞壁,閉了閉眼,歇息了幾秒,身體這才感到好受些。

賀三郎身體雖然比昨日好了許多,但是他中了毒,身體內餘毒未清,身體虧損,又還發著燒,實際上還是非常虛弱,可是一想到楚璉就這麼一個人去了林中,他卻一點也放不下心。

那些狡猾的圖渾人也不知道還有沒有留在山林中的,萬一楚璉碰到怎麼辦,就算是沒有圖渾人,冬季的山林也到處都是危險。

怎麼說,楚璉現在這條命也是他拼著自己的性命換來的,如果她現在出事,那他做的這些豈不是虧了?

賀三郎陰著臉這麼想著,用這樣拙劣的理由掩蓋著自己對楚璉的關心。

他強撐著身體的不適出了山洞,而後迅速找了個地方,釋放了給屬下營救信號,隨即就尋著楚璉留下的腳印跟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