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三十六章:別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六章:別動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抱著冷的瑟縮的雙臂這才發現她衝動出來尋找食物是多麼不理智的決定。

冬日的山林蕭索一片,刺骨的冷風從山林縫隙中扑打在身上,彷彿要帶走她身上最後一絲溫度,樹頂的烏鴉時不時凄涼的「嘎嘎」兩聲,越發的讓人背脊發寒。

此地已經靠著北境,資源本來就匱乏,現在又是冬季,食物更是難尋。

她雖然有些野外生存的經驗和知識,可也從沒遇到過這樣嚴酷的環境。

楚璉望著入眼的蕭瑟山林,苦笑起來,還真是不作不死,早知道就不這麼逞能了。

不過既然已經出來了,總要試試,也許運氣好能撿到一些堅硬的松果什麼的。

事實證明,她運氣好的時候實在是不多,尤其還是與賀三郎在一起的時候。

賀常棣不放心的尋著楚璉留下的痕找尋過來,還沒見到人影就聽到一聲熟悉的尖叫。

賀常棣眸色一緊,也顧不得渾身的不適就飛快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狂奔過去。

等發現不遠處那個老喜歡惹禍的小女人正無助的癱倒在一片枯葉中,賀三郎緊繃的心弦這才緩緩鬆弛下來。

不過,在瞧見楚璉側臉上那明顯的忍耐和委屈后,賀三郎不知道為什麼又升起了一股無名火來。

他捏緊了身側的雙手,深深吸了口氣,這才勉強壓抑住,只是一張臉就顯得分外的冰冷和陰沉起來。

他長腿快走幾步就到了楚璉的身邊,語氣冰冷的問道:「怎麼了?」

楚璉聽到身後的腳步聲驚的回過神,當發現是救了她的那個大鬍子時,驚訝的一時忘記疼痛,結巴道:「你……你怎麼來了?」

賀三郎根本就不想回答她的問題,只是視線低垂,看向被她雙手扶住的右腿。

楚璉有些心虛,見他不但沒回她的話,臉色反而還更加難看了,她順著他的視線看去,頓時發現他在看什麼,楚璉立即羞愧地扯了扯裙擺。嘴上又胡亂解釋的道:「沒什麼,只是剛剛不小心扭到了。」

說完還是聽不到身邊這個大鬍子的聲音,楚璉按捺不住抬頭瞥了他一眼,這一瞥,被他森寒的眼神一懾,頓時嚇的瞬間愣住了,那捂著裙擺的手也下意識鬆動了下來。

賀三郎的視線居高臨下,犀利的眼眸一瞬就看到遮掩在淡綠色裙擺里的長褲褲腿處印出了一抹刺眼的鮮紅。

賀常棣雙眼頓時一眯,極快地蹲下身,一把撩開了楚璉輕輕捂在裙擺上的雙手,等到裙擺被他掀起,看到還被鐵制的捕獸夾夾住的纖細右腳時,他一雙狹長的深邃雙目差點噴出火來。

「這就是你說的扭到腳,你還真是了不起1他聲音雖然磁性好聽,但卻像是啐了冰一樣,讓人想要忍不住跟著打顫。

楚璉哪裡想到他動作這麼快,居然還不顧男女大防孟浪的直接掀她的裙子!

這個大鬍子怎麼可以這麼可惡!

原本楚璉還滿腹憋屈羞惱,好似下一刻就要化身成炸毛的小貓,甚至耳根都不知不覺跟著羞紅了,可是在聽到他嘲諷的訓斥后,不知道為什麼就沒了反抗的底氣。

那個……又不是她想要踩到這個陷阱,這些其實不怪她……好不好……

楚璉懊喪的在心中替自己大聲的辯解。

可實際上她的表現卻和心裡想的完全相反。

她低著頭,微微垂著像是兩把小扇子的眼睫,哆哆嗦嗦,小可憐兒樣,好像生怕別人再訓斥她。

賀三郎原本更嚴厲的訓斥和態度卻沒有因為她表現出來的心虛和自責減少。

他在心裡冷哼,這個毒婦,是慣會裝的。

楚璉下意識就從他手裡搶過裙擺,將自己腿腳蓋祝

「你……你怎麼這樣1

賀常棣臉色一點也不好,聲音更是冷硬,他根本就不顧楚璉的反抗,警告道:「手拿開1

楚璉這個時候也被他冰冷卻強硬的態度激起了些怒火,她鼓了鼓腮幫,勇敢的直視他深邃的眼睛,「這位大哥,男女授受不親,我自己可以的。」

說完楚璉緊捂著自己裙擺抬頭盯著眼前滿臉鬍子的男人,眼神倔強。

賀三郎當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呵!好一個男女授受不親!

都授受不親到他這個夫君這裡來了!

好!

他今天就看這個毒婦有多大能耐!

楚璉話畢,片刻,刪頭趴了她的腳踝,站起身,走到了一邊,好似這樣不夠,還微微轉過身。

沒有那個大鬍子盯著,楚璉整個人都放鬆了不少,也沒有了那種不適的緊張感,她偷偷朝著大鬍子的方向瞥了一眼,見他修長的身軀站的筆直,確實是沒再往她這個方向看了,她這才伸手輕輕揭開裙擺露出被捕獸夾夾住的腳踝。

身體不小心輕微一動,楚璉疼的倒抽了口冷氣。

剛剛注意力都被那個大鬍子分走了,現在看到傷口就感覺比之前疼了好幾倍。

輕輕挪動換了一個比較舒服的姿勢,楚璉伸出雙手開始用力掰開捕獸夾。

可很快她就發現這個捕獸夾並不如外表看起來的這麼好擺脫,她本來就被夾了腳踝,不好使勁,加上捕獸夾又夾的緊,她試了好幾次,獸夾都是紋絲不動。反倒是自己身上又疼又累。

她痛的直吸氣,視線遲疑地落到了不遠處的大鬍子身上,張嘴要開口求助,可是想到自己嚴詞拒絕他的幫助她就拉不下臉來。

楚璉懊惱的在心中大罵自己。

賀三郎雖然站在一邊,好似漠不關心,可是他視線餘光一直落在楚璉身上。

他看到那個嬌小倔強的身影咬牙忍痛掰著捕獸夾,長長的濃黑睫毛上都沾染了濕濕的水汽。

他見她兩隻被凍的通紅的小手握著捕獸夾的兩邊,指節因為用力的發白,可那捕獸夾像是長在腿上一樣紋絲不動,最後沒力氣鬆手了,不但腳沒從捕獸夾里拿出來,反而從傷口處滲出更多的鮮紅來。

賀常棣心跟著一緊,他再也站不住了,懊惱自己全然不顧原則就這麼輕易妥協。

他再也不管這個可惡的毒婦反抗,一隻有力的胳膊用力就把楚璉的雙手擒住,他貼向她,幾乎是呼吸相聞,壓抑著略微帶著沙啞的聲音警告:「別動,不然我就讓你這條腿廢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