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四十四章:沒用的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沒用的錢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三郎嘴角抽了抽,隨即轉過頭,實在是不想與肖紅玉這樣的飯桶說話。

楚璉在北境邊緣的這座小鎮將養了兩日,唐言等人就趕了上來。

之前雖然被蠻人搶劫,但是賀常棣帶人來的及時,楚璉所帶的東西並沒有損失。

唐言一來就聽到楚璉遇到圖渾精兵的事,有些愕然,安撫兩句后,就決定這一路不再與楚璉分開。

雖然楚璉隊伍中的人傷勢不一,但是以防萬一,在小鎮休息了四日後,隊伍還是重整出發了,畢竟隊伍里還有帶給北境邊軍的過冬物資,即便是只做個樣子,那也要把老太后的懿旨圓過來才行。

越往涼州城走就越是荒涼,等到了涼州城外,楚璉望著滿目瘡痍的涼州城都有些不敢相信。

這哪裡能叫城,大武朝腹地內的一座縣城恐怕都比這涼州城要富庶幾倍。土砌的城牆,風一吹,撲簌簌往下掉土渣子,城內到處都是斷壁殘垣,大街上根本就看不到幾個大武朝百姓,偶爾看到一兩個還行色匆匆、瘦骨嶙峋、面有菜色。

城內基本沒有磚砌的房子,全部都是土牆茅草頂,這個點正是傍晚做飯的時候,可是沒瞧見幾家院子里是有炊煙的。

恐怕這整個涼州城的百姓還沒有駐紮在這裡的邊軍多。

楚璉總算是知道為什麼盛京城中的勛貴將這邊塞涼州城稱為不毛之地了。

這裡就想是後世的大草原,雖然山高地闊,但是氣候惡劣,不適合農耕,冬日長,往大武朝腹地走,在涼州交界處的農田還能一年一熟,可再往北,土質根本就不適合作物生存。

地面到了冬日的時候會被厚雪覆蓋,等春天來臨,厚雪溶化后卻會變成沼澤……

楚璉抬頭看向黃土砌成的城牆,此時,城牆上站著兩個士兵,身子裹成了一團,也瞧不出他們穿了什麼,只看到他們站在城牆上瑟瑟發抖。

楚璉微嘆,這樣脆弱的城牆真的能抵擋住兇悍的圖渾兵?

唐言騎馬走在旁邊,瞧見楚璉掀開了馬車的氈簾,目光看向城牆就打馬走了過來。

「鄉君可是在看這黃土城牆?」

楚璉轉身瞥了他一眼,點點頭。

唐言微微扯了扯嘴角,他聲音裡帶了無奈,「涼州城地處我大武朝北部,鄉君一路來也瞧見了,這裡物資匱乏,朝廷每年都會撥大筆款項修復涼州城的城牆,可惜收效甚微。」

楚璉吃驚,「大筆款項?那城牆還能修成這樣不堪一擊的狀態?」

一不小心,楚璉將心裡話給說了出來。

唐言並未在意,只是道:「先不說戶部撥款到地方的損耗,其他還有更重要的原因,等鄉君進了城,不用我提,你就能知道了。」

楚璉沒想到他還特意賣了個關子,這唐言是想考考她?

楚璉沒有過多在意,點點頭,讓秦管事吩咐車隊進城,他們有太后的懿旨,進入涼州城倒是便利。

涼州城內街道垃圾遍地,一陣風捲起,一股異味就飄散開來,直叫人作嘔,這顯然是許久沒有人來維護清理的關係。

楚璉微微掀開車簾,瞧著外面,黛眉蹙起,還好這是冬日,如果是炎熱的夏季,這樣的環境很容易疫病流行。

唐言早前就先派了人進城安排住處,現在直接過去就好。

等到了地方,楚璉看到院子門頭上掛著的簡陋「和府」兩字,才被告知這裡是涼州城知州的府郟

這座佔地只有五六畝的府邸如果放在大武朝的其他城鎮,頂多算是個富庶鄉紳住的農莊院子,可落在這涼州城,就已經算是最好的住處了。

雖然府邸的房子也是土建的,但至少外面一層都是熟土,頭頂蓋的不是茅草而是瓦片。

走了這一路,也就是和府所在的這條巷子環境稍微好上一些。

楚璉被問藍抱下馬車,她的腳現在還不能使勁兒,需要再將養上四五日,剛下了馬車,楚璉就見到不遠處殘破的牆根下有一個渾身裹著毛皮衣服的半大孩子蹲在那裡,他身前堆放著一小摞皮毛,看著像是羊皮。

此時他正縮在牆角,用大眼偷偷的朝他們這個方向看,似乎正在評估著他們這行人的購買力。

楚璉抿了抿唇也看向他。

那個半大的孩子似乎是再也顧不得了,抱著那捆羊皮就跑了過來,到了近前,楚璉才看清楚那張滿是臟污的臉。

孩子還沒到楚璉面前,就被強悍的家將給捉住了按在地上。

莫成貴臉色黑黑的,「三奶奶,這北境可不是盛京城內,若是像上次一樣遇到圖渾探子三少爺又要怪我老莫了。」

站在楚璉身邊的問藍聽到莫成貴刺人的話,氣憤的就要擋在楚璉面前,楚璉連忙拉住她,對著問藍使了個眼色。

問藍這才壓抑住胸腔內的怒火退到一邊。

楚璉淡淡對著莫成貴笑了笑,「多謝莫叔提醒,我會小心的。」

莫成貴沒想到楚璉會這麼回,一時也徹底沒了話說。

那孩子被按在地上,掙扎不動,卻沒有太多慌張,他抓住機會就大喊道:「貴人饒命,小的只是想貴人能買了小的手上的羊皮,小的娘親和妹妹要餓死了,家裡沒有糧食,就指望著小的手上這幾張羊皮了1

唐言命身邊的護衛去查看,果然沒在半大孩子身上搜出什麼來,他輕輕對著楚璉點點頭。

莫成貴見不得楚璉多管閑事的模樣,從鼻孔里哼了一聲率先進了「和府」,眼不見為凈。

楚璉指著地上的一卷羊皮,「將那個拿來我瞧瞧。」

秦管事親自彎腰撿起羊皮,又小心檢查了一遍,這才雙手遞給楚璉。

楚璉隨意翻看了兩下,羊皮沒什麼特別的,就是北境牧民和蠻人養殖的那種普通羊只的羊皮,甚至羊皮表面有些板、顏色微黑,一瞧就是自家經常用的,估計不是真的窮困潦倒了,是不會拿這樣自家用的羊皮出來賣的。

視線落在那孩子身上,他衣衫襤褸,身上胡亂裹著不知道什麼種類的獸皮,兩隻胳膊手肘關節處以下都露在外面,一雙趴在地上的雙手凍的通紅。

楚璉瞧這孩子著實可憐,也不想想他說的話是真是假了,對著身邊問藍說了一聲,問藍微微點頭,取了自己荷包,從荷包里拿出一小塊銀錠子走到還被家將壓在地上的半大孩子身邊,道:「小子,你的羊皮我們主子買下了,這是買你羊皮的銀子,只是下次莫要這樣衝動攔劫貴人,我們主子心善沒把你怎麼樣,但不是所有人都像我們主子一樣的,好自為之吧1

這錠銀子起碼有五六錢,買這孩子手中的羊皮三四倍都夠了,問藍把銀子放在孩子面前,吩咐家將放開他,轉身就準備攙扶著楚璉進「和府」。

可她剛轉身,被放開的半大孩子一把抱住她的腿,「這位姐姐,小的不要銀子,求您了,把銀子換成吃的給小的吧1

問藍嚇了一跳,險些一腳就將這孩子給踹開了。

她無奈地轉身,讓護衛將孩子拉開,眉間也有了些不快,「你這小子怎麼如此不知好歹!難道還嫌我們主子給的少不成?告訴你,這些銀子買你這羊皮的三四倍也綽綽有餘1

「不是,不是,小的不嫌棄少,小的只求姐姐給幾個鍋盔就行了。」說完了就朝著問藍拚命磕頭。

問藍都驚呆了,不敢相信,有人居然寧願要幾個才值幾文錢的鍋盔,卻不要價值幾百文錢的碎銀的,這孩子是不是傻?

楚璉微皺著淡眉瞧著眼前情形,唐言略帶著深意似笑非笑看了一眼楚璉。

突然間,楚璉腦中靈光一閃。

她對問藍道:「問藍,拿些吃的給他。」

問藍雖然奇怪,但還是照做了。

那半大的孩子接過問藍遞給他的三個冷硬饅頭,滿臉掩飾不住的喜悅,急忙揣進懷裡,左右看了看,接著對著楚璉的方向磕了個頭,隨後飛快地跑開消失在小巷拐角。

楚璉看孩子的身影消失,才吩咐眾人進府安頓。

她腳上有傷,被問青問藍扶著走的很慢,唐言三兩步就追趕了上來。

他笑著問道:「鄉君可是知道因由了?」

楚璉苦笑,她能不知道嗎?剛才發生的那件小事表現的再明顯不過了。

她微嘆口氣,說道:「涼州城缺的不是銀錢而是實實在在的物資。」

唐言點點頭,「鄉君真是聰慧。」

在涼州城,許多地方還保持著最原始的以物易物的狀態,在這裡,通用貨幣不是金銀,甚至不是銅錢,大多數時候是牛羊等牲畜,也可以是布匹食鹽。

在涼州城的百姓眼裡,那錠能在盛京城買上百斤白米的銀子還不如一塊硬硬的鍋盔實在。

怪不得戶部年年撥款,涼州城的城牆年年修葺,可到今天卻還是這個破落樣子。

戶部銀款撥下來,先不算從上到下的剝削,等銀錢真正到了涼州附近,那購買力已經低的不能再低,再換成了物資運到涼州,已經是少之又少了,加上損耗,要是城牆能修好那就有鬼了。

在這裡,錢根本就起不了什麼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