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三十七章:無恥之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七章:無恥之徒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一時被眼前大鬍子的怒喝嚇住,身體好似真的僵住了,也不敢再動,可是下一秒她又奇怪的感覺到了這個大鬍子陰冷話語里的關心。

楚璉眨了眨澄澈的眼睛,她也不是個不識抬舉的,既然別人要主動幫忙了,她再拒絕那就不是作,那是作死!

此時,兩人貼的很近,楚璉都可以看到他根根分明的濃長眼睫毛。

你說一個男人長這麼長的眼睫毛幹嘛!

雖然半張臉幾乎被鬍子蓋住了,可還是能分辨出他臉部精巧的輪廓,尤其是側臉,線條完美,狹長的雙眸,高挺的鼻樑,微薄帶著些蒼白的好看嘴唇。

這下楚璉反而對他剃掉鬍子的真面目多了一分興趣。

賀三郎一手制住楚璉后,就彎腰雙手用力將夾住她腳踝的捕獸夾掰開,把她纖瘦的小腳從捕獸夾里拿了出來。

賀三郎面無表情的冷聲道:「你現在怎麼不嚷嚷著男女授受不親了?」

楚璉見他剛剛的動作小心利索,心裡才剛剛多了一絲好感,瞬間被他這句話激的潰散。

她臉漲的通紅,可是又說不得他的錯,剛剛確實是她太過矯情了,可如果這個大鬍子不冷語相激,她又怎麼可能衝動失控!

賀常棣見她因為氣憤臉色憋的通紅,那雙原本澄澈的雙眸變得水汪汪,像是一隻求愛撫的小奶鹿,這個毒婦心裡肯定憋著氣又找不出反駁的借口,頓時他心情就通暢了起來,臉上冷酷的表情也融化了一些。

賀三郎瞧著蹲坐在枯樹枝上的楚璉,她微微鼓起嘴巴,撇開頭一個人生悶氣,他視線又掃過她受傷的腳踝,怔了怔,他突然背對著她蹲了下來。

楚璉餘光瞥見他奇怪的動作,往後撤了撤防備道:「你幹什麼1

賀三郎深邃的眼眸掃了她一眼,淡淡道:「上來。」

上來?上哪裡去?

楚璉看到他寬闊的後背突然就反應過來,難道他要背著她回去?

剛剛紅潮未退的臉頰再次染上嫣紅,這種事如果發生在現代當然沒什麼,頂多叫樂於助人,可是這裡是大武朝!她和他的夫君賀三郎最親密的時候也不過是睡了一張床,還不是一個被窩的那種。

現在讓她隨便往一個陌生男人背後一趴怎麼可能!而……而且這個大鬍子整日里陰著一張臉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說不定心裡憋著壞呢!

楚璉不說話,做著無聲的反抗。

賀常棣眉心都皺了起來,他聲音明顯開始帶了不悅,「不用我背?難道說你要自己走回去?」

說完他也不蹲著了,站起身居高臨下地凝視著楚璉。

楚璉尷尬不已,這個大鬍子每次說話都叫人莫名的想要生氣,這個臭男人她詛咒他「注孤生」。

嘗試著自己站起來,可能是腳踝傷的比較嚴重,她剛剛站起身,就朝旁邊歪去,狼狽的又跌回地上,楚璉懊喪極了,現在她的右腳根本就不能使力。

「就你這樣還自己走回去?」賀三郎嗤笑了一聲,「兩條路,留在這裡喂野獸,不然就乖乖讓我背回去。」

楚璉是那種吃軟不吃硬的臭脾氣,而且骨子裡帶著一股驕傲。

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如果賀三郎好好和她說,她定然不是個不會變通的人,可是越是刺著她,她就越是倔強。

她一抬頭就看到眼前男人雙手抱胸像是非他不可的樣子,她心裡就來火!

今天她就不用他幫忙了!難道除了要人背她就真的回不去了?

她鼓著腮幫子,「我還是便宜野獸吧1

聽到她的回答,賀三郎雙眼簡直要噴出火來!

如果此時眼前是他營下的那些部下,他早照著踹過去了,可眼前這個讓他肝火旺盛的卻是楚璉!

原本還心情好的體貼一下想讓她少受些苦,這個死女人還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賀常棣眼眸深了深,出口的話也更加刺人,他芬簧,「現在急著說什麼男女大防,你不覺得有些遲嗎?我們昨晚睡都睡過了!別忘了今早,你是在哪裡醒過來的。」

楚璉沒想到這個大鬍子能當著她的面說出這麼無恥的話,她怒極,話不過腦子就反駁道:「原來以為賀三郎已經夠無恥冷酷了,你……你竟然比他更無恥1

說完,發現了自己說了什麼后,楚璉才無比的後悔。

她這是怎麼了,怎麼與眼前這個大鬍子相處后,火氣就這麼大,而且說話都不過腦子,平時自己的冷靜鎮定去了哪裡。

現在她與這個大鬍子孤男寡女在野外山林里相處,如果他有什麼歪心思,弱勢的一方肯定就是自己,何況她腳上還受了傷,根本就是砧板上的魚肉!

楚璉懊惱的反思,根本沒敢看眼前大鬍子的臉色。

她張了張嘴,想要道歉,可是下一秒,自己就被抱了起來,扔到了一個寬闊的肩背上。

這樣的動作太突然,等她反應過來,人已經被這個大鬍子扛在了肩膀上,楚璉腹部被他顛的難受,頭朝下更是不舒服。

他一條手臂箍住楚璉的膝彎,一隻手握住她的腳踝,還冷著聲警告道:「別動,不然我把你就這麼扔出去。」

楚璉因為被他倒掛著,原本嫩白的小臉因為充血通紅,就連兩隻耳朵都紅透了。

她羞惱的雙手在他背後掙扎亂打,「你……你快放我下來!你這是耍流氓!讓……讓我夫君知道了,一定會砍了你的雙手雙腳1

楚璉這小胳膊腿,在修長強健的賀三郎面前根本就是與撓痒痒沒什麼分別,他冷冷的哼了一聲,「你這個女人也太沒有原則了,你剛剛不是還罵你的夫君無恥又冷酷?」

楚璉被這句話噎的啞口無言,只能用更奮力的掙扎來反抗。

賀常棣真是忍無可忍,這個毒婦怎麼這麼會鬧事,剛剛他一時之氣將她扛在肩上,心裡確實是憋著一口鬱氣,原來他在她心裡就是這樣的?

無恥?冷酷?呵!好啊!他又怎麼可能比得上溫柔多情的蕭無竟!

她應該還不知道她一句話里罵的都是同一個人吧!

賀常棣被楚璉又踢又打心煩氣躁,加上他身上餘毒本就沒解清,身體還處於極度不適中。

再怎麼說,楚璉現在也是自己妻子,他要怎麼對待她她哪裡有說不的權利!

這麼惱火的一想,賀三郎控著她雙腿,騰出一隻大掌來,「啪」的一巴掌就落在了楚璉那軟軟地挺翹臀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