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五十四章:小黃書(1)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四章:小黃書(1)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問藍掀了氈簾進來的時候,沒憋住,「噗嗤」一聲笑出來,惹的問青嗔怪的看了她一眼。

問藍小跑著來到楚璉身邊,小聲道:「三奶奶,真解氣。」

問青也是自豪的很,她就知道自家主子可不是好欺負的,楚璉是那種有仇必報的性格,她要是不報仇,只能說明一點,她根本就不在乎,那也就沒報仇的必要了。不然的話,那臉上表情再沒變化,心裡也肯定憋著壞呢!

楚璉瞧問藍喜滋滋的,無奈道:「不過幾個小丫頭而已,一會兒洗完讓她們回去。」

聽了楚璉這句話,問青問藍也冷靜下來,只是臉上的憂色沒有褪荊

問青想了想,還是道:「三奶奶,您別多想,三少爺不是這樣的人,那些話不過是風言風語而已。」

楚璉轉頭看著問青笑了笑,杏眼微微彎起,看的問青不好意思起來,連忙解釋:「三奶奶,奴婢不是幫著三少爺說話……」

「好了,我沒怪你。」

楚璉並未對賀常棣和司馬女將軍的事發表看法,在她看來,事情並不確定,她們聽來的都是流言,並沒有可靠的證據,而且就算是賀三郎與司馬女將軍有了首尾,她也能與賀三郎商量,找一個折中的辦法為司馬女將軍騰出位子來。

只要她鄉君的身份還在,她以後就算是一個人也一樣能活的很好,還少了盛京城這些麻煩事的煩擾,豈不是美哉?到時候找一個心儀的男人,平淡幸福的過活。

在前線奮力拚殺的賀三郎不知道,他的毒婦小妻子還沒和他圓房呢,就想著怎麼擺脫他了。

要是知道了,還不立即嘔出一口血來。

問青問藍跟在楚璉身後的時間長了,也了解了一些她的性格,知道三奶奶這樣是不想聊司馬女將軍的事了,也就都閉了嘴安靜下來。

外面有小兵送了炭盆進來,問青把炭盆移近,讓楚璉能夠暖和一點。

楚璉抱著手爐,身上皮裘也沒脫下,她好奇地打量著這個普通的營帳。

賀三郎的營帳與司馬卉的營帳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不大的營帳里放著兩張窄床,中間隔著一架簡易的屏風,地上並沒有鋪地毯,而是鏟了草皮夯實了的黑土。

北境連下了好些天的雪,營帳門口處已經是一團爛泥,早晚又因為氣溫低凍在一起,陰濕陰濕的,讓人覺得特別難受。

營帳里的東西不多,靠近左邊窄床放著一面小几,上頭整齊擺放著幾本兵書和常用的筆墨紙硯。

兩張窄床旁邊各有一個木箱,想必是給將士們裝衣物用的。

楚璉是知道賀三郎並非一個人住一個營帳,而是與肖紅玉住在一起。

那這兩張窄床,就只有一張是賀三郎的。

問青問藍也跟著看營帳里的布置,問藍氣鼓鼓的道:「那個司馬女將軍住的那麼好,怎麼一到咱們三少爺條件就這麼差1這營帳陰冷的很,不燒炭盆根本就不能住人。

楚璉笑了笑沒說話,賀常棣畢竟和司馬卉不一樣,初入軍中,又是男子,再加上錢大將軍治軍嚴苛,他短期內能住上這樣兩人間的營帳已經算是得天獨厚了,不然的話,可是要住大通鋪的。

楚璉想的沒錯,如果不是她幫了老鄭國公,老鄭國公私下去了信給錢大將軍,賀常棣根本就不會這麼快升職,自然也不會有這樣的待遇。

問青走到床邊,指著靠近裡面的那一張床榻道:「三奶奶,這是三少爺的床,上面鋪著咱們府上帶來的羊毛褥子呢,你坐這裡。」

楚璉走到床邊,把小手從溫熱的袖筒里拿了出來,輕輕摸了摸被睡的已經有些板的羊毛褥子,又把手湊到鼻尖輕嗅了嗅,隨後搖頭,走到旁邊的窄床上坐下,道:「這張才是夫君的床。」

啊?問青奇怪的看了看兩張床,不明白三奶奶是怎麼分辨出來的。

明明另一張床上的褥子才是靖安伯府的啊?

也不等問青一臉好奇的尋問,楚璉就解釋起來,「你們看床邊放的鞋。」

賀常棣人高腿長,自然腳也是大碼的,肖紅玉是個矮個子,腳也偏校

而且這雙鞋子是楚璉讓人給賀常棣帶來的,鞋子被她做了一些小小的改良,鞋底裡面多縫了一層牛皮,就算是下雨天穿也不會讓鞋子浸濕,鞋子不起眼的地方有一個很小的花紋,那是只有松濤苑的丫鬟們才認識的花紋。

被褥毛毯可以相贈,可是每個人的鞋碼都不大一樣,賀常棣和肖紅玉的腳差很多,是不可能混穿鞋襪的。

問青問藍低頭看了兩雙不同的靴子也恍然。

她們看著楚璉的眼睛都亮亮的,問藍的嘴角更是忍不住的翹起來。

哼!看以後誰還敢說三少爺和三奶奶之間的感情不好,三奶奶可是一眼就分辨出了三少爺住的哪張床。

楚璉只不過說了個最簡單的原因,其實她一眼分辨出來賀常棣住的哪張床並不是靠床下放著的鞋子。

賀三郎有些龜毛,有些強迫症,甚至還有點潔癖,雖然並不嚴重。

上次他留在和府沐浴她就發現了。

當時賀三郎進房間的時候渾身臟污,他的臉色就臭臭的,顯然是不滿自己一身污漬的模樣。後來他沐浴足足用了半個時辰,洗完后,問青去收拾髒了的衣物,發現這個傢伙居然把臟衣服都疊的整整齊齊放在浴桶旁邊的花几上,用過的皂角也被蓋上了木蓋,毛巾疊成塊狀放在皂角盒的旁邊。

楚璉抽了抽嘴角,瞥了一眼賀常棣的床榻。

雖然簡陋,可是上面的被褥疊的整整齊齊,枕頭也方正的放在床頭正中,床榻上被單被扯的沒有一絲皺紋。反觀旁邊的床榻,雖然算不上雜亂,可是與賀常棣的一比,就完全不能看了。

還有一點,楚璉不好意思說的是,賀常棣雖然是男人,但是身上總是有股好聞的清冽味道,而剛剛那羊毛褥子上都是一股汗臭味……

肖紅玉要是知道自己被嫂子這樣嫌棄了,肯定要滿地打滾要零嘴補償他受傷的小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