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五十一章:傳言(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一章:傳言(2)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遠遠看去彷彿與一望無垠的草原融為了一體。

唐言和楚璉都發了愁,聽說天景港那邊也下了雪,如果雪持續下下去,用不了兩天,通向涼州的官道不管是水路還是陸路都會被冰雪覆蓋,到時候整個涼州城就成為了孤城,沒有補給,圖渾人都不用刻意去攻打,恐怕晾著邊軍三個月都會把北境邊軍給活活餓死。

唐言已經派人去宿城打聽情況,樾秦山脈那條路是不用想了,大雪早已阻斷路途,不管是糧草還是援軍都進不來。

十一月末的一日,楚璉腳傷已經好了大半,這日,在唐言等人的陪伴下,她帶著從盛京運來的小部分物資去邊軍軍營慰問將士們。

時間是早就和賀三郎通了氣兒的,所以楚璉這日一大早就坐了馬車出發了。

楚璉去的並非是前線,而是後備的軍營,並無什麼危險。

午時之前到的邊軍軍營,這日還下著小雪,因為楚璉手中握著太后的懿旨,接見她的居然是錢大將軍本人。

因為軍營中都是粗獷的男子,所以錢大將軍特意從司馬卉那裡借了一隊娘子軍來接待楚璉。

北境正處在最冷的寒冬,楚璉被問藍從馬車上扶下來的時候渾身裹的像是一個球兒。

她外面罩了一件寬大的灰鼠皮裘衣,手上毛絨絨的袖筒里捧著一個熱乎乎的手爐,一張小臉被兜帽遮住了大半,只露出了一雙澄澈的杏眸,因為腿傷剛好了些,所以走路比一般人慢,彆扭的姿勢有些好笑。

當司馬卉的女副官小燕瞧見這位賀府的三奶奶時,一聲嗤笑被壓在了嘴角。

她心中不屑,就這蠢笨的模樣,怪不得俊朗的賀三郎看不上她。

聽說還是個鄉君?

也不知是求得哪個貴人賞來做臉面的,這賀府老太君還真是用心良苦。

女副官給身邊穿著戎裝的侍女們使了個眼色,那領頭的侍女點點頭忙跟上楚璉的小隊人馬。

進得大營首先迎上來的是郭校尉。

旁邊自有唐言引薦,楚璉對著郭校尉微微蹲身行禮。

郭校尉上下打量了幾眼楚璉,這才樂呵呵的道:「本來今日應該是子翔親自來的,不過他昨日就去了前線,此時不在營中,於是這接人的事就落到老哥哥的肩上,還請唐大人和弟妹體諒。」

楚璉笑著搖頭,「郭大哥哪裡這麼見外,夫君他初入軍中,這些日子,還要多謝郭大哥照顧1

說著讓問藍奉上一個靛藍色的小包裹。

「都是些小食,請郭大哥笑納。」

郭校尉對眼前這個眼眸清澈、落落大方的新弟妹很是有好感,雙手接過楚璉送上的東西,笑著收納了。

「唐大人和鄉君先在這兩處營帳休息,我這便去稟報大將軍。」

唐言對著郭校尉施了一禮,「有勞郭校尉了。」

楚璉被隨行的女兵領進了左邊的帳篷,唐言因為是男子,則去了另外的帳篷。

營帳里鋪了厚厚的皮毛,又燒了炭盆,倒是比外面暖和許多,裡面布置雖然簡單,但瞧那些擺放的物品卻一件件都是不俗。

帳篷中間有一架梅蘭屏風,屏風后安置了一張簡易的窄床,床邊的小几上整齊疊放著兩套素色衣裳,旁邊地毯上是一雙鹿皮短靴。

靴子上雖鑲了鐵皮,但是看大小,一眼就能分辨出這是女子所穿的鞋子。

楚璉神色微微動了動,這裡恐怕是書中提到兩句的司馬女將軍的營帳。

楚璉睜著一雙大眼好奇的打量周圍,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女將軍的營帳,不過除了營帳里擺放的物品精緻了些,布置溫馨些,其他的與普通營帳並沒什麼不同,看到這裡,又想到賀常棣,不知道他的營帳是什麼樣子的。

楚璉決定,等正事辦完了,讓郭校尉帶他去瞧瞧,這麼一想后,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突然多了一絲小小的竊喜。

旁邊陪著的問青問藍卻並不如楚璉這麼輕鬆了。

她們也如同楚璉那樣打量著眼前這座營帳,問青幫主子將身上披著的灰鼠皮裘衣脫下放置在旁邊的木椅上,又將楚璉手中手爐取出來重新換了炭。問青在做這些的時候,總是覺得身後穿著戎裝的女子對自家主子充滿了敵意。

問藍不安地小心碰了姐姐一把,用眼神尋問問青,怎麼軍營里會有這麼多女人?

問青朝著她搖搖頭,目光掃了一眼她雙手,讓她別分心,認真給三奶奶做事。

小燕站在一旁,她身材與司馬卉相仿,都是高挑的女子,只不過她比司馬卉更瘦些,因為長期在軍營中打磨,身上多了一分平常女子所沒有的威嚴,她立在一邊,居高臨下看著身邊坐著的嬌弱女子,語氣雖然平淡,可無意中卻透出一股高高在上的味道來。

「屬下替將軍給錦宜鄉君問安了,想必鄉君已經知道我們將軍昨日帶著大半右翼軍趕赴前線,賀校尉也在其中,今日只能屬下代替將軍來招待鄉君,還請鄉君不要怪罪。」

小燕話畢,便從身邊的侍女手中接過茶盞,雙手捧到楚璉面前的小几上。

問青聽到眼前這女副官的話,眉心一緊,連忙擔心的看向自家女主子。

楚璉視線從周圍的布置上收了回來,她眨了眨眼,抬頭看了剛剛說話的副官一眼,隨即微微一笑,客氣道:「司馬女將軍客氣了。」

小燕一直盯著面前這個賀府三奶奶的還有些稚嫩的臉,聽了她的話,她居然沒有一點反應,這是什麼意思,沒見到她身邊的兩個丫鬟臉色已經沉沉的能滴出水來了嘛!

小燕的臉色有點不好看,她只能儘力扯了扯嘴角,「鄉君不怪罪就好。」

楚璉又笑了笑,從問青手裡接過換了炭火的手爐,她看向身邊的問藍,輕聲道:「有點渴。」

問藍連忙從隨身帶著的小包裹里拿出一個用布僥小銅壺,取了瓷杯,給楚璉倒了一杯還冒著熱氣的蜜水。

小燕瞧眼前這對主僕的動作,眼中又帶了鄙夷,她從小在司馬家生活,什麼樣的錦衣玉食沒見過,她一眼就分辨出來那丫鬟給這錦宜鄉君倒的不過是普通的蜂蜜水。

她忍不住開口道:「鄉君可能不知道,屬下給鄉君奉的乃是正山小茶餅煎的茶,這茶是我們將軍常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