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五十五章:小黃書(2)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五章:小黃書(2)二更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楚璉一雙小手撐在床榻上按了按。

床褥幾乎是貼在床板上,很薄,她隨手翻了翻下面的褥子,墊的不是棉花也不是皮毛,而是乾草。

楚璉蹙了蹙眉,這樣單薄的墊子根本就不保暖,要是春秋還能將就,可是在這樣寒風刺骨的冬天……

她記得在府上是特意讓下人給賀常棣捎過被褥的,視線落在肖紅玉的床上,那張厚厚的本該是賀常棣的羊毛褥子卻鋪在別人的床上。

楚璉不會傻到以為賀常棣在營帳中被欺負了,上次來營救他們的人中就有那個矮胖的肖紅玉。

只怕是肖紅玉身上有什麼暗傷,不能受凍,所以賀三郎才將自己用的褥子給他的吧……

楚璉翻了個白眼,這個蛇精病夫君平時對她老是冷酷著一張臉,對別人倒是好的很!

不過這個傢伙真是夠笨的,把東西都給別人了,自己蓋什麼?難道就不知道再買一床?

楚璉倒是一時有些恨鐵不成鋼來。

楚璉站起身,裹了裹身上的灰鼠皮裘,呵了口白氣,對身邊的問青問藍吩咐。

「讓人去把我馬車上的大毯子和褥子取來,順便把針線也拿來。」

問藍大眼一眨,就知道了楚璉的意思,忙搶著去了。

問藍練家子的,腳程自然不慢,不過一炷香的工夫,東西就都拿來了。

楚璉脫下大氅,將賀常棣床榻上的被子抱到旁邊,然後將薄薄的一層床單掀了開來,床單下面就是乾草,乾草鋪的倒是挺平整的,楚璉剛要將這些乾草都掀了去。

突然發現乾草下面露出一小片藍色來,楚璉好奇的走過去,掀開乾草,見到底下平整躺著一個靛藍色荷包。

楚璉拉出卡在乾草縫隙里的荷包,在面前搖了搖,問青見了奇怪道:「這不是三奶奶裝零嘴經常用的荷包嗎?」

楚璉用來裝零嘴的荷包都是松濤苑裡的丫鬟們做的,基本都是素色的,花紋差不多,問青問藍也做了不少,是以一眼就認了出來。

楚璉當然也看了出來,荷包微微鼓起,但是並不重,裡面原來裝的肉乾等零嘴應該是早就吃光了的,她拉開荷包上的布條,發現裡面放的並不是其他的東西,而是疊的整齊的同類型荷包。

這些裝零嘴的荷包,楚璉吃完了零嘴都是直接扔掉的,畢竟簡陋的很,就和現在裝零食的塑料袋一樣,可是賀三郎居然都留著了……

楚璉心裡一時間有些異樣,也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

她把荷包重新系好,放到了原處。

正要起身,卻看到木質的床榻床頭處的空隙下面夾了一本藍色封皮書。

楚璉一時好奇,彎腰將書取了出來。

書封是藍色牛皮,薄薄的一冊,最多也就是二十來張紙,可是封面上什麼字也沒有。

楚璉奇怪,小心翻開了一頁。

等翻到第一頁,楚璉才看到了「人間樂」三個字。

楚璉皺眉,看來這就是這本書的名字了,怎麼這麼古怪,下面也沒註明作者。

再翻開一頁,楚璉就明白這本書為什麼既沒有封面也沒有作者了。

瞧著書本里的粗糙畫面,衣衫半解的男女,躺在半敞開窗的窗邊榻上相互撫慰。

楚璉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賀……賀三郎居然看小黃書!還是這種粗製濫造的小黃書……

楚璉驚訝過後,就一臉淡定地翻閱起來,薄薄的幾十張紙,很快就翻完了,實在是沒什麼新奇的,人物和景物畫的太失真,有的都頭身分離了,比例也扭曲的很,就這破書,賀三郎還當寶貝似地收的這麼隱蔽?

要是隨便從現代帶了一本小黃本子來給賀三郎,他還不得找個密室藏起來?

她這個蛇精病夫君真是太沒見識了。

楚璉隨手把避火圖扔在床榻上,就去收拾床上的乾草。

問青問藍滿臉好奇,「三奶奶,這是什麼書啊?」

楚璉瞥了那冊子一眼,聲音淡定無比,「自己看。」

問藍比較活潑,好奇的心痒痒的,瞧剛剛三奶奶可是翻了好一會兒呢!一邊看還一邊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來,這讓她更好奇了。

她看了姐姐一眼,把冊子拿了過來,問青也湊了過來。

可是剛翻開兩頁,兩個丫頭就尖叫一聲,書落在了地上。

楚璉奇怪,「怎麼了?」

問青問藍臉紅紅的,兩雙眼睛盯著楚璉滿是嗔怪,「三奶奶,這是避火圖1

楚璉奇了,「我知道埃」

知道您還看的那麼淡定,還能評頭論足……問青問藍無語了。

楚璉撇了撇嘴,不過是一本粗製濫造的小黃書,這要是放在現代,青春期男女都沒看的興趣。

問藍把書撿起來,迅速放在旁邊的小几上,好似燙手一樣,書一丟下手就縮了回來,小臉居然還紅撲撲的。

楚璉扶額,這兩小丫頭也太純情了吧?

楚璉指揮著問青問藍給賀三郎的床榻上墊了舒適的褥子,又把毛毯鋪在褥子上,這樣坐上去比之前暖和了許多。

摸了摸厚度,楚璉才滿意地點頭,讓問青問藍用針線給毛毯裁開的地方收了邊兒。

問藍瞧了瞧外面的天色也差不多午時了。

外面郭校尉的副官來傳信,說是等一會兒再用飯,左翼軍的兵士們從前線回來了,等他們一起。

問藍問青臉上都是露出了喜色,三少爺回來了!

守在帳篷外面洗衣的三女當然也聽到了這個消息,原本還手腳麻利洗衣服小燕三人突然手上一頓。

小燕眼睛轉了轉,道:「我們洗慢點。」

「啊?小燕姐,這都快洗完了,為什麼不早點洗完回去歇息?」

小燕眼神變冷,從冷水裡拎出自己一雙凍的通紅的手,恨恨道:「將軍要回來了,我倒是要讓將軍看看她不在的時候我們被人欺負的有多慘1

另外兩名女兵聽到了高興起來,對,將軍回來了,看誰還敢欺負她們!

於是三女特意將雙手放在木盆的冷水裡凍的冰涼泛紫,好讓自己看起來更可憐一分。

楚璉沒心思搭理外面三人的小心思,聽到了通知,也只是點點頭,讓問藍去燒一壺熱水。

賀常棣早知道楚璉今日會來軍營,所以一收到回軍營的消息,就帶著親兵率先上路了。

司馬卉揮舞著手中的長鞭帶著大軍跟在後面,她頭盔上的紅纓在冷風中飛舞,盯著賀常棣英挺的背影,蹙眉奇怪的問道:「賀校尉今日怎麼這麼急切?」

賀常棣雖然年輕,又有著一張讓人傾倒的俊容,但是他整日都板著一張冷臉,做事雷厲風行,武功更是高強,在軍中大比的時候根本就沒輸過。他平日做事沉穩內斂,就算前一個月軍營被圖渾兵偷襲,他都能鎮定冷靜的應對,顯少能看到他這麼急迫不穩重的時候,倒一時叫人驚奇了。

與司馬卉同路的將領聞言哈哈大笑。

「這個臭小子,還不是趕著回大營見他家婆娘1這將官說話粗獷,可又透著一股親昵,顯然與賀三郎較熟,也很欣賞這個沉穩練達的後輩。

司馬卉一怔,心裡一苦,有點說不出話來。

說話的將官以為司馬卉還不知道這件事,就好心的給她解釋:「那小子是靖安伯府的三小子,也不知道腦子抽了什麼瘋跑來這鳥不拉屎的北境,要是老子家裡的小子,老子早打斷他的腿!不過這小子運道倒是好,娶了個好媳婦。那小媳婦這不是奉太后懿旨來北境犒軍,小夫妻多日沒見,看把這臭小子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