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四十六章:凈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六章:凈面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吃的不多,很快就放下碗筷,賀常棣卻足足吃了三碗。

在唐言離開的時候,屋裡伺候的問青已經將所有人都支了出去,還善解人意的關上了門,將空間都留給賀三郎和楚璉小夫妻兩兒。

楚璉見到賀常棣終於放下碗筷,才有些彆扭的開口道。

「你的傷勢怎麼樣了?」說著楚璉目光就隱晦的往賀常棣下身看了一眼。

賀三郎身體一僵,立即反應過來楚璉問的是什麼,他藏在黑髮下面的雙耳耳尖微微泛紅,臉色冷庫僵硬,薄唇微微張了張,片刻才吐出幾個字,「你話是什麼意思,我並沒有受傷,身上的餘毒也清乾淨了,不用你為我擔心。」

相處了幾日,其實楚璉也摸清了賀常棣的一些小性,聞言,她額角抽了抽,這個蛇精病賀三郎還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她已經從莫成貴那裡知道他定然是會被大軍棍的,他現在在她面前遮掩完全沒有必要。

楚璉並沒有當場拆穿彆扭的賀三郎,只是轉身親自從一隻小木箱中取出一個細長的白色瓷瓶放在賀常棣面前,「這是我從京中帶來的,繆先生親自做的外傷葯,祖母用過,說是比大內的葯還要好。」

賀常棣覺得的耳尖那股灼熱要燒到了脖頸,他也不看楚璉,嘴硬道:「我身體好好的,幹嘛給我葯,你難道是想咒我受傷?」

楚璉真是服了,她明明好心,將繆神醫專門給她準備的葯給賀常棣,他不要也就算了,還說她咒他!

楚璉一張小臉黑了黑,「你如果不想用的話,就帶回去送給你軍營里的兄弟吧,這種外傷葯在軍營中,總歸是有人需要的。」

聽了楚璉這麼說,賀常棣倒是不好再說什麼了,伸手取了那瓶藥膏塞進懷中,臉上雖然還是那副冷淡的神色,心裡卻不由地多了一絲隱蔽的甜蜜來。

楚璉哪裡想到賀三郎是這樣一個彆扭悶騷的男人,原本愧疚的心情在把這瓶藥膏送出去后也都煙消雲散。

她把話題轉到正事上來,「賀三郎,這次來北境情況緊急,所以許多事情之前都沒與你詳說,我親自來北境一趟不光是祖母大哥他們不放心你,另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就是為了給母親的病症尋找藥引。」

賀常棣原本還有些騷動的心在聽到這句話之後,猛然僵住,就算他再善於隱藏自己的情緒,可關乎自己最親的父母,他那眼底的愕然和震驚還是掩飾不住,也恰好被盯著他的楚璉看個正著。楚璉心裡鬆動下來,看來在她面前外表冷酷漠然的賀常棣並不真的是一個冷心冷情的人,他也有自己在乎的東西,這樣有血有肉,才像是一個真正的活人。

賀三郎緊緊盯著楚璉的眼睛,好像要看進她心裡,他不敢放過她眼裡的一點兒情緒,好像這樣就能分辨出楚璉說的話是真是假。

雖然賀常棣外露情緒的時間很短,但這也足夠表現出了他的不安,不過他很快就冷靜下來。

「你話的意思是找到了能根治母親病症的大夫?」

問青問藍這個時候也看出來了主子夫妻好似有話要說,問青對著問藍使了個眼色,兩人悄悄站起,對著楚璉微微蹲身行禮,就輕手輕腳的出去了,還識趣給小夫妻兩帶上了門。

賀常棣微微動了動身體,側了側身子,眼角餘光瞥到坐在床邊的那個嬌小身影。

他覺得他喉嚨乾的很,竟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最後只能用咳嗽來掩飾自己一時的心虛和不自在。

楚璉雙手捏著自己的衣擺,也有些難以啟齒,不過兩人好不容易見了面,又是夫妻,總是這樣誤會下去對誰都不好,她其實能感覺到賀三郎對她的態度已經比剛成婚的那幾日好了許多。

這麼一想,她就鼓起了勇氣,一鼓作氣道:「賀三郎,我……我之前沒認出你是我不對,我先給你賠禮。」

賀常棣那雙自重生后總是深邃的毫無波瀾眼眸因為楚璉的這句話突然泛起漣漪,那美妙的漣漪逐漸擴散,直到蕩漾到他的心間。

第一百四十二章:軍法

楚璉看他還愣在原地沒有反應,有些氣餒灰心,低低的道:「可是這也不能全怪我,誰讓你蓄了鬍子和以前簡直判若兩人,別說是我了,祖母有可能都認不出來1

賀三郎是什麼耳朵,他本就武功高強,五感比常人強上許多,楚璉即便是再小聲的嘀咕恐怕都會落到他的耳中。

他低低笑了一聲,也聽不出來他到底是高興還是嘲諷。

楚璉只聽到他說,「這麼說來,你沒認出夫君還是你有理了?」

楚璉不禁在心裡吐槽,這個蛇精病混蛋到底會不會說話,自己都先放下面子和他道歉了,他連一句原諒的話不說也就算了,居然還嘲諷自己。

剛剛平靜下來的心情差點又被賀常棣這個混蛋給點著,楚璉吸了口冰冷的空氣這才勉強讓自己冷靜下來。

「賀三郎,你不和我抬杠是不是渾身都不舒服?」

賀常棣被她這句話一噎,乾脆抿嘴又沉默下來。

楚璉翻了個白眼,怎麼回事,明明原書中的賀常棣是一個長得好又懂得關心人的暖男,怎麼她一來,他就成了一個只會堵人傲嬌的冷酷石頭?

老天可不能這麼捉弄她。

楚璉也不想和他繼續這個話題了。

想到他當時中毒高燒的樣子,楚璉又有點不放心。

她傷著了腿,不能站起來,只能仰著脖子看他問道:「你的毒素清除乾淨了嗎?當時我給你檢查的時候,只發現了你頸側有傷口,你身上的毒恐怕是圖渾人箭矢上的。」

賀三郎薄唇動了動,才回道:「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只是普通的毒藥,不會留下餘毒。」

聽到他這麼說,楚璉總算是放下心中的一塊大石頭。

不管怎樣,賀常棣中毒都是因為救她,一旦他真有什麼不妥,她會一輩子良心不安。

「這麼晚了,你讓你的那些軍中兄弟都留下來吃晚飯吧。」

賀常棣微微掃了一眼這個終於有了那麼點賀家小主母樣子的女人,心中微暖,可臉上的表情卻還是冷硬。

「不用,我和兄弟們要立即出發回軍營。」

「啊?現在就回去啊!外面天都黑了。」楚璉一驚訝把心裡話都說了出來。

這讓兩個人都是一愣,片刻過後,還是賀常棣先開的口,他聲音少了一絲冷硬,「你留我?」

楚璉低著頭,脖子都紅了。

連忙慌張道:「你們既然這麼急著趕回去,一定是軍令難違,那你還是早些出發吧!我讓問藍給你們準備些吃的帶在路上。」

賀常棣聽到這樣的話,心裡有些微微的失望,他道:「你好好照顧自己,不可能每一次我都能恰好趕到救你。」

撂下這句話,賀常棣頭也不回的就開門出去了。

楚璉舉起拳頭朝著賀三郎的背影晃了晃,這個傢伙都要走了還要氣她一下,果然是蛇精病!

真是氣死她了。

一瞧賀常棣離開,問青問藍就連忙跑了進來。

楚璉給她們看了自己腳踝的傷口,想了想還是吩咐道:「問青,你去收拾兩件裡衣給三少爺帶著,肉乾和酒也帶一些,還有那雙厚底的鹿皮軍靴,對了,之前我們來的時候配的解毒膏和跌打酒也別忘了。」

賀常棣之前為了給她包紮傷口,把裡衣給撕了,也不知道他軍營里的夠不夠換。

問青問藍邊點頭邊記下楚璉說的話,兩人臨出去前互相看了一眼,兩雙眼裡都是高興和狡黠。

看來她們三奶奶和三少爺的感情還是很好的。

瞧這一副擔心的樣子,很不得將東西用賂三少爺帶走。

賀常棣走到外間堂屋知會了秦管事兩句就帶著肖紅玉幾人準備跨上馬連夜趕路。

誰知剛上馬,莫成貴帶著家將們也跨上了馬匹,顯然是要跟著賀三郎一同回去。

賀常棣眉頭一皺,微微勒住韁繩,側身看向莫成貴,「莫叔,你帶人留在這裡照顧三奶奶,這次就不要隨我去軍營了。」

賀三郎語氣雖然平淡,但是卻帶著隱隱的不悅,莫成貴怎麼可能感覺不出來。

「三少爺,那怎麼能,老莫可是受了老太君之託來幫助三少爺的1

賀常棣直直看著他,明明眼前的小主子只不過剛弱冠,莫成貴卻覺得他那雙寒潭一樣的眸子氣勢震懾,讓他不敢直視,他似乎從裡面看到了去世多年老伯爺的威勢。

「莫叔,你幫我照顧好楚璉就是在幫我1

莫成貴雖然還是不大願意,可既然三少爺發話,他自然是不能接二連三拒絕。

「是,三少爺,老奴遵命。」

莫成貴手一揮,家將們就下了馬,賀常棣也背上楚璉讓人給他準備的包裹,帶人連夜趕回邊軍軍營。

等到賀常棣的身影消失在小鎮黑暗的巷口,莫成貴才陰著臉帶著人迴轉。

他身邊是多年老戰友的黃志堅,是與他同時退役后留在靖安伯府成為賀家供奉的家將的。

兩人交情與親兄弟沒什麼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