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四十六章:伺候的人太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六章:伺候的人太少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吃的不多,很快就放下碗筷,賀常棣卻足足吃了三碗。

在唐言離開的時候,屋裡伺候的問青已經將所有人都支了出去,還善解人意的關上了門,將空間都留給賀三郎和楚璉小夫妻兩兒。

楚璉見到賀常棣終於放下碗筷,才有些彆扭的開口道。

「你的傷勢怎麼樣了?」說著楚璉目光就隱晦的往賀常棣下身看了一眼。

賀三郎身體一僵,立即反應過來楚璉問的是什麼,他藏在黑髮下面的雙耳耳尖微微泛紅,臉色冷酷僵硬,薄唇微微張了張,片刻才吐出幾個字,「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並沒有受傷,身上的餘毒也清乾淨了,不用你為我擔心。」

相處了幾日,其實楚璉也摸清了賀常棣的一些小性,聞言,她額角抽了抽,這個蛇精病賀三郎還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她已經從莫成貴那裡知道他定然是會被打軍棍的,他現在在她面前遮掩完全沒有必要。

楚璉並沒有當場拆穿彆扭的賀三郎,只是轉身親自從一隻小木箱中取出一個細長的白色瓷瓶放在賀常棣面前,「這是我從京中帶來的外傷葯,祖母用過,說是比大內的葯還要好。」

賀常棣覺得的耳尖那股灼熱要燒到了脖頸,他也不看楚璉,嘴硬道:「我身體好好的,幹嘛給我葯,你難道是想咒我受傷?」

楚璉真是服了,她明明好心,將繆神醫專門給她準備的葯給賀常棣,他不要也就算了,還說她咒他!

楚璉一張小臉黑了黑,「你如果不想用的話,就帶回去送給你軍營里的兄弟吧,這種外傷葯在軍營中,總歸是有人需要的。」

聽了楚璉這麼說,賀常棣倒是不好再說什麼了,伸手取了那瓶藥膏塞進懷中,臉上雖然還是那副冷淡的神色,心裡卻不由地多了一絲隱蔽的甜蜜來。

楚璉哪裡想到賀三郎是這樣一個彆扭悶騷的男人,原本愧疚的心情在把這瓶藥膏送出去后也都煙消雲散。

她把話題轉到正事上來,「賀三郎,這次來北境情況緊急,所以許多事情之前都沒與你詳說,我親自來北境一趟不光是祖母大哥他們不放心你,另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就是為了給母親的病症尋找藥引。」

賀常棣原本還有些騷動的心在聽到這句話之後,猛然僵住,就算他再善於隱藏自己的情緒,可關乎自己最親的父母,他那眼底的愕然和震驚還是掩飾不住,也恰好被盯著他的楚璉看個正著。楚璉心裡鬆動下來,看來在她面前外表冷酷漠然的賀常棣並不真的是一個冷心冷情的人,他也有自己在乎的東西,這樣有血有肉,才像是一個真正的活人。

賀三郎緊緊盯著楚璉的眼睛,好像要看進她心裡,他不敢放過她眼裡的一點兒情緒,好像這樣就能分辨出楚璉說的話是真是假。

雖然賀常棣外露情緒的時間很短,但這也足夠表現出了他的不安,不過他很快就冷靜下來。

「你話的意思是找到了能根治母親病症的大夫?」

據他所知,能根治母親病症的大夫就只有繆神醫一個人,難道繆神醫已經被晉王找到了?

這件事他只知會過晉王一個人,而這段時間,因為北境爆發戰爭,他都未收到晉王的信……賀三郎眼瞳深深,他有些懷疑的看了一眼楚璉。

楚璉被他看的莫名其妙,可也順著他的話回道:「是的,那位大夫姓繆,他需要的藥引就是阿明山上的雪山嵐,現在離雪山嵐的花期也只有兩個月不到的時間了。」

賀常棣在聽了她的話后,沒有立馬說什麼,而是陷入了沉思。

如果說之前新婚夜他試探楚璉,已經確定她並非像自己一樣是重生的,但是現在他又有點不確定了。

楚璉在盛京做的那些事情,晉王都寫信詳細告訴了他。

定遠侯府打臉,而後救了郡主,宮中奪魁,就連老鄭國公也欠了她人情,現在繆神醫也極有可能是她尋到的……

這些事情加起來實在是太過巧合,他不相信一個人運氣能好成這樣。

賀常棣眼神看似不經意的在楚璉面龐上掃了一眼,眼底深處帶著探究。

她雙眼澄澈,看著他的目光還帶著一絲疑惑,賀常棣一噎,心中的推斷又開始游移起來。

他清楚記得前一世楚璉看他的眼神,嘲諷、輕蔑、不屑……明明是同一雙眼睛,卻找不到一點相同的影子。

賀三郎心亂如麻,他閉了閉眼,很快就調整了自己的情緒,不管怎樣,這一世,楚璉冒險來北境,為母親尋找藥引這件事是真的,這件事,如果真的能辦成,他就欠楚璉一個大人情。

「目前北境戰事吃緊,不過你不用擔心,一等到合適的時間,就算我自己不能親自去,我也會安排人去阿明山替母親尋找藥引。」

楚璉點點頭,又與他商量了何時去軍營送她帶來的那些物資。

兩人定下時間后就沉默了下來。

楚璉坐在桌邊有些尷尬,可是賀常棣屁股像是生了根一樣,也不說起身離開,還靠在椅背上,微微閉起的眼睛時不時朝著她的方向看一眼。

楚璉被他看的渾身不自在,硬是硬著頭皮沒話找話道:「你軍中無事了嗎?」

言下之意,咱們事情都商量好了,你怎麼還不走。

「放心,這次我是領了軍令出來辦事的,時間還早,我用過午飯再回去不遲。」

楚璉沒想到賀三郎還要留在她這裡吃飯,微微驚愕了一下,話脫口而出,「你還要留下吃飯?」

賀常棣原本是閉著眼睛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聞言睜開,一雙狹長的深眸就看向她,「怎麼,不行?」

楚璉哪裡敢說不行,再說,他是她名義上的夫君,別說是吃頓飯了,就是晚上要留下來過夜,她也沒資格說什麼。

這麼看開后,楚璉也沒什麼好計較的了,她搖搖頭,「既然這樣,午飯你有什麼想吃的,我讓問青去準備。」

其實自從山林里出來后,小夫妻兩兒的關係緩和了不少,加上楚璉也不是個喜歡計較的人,眼前,這對年輕男女瞧起來還真有兩分小夫妻甜蜜的模樣。

賀常棣沒想到楚璉會親自問他想吃什麼,他心底漾起絲絲甜蜜,可是習慣了嘴硬,順口就道:「菜蔬。」

說完,他心裡就有些懊悔,其實吃什麼都行,北境物資匱乏,他們邊軍軍營最好的伙食也不過就是沾了大醬的鍋盔,別說是蔬菜了,就算是野菜,在深秋的時候就已經絕了跡,更不用說伸不出手的冬日。

即便是在盛京城,大冬天的能吃到蔬菜也只有皇家,那還是溫湯監在皇家溫泉池附近培育的,就那麼大一塊地,看得和寶貝似的,能吃到也就只有皇上皇后太後幾人,就連皇子公主也是沒有份兒的。

前段時間,國夫人身體不適,大內派人送了幾斤綠菜來以示恩寵,那幾把菠菜還是蔫的,就這樣,國夫人病好了后還在貴婦圈中得意了好長一段時間。

正要改口換一樣,就聽到楚璉點了點頭,說了一個字行。

這下賀常棣不淡定了,「你可聽清楚我說了什麼?」

楚璉奇怪,她耳朵好好的,靈敏的很呢,當然聽清楚了,她和賀三郎說的都是官話,又不是方言,能有什麼聽不懂的。而且她並沒有覺得冬天想要吃菜蔬是什麼過分的要求,在現代,冬天吃把水靈靈的青菜不是很正常的嘛。

「你說的是菜蔬,難道我聽錯了?」

賀常棣發怔,片刻,他咽了口口水才說:「你……有?」

楚璉點頭,嗯了一聲,她來之前就是考慮到北境資源貧乏,所以讓桂嬤嬤鍾嬤嬤領著小丫鬟曬了許多蔬菜,各種類的都有,干蔬菜不但不佔地方而且容易保存,所以現在想吃也方便的很,直接用溫水泡發了就行,雖然和新鮮蔬菜是差了些許,但是營養價值卻是差不了多少的。

既然已經在北境了,就不能窮講究了。

賀三郎聽完楚璉那聲肯定的「嗯」聲,口水都忍不住在口腔中分泌,沒法子,實在是好幾個月沒吃到蔬菜了,因為缺乏維生素,嘴巴里都長了好幾個潰瘍。

兩人有了話說,氣氛變得不再那麼尷尬。

楚璉見他渾身狼狽,提議道:「反正你中午用完飯才走,要不然我讓問藍燒些水讓你沐浴?」

楚璉自從聽了莫成貴那日說出口的無意之言,後來她專門尋問了黃志堅一些軍營中的事。

知道在北境邊軍在苦寒天氣,就算是將官,一個月不洗澡也是常見的很,她瞧賀常棣一身狼狽,提這個意見純粹是好意。

可是落到了賀三郎的耳朵里就變了樣,他腦中不由得就開始浮現楚璉誇讚唐言的那句話來。

怎麼,這個毒婦是嫌棄他髒了?賀三郎咬了咬后槽牙,在心裡冷哼了一聲,就算他再臟,他也是她的夫君!她現在可沒得選了!

楚璉要是知道賀常棣如此彆扭的心理,肯定要罵娘。

她不過是好心讓他洗個澡,他的腦補能力是不是也太強了?

賀三郎又回想起唐言身邊帶的那些年輕健壯的侍衛,放在桌上的右手不自覺捏緊,這個唐言,什麼正事不做,帶著一群「花枝招展」的侍衛在外招搖,看他回去不在晉王面前告他一狀!

楚璉喚問藍進來,讓她帶人去燒水,賀三郎沒說什麼,卻突然想起,這次楚璉來北境,身邊只兩個伺候的丫鬟,這整個院子都是男人,憑著那毒婦「好美色」的性子,唐言和他的護衛們又好「打扮」,頓時,賀常棣嘴巴就和吃了只蒼蠅沒什麼兩樣。

問藍得了吩咐剛轉身要離開,就聽到賀常棣陰測測的吩咐,「明日去買些僕婦來,我瞧這裡伺候的人還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