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四十八章:刮鬍子(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八章:刮鬍子(2)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賀三郎沐浴沒用多久,他換上了楚璉讓人準備的嶄新裡衣和大氅,至於盔甲等到臨走前再換上。

他把黑髮用布巾隨意絞乾,用木簪固定在頭頂,認真凈了面的下巴又恢復了往日里在盛京城光潔的模樣。

賀三郎也不過二十歲,他在北境待了幾個月,這麼認真一瞧,他竟是比在盛京城的時候好似更高了一些,五官也更加成熟立體,一雙深邃的狹長的眼眸被濃眉一襯更是幽深的如深不見底的潭水。

賀三郎摸了摸自己光潔的下巴,突然覺得有些不自在了起來,好像帶了許久的面具被摘掉一樣,不過他很快就平靜下來。他站在門口的時候刻意低頭理了理自己有些散亂的衣襟,這才推門走了出去。

賀常棣進來的時候,楚璉正在喝葯,那褐色的湯藥苦巴巴的,一進嘴立即就讓她整張小臉都皺了起來,賀常棣站在門口,見不遠處的女人痛苦的把一碗湯藥都灌了進去。

楚璉雖然討厭喝這些中藥,但是她卻從不矯情的推拒,不過葯后,她總是會吃幾顆蜜棗來過過口中的味兒。

賀常棣眼神閃了閃,他見楚璉葯已經喝完,都開始吃旁邊小碟中的蜜餞了都沒注意到他,他故意咳嗽了兩聲。

許是這聲乾咳的原因,賀三郎順利吸引了楚璉的注意,賀常棣見她那雙澄澈的杏眸朝著他看過來,隨後她就聽到了楚璉的聲音。

「夫君受了風寒?問藍,讓廚房煎一碗薑湯,姜放多一點效果好。」

賀常棣見她一雙潤潤的眸子淡淡的,眼中一點驚艷也沒有,完全與見到唐言的那個樣子不能比,他幽深的眼底盪過一絲絲失望,隨即又聽到她吩咐下人煮薑湯,賀常棣喉嚨瞬間就被堵住了。

他本就冷酷的面容有些扭曲,垂落在身側的手攥了攥,兩步走到楚璉身邊重重坐了下來。

賀常棣心中也憋了氣,他不信她不知道自己不喜歡吃薑!

居然吩咐人給他煮薑湯喝!這個毒婦一定是故意的。

賀三郎雖然心裡生氣,但是他發現這樣與楚璉坐在一起,他對著她又一點發不出火來。

「不用了,我好得很1

楚璉根本不管他,自顧換了個方向倚靠在炕上,用後背對著賀三郎。

賀常棣一張俊臉陰鬱,搭在桌上的一隻手掌緊緊捏了捏,他剛沐浴過,口乾的很,氣憤之下也沒多想,直接端起小几旁邊的一隻盛了水的茶盞就猛地灌進嘴裡,口中立馬被甜甜香香的味道充斥。

賀三郎這一刻突然反應過來,這可能是楚璉用的茶盞,這個該死的毒婦,平日里就喜歡喝這種蜜水。

賀常棣不喜歡甜食,以前只要是微甜的東西,他基本上不沾一點兒,可是這一刻,他居然覺得這甜甜的蜜水很好喝,他目光不受控制的就落在楚璉柔嫩的唇瓣上……

楚璉看書喜歡喝點東西,問青問藍都知道她的喜好,從來不給她泡煎茶,都是蜜水伺候著。

屋內燒炕,有些乾熱,楚璉盯著手中的縣誌,另一隻手就不自覺的去夠小几上的茶盞,她手一伸沒有碰到光滑杯麵,反而是一隻溫溫熱熱的東西,她嚇了一跳,轉頭視線就掃了過來。

賀三郎剛剛有些意猶未盡的放下茶盞,大掌還沒從茶盞上移開,就被楚璉一隻嫩白的小手覆蓋住,眼瞳微微的一縮,他的手卻鬼使神差的沒有抽走,任由著她摩挲了幾下。

當楚璉發現她的手蓋在賀三郎的大手上時,驚的張大嘴巴,下一瞬才想起把自己的手拿開。

她慌張的解釋,「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喝水。」

賀常棣微微低頭,眼角餘光卻看著她突然紅透的脖子,不知道為什麼心情比之前要好了許多。

「水被我喝完了,讓丫鬟進來重新倒。」

楚璉張了張嘴,終於還是把「杯子是她的」這句話給咽了下去,這次她特意吩咐了問藍一定要倒兩杯進來。

小夫妻兩等問藍送茶的這段工夫,也沒說話,賀常棣就坐在炕幾的另一邊,他靠著床架,微微閉著眼,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在想什麼事。

楚璉覺得有些不自在,也只好強忍著,自己蜷在另一邊看書。

她低著頭強逼著自己看縣誌,在問藍送茶進來前,都沒敢抬頭看對面的賀常棣一眼,當然沒發現賀三郎一直微微眯著眼睛在細細地打量她。

小夫妻兩自從成婚後鮮少有這樣單獨相處的時候,問藍和問青都高興的很,問藍送茶進去的時候,都不敢多待上一秒,放下茶盞就趕忙出了屋子。

問青和問藍得鍾嬤嬤囑咐是知道賀常棣喜好的,知曉他不嗜甜,所以給他沖的蜂蜜水甜味很淡,楚璉口味比較重,喜辣喜甜,兩杯同樣的茶盞里盛著的蜜水顏色有些不同,楚璉面前的蜜水顏色更深一些,賀常棣面前的顏色稍淡。

賀常棣沒動,他瞧著楚璉端起茶盞,微微在茶盞邊緣抿了一口,隨後柔嫩的緋色嘴唇上水潤潤的,像是凝脂一般。

他突然直起身子,視線落在兩杯蜜水上,一本正經的問道:「怎麼這兩杯顏色不同?難道味道不一樣,好似你那杯的顏色看著要好喝一些。」

說完,還不等楚璉回答,就執起楚璉剛剛喝過的那杯蜜水放在唇邊喝了一口,喝完后,又執起自己這杯嘗了嘗,搖了搖頭。

最後把楚璉那杯移到了自己面前,「這杯我喝了。」

楚璉被他突然的一系列動作都弄懵了,杏眼瞪地大大的,眼神詭異地看著她這個蛇精病夫君。

賀常棣被楚璉看的渾身不自在,也知道自己剛剛的舉動有點奇怪,為了掩蓋,他後來把兩杯蜜水都喝了……

這麼做的後果就是,還沒用晚飯,賀常棣喝蜜水就喝飽了。

傍晚的時候,賀常棣才帶著同來的兩名屬下離開,臨走時,賀三郎將莫成貴、黃志堅以及秦管事叫去說話,秦管事一回來就苦著臉,楚璉問他什麼事,他只說是三少爺吩咐的事情,具體是什麼卻不好與三奶奶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