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第一百五十八章:第一個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八章:第一個吻

小說:穿越女遇到重生男| 作者:雪山嵐| 類別:女生小說

雖然賀三郎的眼神並不算明顯,但是楚璉一直在注意著他,她當然發現賀常棣眼神突然間的不同,順著賀三郎的視線看過去,就看到那本隨意被她扔在小几上的粗製小黃書。

楚璉杏眼一眨,突然就好奇起來。

平時賀常棣經常是一副高冷之花的樣子,就算是在賀老太君面前,楚璉都沒看到他開懷的笑過,這樣冷冰冰充滿禁慾感像是冷玉一樣的男人會看小黃書?

當然,楚璉並沒有一點歧視的意思,男人嘛,誰沒看過幾部小電影,在現代,許多男生的女神都佔據了整個電腦硬碟呢!

她只是好奇而已,楚璉絕對不會承認她這是惡趣味。

賀常棣身體微微僵硬,很不自然的將視線從那本藍色封皮的冊子上移開,他突然起身,兩步走到了楚璉的另外一邊坐下。

賀三郎身高腿長,身上又穿著盔甲,他微微側了側身子,就將身後小几上的藍色冊子給擋住了。

楚璉莫名其妙看著他,「怎麼坐地好好的突然換地方?」

賀常棣深邃的眼眸瞥了楚璉帶著疑惑的大眼一眼,這才故作淡定的道:「我比較習慣坐在這邊。」

楚璉嘟囔:「什麼奇怪的習慣,一張床還不都一樣。」

賀三郎見楚璉並沒有提及那本藍色小冊子,在心裡鬆了口氣,只是他身子一直微側,這樣的姿勢確實怪異。

楚璉起先還沒反應過來,視線朝著小几那邊一掃,這才恍然,頓時就在心裡笑翻了。

她這蛇精病夫君是在掩耳盜鈴?

賀三郎這口氣還沒徹底松下來,就聽到楚璉特有的軟糯聲音道:「你喜歡看避火圖?」

賀常棣一張冷峻的臉好像瞬間炸開了,紅潮頃刻間就席捲了他整張臉,他原本膚色就是偏白的那種類型,現在紅潮侵襲,明顯的要死。

楚璉驚訝地看著賀三郎臉上的變化,可算是知道什麼叫「艷若桃李」了。

賀常棣原本深沉的眼眸變得懊惱不已。

他薄唇緊緊抿成線,臉色也越來越紅,到最後也只憋出一句,「那書不是我的。」

楚璉心裡早樂翻了,只是強行憋著罷了,她怎麼也沒想到賀常棣羞惱的樣子這麼好玩,她就是忍不住想要再逗一逗他。

「這本書就是在你床下發現的,不是你的還能是誰的,誰會把這樣的書放在別人這裡。」

他就知道!這個毒婦真是讓人惱極了!

他說的明明是實話,她居然一個字也不相信!

賀三郎憋著一股氣,可就是發泄不出來,臉上的表情更精彩了。

楚璉偏偏還要在上面澆上一碗油,「一般軍營里沒有女人,喜歡看這個也很正常,而且這本避火圖又沒什麼。」

裡面都是一些正常的姿勢,連地點都沒換過,真是太小兒科了。

聽了楚璉這句話,賀常棣的眼神突然變得危險起來。

「你看過了?」他突然這麼陰森森的問了一句。

楚璉沒察覺到他情緒的變化,她大方的承認:「嗯,翻了一遍。」

賀常棣剎那瞪大眼,他臉上的潮紅還沒褪掉,抖著手指著楚璉,「你……楚璉,你放蕩1

啊?

楚璉一雙杏眼瞪大,看個小黃書就叫放蕩啦?還是這麼粗製濫造的小皇書。

楚璉撇撇嘴,她是該說他這個蛇精病夫君純情呢還是該說他沒見過市面?

楚璉對賀三郎的指責根本就不理會,只是無語地翻了個白眼,「你這本做工也太粗糙了。」就這做工,賀三郎還藏的和寶一樣。

賀常棣簡直要被氣炸了,一股鬱氣憋在胸口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她那張喋喋不休的嘴巴真是惹人厭的緊,他斂眸凝視,突然就沒忍住一把抓了她的肩膀,猛地貼了上去。

前一刻還在心裡樂翻天的楚璉下一刻就懵逼了。

她只感覺到自己唇瓣上多了兩瓣清冽微涼的柔軟,她眨了眨眼,腦子才猛然反應過來。

她這是被賀三郎強吻了!

頓時,她雙手推在賀常棣的胸膛上,本能的就要掙扎將他推開。

可是賀常棣一雙有力的大掌像是鐵鉗一樣握住她纖細的肩膀讓她動彈不得。

楚璉也不明白他突然發什麼瘋。

賀三郎怒火中燒,他要是放任她這張小嘴說下去,還不知道又要說出多少惹怒他的話,於是乾脆把它堵祝

他沒察覺,就在他吻楚璉的那瞬間,他心跳的飛快。

賀常棣根本就是個童子雞,不用說小黃書了,他連接吻都不會,發現楚璉掙扎,他只是更用力的貼緊楚璉的唇瓣,好像這樣就能征服她一樣,真是天真極了。

雖然那張不斷冒出讓他羞惱話語的小嘴很討厭,不過味道卻不錯,也不知道楚璉之前吃過什麼,她柔嫩的唇瓣上有一股甜甜的味道,很容易讓人上癮,想要不斷的去品嘗下去。

楚璉「嗚嗚」了兩聲,兩人牙齒都磕到一起了,她有點難受,可是賀三郎跟要撞南牆的牛一樣,一條道走到黑,就是不願意回頭。

楚璉被逼無奈,在心裡哀嚎一聲,主動微微張唇,含住了賀常棣微微冰涼的上唇,輕輕地一下吮吸。

賀三郎渾身像是過了電一樣,他身體不由自主微微一僵,隨後眼神瞬間變得深邃濃重起來。

男人在某些方面總是容易無師自通,楚璉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像是打開了大壩的閘門,賀常棣彷彿一下子就領會到了這其中的真諦。

他反客為主,讓原本還處於優勢的楚璉一下子潰不成軍。

等到賀常棣終於把人給放開,楚璉的嘴唇已經變得又紅又腫……

楚璉有些惱怒,捂著自己的唇瓣,狠狠瞪賀三郎,「賀常棣,你輕點會死嗎1

賀三郎也是第一次嘗到這麼美妙的滋味,他微微喘息著還沒從剛剛的味道中回過神,就被楚璉這麼一埋怨,頓時,好像男人的自尊被挑釁了一樣,臉色一黑。

不過他也有點心虛,因為一開始他根本就不會吻,後來才領略到其中「精髓」的,他忍了忍,最後好不容易憋出來一句,「我下次輕點……」

楚璉翻了大大一個白眼。

低聲嘟囔:「我才不想有下次呢1

只不過一個吻,好像就要被他吃了,真是太可怕了。