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三十八章:包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八章:包紮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這下不光是楚璉整個人都被驚呆了,就算是賀常棣,也因為自己這個有些氣極的動作身體有片刻的怔愣,可很快他就變得無比坦然起來,自家媳婦,動點手腳無可厚非。

心裡雖然這麼替自己辯解,可是隱藏在黑髮后的耳尖卻不自覺開始發紅,他打巴掌的那隻手垂落在身側,手掌握了握,剛剛那種綿軟的感覺好像還留在手心,他心不在焉的想:那裡怎麼會那麼軟……

楚璉就不同了,等到她反應過來,簡直都要炸毛了。

僵住的身體彷彿因為理智的回歸再次充滿力氣,這次她不管不顧地用力掙扎,還破口大罵道:「你這個無恥之徒!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1

賀三郎見她掙扎的厲害,一陣頭疼,只能冷著臉威脅,「你覺得一巴掌還不夠?我不介意更無恥一點。」

他這句話一說出口,楚璉一怔,頓時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渾身綿軟下來,一動不動趴在賀常棣的背上。

她緊咬著唇瓣,不再說話,也不再掙扎了。

她被賀常棣扛在肩膀上,賀常棣看不到她的表情,楚璉一雙水潤潤的杏眸泛著紅濕漉漉的。

賀三郎見她果然被他威脅住了,鬆了口氣,扛著楚璉,快步朝著山洞走去。

他渾身也不舒服,高燒還未完全退下,等回到了山洞,將楚璉放下后,賀三郎的裡衣已經被冷汗浸透了,他微微喘了口氣,視線才落在了一言不發沉默抱著雙腿,縮在角落裡的楚璉身上,這麼一看,他猛然一愣。

方才回來的路上,她一句話都沒說,沒想到卻哭了。

現在眼眶紅紅的,鼻頭也紅紅的,一雙杏眸里水汪汪的,顯然還沒完全止住淚意。

楚璉偏著頭不看他,視線落在山洞裡的一堆乾草上。

賀三郎到現在也冷靜了很多,漸漸後悔之前的莽撞,他想對著楚璉解釋兩句,甚至是坦白自己的身份,可是見楚璉看也不看他,他就有些泄氣。

賀常棣高高一個站在旁邊,盯著楚璉的雙眸幽深,他張了張嘴,解釋的話就是說不出來,最後也只能扔下了一句,「你別亂跑,山林里不安全,先休息一會兒,我去找些吃的來。」

話音一落下,賀三郎轉身就消失在了山洞口。

當大鬍子的身影消失,楚璉才敢抬頭朝著山洞口看去,實在是之前被那個大鬍子嚇怕了。

當山洞中只剩下她一個人的時候,楚璉這才慢慢冷靜下來。

她用力擦掉自己眼角的淚痕,心裡暗暗警告自己,千萬不能和這個大鬍子走的太近,可也不能完全甩掉他,今天她的衝動就是個警告,再說,這深林中充滿危險,想要出去,還是要靠著那個大鬍子。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山洞口傳來腳步聲,楚璉小心往外面看了一眼,就看到那個熟悉的修長身影。

楚璉深吸了口氣,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鎮定。

那大鬍子手中拎著兩隻已經處理好的山雞朝著楚璉這邊走來,這麼逆著光看他,他半張臉都隱沒在黑暗中,可是一雙眼睛卻黑亮深邃。

楚璉只敢匆匆瞥一眼就低下了頭。

大鬍子彷彿是明白之前自己的孟浪舉動讓她多了警覺之心,走到火堆邊來的時候,也沒說話,只是沉默的將兩隻處理好的山雞串在木棍上放在火上炙烤。

楚璉現在對他有很重的防備心,見他走到了自己的身邊,連忙往旁邊挪了挪,誰知道,她剛一移動,受傷的那隻腳就被抓住了。

楚璉猛然抬頭驚愕地看向面前的大鬍子。

眼裡的抗拒和不悅十分明顯。

賀三郎只輕輕抬眉淡淡瞥了她一眼,而後低沉著聲音道:「躲什麼,你這隻腳不想要了?」

聽到他說的話,楚璉這才將視線落在他抓住自己腳踝的大手上,男人手心的溫度很燙,這麼抓著她的小腿,她透過厚厚的褲子都能感受到灼熱的溫度。

楚璉不自在地撇過頭,實在是之前他那樣惡趣味的調戲她,現在這麼一本正經的要給自己包紮,讓她反應不過來。

賀常棣直接撩開自己盔甲,掀開內衫,撕下最柔軟的裡衣。

隨後他就又要去掀楚璉的裙擺,有過一次這種經歷,楚璉怎麼可能還會讓他得逞,連忙急急捂住自己裙擺,「我會包紮,我自己來。」

賀三郎一怔,這次他沒說什麼,他站起身坐到了旁邊,將撕下的布條遞給楚璉。

楚璉匆忙接過,微微轉身,背對著他,借著火光,就開始小心的褪下自己雪白的襪子,而後撩起褲腳。

她受傷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滲出的血跡已經浸透了長褲和襪子,後來血跡幹了,現在布料都粘在傷口上,撕開的時候連著肉,很痛。

身邊多了個大鬍子,楚璉心中惱恨,又不想讓這個大鬍子小瞧自己,硬是緊緊咬著唇忍著疼痛把粘在傷口上的布料給撕下來。

頓時纖細雪白的腳踝和小腿露了出來。

忍過那一陣疼痛,楚璉輕輕舒了口氣,她剛要用自己的裙擺去擦傷口再次留出的鮮血,旁邊就多了一雙大手,那雙修長骨節分明的大掌上托著一塊雪白的濕布。

楚璉一時有些發怔,下一秒就聽到低沉的男音,「擦擦傷口,這塊布是乾淨的。」

能不幹凈嗎,這布就是賀三郎從自己的裡衣下擺上撕下來的。

楚璉抿了抿嘴,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自己倒是不敢看身邊這個大鬍子的眼神了,她伸手匆匆從大鬍子手上抽過濕布,然後垂頭小心擦拭自己腳踝處滲血的傷口。

幸好傷口不是特別嚴重,沒傷到筋骨,可是皮膚表層卻血肉模糊,恐怕沒個十天半月是暫時不能正常走路了。

儘管楚璉盡量隱藏自己的傷口,可山洞就這麼點大,賀常棣眼角餘光還是瞥見了傷口的模樣。

楚璉皮膚本來就白,那隻微微露出曲裾的小腿和腳踝更是白皙細膩,這樣反襯出腳踝處鮮紅露肉的傷口更顯猙獰。賀三郎心裡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一堵。他轉頭,不忍再看到那塊傷口。

後來,楚璉又從大鬍子手裡接過碾碎的藥草抹在傷處,最後小心包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